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是英雄、還是罪犯?臺灣不同時期「衝破界線」的人

2017/06/13 15:35:41 聯合新聞網 石文誠

文/石文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

臺灣是一座移民之島,不同時代的移民為了追尋更好的生存發展機會,離開原鄉來到異域臺灣。移動有時是一種「翻身」的機會,底層的人千辛萬苦積聚移動的資本,來到一個被認為或是被想像成可以實現夢想的新天地。過去的「唐山過臺灣」,現代的外籍移工來臺,大家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臺灣歷史上不同的遷徙者們,跨越界線、衝破藩籬來到臺灣。移動者所跨的「界」是什麼?他們為何跨界?本文將談談從過去到當代幾個關於移動及跨界的故事,認識一些不同時期跨界、越界的人們。

討海人衝破海禁

中國明代自建國以來,便實施由官方控制海外貿易的海禁,限制人民自由的出洋、「落番」到南洋。在中華帝國的觀念裡,出洋即代表著離開中國國土,是試圖衝破禁忌跟界線的犯罪行為,未經官方許可離開中國之人,帝國政府普遍視之為罪犯、叛逆。但對民間的「討海人」而言,海長期是生計之所在。因此這群跨越國界出海之人,被官方視為所謂的「倭寇」、海賊。

十七世紀「落番」到南洋做生意的中國閩南商人。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十七世紀「落番」到南洋做生意的中國閩南商人。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臺灣也大概在十五世紀中葉以後,成了不少中國東南沿海地區「討海人」前往採捕及從事交易的根據地。特別是在1523年(嘉靖2年)以後,明廷進一步禁止與日本直接通航,使得閩粵沿海地區的商人們,跑到臺灣與日本商人會合從事國際貿易,互謀其利。

來去兼差作海盜

明代臺灣被稱為「東番」,因當時並無一個全島性的統治管理者,臺灣基本上是一個開放之地,自然也吸引了中國東南洋面的人民跨海越界而來。尤其臺灣西南部海域是烏魚洄游路徑所經,很早便成為中國漁民的重要漁場。

十六世紀下半葉,漁民前往臺灣南部捕魚,須向官方申請漁船文引(通行文件)。事實上,明末十六、十七世紀前來臺灣的「中國漁者」,除了捕魚外,可能還兼具海盜或私商的身分。當時福建的漁船或商船取得文引出海後,常搖身一變成了「海盜船」、「走私船」。

事實上,所謂海賊原來的職業背景,常就是漁夫,有的漁民可能是做「暫時性」的海盜,非漁期或漁獲不好時,藉由走私賺得外快來貼補家用。

冒險翻牆作生意

進入1660年代以後,為了對付在臺灣的明鄭政權,清廷持續在中國部分沿海地區實施海禁,禁止人民出洋,並將居民往內陸遷徙,稱為「遷界」。

當時清廷在沿海地區築兵寨戍守,並築了一道界牆禁止人民越界。雖如此,一道界牆無法阻絕人民跨界出海,沿海的居民仍持續冒險出洋通販,甚至與臺灣的明鄭政權時有接濟往來。閩臺二地間的交易往來,並不因海禁與遷界的嚴厲施行而消聲匿跡。臺灣自十六世紀以來一直就是海外走私貿易者的基地,或是中介站,這種情形到了十八世紀仍然沒變。

區隔臺灣的番界線

明清二代基本上視海為界線,出海表示離開國界。在清朝統治臺灣時期,陸上也有一條國界。1714年(康熙53年)有三個法國籍耶穌會傳教士奉康熙帝之命來臺測繪地圖。在當時島上漢人的認知裡,東部後山是化外之地,有著「生番」出沒,因此這幾個西洋欽差所完成的臺灣地圖只有西部地區,東部呈現空白,他們還在圖上標示出臺灣島上一條垂直的界線:Limites,此即清代所謂的「番界」。

1714年(康熙53年)法籍耶穌會士馮秉正等人所測繪的臺灣地圖。圖上以虛線沿著山...
1714年(康熙53年)法籍耶穌會士馮秉正等人所測繪的臺灣地圖。圖上以虛線沿著山脈標示了「番界」線。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形同虛設的番界

「番界」在地表上有著明顯的地理標示,其地表標誌物是界碑、土牛與土牛溝。所謂土牛就是在界碑附近,挖溝堆土,因堆成的土堆外型如臥牛,所以稱土牛,旁邊挖出的土溝,則為土牛溝。

事實上,大約四公尺寬的土牛溝並不難跨越,這樣的界溝也明顯的沒有太大的禁止功效。所以清代的官員說這條番界線其實形同虛設,越界開墾情形相當普遍。這條界線也常因漢人私墾戶的往山區前進而隨之變動,常常是跨界在先,然後自然地就地合法了。

