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16:12:19 聯合新聞網 石文誠

文/石文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

根據政府2017年5月底公佈的統計資料,現今臺灣已經有為數超過64萬7千來自東南亞的外籍移工。臺灣社會的東南亞地區外籍移工,主要來自4個國家: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但移工常被臺灣社會貶稱為「外勞仔」,他們是在1990年代以後,因臺灣開始引進大量外勞,而開始來到臺灣工作。不過事實上東南亞籍的移工,不是這一、二十年才來,早在將近四百年前,已有一批東南亞的移工,當時被閩南漢人稱為「烏鬼」,跨海來到臺灣工作。

臺灣最早的「外勞」

所謂「烏鬼」,中國明清時期文獻說「烏鬼,番國名,紅毛奴也。其人遍體純黑,入水不沉,走海面若平地」。寫《臺灣通史》的連橫曾說「烏鬼」是非洲的土人,也就是黑奴。事實上,17世紀20年代以後隨著荷蘭人、西班牙人來到臺灣的「烏鬼」,大多是東南亞地區的南島原住民。這群被歐洲人帶到臺灣的東南亞原住民,可說是臺灣歷史上最早的一批「外勞」,他們多數擔任奴工、兵丁、水手等勞力工作,用當代的區分與用語來看,東南亞人依舊是藍領,歐洲人也一樣是白領。

17世紀西班牙人在北臺灣時,大量引進來自菲律賓的原住民,其在臺人數甚至超過西班牙人。幾百名在臺的菲律賓「移工」主要從事奴隸、工兵的勞役工作。當時西班牙的傳教士頗為同情在臺工作的菲律賓人處境,提到他們辛苦工作不但沒有報酬外,西班牙人還經常無理地打他們,而他們離開家鄉已經有7年的時間,一直無法回家與妻小見面。當時曾有多位菲律賓原住民因無法忍受西班牙人的奴役壓榨成了所謂的「逃跑外勞」。他們往南逃跑到荷蘭人所在的臺南,也有人跑到臺灣的山林中躲起來。

居於呂宋島北部的卡加揚人(Cagayan),被西班牙人徵調至臺灣服勞役。圖片來源...
居於呂宋島北部的卡加揚人(Cagayan),被西班牙人徵調至臺灣服勞役。圖片來源:李毓中、吳佰祿、石文誠編輯,《艾爾摩莎:大航海時代的臺灣與西班牙》。臺北:國立臺灣博物館,2006。

卡加揚人在西班牙的加雷拉(Galera)划槳帆船上服勞役,擔任划槳手。圖/國立臺...
卡加揚人在西班牙的加雷拉(Galera)划槳帆船上服勞役,擔任划槳手。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

東南亞人在臺灣

其實早在歐洲人來到臺灣前,已有來自菲律賓的人在臺灣居留了。1623年荷蘭人來到臺南佳里地區調查後所寫的報告裡,提及在島上遇到來自馬尼拉的人,他因船難而滯留臺灣,並在此娶妻生子,成了臺灣人。馬尼拉人住居臺灣,反映了西班牙人在1571年據有馬尼拉之後,更加活絡了中國閩南地區往返馬尼拉的航線,以及也開闢了航經臺灣東岸的西班牙大帆船航線,位於航道所經之臺灣,難免會有來自菲律賓的人駐足。

17世紀在臺南的荷蘭人,也引進為數不少的東南亞原住民,特別是印尼班達島人,他們命運也多數是被迫成為奴工,有些班達島人是擔任兵丁工作。1662年荷蘭人戰敗離臺後,班達島人也被鄭成功所接收,甚至還組了一個人數可能有7、80人的步槍隊,成了最早期的外籍傭兵。之後鄭氏東寧王國在臺灣,宮廷內也有不少的「烏鬼」奴僕。

臺灣南部如臺南、高雄一帶有些以烏鬼為名之地,包括臺南市區的烏鬼井、烏鬼渡、烏鬼埕...
臺灣南部如臺南、高雄一帶有些以烏鬼為名之地,包括臺南市區的烏鬼井、烏鬼渡、烏鬼埕,以及臺南永康的烏鬼橋、高雄燕巢的烏鬼埔等。以烏鬼為名,配合烏鬼的相關歷史記憶與傳說,在在都反映了東南亞等國人,幾百年來在臺灣活躍的事實。攝影/陳家銘

先人來自四方

回顧16、17世紀的臺灣歷史,我們看到臺灣與東南亞世界的互動關係其實早已發生,早期的東南亞人有的短暫來臺工作,也有人成了逃跑外勞就此滯留臺灣,也有人在此娶妻生子。追溯起來的話,也許現代一部份臺灣人的祖先,很有可能就是幾百年前來到臺灣的東南亞人!

