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佛朗哥與蔣介石:一萬公里的相遇

2018/01/08 10:05:17 聯合新聞網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圖/文:黃建龍

2007年10月31日西班牙國會正式通過轉型正義的最後一個法案「歷史記憶法」(Ley de Memoria Histórica),終結西班牙內戰到獨裁政權的歷史爭議。

西班牙是什麼樣的國家?

對於多數臺灣人來說,西班牙,大概就等於鬥牛士、番茄大戰、奔牛節,加上近年來的足球等這一類媒體所灌輸的印象,很少人還記得1626年它曾經統治北臺灣16年,更遑論1949年後西班牙的獨裁者佛朗哥與蔣介石建立的情誼,以及與臺灣緊密的外交關係。

縱橫四海的西班牙,也曾是世界的霸權國家,而現在它是全世界第二大的旅遊國,1808年拿破崙越過庇里牛斯山攻入西班牙前,曾經說過一句名言:「非洲始於庇里牛斯山」,意指西班牙是非洲的一部分。西班牙是歐洲唯一一個被阿拉伯統治近八百年的國家,這些遺留下來的多元的文化的遺產,積累成為它龐大的文化資本,造就了它成為觀光大國的美譽。

話說1936年到1939發生的西班牙內戰,是在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時發生的一場戰事,由共和國總統Manuel Azaña的共和政府軍與人民陣線的左翼聯盟,對抗以佛朗哥為中心的西班牙國民軍和長槍黨等右翼集團,右翼的佛朗哥受到義大利墨索里尼及德國納粹的希特勒支援,出動納粹的兀鷹軍團,用轟炸機炸毀無數的西班牙城鎮與數十萬計的百姓,其中尤其以格爾尼卡大轟炸最著名,這是人類史上第一次對不設防城市進行的地毯式轟炸,經過3小時的密集轟炸,幾乎全村被屠殺殆盡。

巴塞隆納市區內西班牙內戰所留下佈滿彈孔的戰爭遺址。
巴塞隆納市區內西班牙內戰所留下佈滿彈孔的戰爭遺址。

此後,畫家畢卡索為此事件創作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作品《格爾尼卡》,並決定西班牙一日不民主化、就一生不回西班牙祖國。

獨裁者間的情誼

1939年後西班牙進入佛朗哥統治的獨裁時期,直到1975年佛朗哥過世為止。此時期,佛朗哥對內戰期間敵對的地方勢力與族群進行報復,清算異己。巧合的是,佛朗哥統治時間與蔣介石在臺灣的統治時間相近,西班牙、臺灣也同時是美援的重要對象國。

當時的臺灣與西班牙仍有正式外交關係,自1960年代開始,臺灣與西班牙在外交上就有所往來,時任駐臺大使為胡國才(西文原名Julio de Larracoechea y González)。

1970年代,西班牙與臺灣都有白色恐怖,利用秘密警察、軍人來整肅知識份子,迫使他們流亡海外,這些類同的統治手法讓兩國的往來更為密切,尤其在軍政系統方面。例如被臺灣人民視為二二八屠殺首謀之一的情治頭子彭孟緝,即為當年參與西班牙贈送臺灣軍方勳章的觀禮來賓,在今天看來,顯得格外的諷刺。

1960年曾加入德國納粹的西班牙參謀總長Munoz Grandes將軍在八二三炮...
1960年曾加入德國納粹的西班牙參謀總長Munoz Grandes將軍在八二三炮戰後,親自前往臺灣金門,贈與石碑給金門,接著臺灣回贈「為反共而奮鬪」石牌給西班牙阿卡薩堡(現國立軍事博物館),轉型正義後被拆下放置於典藏室內。

直到1971年臺灣退出聯合國,「中國」的代表權正式由中國共產黨的政權取代,西班牙與臺灣也結束正式的外交關係。1975年蔣介石與佛朗哥同年去世,西班牙進入民主制憲國家,臺灣卻是由蔣介石之子接替總統,維持一黨獨大的獨裁政權,一直到1987年解除戒嚴,臺灣才開始進入新的世紀。

