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名列政府「文化財」 一座匈牙利小島上的80年戲院

2017/04/19 14:58:22 聯合新聞網 玫兒

文/玫兒

下午六點多,先生問我:

「晚上要有甚麼節目嗎?」

「沒有耶!」

「那打個電話問安德拉許好了。」

他開始撥手機:

「喂! 安德拉許嗎?今晚演甚麼?」

兩人講了一陣,然後先生放下手機轉頭對我說:

「今晚演『無辜者』,波蘭片,要不要看?」

「好吧。」

他又拿起手機繼續:

「安德拉許,我們要去兩個人,好,待會兒見。」

先生關上手機說:

「快吃飯,八點開演。」

寒暑假不教課的週間晚上我們如果晚上沒事做,先生就會打電話去給安德拉許問當天演甚麼片?剛開始我覺得他太煩人。

「你不是每月都會拿戲院印的節目單回來嗎?看一下就好啦! 幹嘛老是要打電話去?」

「節目單上只有左邊的電影照時間播出,右邊影片不一定會到,不打電話哪知道今天演甚麼?」先生說。

何況在週間晚上,如果七點半前沒有打電話去通知安德拉許,晚上要去看電影,那天晚上電影院就也不一定會開門。還是打個電話保險。

安德拉許是電影院老闆,他的電影院其實有正式的名字,叫「那達需地戲院」(Nadasdy Mozi),不過大部分人就稱它「電影院」,不用說名字,因為整個切波島上就這麼一家。

Nádasdy Mozi。圖/取自gooogle地圖街景
Nádasdy Mozi。圖/取自gooogle地圖街景

切波島(Csepel Island)在匈牙利布達佩斯市南邊,是一個位在多瑙河中間,南北超過60公里,東西寬卻只不過7到8公里的狹長沖積島。島上有十幾個城鎮和村落,北邊一小部份行政上屬於布達佩斯市的二十一區,有兩座橋分別連著人口稠密的布達和佩斯。二十一區很繁華,就是個大城市的模樣,一出了二十一區,就不再是布達佩斯市,而是佩斯省了。放眼是一望無際的向日葵田,也有不少工廠。在蘇聯時期,切波島上有一座俄國專用的軍用機場,這座機場現在給特技飛機或滑翔翼愛好者使用了。

整座切波島面積近260平方公里,這有多大呢?如果把澎湖所有的大小島嶼加起來總面積是140多平方公里,那切波島要比澎湖大了近一倍。切波島上有十多萬人口,我們住的是除了二十一區以外,島上最大的一個城。住在這個城讓人頗感驕傲,因為島上唯一一間戲院就在這城裡,若說方圓百里內要看電影的人都得來安德拉許的電影院也不算誇張。但是這個電影院在週間的觀眾不多,經常只有我先生,偶而加上我,有時勉強再加上我家兩個兒子,有時簡直就像是我們的私人放映室了。

就像中國人取店名叫做老張牛肉麵或是老李蔬菜攤之類的,城裡大部分的商店也都用經營者的姓氏為名。「那達需地」是安德拉許的家族姓氏,按照匈牙利人把姓放在前,名放在後的習慣(簡直跟中國人一樣啊!),這家戲院以創辦人的姓為名,創辦人是安德拉許的老爸,他名叫「那達需地•亞諾士」,老那達需地在1936年開辦了這家戲院,有300多個席位,還有舞台,所以也兼做本城的表演或大型集會場所,當時可是切波島上極為時髦的社交文化場所。早放映膠捲片盤用的機器,一些膠片,還有老那達需地先生的半身銅像,現在都還陳列在戲院中。

安德拉許則是電影院的第二代傳人,他現在七十多歲了,身材魁梧,一頭白髮,畢生以文化傳播為志業。在2016年辦了盛大的那達需地戲院創立80週年慶祝會,安排了影展、藝術作品展、詩歌朗誦會等藝文活動,算是本城的文化盛事,市長、議員、主教等地方上有頭有臉的名人都受邀出席呢。

