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當歷史的風吹過那片馬薩式穹頂──寫在「臺灣文學館舍」建築落成百年之後

2017/05/08 12:04:56 聯合新聞網 文/陳昱成

文/陳昱成 (國立臺灣文學館研究人員)

穿梭在百年建築

文學是微風吹撫的窗口

是輕輕踮起腳尖

貓一樣走來

長廊下,衛塔邊

光芒閃耀之處

文學在此設下種種美好陷阱

一張明信片寄向遠方

旅人用鏡頭記錄了百年建築風華

文字們乘載著所思所想

在這充滿光的穹頂

群 聚 盛開

──若驩

假想你身處於1920、30年代的府城,站在「大正公園」,面向南方,你會看到那座充滿西洋情調的「台南州廳」,出自總督府營繕課建築師森山松之助之手;州廳外,有個郵筒,上面寫著「幸町一丁目」,四周種有頗具南洋風味的大王椰子樹。

日治時期台南州廳明信片。圖/郭宣宏先生提供
日治時期台南州廳明信片。圖/郭宣宏先生提供

接著,不消說,你大概會繼續走向末廣町通──彼時最熱鬧、繁榮的「台南銀座」,徜徉在文明進步的摩登氣息裡。然而,二戰末期,台南遭受盟軍多次空襲轟炸後,這裡就只剩下荒廢頹圮的斷垣殘壁。

再過幾年,「州廳」被修葺重建,改名為「中華民國空軍供應司令部第三處辦公室」,大王椰子也變身為鳳凰樹。20年後,約莫是1970年代,若你一大清早行經「民生綠園」,會看到這兒正在舉行升旗典禮,大門口出現了「實行三民主義‧光復萬里河山」的標語;此時,它所扮演的是市政樞紐的角色,也就是「台南市政府」所在地。時光遞嬗,歲月流轉,如果當年沒有眾多文學、文化界人士大聲疾呼,應該就不會有今天的國立臺灣文學館。21世紀初期,正值台灣文學主體性不斷被討論與重視的美好時代,完成修復工程的「台南州廳」,在2003年,以國家級文學館舍的姿態,獲得了新生。

市府主秘憶當年

在「國立臺灣文學館」誕生前的很長一段歲月,這裡曾是臺南市政府所在地,因此,許多市民至今仍然習慣以「舊市政府」來稱呼這棟建築,可見其市府形象深植民心。在一次拜訪前台南市政府主秘劉阿蘇的訪談中,才知道,當初這棟大樓曾經面臨「拆、或不拆」的命運,如果不是退休的劉主秘拿出一份珍貴的剪報,許多人大概已經忘了這段歷史──主要是因為市府附近房地產狂漲,十幾坪的房子,叫價一千兩百萬,八十幾歲的劉先生激動地談起過去:「市府大樓無論如何都不能拆啊!」然而當時,古蹟建築修復保存的意識尚未興起,他留下這份剪報,足見其內心矢志守護這棟歷史建築的心情。

劉阿蘇先生珍藏多年的剪報。
劉阿蘇先生珍藏多年的剪報。

在劉先生家中,還看到了幾本台南市政府於1970年代所出版的刊物,封面即是當時的市府大樓,據說這可是出動直升機空拍所得的珍貴影像。館舍外作為停車場,建築中央原本的馬薩式屋頂變成了「兩坡式屋頂」,兩側圓柱形衛塔的「洋蔥頭」屋頂也被削平,完全不見舊時的模樣。而目前二樓用來舉辦「捐贈展」的展場空間,有一扇門可以直通屋外露台,正是市長辦公所在。

在1970年代的市府刊物封面上,可以窺見其不同於日治時期的樣貌。
在1970年代的市府刊物封面上,可以窺見其不同於日治時期的樣貌。

曾經有一群空軍健兒

1949年,空軍保修指揮部前身「空軍供應司令部」自上海南遷,歷經半年整修後便進駐於此,主要任務是調派軍需物資。既然是空軍大本營,多數空軍士官兵當然也少不得要在這裡受訓、生活,甚至舉辦婚禮;新郎倌一身筆挺的軍裝,與穿著白紗的新娘並肩而坐,走廊上擠滿觀禮的親友……,以幸福的笑容留下時代的記憶,是許多人至今仍津津樂道的往事。廳前廣場用來集會與操演,經常停滿軍用吉普車,也因此,除了空軍,一般人大抵不會特別來此遊玩,更不可能有機會一窺機關內部的生活情況。