獨裁者陵寢

高地上廣場的前方往遠處眺望,是彷彿被懷抱的馬德里大城,這裡是一個景觀絕佳的風水寶地——位於馬德里西邊不遠處的El Escorial的烈士谷(Valle de los Caidos)山上,也是西班牙內戰罹難者與獨裁者佛朗哥的墓地。

位於西班牙馬德里西邊不遠處的烈士谷,具有超大的量體,室內空間整個開鑿在山洞內,加...
位於西班牙馬德里西邊不遠處的烈士谷,具有超大的量體,室內空間整個開鑿在山洞內,加上高150米高聳入雲端的大十字架。

烈士谷是當年佛朗哥為了埋葬西班牙內戰陣亡的「烈士」所蓋的,同時也埋葬他所屬的長槍黨創黨主席José Antonio Primo de Rivera,當然他本人死後也同樣下葬與此地。

此地是在西班牙佛朗哥統治時期的1940年起造,透過國家彩券的資金,直到1959完工揭幕,甚至動用了監獄的囚犯作為建築工人,其中包含很多白色恐怖入獄的政治犯。建築本體高達150米,加上150米高的大十字架,巨大的量體遠在數十公里外就可以看見,彷彿鳥瞰人間的上帝視角,高掛在馬德里城西邊山上。

西班牙的轉型正義

如前所述,1950、1960年代西班牙與中華民國政府有密切的正式外交關係,由於臺灣與西班牙是受美國扶持的兩個最重要的「反共獨裁國家」,兩名當時的極權統治者蔣介石與佛朗哥,保持有一定程度的友好聯繫,包含軍事將領訓練的往來,因此西班牙民間傳言佛朗哥最後選擇在烈士谷下葬,是因為該地曾有蔣介石的風水師欽點,南北向的山丘如同兩腳,左青龍右白虎,腳下踩著西班牙歷代王室陵寢的聖羅倫佐修道院,是一絕佳風水寶地,有利於穩固的統治。當然,結果並非如其所願,佛朗哥的繼位者卡洛斯一世國王制定新憲法,改西班牙為君主立憲的民主國家。

2007年年底,西班牙歷史記憶法(Ley de Memoria Histórica)通過實施,2009年烈士谷以進行古蹟維修的安全理由被關閉,暫停對外開放,這一關就是好幾年,但因為對關閉與如何處置、開放的意見分歧,於是僅選擇週日開放內部的修道院教堂,作為該教區信徒使用。

歷史記憶法的條文中明確規範,必須「清除佛朗哥給西班牙社會留下的各種痕跡」,另針對具高度獨裁者象徵的烈士谷必須有新的管理規範與定位,因此許多對獨裁者的歌頌字句或象徵圖騰,都必須被移除,或者重新解釋。

歷史記憶法實施後,必須去除所有獨裁者的痕跡,在TOLEDO城內有一處以當時佛朗哥...
歷史記憶法實施後,必須去除所有獨裁者的痕跡,在TOLEDO城內有一處以當時佛朗哥手下JOSE將軍為英雄命名的地點,被要求改名。

其中面臨最棘手的課題,就是當時內戰爆發交戰雙方的罹難者被混雜著葬入烈士谷中,部分罹難者家屬拒絕他的親人與獨裁者同葬,他們認為這是對這亡者無比的汙辱,要求將遺骸移出烈士谷。

這是一項難度極高的任務,如何從萬人塚中(推估超過4萬人)找出特定人的遺骸?同時,因歷史記憶法所成立的委員會,也討論了將佛朗哥移出烈士谷、並將數萬名罹難者的名單顯露出來,並加以說明戰爭始末與歷史原貌,對獨裁時期露出的標記必須加以註解等決議。然而,2012年政黨輪替,右派的人民黨(P.P.)上臺,以西班牙政府當前的經濟狀況無力負擔為由,擱置該議題。

