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安平金小姐身世之謎

2018/10/26 10:14:05 聯合新聞網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文|黃裕元(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 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許石家屬

就創作層面來看,安平金小姐說的是17世紀荷蘭時代的安平故事,殆無疑義。然而,就地方文史考察來看,作為安平地方故事的「金小姐」,卻很可能另有其人。

想起母子的運命 心肝想爹也怨爹

別人有爹疼 阮是母親晟 今日青春孤單影

全望多情兄 望兄的船隻 早日回歸安平城

安平純情金小姐 啊!等你入港銅鑼聲


我們身處在4D的世界,包括三度空間,以及時間的象限。一般的旅行是空間的穿梭,而時間維度上的上溯與游移,也就是「歷史」。特別是在參觀古蹟、觀察古物時,透過理解與想像力,另一個時間點的情景很容易能召喚至眼前,這樣的精神活動很有趣,也是「歷史旅遊」之所以盛行的因素。也因為這樣,作為臺灣重大歷史事件的起點之一——「安平」,在假日期間,特別容易擠滿來自臺灣、甚至世界各地的觀光客。

安平金小姐故事的背景是荷蘭時代的熱蘭遮城,也就是現在的安平古堡。圖出自18世紀書...
安平金小姐故事的背景是荷蘭時代的熱蘭遮城,也就是現在的安平古堡。圖出自18世紀書籍插圖,內容描繪熱蘭遮城約1630年初建時的景象。(臺史博館藏號2002.006.0030)

安平有古堡、古樹、古船、古砲、古墳,還有古早味的小吃,這裡發生過眾所周知的歷史戰役,還有一首歌謠傳唱著「金小姐」:一位金髮洋裝的美女,在海邊思念著情郎,她的男朋友出海在外不知是否平安,她與母親相依為命,母親給她一個金色的十字架,是父親留下的信物,據說她的父親是荷蘭船醫⋯⋯

這故事簡單、淒美,再搭配安平遼闊的運河景觀,深受大眾喜愛。自發表以來翻唱許多版本,也曾經拍成多部電影,編作成大型歌仔戲,衍生創作許許多多的歌曲、小說。

以下且從歌謠考古開始,給大家一些能更添遊興的歷史素材。


安平追想曲的創作

〈安平追想曲〉是許石作曲、陳達儒作詞,跟一般流行歌曲創作程序不同,這首歌據說是先有曲、再有詞。作曲家許石在1979年接受臺視侯麗芳專訪時,提到創作歷程:

「我寫〈安平追想曲〉時,還在臺南市立中學當音樂老師,我常常利用週末下午或星期日不上課的時間到古堡去坐坐,找尋靈感。有一天我碰到一個在樹下納涼的老阿伯,無意間聊起有關這個古城的過去事,他便告訴我這個荷蘭船長和臺灣姑娘的戀史。」

報導指出,因為深受感動,許石回家後埋頭疾書,寫成這首膾炙人口的臺灣民謠。身為作曲者,許石寫下的應該是〈安平追想曲〉的主旋律,可能還有故事架構,至於歌詞細節,則是出自作詞者之手。

作曲家許石夫婦在安平古堡碑前留影,身後地標石碑原為紀念17世紀日荷貿易戰的「濱田...
作曲家許石夫婦在安平古堡碑前留影,身後地標石碑原為紀念17世紀日荷貿易戰的「濱田彌兵衛事件」紀念碑,後被塗改為「安平古堡」石碑。(許石家屬提供)

作詞者陳達儒有關創作過程的記述是這樣的——他說,許石最初是把這個樂譜交給許丙丁,但要求不得修改,許丙丁覺得難寫,因而轉介給他。

但是,即使以「作詞快手」聞名的陳達儒,也琢磨了好幾個月,直到過年期間陪老婆回臺南娘家,在知名酒樓寶美樓和朋友餐敘席間,聽到女侍說了類似金小姐的地方故事,隔天便去安平追尋混血美女身影,卻僅見古墳,靈感一來,便填出歌詞。

究竟是作曲者先擬定了故事梗概,還是作詞家憑地方傳聞而作?由於兩位大師都已名列「歌謠仙班」,無法斷定。無論如何,這首歌是許石、陳達儒接力創作而成準沒錯。比對許石在臺南初中任教、以及這首歌首先發表為唱片的時間,可以推測大概是1946年之後作的曲。目前最早的發表紀錄則是許石自營的唱片公司⸺中國錄音製片公司發行,據說是1952年由歌手「美美」演唱灌錄,發表至今約65年。