清代漢人常跨越番界,來到界外山區伐木燒炭、抽籐、提煉樟腦等。抽籐是指抽取野生黃藤...
清代漢人常跨越番界,來到界外山區伐木燒炭、抽籐、提煉樟腦等。抽籐是指抽取野生黃藤的籐心,用來製作相關的籐製品。因有利可圖,平埔原住民也會越界抽籐賣給漢人。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隱隱約約的國界

這樣一條界線的設置,其實也反映著清朝朝廷治理臺灣的消極態度:「土牛溝界外的事,朝廷不會管。所以界外的土地是不用繳稅的、住在這條界線外的『人』也不用服勞役,因為不是編戶齊民的良民」。這代表著,清朝在臺灣的統治效力只在番界內。若從現代觀點來看,這條番界線隱約就是一條國界線。不過這些非法越界的人,並非都是社會底層的遊民、貧民,當中其實也不乏一些長期在邊區經營的地主、豪族、紳商,也包括平埔熟番部落中的通事、土目領導階層。

這張日本時代的地圖中,臺灣島以蕃界分為東西兩塊,蕃界以東為「蕃地」。圖/國立臺灣...
這張日本時代的地圖中,臺灣島以蕃界分為東西兩塊,蕃界以東為「蕃地」。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日治初期不僅在隘勇線的設置不斷延長外,也開始設置鐵絲網,並掛上響鈴、鋁罐等等警示物,以防止原住民越界。1905年(明治38年)甚至架設通電鐵絲網,使得隘勇線之外的原住民族人因為誤觸而受傷,甚至喪命。

跨海來臺變英雄

跨界者常是試圖衝破社會常規的人,因此多半被視為麻煩製造者,甚至是犯法者。不過也有的跨界行為是被鼓勵獎賞的。

在國共對峙的時期,海峽對岸的中國人若跨海叛逃到臺灣來,是被視為衝破鐵幕、投奔自由的「反共義士」。被泛稱「反共義士」的人,包括有1953、1954年韓戰中國戰俘中一萬四千多人選擇來臺灣、1965年中國大陸難民潮時期,由大陸逃往香港,再輾轉來臺者、「駕機」來臺的中國解放軍空軍飛行員、1983年劫機來臺的「六義士」、駕船來臺者等等。

1954年一萬四千多名韓戰中國戰俘選擇來到臺灣。此為抵臺後民眾夾道歡迎的情形。圖...
1954年一萬四千多名韓戰中國戰俘選擇來到臺灣。此為抵臺後民眾夾道歡迎的情形。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反共義士當中,最為臺灣政府所重視並大肆宣傳的是「駕機」來臺的解放軍空軍飛行員。駕機來臺者所得到政府給的黃金也最多,甚至由政府安排妻子給他們。1960到1989年間駕機投奔來臺者,共有16名解放軍空軍飛行員與機組人員,駕著13架飛機投奔臺灣。

1962年3月3日劉承司駕米格15式戰鬥機,從浙江橋起飛,降落於桃園。劉承司後來...
1962年3月3日劉承司駕米格15式戰鬥機,從浙江橋起飛,降落於桃園。劉承司後來加入空軍,並獲政府發給1千兩黃金。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從反共義士到劫機犯

不過隨著1991年終止「動員戡亂時期」,不再視中共為叛亂團體,也大致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政治實體,兩岸政治對峙情勢逐漸緩和。此後,「反共義士」漸成了歷史名詞,不僅不再有相關獎勵,對於劫持民航機來臺者,改以劫機罪判刑入獄。

根據陸委會的統計資料,1993年到1999年劫持民航機來臺者共18人,他們被政府視為「劫機犯」,於服刑假釋後,全部遣返回中國大陸。從「反共義士」到「劫機犯」的稱呼改變,映照出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其實都是時代下的產物。

跨界的人生

臺灣歷史上,有各種移民、遷徙者來到臺灣,發展出各自安身立命的故事。移民、遷徙者常就是跨界、越界者,也可以被視為開拓者(pioneer)。他們的跨界行動,是他們如何突破禁忌、突破既成限制下,所展現出來的勇氣與拼搏,是一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無所畏懼。

越界、跨界的人除了是先鋒者,也常扮演著連接二個不同地區的中介者角色,也許有時可能二面都不是,在二地的社會都被視為外人。但有時反而因為這種中介性,可以保持彈性,不被完全的定義,因反而悠游於二地之間。因此,跨界也可代表一種生活態度跟人生價值,有的人喜愛在邊界、中介空間生活,模稜兩可,有何不可!

