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他們」的時代困境──不同世代的臺灣男人

2017/06/26 16:24:02 聯合新聞網 劉維瑛

文/劉維瑛(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

百年來臺灣男人的獨特性,也許豪氣曠達、也許沈默寡言,脆弱倔傲,寄棲於父子弟兄間的情誼,或重新理解從大清王朝、日本殖民到戰後,一路經歷現代化階段,籠罩在光榮投影背後的他們,雄心壯志的包袱,與凡夫俗子的日常。本文嘗試以成年禮、父子關係、服兵役、衣著裝扮與運動休閒,瞭解男人的心聲,體會臺灣男孩邁向大範(tua-pan)之路。

不同族群的成年禮

俗諺有云:「鑽燈腳,生卵葩」。我們可以看出臺灣傳統社會對於生兒子的殷殷期盼,客家人還有生男孩要添新燈的「慶丁」風俗;而在傳統文化、經濟體制與個人心理間,臺灣男人,打從娘胎起,就已經進入父權結盟的規範之中。

每個男孩在長大的過程中,幾乎都會在心裡種下父兄輩的巨大身影。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
每個男孩在長大的過程中,幾乎都會在心裡種下父兄輩的巨大身影。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排灣族男子屆十六、七歲,由父親領往出獵,行前殺豬釀酒,並將青年禁足四日,直到第三天,用豬骨、豬皮為祭,祈求豐收;魯凱族人則先行禁食,擇日再舉行試膽會,通過會所內長老拿毒草抽打,去除不良德行與不潔身體,才能宣告為成人;泰雅族男性則以出草獲得人頭,或獵取山豬、鹿與羌,取得紋面資格,顯示已成年;鄒族老人以杖擊打臀部就是期待青少年勇敢勤勞的教誨;阿美族的青少年,參加成年禮之前,常秘密進行訓練如摔角、舞蹈與跑步等,直到正式成年禮時,他們都已身具本事;達悟族人則以體格發育來決定成年與否。大抵十八、九歲後,才加入父兄出海的團隊,學習海上捕魚技巧。在臺南,為人父母會為剛滿十六歲的子女舉行「做十六歲」的重要成年儀式,即是宣告轉大人,社會地位與身份地位也隨之改變。

然而,歷經各族群不同形式的成年禮,臺灣男人免不了還是得在現實與大歷史軌道上,主動或被動體驗各式權力遊戲,或叛逆佔據、世故成熟,或萎縮漏氣,或者巍然挺拔。

狩獵的能力,是臺灣原住民評價男性能力的方式之一。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狩獵的能力,是臺灣原住民評價男性能力的方式之一。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好男要當兵

過去數十年,圍繞著戰爭而形成的政治與軍事治理,臺灣男人的沙場,幾乎主導著大半臺灣歷史。兵籍號碼是許多臺灣男人難以忘記的個人記號。時常有人說,從軍當兵,便是臺灣男孩蛻變為男人的成年禮。唯有盡國民義務,當完兵,才是真正的男人。日本時代,在自願兵實施令頒佈之後,有些人開始思考男性的作為,在張文環的小說〈頓悟〉主角曾說:「現在的我,決定當兵,正好就是篩選出我做人的意義,男人的價值要經過戰場來評定。」

這是殖民統治底下,臺灣男性想要與日本男人平起平坐的氣勢。有人以當兵作為榮譽:新兵入伍的一刻,有飄揚的旗幟,慰問袋或千人針,整個家族與有榮焉的歡送;也有人將從軍視作恐懼:透過強迫徵召,母親不捨,倚門等待,男兒不甘,總是想逃的無奈之情。當兵的過程弭平臺灣男人不同個體的出身背景,以陽剛氣質統一接枝為團體意識,構建威權規範的神木。

「哥哥爸爸真偉大,名譽照我家。」戰後這膾炙人口的兒歌,直指男性當兵是社會榮光,為國打仗便是造福鄉里,在各個世代傳頌不已。1949年之後動員戡亂戰時體制,臺灣實施數十年的徵兵制,成就另一個戰爭格局。本源於現代國家對個別人民透過戶籍等制度的控管,另外則是日治時期殖民效應的延續,將當兵視為成年禮,並嵌入臺灣男人生命歷程(含軍訓課程與成功嶺經驗)、世代相傳的社會化論述-- 當完兵,平安歸家,才能變成「真男人」,完成國民義務的「公」民,退伍後找工作或要設限於「役畢」,意味著:有被操過,體格健全,心智夠成熟,具有責任感的最佳保證。

戰後的男性,因為政府實行徵兵制,「入伍當兵」成了檢驗男性的另一個指標。入伍退伍,...
戰後的男性,因為政府實行徵兵制,「入伍當兵」成了檢驗男性的另一個指標。入伍退伍,都被當成值得紀念的過程。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父子關係

