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17:26:37 聯合新聞網 許惠玟

文/許惠玟(國立臺灣文學館研究人員)

日治時期的作家群中,你可能對賴和、楊逵略有所聞,也聽過林獻堂、蔣渭水的名字,但你知道周定山是誰嗎?

周定山是誰?

周定山(1898-1975),本名火樹,字克亞,號一吼,又號公望、銕魂、化民、悔名生、頑銕、半閑老叟,人稱半閑先生。彰化鹿港人。

他可說是一位全才型的「文青」,除了擅長古典漢詩文寫作,亦著力於小說、散文等「新文學」的創作,堪稱跨越新舊文學的代表作家之一。而在書寫之外,他的書法、繪畫、刻印也自成一格,不僅具備中醫素養,更經常參與詩社運作,交遊廣闊,對於提振當時文風卓有建樹。

跨越新舊文學的鹿港文人周定山(1898-1975),一生迭經困苦,仍創作不輟、教...
跨越新舊文學的鹿港文人周定山(1898-1975),一生迭經困苦,仍創作不輟、教學不倦。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性格孤傲,嫉惡如仇

周定山早年曾經接受完整的公學校教育,後來又進入鹿港文開書院就讀,但其實家境並不好;小時候看到父親備受鄰居及家族的欺負,讓他早早體會人情冷暖,在《先父行述》中寫下:

詎知奔波數載,而祖業早由族人任意分贓,田穀亦飽私腹矣!先父只管守喪,何暇置喙?……其兄弟血汗之遺產,被人乘危搶劫,長使子孫淪為貧困,眼前祭祀薄費,反而哀憐乞貸。……嗚呼、人心之冷酷。手段之惡辣。恐盡於此矣。

祖父過世時,家業被族人侵占,父親只能任憑宰割,以致連喪葬費都需向人借貸。族人的冷酷無情、心狠手辣,讓周定山相當心寒,這正是他為何一身硬骨、嫉惡如仇,甚至某種程度來說憤世嫉俗的原因。15歲那年,家裡窮到繳不出稅來,他因此進入木工廠學工藝,在工廠中受盡東家欺凌,二年後心力交瘁、體力不支而遭解僱。隔年棄工就商,入滋發陶器商為夥伴,夜間則至書房就讀,卻又因著獨特的思辨才能,屢屢得罪塾師。後來,滋發陶器關閉,他只好前往台北謀生,經由鄉親介紹,進入布莊當學徒。生性耿直的周定山,看不慣商人狡獪多詐的一面,再度得罪東家,最後不得已典當衣物,逃歸故鄉。他的再度失業,無異是讓艱難的家計雪上加霜,面對此一窘境,母親竟欲服毒以絕苦痛,可以想見他當時的精神壓力有多大。直到隔年與弟弟同時在台中就職,家裡的情況才稍有改善。卻也是在這個時候,他的詩作開始流傳,1922年的〈書憤〉中提到「半世虛名藏我拙,一生傲骨肯人憐」,很能呼應他這段時期的性格。

跨越新舊文學的健將

儘管家境不好,但生活的困頓並未磨損他向學的決心,1922年3月,周定山進入「廈門大學(文科)」就讀,兩年後中止學業返台,但歷來的相關文獻都沒有記載這段經歷,僅見於他自己撰寫的「公務員履歷表」。因此他首次到中國的時間,究竟是在廈門大學就讀時的1922年,還是《先父行述》中寫的1925年,尚有待商榷。可以確定的是,1922年是周定山職涯與生涯的轉捩點,他應花壇李家之聘,往任教讀;1925年曾到中國漳洲就職,之後多次往返中國與台灣,也自此年開始新文學創作。

周定山親自繕寫的「公務員履歷表」,上頭記載其於1922年就讀於廈門大學文科,不過...
周定山親自繕寫的「公務員履歷表」,上頭記載其於1922年就讀於廈門大學文科,不過這段經歷卻沒有出現在其他相關文獻中,實際的情況如何還有待更進一步考證。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周定山的新文學創作相當多元,同時關照小說、散文、隨筆、評論等體裁,其中不乏以自身生命經驗創作的作品,如〈摧毀了的嫩芽──為彬彬〉係為悼念早夭的女兒而作,〈三十年中之回顧──冷青自述〉則可視為他的前半生白話自傳。他的小說創作或有民間傳說色彩,如〈鹿港憨光義〉、〈王仔英〉;或有強烈批判意識,如〈老成黨〉,也有反映當時社會苦況的〈旋風〉、〈乳母〉等。散文則屢屢針砭時事,如〈我對建醮的幾句話〉、〈還是烏煙瘴氣蒙蔽 文壇當待此後〉、〈草包ABC〉、〈一吼居談屑〉,筆力強勁,措辭強烈,既表現對現實的不滿,也暗藏對社會遲遲無法進步的焦慮,充分反映其剛直不屈的個性。

不過,如此嚴肅的周定山,作品中偶爾也會出現神來一筆的幽默,形成一種有趣的反差,例如:

一天下了驟雨,鄭鴻猷先生對T說:「你趕緊跑回家,拿把傘子來這裡遮回去!」(也是隨筆(一))

