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一次吃「西餐」就打包?從370年前的臺灣人飲食生活談起

2017/04/19 11:41:45 聯合新聞網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文/石文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

不同歷史階段來到臺灣的移民,帶來他們的家鄉風味,造就出臺灣飲食多變混搭的文化元素。從臺灣人吃的滋味,也抽絲剝繭發現臺灣歷史軌跡。

「吃飽沒?」是臺灣人耳熟能詳的問候語,部份反映出過去農業社會裡,能不能吃得飽,是生活中實際面臨的問題。閩南系臺灣人說的「吃飯」,倒不是真的只能吃白米飯,「飯」代表其實是「餐」的意思,吃飯意謂著去用餐。不過吃飯倒也可以單純的吃飯,以前的人一碗白飯淋上醬油,或是吃飯拌鹽,就能扒上好幾碗飯了。

吃飯既然是人們生活中面臨的基本問題,以前的臺灣人如何填飽肚子呢?不免讓人好奇。

認識臺灣歷史,大多透過視覺感官。我們可以看到文字、聽到聲音、觸摸文物,但是人的味覺或嗅覺呢?有辦法聞到「歷史裡的味道」嗎?或是品嚐過它的滋味嗎?這樣的提問要讓大家思考從「味道」跟「食物」來看臺灣的歷史。

1648年德國人繪製荷蘭東印度公司所辦理的「地方會議」中宴飲用餐的情形,可說是臺...
1648年德國人繪製荷蘭東印度公司所辦理的「地方會議」中宴飲用餐的情形,可說是臺灣原住民最早吃西餐的紀錄。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第一次吃西餐就打包

17世紀在臺灣的荷蘭東印度公司,為了加強對原住民部落鹿產貿易的控制,以及擴大對部落的傳教效力,在1635年展開對原住民部落的征伐之後,召開幾次歸順部落代表集會,在1644年開始擴大舉辦,成為年度的「地方會議」。

在會議裡,荷蘭人對參與的部落頭目進行降服、歸順等慶典儀式。從其中一年的會議進行紀錄、也就是現代人所說的「會議議程表」裡發現,最後一個議程是「宴飲用餐」時間。1648年一位德國人來臺灣時,也記錄下他親身經歷的地方會議用餐情況。他說,餐桌上放著西式的刀叉,食物是燻烤、烹煮的野獸跟魚肉,還安排了侍者將這些食物一盤盤端上桌。

我們無從得知這些原住民如何拿著刀叉來切食烤肉,不過這可能是歷史上最早一批能吃到西式餐宴的臺灣人。這個德國人還補充說,這些受邀賓客把餐桌上吃不完的東西猛往籃子裡塞,將食物打包帶回家。看到這裡,我們可能會心一笑,不禁聯想:幾百年前臺灣人吃「辦桌」,早有打包習慣。

吃飯刀不離身

從1670年出版的西文古籍裡的版畫插圖中,讓我們看見17世紀來到臺灣生活的漢人家庭怎麼吃飯。這幅版畫主要描述1660年代初年,正值國姓爺鄭成功驅走荷蘭人之後的幾年間,漢人家庭在臺灣的生活並不安定。

1660年代畫中漢人男子連吃飯時間,也刀不離身。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1660年代畫中漢人男子連吃飯時間,也刀不離身。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當時男人平時刀不離身,除非在家吃飯時才會暫時卸下,不過圖裡這位男主人依然刀插腰間。由於書中文字敘述漢人吃飯是用兩隻「棒子」,不過負責繪製插圖的人並沒有親眼見到如何使用筷子,就照著西方人使用刀叉的概念,畫成了左右手各執一支筷子進食。

我們也看到畫中人直接坐在地上吃飯。後來的清代官員曾在討論原住民吃飯習慣時,認為原住民席地或蹲著吃飯是不文明行為。這樣看來,早期漢人農民同樣也是直接席地而坐吃飯。

蕃薯煮糊塗粥

到了清朝統治時代,臺灣的社會結構越來越複雜,社會階層的分化也越來越明顯,富者吃白米炊飯,貧者吃地瓜和粥。

不過臺灣有些地方是吃不到米飯的,清代有個詩人是如此描寫澎湖:「一碗糊塗粥共嘗,地瓜土豆且充腸;萍飄幸到神仙府,始識人間有稻粱。」說的是澎湖不產稻米,當地人不知稻米滋味,到臺南府城(昔有神仙府之美名)後,才知其味。清代澎湖人吃的「糊塗粥」,也不是真的米粥,而是用海藻、魚蝦雜以薯米來煮。薯米是將蕃薯切片曬乾而成,也就是閩南人說的「蕃薯簽」。

從清代開始,蕃薯簽已是許多臺灣人餐桌裡的主角。蕃薯簽會摻在米飯裡一起煮,有錢人米飯多些,沒錢的人可能就白米稀稀落落,全是蕃薯簽。

臺灣最早的外食族

現代人要去餐廳吃頓飯,是件稀鬆平常的事,然而臺灣人上館子吃飯,大概要到日治時期才漸普及。清領時期,餐館雖不常見,「外食」現象倒也不多,但地方官員也曾批評當時外食或飲宴等鋪張行為。

清代臺灣已經有人開設「飯店」。當時指的「飯店」,主要是開設在路旁,讓來往旅人休憩吃飯的小店、小吃攤,有的還供宿,臺灣各地不少「飯店」、「老飯店」、「飯店仔」等地名就是這樣來的。下次看到地名標示著「飯店」,別誤以為是某某現代大飯店在此。