1661年鄭成功派荷蘭牧師亨布魯克(A. Hambroek)進入熱蘭遮城勸降荷蘭...
1661年鄭成功派荷蘭牧師亨布魯克(A. Hambroek)進入熱蘭遮城勸降荷蘭人的一張想像圖。圖中可以看到立於亨布魯克右側一位雙手交握做祈禱狀的人,是當時為荷蘭人奴僕的東南亞人。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是一座位於臺南、有「臺灣」也有「歷史」的博物館,「臺史博」是我們的簡稱,為了守護臺灣共同的歷史文化與記憶,2011年開館至今,已蒐藏了9萬2千多件藏品。臺史博的展覽以多元角度及跨族群視野,講述人與土地的故事,鼓勵所有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以及國外訪客,來臺史博發現臺灣和自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http://www.nmth.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是誰在讀書(下)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上)

2017/09/04

做水災不驚!「扛厝走溪流」台江生活記憶

2017/08/21

從日式宿舍化身文學地景──齊東詩舍的前世與今生

2017/08/18

阿瘦、苦酒、吳樂天——空中的商業戰爭

2017/08/07

臺灣原住民百年生活變遷

2017/07/25

甜蜜蜜、相思河畔、梭羅河之戀......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2017/07/18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下)

2017/07/17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上)

2017/07/10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他們」的時代困境──不同世代的臺灣男人

2017/06/26

風車,吹送新氣息——楊熾昌與風車詩社

2017/06/19

是英雄、還是罪犯?臺灣不同時期「衝破界線」的人

2017/06/13

遼河依然滾滾,當生命之舟翩然駛離──追憶紀剛先生

2017/06/12

砲彈箱上文學夢──劉慕沙和朱西甯的愛情與人生

2017/06/06

「傳統」與「現代」並存的臺灣四百年醫療史

2017/06/02

廖振富/自由花蕊正萌芽──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

2017/05/31

博物館,如群星環繞府城台南

2017/05/22

品味臺灣百年「茶事」──東方‧美人一千零一茶

2017/05/16

「疼痛」土地與人民的心、深深地挖下去──在大地寫作的楊逵

2017/05/15

當歷史的風吹過那片馬薩式穹頂──寫在「臺灣文學館舍」建築落成百年之後

2017/05/08

許香蘭阿嬤的三個碗:一個麵攤養活一家子的故事

2017/05/03

第一次吃「西餐」就打包?從370年前的臺灣人飲食生活談起

2017/04/19

牽手行一生──相知相戀於60年代的臺灣知識份子

2017/04/03

惡魔島?金銀島?探索邊陲臺灣的「神秘領域」

2017/03/20

臺灣割讓後,離開或留下?兩張護照的時代故事

2017/03/06

從家庭走向社會——看見臺灣女人的百年身影

2017/02/20

葫蘆裡賣什麼藥?臺灣「電台賣藥」的輝煌年代

2017/02/06

老兵返鄉:一段最漫長的回家之路

2017/01/30

玉山衛生紙:戰後供應近乎全臺「衛生紙」的家族

2017/01/23

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臺灣擺攤百年發展史

2017/01/16

臺灣錢的歷史——原來17世紀臺灣早就用錢與國際接軌

2017/01/10

臺灣淘金夢:發財和幻滅的故事

2017/01/03

最受歡迎的臺北浴場—從溫泉看北投百年發展史

2016/12/14

從戲園到電影院:老臺灣人記憶中的新天堂樂園

2016/12/06

臺灣古早時代的歌手與歌謠世界

2016/11/29

街頭奔馳的人力車──世紀之交時的台灣街頭風景

2016/11/22

風火輪運轉生活:日治初期引入臺灣的「自轉車」

2016/11/15

有病治病、無病強身:臺灣賣藥團與寄藥包的時代

2016/11/08

熱門文章

是誰在讀書(下)

2017/09/18

飄落在府城的桂花雨──琦君的文學與文物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上)

2017/09/04

一頁台灣禁書史 盡在《查禁圖書目錄》

2017/09/08

孩子,我就是要你好好的——讀《對與錯的人生邏輯課》

2017/09/08

集體勞動,集體創作:移工在台灣的文學社團活動

2017/08/31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