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沒有學校可以嗎?一學期的時間交換一場教育實驗

2018/05/07 17:20:25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我一直相信孩子本身擁有的生命力,有一天他們會突破自己能突破的。就讓他這樣繼續在學校讀下去有何妨?可是,相對的,如果孩子有他自己原生的力量,沒有去學校又有何妨呢?

文/徐玫怡

好幾年前,就有朋友在我臉書留言板上提過:你為何不讓小福去上華德福學校或是其他體制外的學校?也有人舉好多自學生的例子告訴我,要不要就讓你兒子自學?

記得我回覆:「不要,我就是要在體制內待著,至少打一仗再說。」

打仗?其實我對人一直都非常和藹客氣,雖然私底下和朋友聊天或寫作時意見非常鮮明,但在衝突點上,我通常是退讓和溫弱的人。

所謂的「至少在體制內打一仗」也不是預設了自己想對抗什麼,只是想讓兒子完整地經歷一場台灣的教育體制,大多數人都在學校學習,為何我們要跟別人不同。除了三年級那一年回到法國讀了一年書,其他時間我們都待在台灣。我觀察孩子每一個階段的學習狀況,也調整自己身為家長的角色。

我不能說學校的教育不好,尤其兒子就讀的小學是一所校風自由的學校,比起其他學校的嚴格和大量課業,學校的老師都相當有彈性。但是孩子一升上六年級,我隱隱意識到一種急迫感。

我感覺孩子對「學習」越來越不感興趣,上課只是敷衍,作業是負擔,他只是在完成大人的事業體(教育體制),上學只為了下課那短短的幾分鐘跟同學鬼混和打球。真的只是為了下課而去上學。而下課時間又經常被老師要求完成作業,所以他上學的動機被「無法下課」削弱了一半。我感覺到孩子不知道為什麼要去學校,最重要的是——他的「學習」已不再是樂趣,而是為了配合學校的規定。

比如國語課有作文作業,聯絡簿上標示了週末過後的週一要交,但兒子一直唉唉叫著說不知道怎麼寫。我只好在旁邊引導他、盯著他。

「你把真正的感覺寫出來,不要管規定。」我說。

「老師說第一段要寫三行。」兒子意興闌珊地趴在桌上。

「不要管三行,先想看看這個主題你有什麼想法。」

「可是我的想法一定會超過三行。」

兒子已經先被規定限死了,而事實上,這種規定也不是硬性的,是老師希望孩子至少做到一個標準,可是孩子自己並不這麼想。

我苦口婆心地引導他說出他想的內容,並跟他說:「超過三行就寫四行!」但兒子卻回我:「可是我就是不要超過三行,超過了我不就倒楣,多寫了作業!」斤斤計較多一個字少一個字,只求少寫功課。

當字數不多的時候,他就把字寫很大,撐到三行。有時候多寫了一些,又覺得自己虧大了,明明三行就好,竟被自己寫了五行,真是倒楣。一篇作文寫完了,沒有體會到樂趣,卻老是想辦法達到最低標準來敷衍規定,這讓我覺得很頭大。

國語以外,其他科目也差不多都一樣——缺乏主動性,只求交差了事。

小福在學校跟同儕相處和諧,不與人衝突、不製造班上的問題、成績也不會太差,看起來完全沒有問題。但每個大人對自己孩子的覺察力都不同,而我這個媽媽又常常跟社會主流觀點不同。別人覺得沒問題的事情,我卻覺得問題很大。

我擔心孩子在學習上快要被定型了,以為學習是一種交差。

這種擔憂,或許在別人眼中是不必要的。但我回想自己的學生時代,也是交差度日,一直要到離開學校後,才知道這樣的學習模式浪費了許多年少時光,甚至因認識知識的方式不正確(考試啊考試),錯失了追求知識的興趣。

而明明我是看得出孩子特質的家長,卻眼看他探索知識的觸角逐漸遲鈍。該怎麼辦?雖然小學最後一年,孩子讀書的心都渙散了,但畢竟再撐一下就要畢業,那就撐一下吧!