大部分的切波島民都知道「電影院」在哪裡,全城各公共場所和餐廳裡都擺著「電影院」每月發行的節目冊,大家習慣上在月初都會去拿一本看看有甚麼新片上映,但很少人知道「那達需地戲院」可是匈牙利文化部下列名的文化財,也是全匈牙利境內十個手指數得出來的藝術電影院。為了讓這類戲院可以繼續經營下去,文化部每年會撥下補助款,支持它除了在週末播一些主流的(或者說好萊塢的)電影外,也能在非黃金時段播放來自世界各國的藝術電影。

按照安德拉許的節目單來看,列在左邊的是商業性影片,包括:動作片、科幻片、動畫片等,絕大部分是好萊塢製作。列在右邊的是藝術片,包括來自歐洲、亞洲、中東各國的劇情或紀錄片。若想要得到文化部的支持,每月必需播放相對均等數量的兩種類型影片!

節目單左邊的電影跟布達佩斯市裡、匈牙利全國各地、甚至歐洲各國的連鎖影城內的院線片是同步的,所以不管是蜘蛛人、星際大戰、魔戒、或是迪士尼、皮克斯動畫,在這裡是零時差上映,一般都安排在週五到週日的黃金時段,切波島民與國際接軌的窗口全都靠這節目單左邊的電影了!

我家兩小孩時常「左傾」,有時還會招些住在布達佩斯的同學,週末坐郊區火車來這裡趕熱門片,同學說:去市中心影城看要貴很多,有時還買不到票,來這裡可以「靠關係」先買最中間的座,又不必排隊,看完電影再來我家玩。原來我們家認識電影院老闆還有這等便宜佔!

當然左邊電影上映時,安德拉許就忙了,這時電影院的第三代傳人,安德拉許的兒子湯瑪士就會出現。湯瑪士的工作是賣爆米花、啤酒等配電影的零食,不時還要兼管衣帽間寄物或維持售票口的次序。安德拉許則忙著收錢、劃位、列印票卷。

安德拉許的戲院雖然是歷史的一部分,服務還是要數位化,所以放映的技術和品質也早已與世界同步,只差沒有3D版。

然而我和先生堅決只當「右派」,絕不動搖。當右派也有意想不到的好處:整座戲院經常只有我們倆,所以隨便坐。冬天為了省電,不能開全部的暖氣,但安德拉許會推出一台有點年紀的瓦斯暖爐,放在走道旁邊給我們烤火,再配上爆米花,有包場看電影的感覺。

對我來說唯一不便處是講英文的影片都在左邊,右邊的影片對一般匈牙利觀眾來說也是外國片,所以不是配上匈牙利語聲音,就是配上匈牙利文字幕,以我的程度無法觀看。還好戲院裡通常只有我們兩個觀眾,所以就像參加歐洲影展一樣,我靠著專屬口譯員在耳邊服務,也欣賞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國的影片。但這位口譯員畢竟沒有領薪水,經常只顧自己欣賞,每每忘記翻譯,害得我不時要在旁邊猛搖他手臂催促: 「怎樣了? 」「他們說甚麼?」有時碰到口白太多,口譯員乾脆說:「這裡不重要,跳過。」

我不只一次懷疑,僅靠一週幾次較熱門的影片,這家戲院如何維持下去?

小兒子告訴我,安德拉許靠著「多角化經營」把戲院營業額拉高。原來每個月有一個週六晚上會保留給全國當紅的脫口秀藝人登台表演,這可是戲院整個月最忙的一天,每月的節目表上都有特別介紹,要看現場秀的人早早就會來預購戲票了。如果來的是全國知名的藝人,那當天300個席位一定不夠坐,還要在走道加放椅子,現場也需要人手,所以小兒子常被叫去打工,他會幫忙領位,照看衣帽間,散場還要打掃等等,撈到的好康除了工讀金就是免費看秀。據他說,來表演的很多都是電視上出現的大牌藝人,在我想像中應該是如同觀看「鐵獅玉玲瓏」或「相聲瓦舍」一般的熱鬧吧!

