A- A+

什麼?你也厭世?認識班奈特主張的反生育主義

2017/08/16 17:29:23 聯合新聞網 Constance

文 / Constance(威斯康辛大學哲學系與社會學系)

生育的義務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孟子•離婁上》

在華人社會,延續香火是傳統價值的核心。當代少子化的社會中,生育不僅僅是家庭期望,同時也是一種無形的社會壓力。原本只有過年的時候會被家人催婚催生,現在連政府都想要你多生幾個。勞動人口減少的後工業國家在經濟因素考量下,紛紛轉向鼓勵生育的政策。無論是減稅、補貼或是透過廣告輿論,不願生育的男女彷彿必須為他們的人生抉擇向社會做一個合理的交代。

但生育真的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嗎?為什麼我們哀悼死亡卻選擇慶祝生命呢?如果你覺得這些問題用「常識」就可以回答的話,那你可就錯了。

哲學家大衛·班奈特 (David Benatar) 在他的著作《寧可不曾存在過》(Better Never To Have Been) 中,不但否定了生育的正面價值,他甚至提倡人類的自然滅絕。

Benatar, D.(2008), Better Never to Have ...
Benatar, D.(2008), Better Never to Have Been : The Harm of Coming into Existence

反生育主義

班奈特的哲學被稱為反生育主義 (Anti-natalism)。反生育主義正如其名,反對所有生命的誕生,並且相信生育以及繁衍在道德上是錯誤的。反生育主義者相信人類的自然滅絕是道德正確的必然結果,這並不代表反生育主義者主張殺生,而是單純的反對繁衍。

班奈特認為,多數人相信痛苦 (pain) 是不好的,因此製造無謂的苦難是不道德的。根據這個說法,既然生育會為新生命帶來苦難,生育便是不道德的。

當然一個立即的回答是:

生命並不是只有苦難啊,生命可以經歷苦難也可以經歷快樂,而不存在便沒有經歷快樂的可能性。

針對這個說法,班奈特在書中提出享樂與痛苦的不對稱性 (Asymmetry between pleasure and pain)。這個不對稱性指的是在道德上,避免痛苦的重要性遠大於獲得快樂。假設我們手中有一種藥,我們可以決定要不要給甲跟乙,如果給了甲可以治好他的病痛,如果給了乙可以讓他變得比現在健康的狀態更強壯。在這種狀況下,多數人會覺得治療甲的病痛是正確的選擇,而不提供甲醫療是不道德的。另一方面,給乙服藥似乎是件好事,但不提供藥也並沒有不妥之處。這個不對稱顯示避免痛苦優先於製造快樂,而既然存在所帶來的快樂無法正當化它所帶來的痛苦,不曾存在(沒有痛苦也沒有快樂)因此是比存在更好的狀態 。

當然有些人會想說:

生命的價值難道不是自己說的算嗎?因此只要有一個人認為自己的人生是快樂且值得的,不就可以證明班奈特是錯的嗎?

對於這個批評,班奈特認為人類的主觀價值判斷並不可靠。他以心理學研究佐證人類主觀判斷的不可靠。例如,波麗安娜效應 (Pollyanna Principle) 是人類傾向於更精確的記憶正面訊息的現象。波麗安娜效應可以解釋為何過往經驗在記憶中比現實美好。另外,峰終定律 (Peak-end rule) 顯示了人對過往經驗的評價,其實是被結束時感受最強烈時兩個經驗所決定。例如心理學家發現,讓兩個病患接受治療,A 病患在最痛苦的時後結束治療,B 病患接受與 A 一樣的治療但延長時間,並在比較不痛苦的時候結束治療。根據峰終定律,雖然 B 比 A 經歷更多痛苦,但由於 B 的經驗結束在較不痛苦的時候,B 因此會比 A 對治療有更正面的評價。

根據這些心理學研究,班奈特認為,你再怎麼享受人生都不能證明生命是好的。

班奈特強調(註1)反生育主義不應該與其他「厭世」哲學——例如虛無主義——混為一談。反生育主義具有明確的價值判斷(受苦不好),相較於沒有價值判斷的虛無主義,反生育主義更接近效益論 (Utilitarianism)。對反生育主義者而言,一個行動是否道德取決於它所製造的苦難。