在剛上六年級時,自學並沒有真正進入我的腦海,直到有一天兒子突然問我:「媽媽,以前的人需要去上學嗎?如果沒有上學,那他們在做什麼?他們一定有很多時間幫忙家裡。」被孩子一問,自學的想法突然跳進我心裡。

「嗯,對啊,如果沒有學校的話,小孩們會做什麼呢?你會幫我嗎?」我問。

「我就會有時間來幫你,而且我自己看社會老師放在網路上的PPT就會了,上課反而都沒在聽。」

「嗯嗯,」我又問:「那你要自學嗎?」

兒子說:「我可以嗎?」

「那你可以自己學嗎?媽媽要工作,沒時間教你,而且也沒錢請家教喔。」

「我可以啊。」兒子清楚地回答。

上面這一段對話我又再重複一遍。

我一直相信孩子本身擁有的生命力,有一天他們會突破自己能突破的。就讓他這樣繼續在學校讀下去有何妨?可是,相對的,如果孩子有他自己原生的力量,沒有去學校又有何妨呢?於是我當晚立即上網查自學怎麼申請。

我記得那一天已經十月中旬,而下學期自學申請的截止日期是十月三十一日,眼看只剩下兩週,我得趕快把申請書送出去。這沒有對抗打仗的意味,只是一種形容。我們參與了幾年體制內教育,大概了解戰場的狀況,現在該重回大本營,整理一下戰術。往後的日子,不能再打「不知為誰而戰、為何而戰」的戰役了。

圖/大塊文化提供
圖/大塊文化提供

[小事記抽屜] 數學是討論出來的,不是用背的

小學生可以討論分數的加減乘除嗎?應該可以吧!我兒子的班上多採同學間的討論方式進行數學教學。

前陣子看到一條新聞,李家同教授認為小學生尚無法討論分數加減,我覺得有點不太對。馬上喚兒子來跟我討論1/2+1/3=多少?並問他,你們小學生有能力討論這一題嗎?(新聞上就是1/2+1/3=多少?我照新聞上的題目問兒子。)

小福說:「吼,我講給你聽啦!」馬上拿起紙筆站在桌邊跟我說明。

解完題,轉為畫圖,因為他覺得這枝筆跟那張紙,可以做出一些動態效果。兒子第一次畫這種類型的圖,我覺得有趣!上面這張照片就是他說明的內容。

媽寶的養成

孩子在嬰兒期、學齡前,到上小學、上國中⋯⋯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勞累。孩子慢慢長大、變得懂事,我也逐漸覺得輕鬆,感覺正在收割。

但是,如果我家是一間透明的房子,從旁走過的路人皆可一瞧,路人若是左右徘徊停留十分鐘,我相信我會得到這樣的批評:「什麼都讓著孩子,什麼都順著小孩,媽寶就是這樣來的。」

路人的意見只是十分鐘的一瞥,但我們與孩子的互動是好幾千個日子無時無刻的相處。我不知道別人如何帶孩子,但我很清楚自己與小孩互動的方式。親子之間有很多需要琢磨的地方,路人如果剛好看到地獄的過程,他們不會知道天堂的結果。

有一陣子,我要求自己絕對不可以說出「你這是什麼態度!」我不希望自己陷入無效的憤怒,每次對孩子的態度不滿意時,都要好好說明該怎麼做,而不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態批評「孩子的態度」,因為孩子正在學習什麼是「好的態度」,我更不能不理性的憤怒,身為家長,在情緒的控管上要示範給孩子看。

但,你已經控制了自己,好心好意地對待孩子時,他的態度還是很差,這時你會更氣!(我姿態都擺這麼低了,你這是什麼態度!)對,原本好不容易蓋上的怒氣鍋蓋,再度被掀開,此時已經不是冒煙,而是快爆炸了。

可是,不行的。我們要跟自己說,就讓孩子的態度停在很差也無所謂。盡到父母叮嚀關照的責任即可,我們示範了好的態度就已經盡責,不要求孩子立即改善。因為這一點一滴都將在孩子的記憶庫裡刻上痕跡,家長的行為模式無形中將成為孩子學習的對象,即使現在看不出影響,以後多多少少會顯露出來。

我必須這麼相信著。

有一陣子,我嘗試在嘮叨孩子懶散、拖拉之前,先說一句噁心的話——「兒子,媽媽愛你喔!」然後把憤怒的話語改為溫和或稍帶戲劇成分的關心。

比如:「兒子~~媽媽愛你喔!」「明天要出門的東西你收了嗎?我不能幫你收耶,可是我又不想要你明天出門缺這缺那,你會很麻煩喔!」

但原本我的話語應該是這樣:「你怎麼還在玩?講不聽嗎?每次都不收自己的東西!好,你要這樣,我才不理你,明天你東西找不到就不要怪別人!」

小學一直到五年級之前,我很容易對孩子説出這樣的話,但是我發現這是無用的,孩子習慣陷入一種被動狀態——必須被罵之後才會動一下。家長先開口罵,然後孩子動一下,再罵,再動一下。整個過程就是負面語言與負面行動彼此對抗,這樣不行,我告訴自己不能養成這種互動方式!

題外話,我一個人有辦法推一組一百二十公分寬、二百三十公分高的衣櫥,從東牆推到西牆,用力一次動一尺,整組衣櫥推好就位,前後也不過十分鐘。奇怪了,小孩才幾公斤,我推都推不動!