延伸閱讀

看更多【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是一座位於臺南、有「臺灣」也有「歷史」的博物館,「臺史博」是我們的簡稱,為了守護臺灣共同的歷史文化與記憶,2011年開館至今,已蒐藏了9萬2千多件藏品。臺史博的展覽以多元角度及跨族群視野,講述人與土地的故事,鼓勵所有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以及國外訪客,來臺史博發現臺灣和自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http://www.nmth.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風車,吹送新氣息——楊熾昌與風車詩社

2017/06/19

是英雄、還是罪犯?臺灣不同時期「衝破界線」的人

2017/06/13

遼河依然滾滾,當生命之舟翩然駛離──追憶紀剛先生

2017/06/12

砲彈箱上文學夢──劉慕沙和朱西甯的愛情與人生

2017/06/06

「傳統」與「現代」並存的臺灣四百年醫療史

2017/06/02

廖振富/自由花蕊正萌芽──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

2017/05/31

博物館,如群星環繞府城台南

2017/05/22

品味臺灣百年「茶事」──東方‧美人一千零一茶

2017/05/16

「疼痛」土地與人民的心、深深地挖下去──在大地寫作的楊逵

2017/05/15

當歷史的風吹過那片馬薩式穹頂──寫在「臺灣文學館舍」建築落成百年之後

2017/05/08

許香蘭阿嬤的三個碗:一個麵攤養活一家子的故事

2017/05/03

第一次吃「西餐」就打包?從370年前的臺灣人飲食生活談起

2017/04/19

牽手行一生──相知相戀於60年代的臺灣知識份子

2017/04/03

惡魔島?金銀島?探索邊陲臺灣的「神秘領域」

2017/03/20

臺灣割讓後,離開或留下?兩張護照的時代故事

2017/03/06

從家庭走向社會——看見臺灣女人的百年身影

2017/02/20

葫蘆裡賣什麼藥?臺灣「電台賣藥」的輝煌年代

2017/02/06

老兵返鄉:一段最漫長的回家之路

2017/01/30

玉山衛生紙:戰後供應近乎全臺「衛生紙」的家族

2017/01/23

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臺灣擺攤百年發展史

2017/01/16

臺灣錢的歷史——原來17世紀臺灣早就用錢與國際接軌

2017/01/10

臺灣淘金夢:發財和幻滅的故事

2017/01/03

最受歡迎的臺北浴場—從溫泉看北投百年發展史

2016/12/14

從戲園到電影院:老臺灣人記憶中的新天堂樂園

2016/12/06

臺灣古早時代的歌手與歌謠世界

2016/11/29

街頭奔馳的人力車──世紀之交時的台灣街頭風景

2016/11/22

風火輪運轉生活:日治初期引入臺灣的「自轉車」

2016/11/15

有病治病、無病強身:臺灣賣藥團與寄藥包的時代

2016/11/08

100年前的街頭情報站:廣播與紙芝居

2016/11/01

韭菜、白切肉配地瓜粥:清末臺灣庶民的飯店與點心攤

2016/10/25

紀律下的青春時代:日治女學生制服

2016/10/18

香風細細的溫婉標記:百年臺人女性時尚密碼

2016/10/11

帶著流亡者穿越臺灣海峽的救命方舟──鐵橋輪

2016/09/27

阿里山森林鐵道百年物語

2016/09/20

從清代開始流行——跟著進香團去「北港朝天宮」旅遊吧!

2016/09/13

1940年代農村青年臺北行:動物園、溫泉與百貨公司 

2016/09/06

遇見1920年的邵族人——日本作家佐藤春夫的日月潭療癒之旅

2016/08/30

行程無累樂如何,買醉今宵駐白河——賞遊百年關仔嶺

2016/08/23

清代官員的牛車南北大縱走──300多年前的臺灣「官道」

2016/08/16

歐洲人騎馬遊萬金——150年前受西方人喜愛的臺灣旅遊景點

2016/08/09

熱門文章

風車,吹送新氣息——楊熾昌與風車詩社

2017/06/19

遼河依然滾滾,當生命之舟翩然駛離──追憶紀剛先生

2017/06/12

「傳統」與「現代」並存的臺灣四百年醫療史

2017/06/02

是英雄、還是罪犯?臺灣不同時期「衝破界線」的人

2017/06/13

被遺忘的鴛鴦蝴蝶派作家──張恨水

2017/06/08

砲彈箱上文學夢──劉慕沙和朱西甯的愛情與人生

2017/06/06

廖振富/自由花蕊正萌芽──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

2017/05/31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