「奮力養家」、「栽培兒女」、「嚴父形象」是傳統父職權威的特徵。有人說吳念真的《多桑》,從日本時代農工業的父執輩,跨到當今現代高科技的社會,讓蔡振南演活了臺灣父親,嚴肅寡言的硬漢形象,挾有滄桑、阿沙力的特質,是在外頭趴趴走的風流浪子,偶而抱怨男人真命苦,也上酒家酬酢,或在妻兒面前擺架子,呈現出獨特又不讓觀眾陌生的臺灣男性形象。

臺灣男人童年時期對父親,有著崇拜敬畏,青春期之後,疏離、叛逆亦是為了抗拒權威,也是畏懼遭到父權否定。於是父子之間,往往也就呈現出既期待又害怕的現象。戰後1950~60年代臺灣歌謠裡,描述父親的歌曲,相較於失戀男兒、思念母親情人和閨怨的作品,少之又少。這或許與男性壓抑,父子關係疏遠,或和當時政治氣氛也相關,直到1970年代後,才漸漸有表達父子感情作品傳唱,如向陽、簡上仁創作〈阿爸的飯包〉一曲:

每一暗 阮攏在想

阿爸的飯包 到底是帶啥樣

透早阮和阿兄吃包仔配豆乳

阿爸的飯包起碼嘛有一粒蛋

有一日早起時 天色猶黑黑

阮偷偷躡腳步行入灶腳內

掀開阿爸的飯包 也無半粒蛋

三條菜脯蕃薯籤來摻飯

對父親午餐內容,都無法出口探問的好奇,早期的父子關係,為什麼如此壓抑隱藏?我們只好想成是一種理想包袱與血緣下的責任。

穿西米囉的帥氣

1911年,臺灣日日新報的記者謝汝詮和仕紳黃玉階,在臺北發起了「斷髮不改裝會」,鼓吹蓄留髮辮不衛生、不方便也不合乎時代潮流的主張,認為臺灣男人需要嶄新外貌,迎向新時代,至此臺灣男人的髮式,正式有了改變:日本時代,我們能從中學生畢業寫真當中發現接受西方教育的男學生與男孩,受限學校嚴格的禮儀規訓,多被迫剃成平頭或光頭;出身北門的吳三連,那時提前主動剪去辮子,還因此獲得一副算盤當作獎賞;作為社會中堅階級的成年男性,重視個人形象,則以黏稠茶油潤澤頭髮,形塑整齊有型,油光可鑑,兼具現代化意義的「西裝頭」樣式,而「一日剃頭,三日緣投」的理髮,便成為當時男人重要的活動,搭配冬天的打鳥帽或夏天的麥稈帽,以及重大場合的大禮帽,讓自己看來更流行。

日本時代,穿上制服的臺灣男性期望與日本男人平起平坐,自有一股氣勢。圖/國立臺灣歷...
日本時代,穿上制服的臺灣男性期望與日本男人平起平坐,自有一股氣勢。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臺中清水的楊肇嘉,1907年穿著家中為他預備的寬大襟衫上學,而被笑稱「老古董」,而直到1916年考上教員檢定,才能如願戴上有鑲紋的官帽,腰際配著刀,穿上繡有金色條紋的制服。套上模仿立領軍服的學校制服,讓臺灣男生一度建立品牌常服的驕傲;而穿上西裝外套,則讓臺灣男人添上社會菁英的象徵光環,無論是翻領形式、排扣規格,或者後襬開衩與否,看似筆挺俐落,一路從日本時代,到戰後軍訓式的管理,都延續這種裝扮。直到解嚴後,陸續解除髮禁、服裝鬆綁,做為新生代臺灣男人,打扮非常用心的新新人類,才有機會尋回自己身體的新契機。

魯凱族男子服。不論是哪一族的男人,都必須透過穿在身上的服飾,來明確地表彰男性的身...
魯凱族男子服。不論是哪一族的男人,都必須透過穿在身上的服飾,來明確地表彰男性的身份和特質。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運動;另一種氣概顯現

關於傳統男子氣概的描述,比如行動力、競爭力、野心、冒險精神,也傳遞著競爭、輸贏、成就的文化潛規則,這總讓人聯想到運動。《KANO》電影裡的旁白:「做自己喜歡的事有什麼不好?男子漢要豪邁!」運動似乎成為另外一種男人氣概的表現。1920年代,公學校開展了少棒運動,到1930年代,臺灣人參與棒球運動進入高峰,如嘉農所掀起的野球旋風,讓當時許多男孩都著迷棒球,曾任棒球教練50年以上的蕭長滾曾說:「打棒球的人,自己會覺得比較特別,比較風流,畢竟打球十幾人打,很多人在看。」

