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是誰在讀書(上)

2017/09/04 11:40:59 聯合新聞網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文/陳怡宏(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幾年前有媒體報導,一位寒窗苦讀十年書、好不容易才擁有博士學歷的人,拋下原先所學專業,跑去開雞排店,生意做得挺不錯。這則新聞獲得不少人關注,認為行行出狀元,不過,也有電子業大老闆批評這位仁兄「浪費教育資源」。

社會上讚許與批評兩造的意見都有它的道理,又若放到臺灣的歷史變化過程來看,「讀書」這件事到底它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人們要讀書?讀書有什麼好處?若真的「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那麼哪些人會被淘汰,哪些人能留在這條路上呢?

插圖/林家棟
插圖/林家棟

〈荷蘭時期〉

平埔原住民與新港文書

臺灣最早的讀書人是誰?如果採取狹義的定義,過去很多人會說是明末來臺的流寓文人沈光文。但若以有讀寫能力為標準、且出生於臺灣本土的人才算數的話,則該是荷蘭時代、住在臺灣南部的平埔原住民們。

讀寫以實用為目的

荷蘭東印度公司曾在臺灣統治38年,當時並有基督新教牧師來臺灣傳教。1636年,牧師尤紐斯(Robert Junius)在新港社開設學校,教導原住民使用拉丁文字拼寫母語,並用此新港文字編寫教義問答書、誡訓、禱告詞、讚美詩以及雙語字典(新港語和荷蘭文)等,作為授課的教材。因此也開始有了臺灣史上第一批能讀能寫的「讀書人」。即使荷蘭人後來離開臺灣,平埔原住民仍持續使用新港文字與漢人簽訂契約,使用時間長達一百多年,史稱「新港文書」。

族人與官府的合作

在清領時期的方志《諸羅縣志》(約1717年成書)裡曾記載著,清國官府與能讀寫新港文書的平埔族人之間的合作關係:「習紅毛字,橫書為行,自左而右;字與古蝸篆相彷彿。能書者,令掌官司符檄課役數目,謂之『教冊仔』。今官設塾師於社,熟番子弟俱令從學,漸通漢文矣。紅毛字不用筆,削鵝毛管為鴨嘴,銳其末,搗之如毳,注墨瀋於筒,湛而書之紅毛紙.不易得箋,代之以紙,背堪覆書也。」

沿用百餘年的讀寫系統

從這段記載可看出,即使受了鄭氏或清國統治,但荷蘭人留下來的新港語書寫方式,仍然頑強地殘存下來,能書寫者還被在臺漢人視之為「教冊仔」,也就是「教書先生」。

這個稱謂也點出,即使是書寫「紅毛字」,但「知識就是力量」,他們所掌握的書寫知識是被承認的,因此清國官吏令他們掌管社內的「官司符檄課役數目」。同時,在平埔族人與漢人簽訂契約時,除了漢人的漢字外,也書寫族語文字,以保護族人權利不致受損。

由於漢人移民來臺墾殖,與平埔原住民多有交涉並訂定契約,故契約內同時以新港文及漢文...
由於漢人移民來臺墾殖,與平埔原住民多有交涉並訂定契約,故契約內同時以新港文及漢文。圖為1763年蔴荳社番民大羅典賣土地契字新港文書。

<鄭氏時期與清領時期>

漢文讀寫與官宦之路

當時多數漢人農民也不識字,被認為「粗鄙無文」,因此當各地開墾達到一定程度,地方上便開始出現私塾,官方則設立書院官學,並鼓勵士子參加科舉考試。

讀書識字各取所需

清領時期,官方與民間對讀書識字的目的並不總是一致。一般民間的人如果稍有財力,通常栽培家族中資質較優子弟前往私塾學習,主要是學會識字及記帳能力,這種人會讀的書就是一些農民曆還有一些日常實用書籍,其主要休閒娛樂大概就是從清領到戰後初期都很流行的歌仔冊。

民國60年(1971年)的農民曆。
民國60年(1971年)的農民曆。

科舉與官途

唯有財力更富之家,才會栽培子弟參加科舉考試。統治早期,臺人參加科舉考試者甚少,隨著漢人開發時日甚久,才開始陸續有舉人及進士的出現。首位臺籍進士是於1823年考中進士的新竹人鄭用錫,此時清國統治臺灣已有140年以上。

圖解清領時期臺灣讀冊人生。 插圖/林家棟 資料整理/蔡郁青
圖解清領時期臺灣讀冊人生。 插圖/林家棟 資料整理/蔡郁青

另外,臺灣地方上的有力人士,也能透過軍功累積或捐助政府,逐漸發展為官商關係良好的大家族。這些人家除栽培子弟讀書識字、依正常管道參加科舉,也有捐官取得特殊地位的。

臺灣文人主導文壇

乾隆年間到光緒時間,開始有臺灣本地文人的出現,也就是狹義的「讀書人」社群。他們甚至有餘力可以進行著述,在乾嘉年間,即已有個人詩文集發行。

直至道光咸豐年間後,由過去流寓臺灣的文人主導文壇的情況,一變為以本地文人成為當地文壇領導人物。漢文讀書市場在臺灣逐漸成形,這些人以詩歌為大宗,內容以詠懷言志居多。社會寫實著作,則於家國鉅變時開始出現,如鴉片戰爭、戴潮春事件等。社會寫實著作在乙未臺灣割日時達到頂峰。

