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做水災不驚!「扛厝走溪流」台江生活記憶

2017/08/21 09:00:00 聯合新聞網 陳怡菁

文‧攝影/陳怡菁(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

搬家對現代人來說是一堆紙箱和家具,而對1930、1940年代前出生在臺南地區台江一帶的居民來說,搬家則是和庄頭鄰友一起把整間竹製的房子「竹籠厝」搬走;這個生活特色是台江居民為了生存而發展出的經驗,因為這裡有條被當地人稱為「青瞑蛇」的曾文溪,它變化無常的河道帶來了層出不窮的水患。

就地取材

清代移墾先民到了台江一帶,最早住草寮,大約自清領末期到戰後,竹籠厝才成為台江地區常見的民居。這種建築符合當時的生活型態,且具有能就地取材的特性。

中洲寮是台江內海東側不靠溪的聚落,近現今臺南永康。1930年生於此的邱得興說:「我家住的竹籠厝是我父親自己造的,他駕駛牛車、帶著乾糧,到新化山區伐竹,通常要過上一夜,隔天才能回來。」竹材取得不難,自行採取,省錢也方便。至於家住曾文溪下游的聚落溪南寮的黃梱條(1932年生)則回憶:「我祖、父親那輩,是到關廟砍竹,砍完的竹子讓它順曾文溪流而下,在下游處近村庄的溪邊接竹材。」

圖左:86歲邱得興是中洲寮人,他對當地居民早期如何不靠水力取得竹材的生活經驗仍有...
圖左:86歲邱得興是中洲寮人,他對當地居民早期如何不靠水力取得竹材的生活經驗仍有深刻記憶。
圖右:84歲的黃梱條出身畔水而居的溪南寮,當年取竹則多靠水力載運。

竹籠厝主體有類似榫卯的結構,提高住的安全。無論走到台江哪個村莊,耆老們對竹籠厝一致的居住回憶是,冬暖夏涼、不怕地震,唯獨怕火。相較於現今的水泥建築,竹籠厝的通風特性,在耆老間也獲得極高的評價。

眾人扛厝走

台江扛屋搬遷的生活習性,除了走避水患外,也會因墾地遷徙、或配合屋主流年運勢等來改變方位,但皆有賴眾人合力扛屋走。邱得興說:「竹籠厝好搬遷,很多人土地越耕越大,往返家與農地距離太遠的話,會直接把屋子扛到農地附近。」

至於屋子該怎麼扛走?邱得興口述:「要扛之前,先打掉牆上的土,掀開屋頂茅草等,剩竹結構即好,減輕重量;之後號召村人一起來扛。竹籠厝不用打地基,通常屋腳以磚頭墊高。大功告成之後主人家會煮點心,謝謝大家幫忙。」

至於一間屋子要多少人扛?新吉庄李養(1947年生)說:「一間一廳二房的房子,大約廿、卅人就夠了!把刺竹橫綁在屋內四角落,兩頭穿過牆面,再用麻繩把竹子與屋體綑綁在一起,像挑擔那樣用肩膀扛。」若遇水患,黃建南(1947年生)說:「通常水患後,房子如果沒被大水沖倒,再去扛走。」

台江水文記憶

溪南寮是一個在1928年間遭遇水患而遷徙的聚落,緊鄰曾文溪岸。1950年代前出生的庄民,皆在曾文溪河床區耕作過,他們會以「崩溪岸」來形容溪河道被沖刷或掏空,以「走溪流」描述人們走避水患的情形。

照片中位在曾文溪堤防外白色屋體,原是黃梱條老家水患遷村前的居所所在,今已為耕地。
照片中位在曾文溪堤防外白色屋體,原是黃梱條老家水患遷村前的居所所在,今已為耕地。

黃梱條說:「我小時候看到崩溪岸(溪流暴漲)都會怕,我們耕作時會遇到。曾文溪是活溪,不是死溪,水流轉向不久,原崩地沒兩天又隆起來,又是新地。」黃自在(1928年生)則說:「我七歲時對崩溪岸很好奇,跟兄長跑去溪邊看,我們明明離崩地很遠喔!才轉個頭,水已經奔到眼前,我們嚇死、趕緊趴下,往旁邊爬,差點捲走」。黃梱條也補述:「本來平穩的溪水,瞬間暴漲,看溪水來趕緊跑了。會先看到土地裂開一條縫,很快的(河床)開始崩落了」。

為了因應水患,「扛厝走溪流」成了本庄特有的生活經驗。日本時代曾文溪下游聚落遭水患。居住隔壁村庄十二佃的程丁有(1930年生)轉述父親程江龍口傳:「一日清晨時分,聽見遠在距離2公里外的隔壁庄(溪南寮)人大喊:「要幫忙扛厝,人眾趕快集合!」,他便前往幫忙。

原溪南寮人的竹籠厝老匠師李養(養師)站在曾文溪堤防上,他的左手那側為溪南寮舊厝所...
原溪南寮人的竹籠厝老匠師李養(養師)站在曾文溪堤防上,他的左手那側為溪南寮舊厝所在亦是曾文溪洪泛區,右側為今溪南寮村庄現址。