臺灣還有要走的路

2011年底,烈士谷已經完成部分維修以「宗教及歷史古蹟」的面貌重新局部開放,正名改為「本篤會烈士谷聖十字修道院」,並明訂此地禁止任何紀念或反對佛朗哥等不同立場的集會活動舉辦。烈士谷廳堂的入口處兩側仍然留著巨大的西班牙獨裁時期的老鷹圖騰國徽雕刻,但獨裁者已被送入歷史,建築內當年充滿國族主義的標語「烈士們,為了上帝也為了西班牙!」(Caídos por Dios y por España)透過歷史定位給了它新的詮釋。此外政府機構在入口處鑲上大大的短句寫道「一個淌血之處」回望這段歷史,西班牙選擇了謙卑地反省,這是一個民主國家態度與高度。

烈士谷修道院左右兩側聳立著西班牙獨裁時期的老鷹圖騰國徽。
烈士谷修道院左右兩側聳立著西班牙獨裁時期的老鷹圖騰國徽。

※ 本文原載於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Watch Taiwan觀‧臺灣》第27期,頁23-27。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是一座位於臺南、有「臺灣」也有「歷史」的博物館,「臺史博」是我們的簡稱,為了守護臺灣共同的歷史文化與記憶,2011年開館至今,已蒐藏了9萬2千多件藏品。臺史博的展覽以多元角度及跨族群視野,講述人與土地的故事,鼓勵所有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以及國外訪客,來臺史博發現臺灣和自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http://www.nmth.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屬於每個人的《皇冠》

2018/06/15

漫畫新世代的誕生——《少年快報》

2018/06/13

農業臺灣的遺產——《豐年》

2018/05/18

裸女與自由——《PLAYBOY》雜誌

2018/05/17

女輩記憶的傳承——家常菜

2018/04/03

震災古蹟修復的靈魂人物——訪大木匠師陳天平

2018/04/03

不願文物流出海外:愛上神像的牙醫師

2018/03/06

臺灣及東南亞的王爺信仰

2018/03/01

吃拜拜看熱鬧:臺灣神明信仰中的早期移民史

2018/02/19

尊爵不凡伴手禮:作為貢品的臺灣水果

2018/02/05

荷蘭東印度公司抄寫員筆下的臺灣紀錄

2018/01/22

佛朗哥與蔣介石:一萬公里的相遇

2018/01/08

大師的動人小品:蕭泰然思念故鄉的〈點心攤〉

2017/12/25

禁錮的身、自由的歌:白色恐怖受難者歌曲

2017/12/11

沉思火燒島—被流放的青春

2017/11/20

關在外面的家人:柯旗化的獄中家書

2017/11/06

921地震與東勢巧聖仙師廟的重建

2017/10/16

從神話傳說到救災體系:臺灣地震簡史

2017/10/02

是誰在讀書(下)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上)

2017/09/04

做水災不驚!「扛厝走溪流」台江生活記憶

2017/08/21

從日式宿舍化身文學地景──齊東詩舍的前世與今生

2017/08/18

阿瘦、苦酒、吳樂天——空中的商業戰爭

2017/08/07

臺灣原住民百年生活變遷

2017/07/25

甜蜜蜜、相思河畔、梭羅河之戀......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2017/07/18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下)

2017/07/17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上)

2017/07/10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他們」的時代困境──不同世代的臺灣男人

2017/06/26

風車,吹送新氣息——楊熾昌與風車詩社

2017/06/19

是英雄、還是罪犯?臺灣不同時期「衝破界線」的人

2017/06/13

遼河依然滾滾,當生命之舟翩然駛離──追憶紀剛先生

2017/06/12

砲彈箱上文學夢──劉慕沙和朱西甯的愛情與人生

2017/06/06

「傳統」與「現代」並存的臺灣四百年醫療史

2017/06/02

廖振富/自由花蕊正萌芽──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

2017/05/31

博物館,如群星環繞府城台南

2017/05/22

品味臺灣百年「茶事」──東方‧美人一千零一茶

2017/05/16

「疼痛」土地與人民的心、深深地挖下去──在大地寫作的楊逵

2017/05/15

當歷史的風吹過那片馬薩式穹頂──寫在「臺灣文學館舍」建築落成百年之後

2017/05/08

熱門文章

孟子的王道政治已不合時宜?—— 從現代自由主義的角度反思

2018/07/1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