信物「金十字」

金小姐的母親留給金小姐一只「金十字」項鍊,作為父女相認的信物,也成為我們追蹤背景故事的另一條有趣線索。

有首日語老歌叫作〈長崎物語〉,這首歌旋律臺灣人也不陌生,有翻唱作臺語歌〈三國誌〉傳唱:「兩千年前漢朝衰微群雄分別佔據豪傑劉備關公張飛桃園三結義」。〈長崎物語〉發表於1939年,因為歌曲流行,1949年還拍成電影,盛行一時。

〈長崎物語〉說的是日本知名歷史故事「雅加達阿春」的故事。「阿春」是將近4百年前的人、大約生於1624年左右,父親是義大利人、母親是日本人,在長崎長大,當時德川幕府漸行鎖國、驅散外國人。1639年,在長崎土生土長的小妹妹阿春和她的母親都被視為「異人」,不得不離開日本,搭船遣往荷蘭屬地巴達維亞(今雅加達)。

思鄉情濃的阿春與長崎親友通信,這些信經過後來學者的轉錄整理,成為長崎代表性的地方文史故事:在多雨的雅加達,想念著長崎的石板路、煙火與海景,母親已經過世,胸前戴著金色十字架,她感嘆唱著:「書信都可以送到,為什麼我阿春回不去呢?」

荷蘭、混血女孩、過世的母親、金十字……雅加達阿春與安平金小姐,情節竟有這麼多的契合之處。究竟,這是一連串的巧合,抑或是命運的捉弄呢?

事實上,當時荷蘭也統治臺南一帶,雅加達阿春當時從長崎被遣送往巴達維亞,如果航行稍偏,說不定就成為「安平阿春」了。那時日本人也有在安平建立貿易據點,十多年前,日本人曾經暴走、在熱蘭遮城(即今安平古堡)挾持荷蘭長官,也就是「濱田彌兵衛事件」。後來該事件逐漸落幕、日荷貿易重啟,之後才發生阿春母女被送出海的故事。

阿春落腳南洋後,幕府展開2百年的嚴密鎖國,特准荷蘭商人每年一度到長崎出島進行通商,荷蘭成為日本人與異國往來的唯一對象,藉著出島、巴達維亞這條對口航線,日本有限地引進歐洲的新興學術成果,成為所謂的「蘭學」。

那麼,安平金小姐為什麼也有「金十字」呢?就歌詞創作的背景來看,也許是作詞家陳達儒借用了〈長崎物語〉的情節。十字架這個信物,還有「荷蘭船醫」這個父親身分,巧妙將安平混血女孩的浪漫故事,與17世紀荷蘭東印度公司的海上霸業契合,附會出濃厚的歷史宿命感。

安平追想曲多次被改編電影,圖為1978年版本的「新安平追想曲」海報。(臺史博館藏...
安平追想曲多次被改編電影,圖為1978年版本的「新安平追想曲」海報。(臺史博館藏號2006.002.0318)


安平的地方故事

就創作層面來看,安平金小姐說的是17世紀荷蘭時代的安平故事,殆無疑義。然而,就地方文史考察來看,作為安平地方故事的「金小姐」,卻很可能另有其人。

2011年8月,在東興洋行前的小公園裡,豎立了一座「安平金小姐」的母女銅像,母女望向遠方,跟前有歌譜,自此成為新興觀光景點。在豎立銅像的過程中,臺南地方對金小姐的詮釋也逐漸傳開,一般的說法是,安平當地確實有不少五官輪廓較深、像洋人的混血兒,應該是19世紀後半臺灣開港通商後,新一波西洋商人來安平長住所留下的混血兒後代。文史專家鄭道聰發表的小說《珍珠與薔薇⸺安平金小姐正傳》,就是奠基於這樣的背景。

不只如此,英國著名史學家史景遷的夫人、同樣也是歷史學家的金安平女士,本身姓金、生於安平,是戰後遷居安平的外省人後代,她日後嫁給「洋人」為妻,當然也是不折不扣的「安平金小姐」。