反生育主義雖然相信人類滅絕是道德行為的必然結果,它並不鼓勵所有可以實現這個結果的手段。例如反生育主義者不支持透過暴力實踐人類滅絕,因為暴力是不必要的施加苦難在已經存在的人類。相較之下,反生育主義者會支持提供自願性結束生命的選項,例如安樂死。雖然反生育主義者相信沒有值得開始的生命,但有值得繼續的生命。例如許多人會覺得就算自己罹患特殊疾病,生命還是值得繼續,另一方面卻覺得應該要儘量避免產下患有特殊疾病的嬰兒。

所以反生育主義的人類滅絕論,並不是出於反對人類,而是受苦,而節育是減少苦難的手段。

反生育主義與社會文化

或許有些讀者會質問:「反生育主義這麼莫名其妙的理論誰會信啊!?」

但相較於其他當代理論,反生育主義意外地在學術圈之外擁有不少鐵粉。除了網路上大大小小的反生育論壇,它對當代文化也擁有相當實質的影響力。

英國反生育黨

雖然反生育主義理論始終給人一種異端流派的印象,它在英國居然有合法登記的政黨。反生育黨 (The Anti-Natalist Party) 在 2016 年在英國正式登記為政黨,並期望在 2017 年底正式參選。

反生育黨在宣言中表示,人類終究要面對滅絕一途,而自願性滅絕是最優雅與和平的方式。反生育黨支持降低生育意願的政策,並且期望提供合法安樂死與墮胎的選項。另外,反生育黨擁護動物權,並支持課徵食肉稅。

《無間警探》

《無間警探》(2014) 劇照。馬修·麥康納所飾演的警探羅斯非但不熱血積極,反而...
《無間警探》(2014) 劇照。馬修·麥康納所飾演的警探羅斯非但不熱血積極,反而悲觀厭世。

在 2014 年,反生育主義因為HBO的懸疑犯罪影集《無間警探》(True Detective) 而突然受到大眾的關注與討論。在影集中,由奧斯卡影帝馬修·麥康納所飾演的警探羅斯 (Rust),擁有全世界最罕見的主角性格。他不熱血積極,反而悲觀厭世,連男配角都不屑地問他又何必每天從床上醒來。羅斯在劇中曾說:

我認為人類的自我意識是一個演化悲劇,我們太警覺於自我的存在……我們是在自然律下不該存在的生物。……我認為我們的物種可以做的最光榮的事,就是否定我們的程式,停止繁衍,手牽著手走向滅絕……

覺得這段話很耳熟?《無間警探》的編劇尼古·皮佐拉圖 (Nic Pizzolato) 在訪談中(註2)揭示了影集背後的哲學影響——你猜對了,就是反生育主義。

少子化的潮流

反生育主義乍聽相當聳動,但它的核心哲學在普羅大眾之間其實並不罕見。套用 PTT 網友一句話:「結婚生子傳宗接代根本抓交替」(註3)。當然,這些人並沒有支持人類滅絕,而只是單純地主張不生育或減少生育。有些頂客家庭或是單身族群,不諱言他們的選擇是出於不願見到子女受苦。除了自己成長所經驗過的痛苦,有些人擔心少子化社會下出生的子女,成年後將面對更沈重的撫養壓力。 這個想法的核心概念,也就是避免製造無謂的痛苦,其實與班奈特完全契合。然而獨身男女在提倡生育的當代社會中,依然承受異樣的社會眼光與壓力(註4)

不可否認地,少子化對經濟的影響是一門迫切的課題,甚至可以說,道德理論都不如實質的經濟發展重要。但不生育者真的是國家經濟的敵人嗎?其實以國家政策(而非國際政策)而言,鼓勵移民未嘗是一個選項。雖說勞力人口需求迫切,政府對移民政策卻沒有對鼓勵生育同等的熱情。與其逆轉低生育率(說真的要怎麼辦到?),在一個仍以青壯年人口居多的國際社會,一個開放的移民與領養政策其實是一個更值得改進的選項(註5)

驚世駭俗?也或是一個遲來的討論

他竟然相信生育比殺人更無害。殺人是將一個人從生命中釋放,不是從他的一生,而是從一部份終究要結束的生命。至於生育,他會質問,你難道不需要為他一生的眼淚負責嗎?沒有你他就不會存在,而他為什麼存在呢?就為了取樂你,而不是他。他必須擔負你的名字,一個蠢蛋的名字。你大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寫在牆上,為什麼要讓一個人去擔負這幾個字呢?