除了鍛鍊身心,全力求勝,提供運動的趣味性與刺激性,還能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讓許多男性參與棒球的經驗產生一種努力強化自我,進而為團體奉獻的自我認同,甚至在比賽過程中萌生菁英意識。1930年代,殖民政府將田徑、球類等多樣運動,納入教育體系體操與遊戲的項目,針對臺灣人,訓練規律、靜肅、從順為主。以柔道、劍道為例,不僅是一項體育運動,也是殖民文化治理,同化工具之一。臺灣俳句作家,曾獲菊池寬賞的醫生作家吳建堂,在臺北二中時參與劍道部,且有八段資格。在此同時,根據林獻堂、黃旺成日記,都曾記載結伴去海邊游泳的活動。這些訓練與習慣養成,也為男性勾畫自我身體意識,立下基礎。

日治以來,運動成為表現男性特質及現代化的標準。本圖為日治時期臺中一中棒球隊。圖/...
日治以來,運動成為表現男性特質及現代化的標準。本圖為日治時期臺中一中棒球隊。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不同世代的臺灣男人,看起來擁有許多不同的自主與自由,去面對屬於他們的時代困境,至於承擔些什麼,如何識變,如何覺醒,又得用怎樣的姿態去理解他們:這關於「臺灣男人」的複雜,摸索,我們想必可以再走近,張看仔細。

延伸閱讀

看更多【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是一座位於臺南、有「臺灣」也有「歷史」的博物館,「臺史博」是我們的簡稱,為了守護臺灣共同的歷史文化與記憶,2011年開館至今,已蒐藏了9萬2千多件藏品。臺史博的展覽以多元角度及跨族群視野,講述人與土地的故事,鼓勵所有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以及國外訪客,來臺史博發現臺灣和自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http://www.nmth.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臺灣原住民百年生活變遷

2017/07/25

甜蜜蜜、相思河畔、梭羅河之戀......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2017/07/18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下)

2017/07/17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上)

2017/07/10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他們」的時代困境──不同世代的臺灣男人

2017/06/26

風車,吹送新氣息——楊熾昌與風車詩社

2017/06/19

是英雄、還是罪犯?臺灣不同時期「衝破界線」的人

2017/06/13

遼河依然滾滾,當生命之舟翩然駛離──追憶紀剛先生

2017/06/12

砲彈箱上文學夢──劉慕沙和朱西甯的愛情與人生

2017/06/06

「傳統」與「現代」並存的臺灣四百年醫療史

2017/06/02

廖振富/自由花蕊正萌芽──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

2017/05/31

博物館,如群星環繞府城台南

2017/05/22

品味臺灣百年「茶事」──東方‧美人一千零一茶

2017/05/16

「疼痛」土地與人民的心、深深地挖下去──在大地寫作的楊逵

2017/05/15

當歷史的風吹過那片馬薩式穹頂──寫在「臺灣文學館舍」建築落成百年之後

2017/05/08

許香蘭阿嬤的三個碗:一個麵攤養活一家子的故事

2017/05/03

第一次吃「西餐」就打包?從370年前的臺灣人飲食生活談起

2017/04/19

牽手行一生──相知相戀於60年代的臺灣知識份子

2017/04/03

惡魔島?金銀島?探索邊陲臺灣的「神秘領域」

2017/03/20

臺灣割讓後,離開或留下?兩張護照的時代故事

2017/03/06

從家庭走向社會——看見臺灣女人的百年身影

2017/02/20

葫蘆裡賣什麼藥?臺灣「電台賣藥」的輝煌年代

2017/02/06

老兵返鄉:一段最漫長的回家之路

2017/01/30

玉山衛生紙:戰後供應近乎全臺「衛生紙」的家族

2017/01/23

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臺灣擺攤百年發展史

2017/01/16

臺灣錢的歷史——原來17世紀臺灣早就用錢與國際接軌

2017/01/10

臺灣淘金夢:發財和幻滅的故事

2017/01/03

最受歡迎的臺北浴場—從溫泉看北投百年發展史

2016/12/14

從戲園到電影院:老臺灣人記憶中的新天堂樂園

2016/12/06

臺灣古早時代的歌手與歌謠世界

2016/11/29

街頭奔馳的人力車──世紀之交時的台灣街頭風景

2016/11/22

風火輪運轉生活:日治初期引入臺灣的「自轉車」

2016/11/15

有病治病、無病強身:臺灣賣藥團與寄藥包的時代

2016/11/08

100年前的街頭情報站:廣播與紙芝居

2016/11/01

韭菜、白切肉配地瓜粥:清末臺灣庶民的飯店與點心攤

2016/10/25

紀律下的青春時代:日治女學生制服

2016/10/18

香風細細的溫婉標記:百年臺人女性時尚密碼

2016/10/11

帶著流亡者穿越臺灣海峽的救命方舟──鐵橋輪

2016/09/27

熱門文章

吃素救動物?非同一性問題對素食主義者的挑戰

2017/07/26

臺灣原住民百年生活變遷

2017/07/25

展開與文學的戀愛——必須在長大之前

2017/07/26

甜蜜蜜、相思河畔、梭羅河之戀......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2017/07/18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上)

2017/07/10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哲學爸爸給女兒的大學禮物:讀《最值得過的人生》

2017/07/04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下)

2017/07/17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