我們看完『無辜者』已接近11點,當天除了我們外,還有一對老夫婦,散場後來跟安德拉許道晚安,看來應該也是常客。我們照例坐下來等安德拉許收拾戲院,順便聽一下他對影片的評價。畢竟看了一輩子電影,安德拉許的評論比報紙上的影評家還要懇切入裡。看著他花白頭髮的背影,慢慢關上戲院裡一盞一盞的燈,我不禁問他:

「你年紀不小了,以後晚場影片叫湯瑪士來收尾比較好吧? 」

「他對這行沒有熱情,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做多久,但會做到不能做為止。」

若是安德拉許真做不下去,切波島民就沒有電影看了!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探路》──探訪前路,回首後路,念念不忘的當下

2017/04/19

名列政府「文化財」 一座匈牙利小島上的80年戲院

2017/04/19

什麼?嘉義人超有錢!《嘉義市文獻》這樣說

2017/04/19

再談紅樓:不談寶黛之戀,就從薛寶釵說起!

2017/04/19

光陰莫負早回心──詩詞裡的時間觀

2017/04/13

《原爆001》:蟲性與人性的交鋒  

2017/03/01

林慧姮「交換信仰」計畫x秀赫——創作是一件無所求的事

2017/02/22

印度.齋浦爾:父權至上的「粉色」城市

2017/01/17

江陵唐氏與山陰唐氏——淺探陸游之母與妻唐婉有無姑姪關係

2017/01/05

我們終將在惘然中衰老——蔡素芬《別著花的流淚的大象》

2016/12/30

以「貌」取書?那些有「意思」的圖畫書封面設計

2016/12/20

一閃一閃亮晶晶,我是最耀眼的小星星

2016/12/02

琹川/我讀《天空下的眼睛》

2016/11/21

森林裡的鋼琴師:最美的是初心與一直守護你的人

2016/11/21

讓孩子從圖畫書跟進時事:美國總統大選、選舉與投票

2016/11/13

不讀書,就搗蛋!——你好,這是我的萬聖節圖畫書單

2016/11/02

如何忠於自己的靈魂——淺談卡謬的荒謬哲學

2016/09/10

《火燒厝》:燒的是無限情感與祝福

2016/09/10

天堂潛水員——逐夢無悔的勇氣

2016/09/06

大河

2016/08/31

聯盟世代:可隨意裁員時代 需建立互信新工作模式

2016/08/30

多久沒好好的去愛一回了?——讀劉中薇《把全世界的溫暖都給你》

2016/08/23

沒有圖的圖畫書:The book with no pictures

2016/08/19

紅樓殘夢且圓夢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

2016/08/13

你的冷酷絕境與他的殘缺圓夢——談六弄咖啡館的悲劇性格

2016/08/09

《年紀最小的班級裡,個子最小的女孩》:每一個人,其實都有大大的力量

2016/08/09

給故事「一點顏色」瞧瞧

2016/08/02

讀《不要地雷,只要花》——心裡的地雷

2016/07/20

不要等,冒險

2016/07/11

貧困如顏回,憑什麼追求理想人生?

2016/07/07

讀繪本《當風吹來的時候》─看不見的戰爭

2016/07/06

圖畫書中的安靜情事

2016/07/05

戴著游泳圈的狗

2016/07/05

散文作者的艱難修行──我讀《北印度書簡》

2016/06/21

讀《青空下的學堂》──眼神,也能夠傾聽

2016/06/21

好聽的故事在《怪物之鄉》

2016/06/15

《夏之庭》:一場童年盛開的夏日死亡

2016/06/01

就這樣靜靜的坐在海邊好了——讀《島居》

2016/05/25

另一種「閱」讀的方式:談三本濾鏡圖畫書

2016/05/16

好玩、好讀:Jean Jullien的This is not a book

2016/05/03

熱門文章

第一次吃「西餐」就打包?從370年前的臺灣人飲食生活談起

2017/04/19

再談紅樓:不談寶黛之戀,就從薛寶釵說起!

2017/04/19

名列政府「文化財」 一座匈牙利小島上的80年戲院

2017/04/19

什麼?嘉義人超有錢!《嘉義市文獻》這樣說

2017/04/19

《探路》──探訪前路,回首後路,念念不忘的當下

2017/04/19

牽手行一生──相知相戀於60年代的臺灣知識份子

2017/04/03

光陰莫負早回心──詩詞裡的時間觀

2017/04/13

臺灣商務出版《日本人眼中的中國》:從日本的東洋史學形成談起

2017/04/11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