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飄落在府城的桂花雨──琦君的文學與文物

2017/09/18 12:49:41 聯合新聞網 國立臺灣文學館

文/許惠玟(國立臺灣文學館研究人員) 圖/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1991年洪範書店出版琦君的中篇小說《橘子紅了》,因為2001年由公視改編成電視劇而廣為人知,從臺灣到中國再到華人世界,再創文學寫作高峰。

關於琦君

琦君(1917-2006),原名「希珍」,後來因為入學的關係,師長們認為「珍」珠比較俗氣,所以將她改名為「希真」。琦君來臺前證書均作「希珍」,來臺後證件則作「希真」,後來統一更名為原始名字「希珍」,所以證書上保有改名的章戳痕跡。她的小名春英,1917年7月24日(農曆)生於溫州瞿溪鄉,後來遷居到杭州。高中畢業時以優秀成績直升浙江杭州之江大學中文系,受業於浙江東大詞人夏承燾門下。

潘希珍於杭州私立弘道女子中學畢業證書。
潘希珍於杭州私立弘道女子中學畢業證書。

琦君在浙江生活約30年,這段時間與三種樹木息息相關,分別是故宅前的「橘園」、故宅旁母親用以供佛的「玉蘭樹」,以及可聞可食的「桂花」。

1991年洪範書店出版的中篇小說《橘子紅了》,因為2001年由公視改編成電視劇而廣為人知,白先勇在〈棄婦吟〉中這麼評價:「往往在不自覺的一刻,琦君突然提出了人性善與惡、好與壞,難辨難分,複雜曖昧的難題來,這就使她的作品增加了深度,逼使人不得不細細思量了。」這部小說以琦君故居前的橘園為背景,用第三人稱角度,旁觀大伯、大媽、二媽、秀禾與六叔間的情感糾葛,其中不乏有琦君身世自況的意味。琦君母親用來供佛跟作「玉蘭酥」的玉蘭樹,現在還存於今浙江瞿溪三溪中學的老宅旁。而她的〈桂花雨〉因為被收入教科書,成為很多人耳熟能詳的篇章。她筆下的桂花可聞、可吃,藉由母親的巧手作成的桂花滷、桂花茶、桂花枕頭,讓人無限神往。

1941年大學畢業後任教於上海匯中女中,〈亭仔間〉即是記述這階段生活。1943年執教於永嘉中學(今溫州二中),1945年任教於之江大學兼浙江高等法院圖書管理員。1949年來臺後曾任高檢處紀錄股長、司法行政部編審科長,1969年退休,在司法界任職20年,1968年出版的短篇小說集《繕校室八小時》,可視為這段經歷的重要紀錄。

琦君擔任永嘉縣立中學國文教員兼女生指導。
琦君擔任永嘉縣立中學國文教員兼女生指導。

左:琦君司法行政部司法人員訓練班結業證書。右:《繕校室八小時》。
左:琦君司法行政部司法人員訓練班結業證書。右:《繕校室八小時》。

從司法界退休後,琦君先後任教於中央大學、中興大學中文系,講授新舊文學。1983年隨丈夫李唐基僑居美國紐約,2004年臺灣定居淡水。總計居臺時間30年,在美20年。琦君在臺結婚、育子,開啟人生第二階段,也是臺灣這塊土地營造出讓琦君文學發光發熱的空間,所以她曾說浙江永嘉是她的第一故鄉,而臺灣是第二故鄉。

是長銷書,非暢銷書

琦君夫婿李唐基先生曾以「是長銷書,非暢銷書」,精準評價她在文壇長期發光發熱的情形,目前市面可見琦君著作及版本眾多,自1954年自費出版第一本散文小說合集《琴心》開始,琦君便在小說與散文創作中大放異彩。來臺後第一篇發表文章為〈金盒子〉,刊於《新生報副刊》;1953年出版第一本散文小說合集《琴心》。

梁雲坡《琴心》封面設計原稿:1953年12月國風出版社初版,在〈我的第一本書〉提...
梁雲坡《琴心》封面設計原稿:1953年12月國風出版社初版,在〈我的第一本書〉提到本書封面為畫家梁雲坡設計,封面原稿為琦君收存。惟初版5000本已銷售絕版,故本封面未見於其他著作,該書後於1980及2002年由爾雅出版社先後再版。國立臺灣文學館所典藏之《琴心》即〈我的第一本書〉中提到封面撕下的原本。

1963年《煙愁》出版後,琦君隨即於隔年獲「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散文獎。1970年以《紅紗燈》二度獲獎。1986年《此處有仙桃》獲11屆國家文藝獎。她的創作以散文為大宗,並多次被選入國、高中教科書,廣為人知者如〈下雨天,真好〉、〈髻〉、〈桂花雨〉、〈一對金手鐲〉等,另外如《留予他年說夢痕》、《千里懷人月在峰》、《燈景舊情懷》亦廣為人知。

