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潘怡帆/愛慕劇團《兒子》:劇場內外,入戲的高雄

2017/03/01 19:07:51 聯合新聞網 潘怡帆

文/潘怡帆

愛慕劇團第六號作品《兒子》在鹽埕老街的一棟房子裡發生:兒子開車撞死人的意外,使得不相往來的母親與情人開始互動。導演宋淑明化身現代諸葛亮向整座城市借光、借景、借聲音,讓素來極簡的愛慕劇團搖身變成台灣第一天團,以高雄市井為資本,啟動院子劇場裡的魔幻時刻。從午後殘餘的最後悠閒,傍晚下班的車水馬龍與便當香氣,到夜裡睡著城市的孤寂,三種時段交迭出院子劇場裡三種不同節奏的城市律動:年輕情侶滑手機、吵嘴,母親游移在生意人與女人的多重分身,以及最後,母親、兒子與兒子的情人仨各自獨抱的孤寂……演員們彷彿是轉動走馬燈輪軸的小小燭心,讓環繞著這棟小宅的大高雄跟著劇場裡的風暴旋轉起來。通過劇場,我們重新感受整個城市在呼吸。

導演宋淑明化身現代諸葛亮向整座城市借光、借景、借聲音,讓素來極簡的愛慕劇團搖身變...
導演宋淑明化身現代諸葛亮向整座城市借光、借景、借聲音,讓素來極簡的愛慕劇團搖身變成台灣第一天團,以高雄市井為資本,啟動院子劇場裡的魔幻時刻。 鄭仕恩

傍晚下班的車水馬龍與便當香氣,母親游移在生意人與女人的多重分身,變化莫測。 鄭仕...
傍晚下班的車水馬龍與便當香氣,母親游移在生意人與女人的多重分身,變化莫測。 鄭仕恩

被安置在舞台中心,每場12位的觀眾,彷彿該劇核心,寥寥數人,面面相覷,被以房子作為尺度的劇場四面包抄,混淆了誰觀看誰的分明界線、曖昧了劇場內外的邊界,我們像「在也不在」的介入了劇場人物的世界。宅裡卸下標準化的起幕儀式,提示開場的暗燈,關閉手機的貼心叮嚀……事件無預警地開場了,猶如平地裡忽然炸開的大洞。演員們對觸手可及的觀眾視若無睹,宛如水族箱裡兀自優遊的鱗光銀魚,在透明結界的另一邊,自顧自地日常生活著。過於迫近的距離,輕易地便能把劇場人物扯出劇幕之外,他們成為這座城市裡真實發生的心焦的母親、徬徨的青年與迷失的少女。原本各家各戶應當無法穿透被水泥牆層層隔開,在舞台上視線通透,外面於是成了裡面,觀眾成了室內擺設,隨劇情起伏。

迷失的少女在一片漆黑裡,對腹中逐日成長的孩子訴說著,關於愛的謀殺。 鄭仕恩
迷失的少女在一片漆黑裡,對腹中逐日成長的孩子訴說著,關於愛的謀殺。 鄭仕恩

然而,房子劇場使觀眾的眼睛無法聚焦,因為場景遍佈四面八方,樓梯上下,或者通過投影,破牆而出地生出另一個空間,或者通過聲音,切換著這裡與那裡…這些元素交錯並置,使觀眾無法好整以暇地「品味」戲劇,相反地,忽隱忽顯的聲音,忽此忽彼的換景亮燈,無時安定,無刻安寧,將觀眾逐步誘入錯覺陷阱,感到十面埋伏到處有聲、有出沒、有影像。我們被迫動用一切感官,豎起耳朵,睜大眼睛,奮力撐開皮膚上每根汗毛的觸覺,以便盡可能完整地捕捉到360°劇場裡的每一吋風吹草動,如此,僅僅三人的劇場卻能虛張出十人百人的聲勢浩大,像佛祖正在逐步收攏的五指,一吋一吋地將孫悟空(觀眾)牢牢困在掌心。這既是劇場對觀眾的包圍,也反映著劇中所有人的命運。他們彷彿被鎖死在無法脫困的枷鎖裡,即便吶喊、掙扎卻仍步上相同的道路,母親蛻變成情人,情人蛻變成母親,兒子蛻變成男人,男人蛻變成兒子,沒有出口,只有一層又一層的扼緊纏繞。

房子劇場使觀眾的眼睛無法聚焦,我們被迫動用一切感官,豎起耳朵,睜大眼睛,奮力撐開...
房子劇場使觀眾的眼睛無法聚焦,我們被迫動用一切感官,豎起耳朵,睜大眼睛,奮力撐開皮膚上每根汗毛的觸覺,以便盡可能完整地捕捉到360°劇場裡的每一吋風吹草動。 鄭仕恩