洪月樵先生,倒也算得高蹈著遺民的生活了。有個警部補要和他會面的,很禮貌的問道:「洪先生在家麼?」他老先生直截說:「不在」。警部補很詑異道:「豈不是先生嗎?」他忽盛氣說:「怎麼,連我自己給你說不在,也不相信麼?」(也是隨筆(二))

棄商就儒的周定山,活躍於教育界及新聞界:他曾應大雅讀書會之聘,前往擔任教職,後由大雅讀書會轉至北屯漢文研究會任教;並先後擔任《臺中新報》編輯、《東亞新聞》記者、漢文部編輯主任。而從他的手稿可知,周定山一生至少到過中國四次,有時是為了就職,有的則是因為從軍:1925年1月2日,他到了廈門、廣東,就職漳州中瀛協會、兼任《漳州日報》編輯;遊覽浙江、雲南名山大川,並拜訪胡適、陳獨秀、吳稚暉、胡漢民、孫科等人,「五卅慘案」事發才回台灣,這段期間的遊歷詩作,後來集結為《大陸吟草》。最後一次則是在1938年5月,他應召到上海從軍,留有漢詩《倥傯吟草》。這時的周定山已經40歲,為何還會被徵召?他在那裡又是擔任什麼職務?據家屬回憶,可能是擔任「通譯」。

周定山的新文學創作停止在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由於當局禁止報章雜誌刊登以漢文書寫的新文學作品,故重新以漢詩抒懷記事,這也成為他終身持續的創作文類。除了上面提到的《大陸吟草》、《倥傯吟草》外,還有《一吼居詩存》六集,分為四冊,1964年出版,完整地收錄了周定山的詩作。至於1975年完成的《一吼刼前集第壹卷》、《一吼刼前集╱附刼後集第弍卷》及《一吼刼後集第参卷》,則可視為周定山詩作的精選,是集大成的作品。除了漢詩,還有詩畸、詩話,以及多部手稿流傳,顯見其傳統文學創作範圍的多元。

左:1964年完成的《一吼居詩存》,完整收錄周定山的所有詩作。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左:1964年完成的《一吼居詩存》,完整收錄周定山的所有詩作。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右:周定山《一吼刼前集》第壹卷。「一吼劫」系列詩集共有三冊,分別為《一吼刼前集第壹卷》、《一吼刼前集╱附刼後集第弍卷》及《一吼刼後集第参卷》,1975年完成,可說是周定山詩作的精選集。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自學才藝,多姿多彩

周定山的書法跟繪畫都是自學而成,其中「墨蟹」是他最常繪畫的主題,四子周至一回憶:只要周定山畫圖,子女一定要在旁邊幫忙拉直宣紙,這對當時年紀幼小、活潑好動的孩子們來說不啻是件苦差事。「墨蟹」的每一部分都是一筆完成,不拖泥帶水,簡潔但飽滿,畫完之後大多餽贈文友,留下來的很少,目前僅見二幅。〈自題墨蟹 十四首之二〉作於1923年,很明白的寫出他喜愛螃蟹的原因:

誰言公子是無腸,研雪攢文勢欲狂。我特愛他高氣魄,縱橫不避九秋霜。

書畫之外,篆刻也是周定山自學而來的才藝,身後留存的印章有四十多枚,其中不乏六面全刻有印文者,內容則多半呼應他的生平,尤其以名(定山)、號(一吼)最多。此外,如「戊寅丁父艱」,作於1938年父親過世時;「曾踏破了中央山脈」則與其長篇組詩〈中央山脈紀遊詩〉、〈續中央山脈紀遊〉密切相關;「靜觀書閒讀畫興吟詩醉作字」與興趣有關;「介堪白眼」則和性格有關 ,他的篆刻除了用以陶冶性情,也見證了他的一生。

左:「囊裡爭雄長...」螃蟹圖墨寶。周定山的畫作全以毛蟹為主角,根據哲嗣周至一先...
左:「囊裡爭雄長...」螃蟹圖墨寶。周定山的畫作全以毛蟹為主角,根據哲嗣周至一先生的形容:「(墨蟹)看似寫意又寫實,有人說是肥蟹而十肢分明。……(畫畫時)父親提筆沾墨,一按一撇,毛蟹尖爪頓時稜角分明,蟹殼濃淡之間彷彿有些許光澤……。」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右:周定山手刻印章及木製收納盒。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廣闊的文友交遊

除了傳道授業,周定山也相當熱衷參與詩社,文友廣闊,除與賴和交好外,1921年加入成立於鹿港「大冶吟社」,「聲社」、「樗社」也有他活動的紀錄。1947年應莊遂性之聘,任台中圖書館「舊藏日文圖書整理委員會」整理委員,同時加入「櫟社」。1951年任臺北民政廳地方自治編目委員會委員,同時參加《臺灣詩壇》之活動,與北臺詩人賈景德、于右任、陳含光、王觀漁常有往來。1956年曾至高雄「台中同鄉會」任職,與高雄詩人陳皆興、高文淵有往來。1957年並自己創立了「半閒吟社」,以鹿港當地成員為主。