「改個方式吧,自己生的小孩還是得用自己發明的方式,推衣櫥得來硬的,但兒子不是衣櫥。」

心念一轉,來個軟綿綿的噁心。

「兒子~~超愛你的,便當盒拿出來洗了嗎?」

「好啦!哉啦!」

噁心幾次之後,便當盒就拿出來洗了。

有時候我突然對兒子說:「你知道一個祕密嗎?」

「什麼?」

「媽媽愛你。」

「嗯,知道啦!」兒子淡淡地回答我,不予置評的表情,因為這題已經演練太多次了。

「那快去睡覺,明天晚一點起來。」我說。

兒子馬上回我:「不行,一定要六點起來,不然會遲到!」

「好,那你要叫我起床,不然我會睡到七點。媽媽愛你,我一定會幫你做早餐。」

每天都來一段噁心的對話,變成一種樂趣。也許是我們母子都剛好可以來一點半真半假的戲劇表演,當我對他有要求時,這樣的表達方式逐漸成為一種默契。

「教孩子不一定非得要教到他服從了、學會了才罷手。」這一點我跟爸爸阿福是不同的。他教小孩就要孩子立即聽從、動作就位。父親說出來的話,孩子必須馬上到達他想要的程度,孩子必須聽話服從才會鬆手。

因為阿福自己的成長體驗是這樣,當他媽媽被他氣得半死的時候,爸爸過來甩一巴掌,一切被視為惡意的行為就停止了。所以阿福的心裡認為自己在青少年時沒有變得太壞(有一點壞而已),都是因為父親的巴掌。

其實我對於這種說法非常不同意,我的成長經驗從不會因為父母的嚴厲責備(或懲罰)而順從。事實上,我的父母也極少嚴厲,更沒有打耳光這種事情。或許我跟阿福在本性上差別極大,青少年期的惡質的程度不一樣。我小時候只是嘴硬而已,但他可能真的做太多讓父母擔心的壞事,把父母搞到抓狂。

家家有自己的教養運作模式,而這些也都是過去式了,沒什麼好爭辯。直到我們都成為父母,養了同一個小孩,在教養孩子的方式上有許多相異的細節,就和文化差異一樣,只能互相接納對方,卻未必由衷地認同。

兒子小時候,我多少會妥協著應付阿福爸爸的作法,(家長態度必須一致,這一點很重要,但是通常是溫和的一方降低姿態向強硬的一方妥協,這樣並不公平。)時間一拉長,我體會到教養方式不得妥協,妥協之下變得沒有準則。

要就A,要不就B。A有A的好處,B有B的好處,看孩子特性來選擇,才是好的方法。要妥協,也是跟孩子妥協,而不是兩種方式混合使用。若父母雙方的教養方式表面配合,但內在的核心觀念卻迥然相異,孩子的行為會失去依據——這一點是我個人的體會,如果您的家庭並非如此,請勿學習我的方式。

後來和爸爸阿福分開生活之後,開始逐漸感到我能用自己的感受掌握孩子面貌,無須顧慮他人意見,全盤以自己的作法來處理孩子的問題。孩子半年半年地進步,一年一年地看到轉變,我了解那軌跡如何行進。所以我常覺得一個人帶小孩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不覺得無助,反而有完全發揮能力的成就感。

書名:《沒有學校可以嗎?》作者:徐玫怡出版社:大塊文化出版日期:20...
書名:《沒有學校可以嗎?》
作者:徐玫怡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4月3日

當然阿福爸爸相當相信我,不會挑惕我帶小孩的毛病。他一直認為我帶小孩很有專長(只是與他不同),當他堅持孩子該如何如何的時候是非常嚴格的,加上男人只有想當爸爸的時候才當爸爸,累了、煩了,他只管自己的感覺,根本不想管孩子的事情。如果讓他跟孩子天天相處,大家壓力都很大。如今只有假日相處,爸爸反而覺得自己不必擔任管教的責任,只需陪小孩玩、讓孩子高興。此時吃好喝好,什麼都可以,阿福爸爸會玩得很上道,孩子反而因此很愛他。

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無時無刻完全保持溫和理性,即使我對孩子的寬容度很大,但是在我感到身心俱疲的時候,也無法控制因一點小事而易怒、失去判斷。

所以當工作大量湧進時,我通常先跟兒子說:「媽媽最近非常忙,會忙上兩個月。如果你能體諒我的話,盡量不要觸怒我。如果我不小心罵你,是因為我累了,你要學會看出媽媽的累,並且要告訴媽媽,不該拿你出氣。」

我允許孩子有指正大人的權利,重點是我願意聽,並且改善。小福如果願意在生活中保持看媽媽臉色的警覺,好心好意對我說出指正的意見,可以令我立即氣消,還會跟他說謝謝,謝謝他對我的提醒。