舉人和進士皆可依其等第製作牌匾。牌匾通常懸掛於家中大門等顯眼處。圖為臺史博館藏臺...
舉人和進士皆可依其等第製作牌匾。牌匾通常懸掛於家中大門等顯眼處。圖為臺史博館藏臺南戶部葉題雁進士匾。

長老會另立教育系統

另外,清末開港通商、開放傳教後,基督長老教會牧師為了來閩南地區傳教,在學習閩南語後,以羅馬白話字拼寫閩南語。這套系統不但讓傳教士得以讀寫臺語,更讓不諳漢文的教徒也能讀寫。甚至還創立了《府城教會報》等媒體,教徒得以透過公報跟羅馬字來傳遞傳教及地方訊息,也形成了一個特殊的讀寫社群。(上)

是誰在讀書(下)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是一座位於臺南、有「臺灣」也有「歷史」的博物館,「臺史博」是我們的簡稱,為了守護臺灣共同的歷史文化與記憶,2011年開館至今,已蒐藏了9萬2千多件藏品。臺史博的展覽以多元角度及跨族群視野,講述人與土地的故事,鼓勵所有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以及國外訪客,來臺史博發現臺灣和自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http://www.nmth.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是誰在讀書(下)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上)

2017/09/04

做水災不驚!「扛厝走溪流」台江生活記憶

2017/08/21

從日式宿舍化身文學地景──齊東詩舍的前世與今生

2017/08/18

阿瘦、苦酒、吳樂天——空中的商業戰爭

2017/08/07

臺灣原住民百年生活變遷

2017/07/25

甜蜜蜜、相思河畔、梭羅河之戀......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2017/07/18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下)

2017/07/17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上)

2017/07/10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他們」的時代困境──不同世代的臺灣男人

2017/06/26

風車,吹送新氣息——楊熾昌與風車詩社

2017/06/19

是英雄、還是罪犯?臺灣不同時期「衝破界線」的人

2017/06/13

遼河依然滾滾,當生命之舟翩然駛離──追憶紀剛先生

2017/06/12

砲彈箱上文學夢──劉慕沙和朱西甯的愛情與人生

2017/06/06

「傳統」與「現代」並存的臺灣四百年醫療史

2017/06/02

廖振富/自由花蕊正萌芽──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

2017/05/31

博物館,如群星環繞府城台南

2017/05/22

品味臺灣百年「茶事」──東方‧美人一千零一茶

2017/05/16

「疼痛」土地與人民的心、深深地挖下去──在大地寫作的楊逵

2017/05/15

當歷史的風吹過那片馬薩式穹頂──寫在「臺灣文學館舍」建築落成百年之後

2017/05/08

許香蘭阿嬤的三個碗:一個麵攤養活一家子的故事

2017/05/03

第一次吃「西餐」就打包?從370年前的臺灣人飲食生活談起

2017/04/19

牽手行一生──相知相戀於60年代的臺灣知識份子

2017/04/03

惡魔島?金銀島?探索邊陲臺灣的「神秘領域」

2017/03/20

臺灣割讓後,離開或留下?兩張護照的時代故事

2017/03/06

從家庭走向社會——看見臺灣女人的百年身影

2017/02/20

葫蘆裡賣什麼藥?臺灣「電台賣藥」的輝煌年代

2017/02/06

老兵返鄉:一段最漫長的回家之路

2017/01/30

玉山衛生紙:戰後供應近乎全臺「衛生紙」的家族

2017/01/23

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臺灣擺攤百年發展史

2017/01/16

臺灣錢的歷史——原來17世紀臺灣早就用錢與國際接軌

2017/01/10

臺灣淘金夢:發財和幻滅的故事

2017/01/03

最受歡迎的臺北浴場—從溫泉看北投百年發展史

2016/12/14

從戲園到電影院:老臺灣人記憶中的新天堂樂園

2016/12/06

臺灣古早時代的歌手與歌謠世界

2016/11/29

街頭奔馳的人力車──世紀之交時的台灣街頭風景

2016/11/22

風火輪運轉生活:日治初期引入臺灣的「自轉車」

2016/11/15

有病治病、無病強身:臺灣賣藥團與寄藥包的時代

2016/11/08

熱門文章

飄落在府城的桂花雨──琦君的文學與文物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下)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上)

2017/09/04

孩子,我就是要你好好的——讀《對與錯的人生邏輯課》

2017/09/08

一頁台灣禁書史 盡在《查禁圖書目錄》

2017/09/08

集體勞動,集體創作:移工在台灣的文學社團活動

2017/08/31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