空軍健兒在空軍供應司令部留下幸福的笑容與身影。圖/空軍保修指揮部授權提供
空軍健兒在空軍供應司令部留下幸福的笑容與身影。圖/空軍保修指揮部授權提供

文學的故事從這裡開始

1997年,市府搬遷至安平,這棟建築才終於卸下官署色彩,改以平易可親而又典雅優柔的「文學博物館」形象面對大眾。猶記得2004年10月17日,盛大隆重的一周年館慶活動上,文學界、文化界、甚至政界人士,各方冠蓋雲集不在話下;令人印象尤其深刻的,是夙負盛名的「北鍾南葉」、資深前輩作家鍾肇政與葉石濤的熱情相會、激動擁抱,他們以安靜無聲的笑顏與肢體,滿足而欣慰地凝視著他們打拼耕耘了一輩子的「臺灣文學」,終於尋得安頓之所,擁有一個可以期待的未來。

「北鍾南葉」--資深前輩作家鍾肇政與葉石濤在臺灣文學館開館周年館慶當天(2004...
「北鍾南葉」--資深前輩作家鍾肇政與葉石濤在臺灣文學館開館周年館慶當天(2004.10.17)熱情相擁。

信步邁進大門,在各大大小小的展場,可以瞥見作家精心留存的創作手跡,安然有序地陳列著;走過幽靜的文學光廊,一邊堆疊著古舊斑駁的紅色磚瓦,另一邊卻是新生未久、光滑如鏡的大理石牆面。迷宮一般的地下樓層,則隱藏著用來照顧文學珍寶的典藏庫房,以恆溫恆濕的環境為脆弱易碎的手稿、圖書建構起一個安穩舒適的庇護城堡,即使略受損傷,也能得到妥貼縝密的呵護。還有巍峨開闊的藝文大廳、舒心溫暖的兒童文學書房,或者一轉身,某個心儀的作家便迎面向你走來……。

這裡不是一座難以攀越的文學巔峰,也不是需要精心梳妝打扮才能扣門而入的文學聖殿;而是一處可以讓人倚窗獨坐,安享靜謐的閱讀空間、品賞作家的心靈結晶、領受時空交錯的風雲際會,所有屬於臺灣文學、歷史和文化的故事,都在其間靜靜流淌的寶庫。

穿越今昔,過去重現

2016年,臺灣文學館舍建築落成滿一百周年,為了慶賀、也為了祝福,文學館首度舉辦老照片徵選活動,許多凝結在過去時光的顯影因而獲得浮出地表的契機。其中有數幀連長期致力於文化資產保存的在地人士也沒看過的影像。例如市政府時期,當年的新聞記者在市府辦公廳所記錄的工作身影;又或者,世居台南的梁淑美家中珍藏86年,蘊含家族歷史的老照片。

梁淑美的父親梁德發曾在產業組合協會「台南州支會」擔任「主事補」,她所提供的正是1931年(昭和六年)10月,父親參加「台灣產業組合協會高等講習會」的留影和文件;照片一共有三張,均為講習會成員在州廳正門以及旁側廣場的合照。與照片同時出土的,還有一份註明「昭和六年十月台灣產業組合協會主催(第六回產業組合高等講習會紀念撮影)」的文件,除了輔助說明照片拍攝的背景,同時附有出席人物等相關資料,可說是台南州廳走過昭和時期的重要見證,也補足了它在日治時期影像的空缺。梁淑美說,就她記憶所及,父親30多歲時便相當活躍,每天都是坐人力車到台南州支會上班,可惜很多故事都未曾聽他說過;藉由老照片徵選活動,再次打開這本塵封已久的家族相簿,能與外界分享這段遙遠的歷史,家族親人也都覺得很有意義。

1931年(昭和六年),梁淑美的父親梁德發,與「台灣產業組合協會高等講習會」所有...
1931年(昭和六年),梁淑美的父親梁德發,與「台灣產業組合協會高等講習會」所有參與成員在台南州廳門前合影。圖/梁淑美、林健男提供