值得一提的是《溪邊瑣語》,1962年5月婦友月刊社出版,這本書的內容以生活、讀書感想為主,是琦君為王文漪主編的《婦友月刊》寫的20篇短文集結成冊,目前絕版,亦不見錄於琦君自訂的「寫作年表」中,故論者通常視1963年的《煙愁》為琦君的第一本散文集,由此可知本書相當珍貴。

《溪邊瑣語》。
《溪邊瑣語》。

除散文外,琦君也在小說用力甚深。1956年《菁姐》為其第一本短篇小說集,之後陸續出版《百合羹》、《繕校室八小時》、《七月的哀傷》、《錢塘江畔》等,而1991年出版中篇小說《橘子紅了》,則因2001年由公視改編成電視劇而廣為人知,從臺灣到中國再到華人世界,再創文學寫作高峰。《七月的哀傷》一書,1971年11月驚聲文物供應公司出版,由於未由其他出版社再版,故本書於市面上頗不易見。

《七月的哀傷》。
《七月的哀傷》。

1966年開始為兒童書寫文學作品,包括《賣牛記》、《老鞋匠和狗》等,1985年的《琦君寄小讀者》獲行政院新聞局優良圖書「金鼎獎」;此外,她對兒童文學的譯介亦不遺餘力,翻譯了不少作品,例如:《涼風山莊》、《比伯的手風琴》、《李波的心聲》、《愛吃糖的菲利》、《小偵探菲利》、《菲利的幸運符咒》等。創作之外,琦君對詞學亦鑽研頗深,1981年出版詞論《詞人之舟》,1987年評論集《琦君讀書》,均顯示其獨到的文學見解。

《賣牛記》。
《賣牛記》。

永是有情人

在《煙愁》的後記中,有這麼一段文字:

每回我寫到我的父母家與師友,我都禁不住熱淚盈眶。我忘不了他們對我的關愛,我也珍惜自己對他們的這一份情。像樹木花草似的,誰能沒有根呢?我常常想,我若能忘掉親人師友,忘掉童年,忘掉故鄉,我若能不再哭,我寧願擱下筆,此生永不再寫,然而,這怎麼可能呢?

琦君筆下的親人描寫以母親最多,外公次之,父親、二媽、兄長及故鄉其他長輩也屢屢出現篇章中,家裡的長工阿榮伯、阿標叔與母親及故鄉永嘉記憶有關。父親的馬弁胡雲皋、陳德勝(一作陳寶泰)則與父親、二媽和杭州生活記憶鄉相關。懷人兼懷鄉,形成綿密的情感網絡。來臺後,結識另一半李唐基先生,對夫婿及獨子一楠也多所描述,臺灣成為第二故鄉,旅美之後,臺灣的風土民情也常出現在作品中。

對於最愛的母親,她在1998年九歌出版的《永是有情人》書序中,以〈大媽媽敬祝您在天堂裡生日快樂〉為題,將埋藏多年的心事告訴讀者,即其筆下的父母親,實際上是伯父伯母──琦君1歲喪父、4歲喪母、13歲喪兄,生母臨終前將她託付給伯父伯母,是她一生最重要的親人。

母親葉夢蘭,在琦君筆下,有多篇作品都寫到其廚藝超群,如〈媽媽的菜〉、〈醃鹹菜〉、〈菜乾〉、〈柚子碗、盒及其他〉、〈春酒〉、〈紅豆糕〉、〈團圓餅〉均是。而專書更以母親為主,如《母心似天空》、《母心‧佛心》、《母親的金手錶》,在在顯示母女情感之深厚。父親潘國綱(1882-1938),字鑑宗,當地人稱「潘師長」,對於浙江頗多建樹。琦君描寫父親的篇章較少,這可能跟她隨母親長居故鄉,與父親共同生活的記憶較少有關。至於二媽,則是琦君幼年懼怕的親人,因著二媽的出現,使母親長期處在抑鬱的情緒,最有名的〈髻〉即深刻反映了母親與二媽間的情感糾葛。

琦君重「情」,這樣的心態其時有多少透露在她的書名中,除了《永是有情人》外,《萬水千山師友情》、《一襲青衫萬縷情》、《燈景舊情懷》、《文與情》均是,不管是描寫對養父母或兒子的「親情」,與朋友及文友間的「友情」,對另一半的情感等,這種情感甚或超越國界、種族及物種。不只是懷舊之情,琦君旅美、居臺,每到一處,都與當地友人保持深摯淳厚的情感,並化為詩文與信札,字裡行間可見其真性情。

忠實讀者另一半──李唐基

當急驚風的琦君遇到慢郎中的李唐基(1921-2013),卻如天造地設一般,感情甚篤。婚後琦君持續工作與寫作,1983年隨李唐基赴美,專心做「閒妻」,也自稱「怪妻」、「緊張大師」,〈我的另一半〉以詼諧的口吻記錄李唐基;1991年,李唐基以筆名唐吉寫了一篇〈我家有個反對黨──側寫我的另一半琦君〉,從中可見兩人相處互動的默契。