愈是追尋金小姐的身影,愈是撲朔迷離,也愈是發現安平的多元族群與文化動態。不過整體來看,在早期歷史與故事裡,「混血」曾被認為是不良的、觸犯傳統規條的;也因此,「金小姐」代表的混血、孤兒,時常是遭到欺凌、驅逐的對象,不過,這樣的想法已經落伍、淡薄了,在講求溝通民主、後現代主義、去中心化的當下,「混血」反倒是交融、多元、活力的象徵。

臺灣社會本身,正是透過不斷的混血,引進新的創意、多元文化與生命力,「安平金小姐」的故事,見證了安平歷史的混雜與多元,同時也反映臺灣社會的紛雜與彈性。

那麼,究竟安平金小姐是誰?我想,凡是去過安平、聽過〈安平追想曲〉,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位金小姐!她們都各自美麗,也各自開展多采多姿的人生。


※本文出自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觀‧臺灣》第37期「地圖力」

http://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6717820



展覽資訊

「南方共筆:輩出承啟的臺南風土描繪特展」

展期時間 : 2018/10/02 - 2019/04/14

展覽地點: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展示教育大樓4樓第2特展室

地址:臺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更多展覽資訊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是一座位於臺南、有「臺灣」也有「歷史」的博物館,「臺史博」是我們的簡稱,為了守護臺灣共同的歷史文化與記憶,2011年開館至今,已蒐藏了9萬2千多件藏品。臺史博的展覽以多元角度及跨族群視野,講述人與土地的故事,鼓勵所有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以及國外訪客,來臺史博發現臺灣和自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http://www.nmth.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阿爸的手撐仔:早期安平載運民生用品的單桅帆船

2018/11/20

為什麼要上學?──近代學校出現後的臺灣社會

2018/11/12

19世紀熱愛採集地質標本的外交官——李仙得的臺灣紀行

2018/11/06

安平金小姐身世之謎

2018/10/26

日本時代的高校少女——臺灣客籍女詩人杜潘芳格憶往

2018/09/27

清代官員眼中的臺灣──《裨海紀遊》與采風圖

2018/09/20

神像的生命旅程:從造像、開光、入神到走入人間

2018/08/14

大家的英文導師──從《空中英語文摘》到《大家說英語》

2018/08/10

1950年代的漫畫定期刊物《漫畫大王》

2018/07/27

閱讀是一種享受—《牛頓》雜誌

2018/07/25

屬於每個人的《皇冠》

2018/06/15

漫畫新世代的誕生——《少年快報》

2018/06/13

農業臺灣的遺產——《豐年》

2018/05/18

裸女與自由——《PLAYBOY》雜誌

2018/05/17

女輩記憶的傳承——家常菜

2018/04/03

震災古蹟修復的靈魂人物——訪大木匠師陳天平

2018/04/03

不願文物流出海外:愛上神像的牙醫師

2018/03/06

臺灣及東南亞的王爺信仰

2018/03/01

吃拜拜看熱鬧:臺灣神明信仰中的早期移民史

2018/02/19

尊爵不凡伴手禮:作為貢品的臺灣水果

2018/02/05

荷蘭東印度公司抄寫員筆下的臺灣紀錄

2018/01/22

佛朗哥與蔣介石:一萬公里的相遇

2018/01/08

大師的動人小品:蕭泰然思念故鄉的〈點心攤〉

2017/12/25

禁錮的身、自由的歌:白色恐怖受難者歌曲

2017/12/11

沉思火燒島—被流放的青春

2017/11/20

關在外面的家人:柯旗化的獄中家書

2017/11/06

921地震與東勢巧聖仙師廟的重建

2017/10/16

從神話傳說到救災體系:臺灣地震簡史

2017/10/02

是誰在讀書(下)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上)

2017/09/04

做水災不驚!「扛厝走溪流」台江生活記憶

2017/08/21

從日式宿舍化身文學地景──齊東詩舍的前世與今生

2017/08/18

阿瘦、苦酒、吳樂天——空中的商業戰爭

2017/08/07

臺灣原住民百年生活變遷

2017/07/25

甜蜜蜜、相思河畔、梭羅河之戀......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2017/07/18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下)

2017/07/17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上)

2017/07/10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他們」的時代困境──不同世代的臺灣男人

2017/06/26

熱門文章

孟子的王道政治已不合時宜?—— 從現代自由主義的角度反思

2018/07/12

閱讀是一種享受—《牛頓》雜誌

2018/07/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