​― 福樓拜,《十一月》

反生育主義挑戰了我們對生命神聖的基礎信仰。它質問如果痛苦不好,而生命注定是苦多樂少,我們用什麼理由正當化生命的價值呢?雖然班奈特的人類滅絕結論不怎麼討喜,但反對受苦的核心哲學卻是不難被接受的。當一個人環顧四周,看見人類社會所帶來的生態浩劫以及各種苦難,懷疑生育的價值還有這麼瘋狂嗎?

所以你說呢,反生育主義真的有這麼極端嗎?還是它只是點開了一個我們避諱談論的道德問題?

註解

哲學新媒體

哲學新媒體是一個以推廣哲學教育為己任的組織,我們透過網路新媒體來報導與哲學相關的人事物,舉辦哲學活動,開發文創產品,希望能夠讓更多人看見與聽聞哲­學,感受到哲學的魅力。哲學新媒體:www.philomedium.com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孩子,我就是要你好好的——讀《對與錯的人生邏輯課》

2017/09/08

什麼?你也厭世?認識班奈特主張的反生育主義

2017/08/16

柏拉圖《費德羅篇》 思辯愛的理性與感性

2017/08/01

臺灣商務出版《日本人眼中的中國》:從日本的東洋史學形成談起

2017/04/11

潘怡帆/愛慕劇團《兒子》:劇場內外,入戲的高雄

2017/03/01

宋灝/如影隨形的生死陰影──愛慕劇團《兒子》

2017/02/22

「商品」還是「文學創作」? 華文輕小說之「重」

2017/01/05

白先勇《遊園驚夢》的意識流

2016/11/21

林秀赫/傳給某個透明的耳朵——談陳育虹詩

2016/11/08

回應〈台灣文化產業何時能『重版出來』?〉一文的指教

2016/06/23

林文蔚/罪與正義

2016/06/02

焚書的年代,留下《論語》裏的一句話

2016/05/03

社群網站,一碗幸福的方便麵?

2016/03/29

王國治/隨機殺人與死刑存廢

2016/03/29

那時之前 此刻之後 - 談紀錄片《我們的那時此刻》

2016/03/23

【高中生要讀什麼經典】宋怡慧:輕小說不能是學生的經典嗎?

2016/03/18

【高中生要讀什麼經典】林皇德:先給學生「無用之用」的角度吧!

2016/03/17

情意千字如今歷歷在目 論「文學影視化」的魅力與本質

2016/03/02

從新社員、琅琊榜、到立淇之亂──腐文化與主流文化的匯流共生

2016/02/24

《身為職業小說家》之前 村上春樹與台灣的一段關係

2016/02/23

羋月效應 跨界閱讀歷史

2016/02/15

「極簡生活」 現代人的極大挑戰

2015/12/24

在失去中獲取──讀eL的《失去論》

2015/12/09

台灣電影的警鐘:六八年的法國與今日的台北電影節

2015/12/08

灣生回家影評—跨越七十年的鄉愁

2015/11/23

以史懲勸-淺談杜維運與其治史態度

2015/11/19

湯舒雯──「模稜兩可主義」的遊蕩幽靈

2015/11/10

「餓」最好吃! 《食家與廚娘》觀後感

2015/11/06

《菩薩再來》:不枉再來

2015/11/04

解夢者之夢

2015/11/03

拾起遺落的自尊

2015/10/30

難道,只有你的記憶才算數……

2015/10/27

阿米爾的贖罪之路

2015/10/13

大誌與我

2015/10/12

飼養溫柔死神的方法 讀後感

2015/10/12

布魯克林讀後感

2015/10/12

原來我早就練就的防身術

2015/09/17

懦弱知識份子-從夏目漱石《行人》說起

2015/09/14

我看馬來西亞的bersih

2015/09/11

暗房——讀言叔夏《白馬走過天亮》

2015/09/04

熱門文章

沉思火燒島—被流放的青春

2017/11/20

關在外面的家人:柯旗化的獄中家書

2017/11/06

那些寫劇本的事──許正平來解讀

2017/11/23

在製偶與操偶之間──訪陳佳豪、于明珠

2017/11/1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