1903年日人出版的《臺灣風俗畫》中的酒樓,呈現早期臺灣餐飲店的風貌。圖/國立臺...
1903年日人出版的《臺灣風俗畫》中的酒樓,呈現早期臺灣餐飲店的風貌。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味道裡的歷史文化符碼

味道有時會是解開歷史文化的關鍵符碼,尤其吃的味道、調味方式都是長期傳承,變化甚微。當歷史研究者或是旅人,來到異地,要能快速融入當地,觀察當地的歷史文化,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去「吃」。嚐嚐當地的食物,知道他們吃些什麼,透過「味道」體驗、感受酸甜苦辣裡蘊含的文化密碼。這樣說來,研究者最好還要具備味覺靈敏的舌頭。

什麼是「臺灣的味道」?臺灣是個不大的島嶼,但在自然或人文各方面,卻顯示出強烈的多元差異特性。有趣的是,在這差異多元下,臺灣又是個包容性、吸收力很強的社會,造就臺灣成為多元混雜的有趣社會。

來自大江南北、不同移民菜系或是異國料理,在不同歷史階段來到臺灣,都可以融合的恰到好處,最終成為獨特深刻的臺灣味。這應該是幾百年來在這塊土地上生活打拼的人們,積累培養出來的生活態度與創意美感吧

謝招治阿嬷憑著年輕時的記憶繪製出的畫作,說明戰後臺灣外省人的麵食,也出現在街頭的...
謝招治阿嬷憑著年輕時的記憶繪製出的畫作,說明戰後臺灣外省人的麵食,也出現在街頭的叫賣聲中,例如「包子-饅頭-好吃的豆沙包,饅頭-」。今日來自東南亞不同國家的新移民與移工們,又帶來更豐富的飲食文化。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是一座位於臺南、有「臺灣」也有「歷史」的博物館,「臺史博」是我們的簡稱,為了守護臺灣共同的歷史文化與記憶,2011年開館至今,已蒐藏了9萬2千多件藏品。臺史博的展覽以多元角度及跨族群視野,講述人與土地的故事,鼓勵所有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以及國外訪客,來臺史博發現臺灣和自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http://www.nmth.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跨越兩個時代的學習筆記——面臨日文換中文的戰後學生

2018/12/11

阿爸的手撐仔:早期安平載運民生用品的單桅帆船

2018/11/20

為什麼要上學?──近代學校出現後的臺灣社會

2018/11/12

19世紀熱愛採集地質標本的外交官——李仙得的臺灣紀行

2018/11/06

安平金小姐身世之謎

2018/10/26

日本時代的高校少女——臺灣客籍女詩人杜潘芳格憶往

2018/09/27

清代官員眼中的臺灣──《裨海紀遊》與采風圖

2018/09/20

神像的生命旅程:從造像、開光、入神到走入人間

2018/08/14

大家的英文導師──從《空中英語文摘》到《大家說英語》

2018/08/10

1950年代的漫畫定期刊物《漫畫大王》

2018/07/27

閱讀是一種享受—《牛頓》雜誌

2018/07/25

屬於每個人的《皇冠》

2018/06/15

漫畫新世代的誕生——《少年快報》

2018/06/13

農業臺灣的遺產——《豐年》

2018/05/18

裸女與自由——《PLAYBOY》雜誌

2018/05/17

女輩記憶的傳承——家常菜

2018/04/03

震災古蹟修復的靈魂人物——訪大木匠師陳天平

2018/04/03

不願文物流出海外:愛上神像的牙醫師

2018/03/06

臺灣及東南亞的王爺信仰

2018/03/01

吃拜拜看熱鬧:臺灣神明信仰中的早期移民史

2018/02/19

尊爵不凡伴手禮:作為貢品的臺灣水果

2018/02/05

荷蘭東印度公司抄寫員筆下的臺灣紀錄

2018/01/22

佛朗哥與蔣介石:一萬公里的相遇

2018/01/08

大師的動人小品:蕭泰然思念故鄉的〈點心攤〉

2017/12/25

禁錮的身、自由的歌:白色恐怖受難者歌曲

2017/12/11

沉思火燒島—被流放的青春

2017/11/20

關在外面的家人:柯旗化的獄中家書

2017/11/06

921地震與東勢巧聖仙師廟的重建

2017/10/16

從神話傳說到救災體系:臺灣地震簡史

2017/10/02

是誰在讀書(下)

2017/09/18

是誰在讀書(上)

2017/09/04

做水災不驚!「扛厝走溪流」台江生活記憶

2017/08/21

從日式宿舍化身文學地景──齊東詩舍的前世與今生

2017/08/18

阿瘦、苦酒、吳樂天——空中的商業戰爭

2017/08/07

臺灣原住民百年生活變遷

2017/07/25

甜蜜蜜、相思河畔、梭羅河之戀......印尼船歌蕩漾臺灣

2017/07/18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下)

2017/07/17

兩種台灣觀點:日記、報紙與詩作中的「安重根槍殺伊藤博文事件」(上)

2017/07/10

烏鬼:400年前東南亞人在臺灣

2017/07/06

在「一吼居」綻放文學光輝──鹿港文人周定山

2017/06/28

熱門文章

孟子的王道政治已不合時宜?—— 從現代自由主義的角度反思

2018/07/12

閱讀是一種享受—《牛頓》雜誌

2018/07/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