在益發糾結的緊繃裡,劇場的最後一幕丟下震撼人心的炸彈:開車撞死別人家兒子的兒子,在母親與情人的陪同之下向被害家屬謝罪。臨事前,兒子卻怯懦而逃,母親與情人相伴踏上事主家的階梯。階梯上倏忽綻放光亮,像是通往出口的救贖,引導倆女拾級而上。另一邊的牆上,投影出屋外的一片漆黑,只有陰慘慘的幾盞路燈與呼嘯的車來車往。拋下母親與情人的兒子,萬念俱灰的顛向馬路,如此似曾相識的情景,霎時,宛如影子般疊合上同樣突然出現在馬路上而被撞死的別人家的兒子,永恆回歸的命運齒輪再次嵌上。從宅子的兩側乍現的兩種出口:通往光亮的樓梯出口,沒入黑暗的牆的出口,將救贖與死亡緊緊扣上。

如此象徵式的從兩側「打開」出口,既意味戲劇散場,也將小宅裡的故事還給這座城市。在離開院子劇場之後,卻隱約感到重回劇場的恐怖威力。

延伸閱讀

如影隨形的生死陰影──愛慕劇團《兒子》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孩子,我就是要你好好的——讀《對與錯的人生邏輯課》

2017/09/08

什麼?你也厭世?認識班奈特主張的反生育主義

2017/08/16

柏拉圖《費德羅篇》 思辯愛的理性與感性

2017/08/01

臺灣商務出版《日本人眼中的中國》:從日本的東洋史學形成談起

2017/04/11

潘怡帆/愛慕劇團《兒子》:劇場內外,入戲的高雄

2017/03/01

宋灝/如影隨形的生死陰影──愛慕劇團《兒子》

2017/02/22

「商品」還是「文學創作」? 華文輕小說之「重」

2017/01/05

白先勇《遊園驚夢》的意識流

2016/11/21

林秀赫/傳給某個透明的耳朵——談陳育虹詩

2016/11/08

回應〈台灣文化產業何時能『重版出來』?〉一文的指教

2016/06/23

林文蔚/罪與正義

2016/06/02

焚書的年代,留下《論語》裏的一句話

2016/05/03

社群網站,一碗幸福的方便麵?

2016/03/29

王國治/隨機殺人與死刑存廢

2016/03/29

那時之前 此刻之後 - 談紀錄片《我們的那時此刻》

2016/03/23

【高中生要讀什麼經典】宋怡慧:輕小說不能是學生的經典嗎?

2016/03/18

【高中生要讀什麼經典】林皇德:先給學生「無用之用」的角度吧!

2016/03/17

情意千字如今歷歷在目 論「文學影視化」的魅力與本質

2016/03/02

從新社員、琅琊榜、到立淇之亂──腐文化與主流文化的匯流共生

2016/02/24

《身為職業小說家》之前 村上春樹與台灣的一段關係

2016/02/23

羋月效應 跨界閱讀歷史

2016/02/15

「極簡生活」 現代人的極大挑戰

2015/12/24

在失去中獲取──讀eL的《失去論》

2015/12/09

台灣電影的警鐘:六八年的法國與今日的台北電影節

2015/12/08

灣生回家影評—跨越七十年的鄉愁

2015/11/23

以史懲勸-淺談杜維運與其治史態度

2015/11/19

湯舒雯──「模稜兩可主義」的遊蕩幽靈

2015/11/10

「餓」最好吃! 《食家與廚娘》觀後感

2015/11/06

《菩薩再來》:不枉再來

2015/11/04

解夢者之夢

2015/11/03

拾起遺落的自尊

2015/10/30

難道,只有你的記憶才算數……

2015/10/27

阿米爾的贖罪之路

2015/10/13

大誌與我

2015/10/12

飼養溫柔死神的方法 讀後感

2015/10/12

布魯克林讀後感

2015/10/12

原來我早就練就的防身術

2015/09/17

懦弱知識份子-從夏目漱石《行人》說起

2015/09/14

我看馬來西亞的bersih

2015/09/11

暗房——讀言叔夏《白馬走過天亮》

2015/09/04

熱門文章

沉思火燒島—被流放的青春

2017/11/20

關在外面的家人:柯旗化的獄中家書

2017/11/06

在製偶與操偶之間──訪陳佳豪、于明珠

2017/11/16

那些寫劇本的事──許正平來解讀

2017/11/23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