琦君與李唐基結婚證書。琦君與李唐基於1950年結婚,琦君實際年長李唐基4歲而非6...
琦君與李唐基結婚證書。琦君與李唐基於1950年結婚,琦君實際年長李唐基4歲而非6歲,結婚證書上則特意標示只大1歲。出生月日實為農曆而非國曆。

琦君與李唐基結婚照。
琦君與李唐基結婚照。

她因為許多作品被收入國高中教科書,而廣為人知;她寫故鄉的桂花雨,彷彿讓人聞得到香氣,濃濃的思鄉情,令人印象深刻;她寫下雨天,真好,文字中隱藏著對父母的思念、對家鄉的懷想、對已逝童年的悲傷;她寫髻,將兩個女人的情感糾葛深刻烙印在讀者腦海,她是琦君。

國立臺灣文學館

國立臺灣文學館是我國第一座國家級的文學博物館,自2003年開館以來,即致力於典藏珍貴的臺灣文學文物、研究出版各類臺灣文學圖書,推廣並展示多元的臺灣文學內涵。希望透過各種路徑,讓臺灣文學回歸我們的日常生活,成為安頓身心的重要力量。國立臺灣文學館:http://www.nmtl.gov.tw/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走進教室,挑一張座位,在文學身邊坐下

2017/09/29

飄落在府城的桂花雨──琦君的文學與文物

2017/09/18

展開與文學的戀愛——必須在長大之前

2017/07/26

吃素救動物?非同一性問題對素食主義者的挑戰

2017/07/26

哲學爸爸給女兒的大學禮物:讀《最值得過的人生》

2017/07/04

被遺忘的鴛鴦蝴蝶派作家──張恨水

2017/06/08

【談情說愛】苦苓/求婚習慣

2017/05/17

不好意思說我愛你嗎?那就為媽媽讀一本「情書」吧!

2017/05/12

媽媽,身分證後面什麼時候能有妳們名字?

2017/05/03

詹姆斯‧希爾曼《自殺與靈魂》:面對自殺的異議,找回靈魂的意義

2017/04/28

《探路》──探訪前路,回首後路,念念不忘的當下

2017/04/19

名列政府「文化財」 一座匈牙利小島上的80年戲院

2017/04/19

什麼?嘉義人超有錢!《嘉義市文獻》這樣說

2017/04/19

再談紅樓:不談寶黛之戀,就從薛寶釵說起!

2017/04/19

光陰莫負早回心──詩詞裡的時間觀

2017/04/13

《原爆001》:蟲性與人性的交鋒  

2017/03/01

林慧姮「交換信仰」計畫x秀赫——創作是一件無所求的事

2017/02/22

印度.齋浦爾:父權至上的「粉色」城市

2017/01/17

江陵唐氏與山陰唐氏——淺探陸游之母與妻唐婉有無姑姪關係

2017/01/05

我們終將在惘然中衰老——蔡素芬《別著花的流淚的大象》

2016/12/30

以「貌」取書?那些有「意思」的圖畫書封面設計

2016/12/20

一閃一閃亮晶晶,我是最耀眼的小星星

2016/12/02

琹川/我讀《天空下的眼睛》

2016/11/21

森林裡的鋼琴師:最美的是初心與一直守護你的人

2016/11/21

讓孩子從圖畫書跟進時事:美國總統大選、選舉與投票

2016/11/13

不讀書,就搗蛋!——你好,這是我的萬聖節圖畫書單

2016/11/02

如何忠於自己的靈魂——淺談卡謬的荒謬哲學

2016/09/10

《火燒厝》:燒的是無限情感與祝福

2016/09/10

天堂潛水員——逐夢無悔的勇氣

2016/09/06

大河

2016/08/31

聯盟世代:可隨意裁員時代 需建立互信新工作模式

2016/08/30

多久沒好好的去愛一回了?——讀劉中薇《把全世界的溫暖都給你》

2016/08/23

沒有圖的圖畫書:The book with no pictures

2016/08/19

紅樓殘夢且圓夢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

2016/08/13

你的冷酷絕境與他的殘缺圓夢——談六弄咖啡館的悲劇性格

2016/08/09

《年紀最小的班級裡,個子最小的女孩》:每一個人,其實都有大大的力量

2016/08/09

給故事「一點顏色」瞧瞧

2016/08/02

讀《不要地雷,只要花》——心裡的地雷

2016/07/20

不要等,冒險

2016/07/11

貧困如顏回,憑什麼追求理想人生?

2016/07/07

熱門文章

921地震與東勢巧聖仙師廟的重建

2017/10/16

從神話傳說到救災體系:臺灣地震簡史

2017/10/02

走進教室,挑一張座位,在文學身邊坐下

2017/09/2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