周定山是日治時期彰化鹿港地區的重量級文人,也是跨越新舊文學的代表作家,與賴和、楊守愚、陳虛谷等齊名。因為生肖屬狗,所以自號「一吼」,還把自己居住的地方命名為「一吼居」,詩文集也多以「一吼」為標題,如《一吼居詩存》、《一吼居談屑》、《一吼詩畸》。他畢生在「一吼居」中筆耕不輟,留下數量驚人的作品;雖然早年出身貧困,一生多經困蹇,但奮力掙脫環境桎梏,更因此而關懷底層百姓,堪稱為足以彰顯台灣精神的作家典型。

1917年,辛酉菊秋大冶吟社發會紀念,詩友合影:前排右一許幼漁、右三杜友紹、右四...
1917年,辛酉菊秋大冶吟社發會紀念,詩友合影:前排右一許幼漁、右三杜友紹、右四洪棄生、右五陳質芬、右七陳懷澄。二排右四朱啟南、右五許文葵(逵)。三排右三周定山、右六葉榮鐘。四排左三丁瑞圖、左六許逸漁。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延伸閱讀

看更多【國立臺灣文學館】

國立臺灣文學館

國立臺灣文學館是我國第一座國家級的文學博物館,自2003年開館以來,即致力於典藏珍貴的臺灣文學文物、研究出版各類臺灣文學圖書,推廣並展示多元的臺灣文學內涵。希望透過各種路徑,讓臺灣文學回歸我們的日常生活,成為安頓身心的重要力量。國立臺灣文學館:http://www.nmtl.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臺灣原住民百年生活變遷

2017/07/25

甜蜜蜜、相思河畔、梭羅河之戀......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2017/07/18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下)

2017/07/17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上)

2017/07/10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他們」的時代困境──不同世代的臺灣男人

2017/06/26

風車,吹送新氣息——楊熾昌與風車詩社

2017/06/19

是英雄、還是罪犯?臺灣不同時期「衝破界線」的人

2017/06/13

遼河依然滾滾,當生命之舟翩然駛離──追憶紀剛先生

2017/06/12

砲彈箱上文學夢──劉慕沙和朱西甯的愛情與人生

2017/06/06

「傳統」與「現代」並存的臺灣四百年醫療史

2017/06/02

廖振富/自由花蕊正萌芽──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

2017/05/31

博物館,如群星環繞府城台南

2017/05/22

品味臺灣百年「茶事」──東方‧美人一千零一茶

2017/05/16

「疼痛」土地與人民的心、深深地挖下去──在大地寫作的楊逵

2017/05/15

當歷史的風吹過那片馬薩式穹頂──寫在「臺灣文學館舍」建築落成百年之後

2017/05/08

許香蘭阿嬤的三個碗:一個麵攤養活一家子的故事

2017/05/03

第一次吃「西餐」就打包?從370年前的臺灣人飲食生活談起

2017/04/19

牽手行一生──相知相戀於60年代的臺灣知識份子

2017/04/03

惡魔島?金銀島?探索邊陲臺灣的「神秘領域」

2017/03/20

臺灣割讓後,離開或留下?兩張護照的時代故事

2017/03/06

從家庭走向社會——看見臺灣女人的百年身影

2017/02/20

葫蘆裡賣什麼藥?臺灣「電台賣藥」的輝煌年代

2017/02/06

老兵返鄉:一段最漫長的回家之路

2017/01/30

玉山衛生紙:戰後供應近乎全臺「衛生紙」的家族

2017/01/23

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臺灣擺攤百年發展史

2017/01/16

臺灣錢的歷史——原來17世紀臺灣早就用錢與國際接軌

2017/01/10

臺灣淘金夢:發財和幻滅的故事

2017/01/03

最受歡迎的臺北浴場—從溫泉看北投百年發展史

2016/12/14

從戲園到電影院:老臺灣人記憶中的新天堂樂園

2016/12/06

臺灣古早時代的歌手與歌謠世界

2016/11/29

街頭奔馳的人力車──世紀之交時的台灣街頭風景

2016/11/22

風火輪運轉生活:日治初期引入臺灣的「自轉車」

2016/11/15

有病治病、無病強身:臺灣賣藥團與寄藥包的時代

2016/11/08

100年前的街頭情報站:廣播與紙芝居

2016/11/01

韭菜、白切肉配地瓜粥:清末臺灣庶民的飯店與點心攤

2016/10/25

紀律下的青春時代:日治女學生制服

2016/10/18

香風細細的溫婉標記:百年臺人女性時尚密碼

2016/10/11

帶著流亡者穿越臺灣海峽的救命方舟──鐵橋輪

2016/09/27

熱門文章

吃素救動物?非同一性問題對素食主義者的挑戰

2017/07/26

臺灣原住民百年生活變遷

2017/07/25

展開與文學的戀愛——必須在長大之前

2017/07/26

甜蜜蜜、相思河畔、梭羅河之戀......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2017/07/18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上)

2017/07/10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哲學爸爸給女兒的大學禮物:讀《最值得過的人生》

2017/07/04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下)

2017/07/17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