文學發光

歷經幾番跌宕起伏,馬薩式穹頂終於再度座落建築中央,圓柱、衛塔、紅磚、白牆……也都各歸其位,鳳凰樹與大王椰子交相輝映。如果不再仰望,而改以俯視,我們會看到一座什麼樣的臺灣文學館?從高空飛越,穿過民生綠園文化園區,車水馬龍中自有井然之序,門前廣場上有年輕學生勁歌熱舞、有親子老少漫步其間,還有,文學燈箱步道,靜靜發光。

用另外一種角度,看見文學發光、臺灣之美。圖/民視提供
用另外一種角度,看見文學發光、臺灣之美。圖/民視提供

國立臺灣文學館

國立臺灣文學館是我國第一座國家級的文學博物館,自2003年開館以來,即致力於典藏珍貴的臺灣文學文物、研究出版各類臺灣文學圖書,推廣並展示多元的臺灣文學內涵。希望透過各種路徑,讓臺灣文學回歸我們的日常生活,成為安頓身心的重要力量。國立臺灣文學館:http://www.nmtl.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是誰在讀書(下)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上)

2017/09/04

做水災不驚!「扛厝走溪流」台江生活記憶

2017/08/21

從日式宿舍化身文學地景──齊東詩舍的前世與今生

2017/08/18

阿瘦、苦酒、吳樂天——空中的商業戰爭

2017/08/07

臺灣原住民百年生活變遷

2017/07/25

甜蜜蜜、相思河畔、梭羅河之戀......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2017/07/18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下)

2017/07/17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上)

2017/07/10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他們」的時代困境──不同世代的臺灣男人

2017/06/26

風車,吹送新氣息——楊熾昌與風車詩社

2017/06/19

是英雄、還是罪犯?臺灣不同時期「衝破界線」的人

2017/06/13

遼河依然滾滾,當生命之舟翩然駛離──追憶紀剛先生

2017/06/12

砲彈箱上文學夢──劉慕沙和朱西甯的愛情與人生

2017/06/06

「傳統」與「現代」並存的臺灣四百年醫療史

2017/06/02

廖振富/自由花蕊正萌芽──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

2017/05/31

博物館,如群星環繞府城台南

2017/05/22

品味臺灣百年「茶事」──東方‧美人一千零一茶

2017/05/16

「疼痛」土地與人民的心、深深地挖下去──在大地寫作的楊逵

2017/05/15

當歷史的風吹過那片馬薩式穹頂──寫在「臺灣文學館舍」建築落成百年之後

2017/05/08

許香蘭阿嬤的三個碗:一個麵攤養活一家子的故事

2017/05/03

第一次吃「西餐」就打包?從370年前的臺灣人飲食生活談起

2017/04/19

牽手行一生──相知相戀於60年代的臺灣知識份子

2017/04/03

惡魔島?金銀島?探索邊陲臺灣的「神秘領域」

2017/03/20

臺灣割讓後,離開或留下?兩張護照的時代故事

2017/03/06

從家庭走向社會——看見臺灣女人的百年身影

2017/02/20

葫蘆裡賣什麼藥?臺灣「電台賣藥」的輝煌年代

2017/02/06

老兵返鄉:一段最漫長的回家之路

2017/01/30

玉山衛生紙:戰後供應近乎全臺「衛生紙」的家族

2017/01/23

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臺灣擺攤百年發展史

2017/01/16

臺灣錢的歷史——原來17世紀臺灣早就用錢與國際接軌

2017/01/10

臺灣淘金夢:發財和幻滅的故事

2017/01/03

最受歡迎的臺北浴場—從溫泉看北投百年發展史

2016/12/14

從戲園到電影院:老臺灣人記憶中的新天堂樂園

2016/12/06

臺灣古早時代的歌手與歌謠世界

2016/11/29

街頭奔馳的人力車──世紀之交時的台灣街頭風景

2016/11/22

風火輪運轉生活:日治初期引入臺灣的「自轉車」

2016/11/15

有病治病、無病強身:臺灣賣藥團與寄藥包的時代

2016/11/08

熱門文章

飄落在府城的桂花雨──琦君的文學與文物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下)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上)

2017/09/04

孩子,我就是要你好好的——讀《對與錯的人生邏輯課》

2017/09/08

一頁台灣禁書史 盡在《查禁圖書目錄》

2017/09/08

集體勞動,集體創作:移工在台灣的文學社團活動

2017/08/31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