黃自在描述洪汛暴發時的場景:「我是在(村庄)走溪流後出生的。溪流後,我們家還在原地耕作,我記憶很深刻,看溪流會崩到我們家的田地,趕緊把阮公的墓地移走。」

浮地即福地

台江陸浮地生活條件差嗎?水患縱然無情,人民在生存與自然環境之間,如同溪南寮水患沖庄、聚落仍集體南遷,繼續開墾。

黃梱條之子黃有志(1956年生)說,「曾文溪的水是淡水,水裡有魚、蝦,我們溪南寮所在位置,是福地;土地也是新生地、沙地,肥沃好種植,甘蔗、番薯、土豆、芝麻、西瓜、五穀等,在曾文溪這段都很豐收,西瓜非常好吃,所以溪南寮很大庄很熱鬧。」黃登圍(1961年生)說,「那時候很好種作,如果沒崩來崩去,西瓜種不起來,那時西瓜收成是搬整夜的,當時市內(府城)販仔都開牛車來,西瓜、番薯、甘蔗的產期,整條路上都是牛車。」黃梱條感嘆說,「現在沒崩了,西瓜種不起來了,土地也汙染了。」

圖左:較年輕的黃有志對溪南寮的過往也保有記憶。圖右:溪南寮黃登圍描述早期溪南...
圖左:較年輕的黃有志對溪南寮的過往也保有記憶。
圖右:溪南寮黃登圍描述早期溪南寮農產豐盛的開心模樣。

透過與耆老們的對話,我們打開過往對曾文溪想像的不同認知,得以重新看到台江人民與水的關係。在地人為生存探索自然、觀察自然,即使生活有時伴隨著危險,仍以智慧做出判斷,期盼安居而樂業。

竹籠厝因輕巧、不打基柱的建築特色,利於搬遷,搬遷時仍靠村人合力得以完成,圖為臺史...
竹籠厝因輕巧、不打基柱的建築特色,利於搬遷,搬遷時仍靠村人合力得以完成,圖為臺史博正展出的「扛厝走溪流:台江風土與自然」特展。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是一座位於臺南、有「臺灣」也有「歷史」的博物館,「臺史博」是我們的簡稱,為了守護臺灣共同的歷史文化與記憶,2011年開館至今,已蒐藏了9萬2千多件藏品。臺史博的展覽以多元角度及跨族群視野,講述人與土地的故事,鼓勵所有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以及國外訪客,來臺史博發現臺灣和自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http://www.nmth.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屬於每個人的《皇冠》

2018/06/15

漫畫新世代的誕生——《少年快報》

2018/06/13

農業臺灣的遺產——《豐年》

2018/05/18

裸女與自由——《PLAYBOY》雜誌

2018/05/17

女輩記憶的傳承——家常菜

2018/04/03

震災古蹟修復的靈魂人物——訪大木匠師陳天平

2018/04/03

不願文物流出海外:愛上神像的牙醫師

2018/03/06

臺灣及東南亞的王爺信仰

2018/03/01

吃拜拜看熱鬧:臺灣神明信仰中的早期移民史

2018/02/19

尊爵不凡伴手禮:作為貢品的臺灣水果

2018/02/05

荷蘭東印度公司抄寫員筆下的臺灣紀錄

2018/01/22

佛朗哥與蔣介石:一萬公里的相遇

2018/01/08

大師的動人小品:蕭泰然思念故鄉的〈點心攤〉

2017/12/25

禁錮的身、自由的歌:白色恐怖受難者歌曲

2017/12/11

沉思火燒島—被流放的青春

2017/11/20

關在外面的家人:柯旗化的獄中家書

2017/11/06

921地震與東勢巧聖仙師廟的重建

2017/10/16

從神話傳說到救災體系:臺灣地震簡史

2017/10/02

是誰在讀書(下)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上)

2017/09/04

做水災不驚!「扛厝走溪流」台江生活記憶

2017/08/21

從日式宿舍化身文學地景──齊東詩舍的前世與今生

2017/08/18

阿瘦、苦酒、吳樂天——空中的商業戰爭

2017/08/07

臺灣原住民百年生活變遷

2017/07/25

甜蜜蜜、相思河畔、梭羅河之戀......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2017/07/18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下)

2017/07/17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上)

2017/07/10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他們」的時代困境──不同世代的臺灣男人

2017/06/26

風車,吹送新氣息——楊熾昌與風車詩社

2017/06/19

是英雄、還是罪犯?臺灣不同時期「衝破界線」的人

2017/06/13

遼河依然滾滾,當生命之舟翩然駛離──追憶紀剛先生

2017/06/12

砲彈箱上文學夢──劉慕沙和朱西甯的愛情與人生

2017/06/06

「傳統」與「現代」並存的臺灣四百年醫療史

2017/06/02

廖振富/自由花蕊正萌芽──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

2017/05/31

博物館,如群星環繞府城台南

2017/05/22

品味臺灣百年「茶事」──東方‧美人一千零一茶

2017/05/16

「疼痛」土地與人民的心、深深地挖下去──在大地寫作的楊逵

2017/05/15

當歷史的風吹過那片馬薩式穹頂──寫在「臺灣文學館舍」建築落成百年之後

2017/05/08

熱門文章

屬於每個人的《皇冠》

2018/06/15

漫畫新世代的誕生——《少年快報》

2018/06/13

一個漢語哲學場域中的特有種──「儒商」概念淺淺談

2018/05/30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