昨天騎機車載兒子出門,剛好遇上下班車潮,一路上我一直對他生氣,一下子說他位置坐得太後面、還舒服地躺在後面的背靠上,使我重心不穩;一下子說他位置坐得太前面,害我的雙腳沒地方放,使我無法好好控制龍頭方向。在後座的他聽著我的叨念,一下子往前移,一下子往後移,配合我的責備,完全沒有頂我一句話。

我一邊騎機車,一邊覺得自己過分。他大可反彈地說:「媽媽你騎機車技術很差耶!」「到底要我怎麼坐?」「是你的問題還是我的問題?」但他選擇不讓我更生氣。

圖/大塊文化提供
圖/大塊文化提供

我一邊騎車,一邊感受到孩子正在體諒我。

體諒之心,是否因為長久的互動而培養出來?平常我以溫和的方式回應孩子的任性,理解他熱衷於自己的興趣,願意給他轉圜的空間。是否他從我這裡學到與人相處要多一點寬容?

孩子對媽媽的體諒之心,目前的確長出良好的樣貌。他知道面對混亂交通的人是我,馬路不平路障一堆也是媽媽在閃躲,這時就是該配合媽媽的意見為先,什麼話都先別說。

回到家中,我自己跟他招認:「媽媽騎車技術真的不好,剛剛大多是我自己的問題。」接著再來點噁心的讚美,我加上一句:「兒子,你人真的很好耶,剛剛你的反應都有幫到我。」

生活的實務面不知不覺地讓我們彼此做各種調整,讓孩子幫助媽媽,不需要特別上課,我從沒告訴孩子要「孝順」父母,也不講二十四孝之類的故事。生活中有太多彼此改善的機會,一次一次的反覆練習就可以了。

昨天的機車小事,讓我感覺到我們再度把親子合作的關係往上推一格。(這件事是我太機車了。)我們輔助孩子,孩子也會輔助我們,親子應該是在平等的階級。

圖/大塊文化提供
圖/大塊文化提供

這使我想到兩種不同的說法。有人主張跟孩子建立朋友關係,有人主張親子不該是朋友關係。說實在的,我比較贊同前者。但「朋友關係」是逐步建構的、有階段性的,是親子共同形成,非家長一方可以決定的。

與兒子自然形成朋友關係,並不是我決定這樣做,那是一點一滴在互相付出中得到的結果。親子一旦形成朋友關係的時候,也是雙方都在成熟相待和平共處的階段。

小福畢竟還有許多缺點,我不是從此認為自己的孩子有多好,其實他的同學當中,有不少比他更體貼父母,我兒子還差很遠。只是當兒子從不體貼變成體貼,這一段路雖然走了很久,但令人感到非常值得。

其實當時我一路挑剔兒子向前、向後坐是有原因的。後面說明一下前情,脈絡會比較完整。

當天在上路前,我把車子從擠得半死的車陣中拉出來,車子在人行道上,我必須從人行道和馬路的小斜坡騎下來。當時兒子已經坐在機車後座。

機車在馬路上非常弱勢,我從小斜坡上催了油向馬路騎過去時,一直有汽車違規右轉,又有汽車停在紅線邊邊,使我非常難前進。好不容易抓到一個小空檔,我再度小小催油前進半公尺時,突然一個行人走過來,我只好再煞車。其實這都沒什麼,只是我沒料到斜坡並非完全平整。

圖/大塊文化提供
圖/大塊文化提供

我一停下來,雙腳落地,一腳踩空。連車帶人往左傾倒。但是當時兒子的腳還落在人行道上,所以傾倒的時候有兒子的腳撐著(幸好,他現在腳很壯),車子傾斜時,只有我摔下去。實在太丟臉了,我趕快站起來的時候竟沒站好,又摔了一次。

兒子一直問我:「媽媽你還好嗎?」「有沒有怎樣?」我一句話都沒回答。因為我氣那幾台違規右轉的汽車、我氣停在路邊轉角的貨車、我氣突然衝出來的行人!我氣!

然後我聽到兒子說:「媽媽快點,我快撐不住了。」聽到這句話,我趕快站起來回到機車上。兒子知道我很不高興,但不知道我有沒有受傷,所以後來一路上都很安靜地配合我。

父母無法有良好的情緒,常常是因為大人得要面對社會上大大小小的問題(比如斜坡不平整這種小事也能激怒人),我莫名怒火不該讓孩子承擔,但是孩子卻能體諒,這讓我感動萬分。

事實上我剛好摔到肉最多的臀腿側邊,完全沒有受傷。不過這次事件也讓我知道,以後騎車遇到斜坡或是左右不平的路段,一定要非常小心。

●本文摘自大塊文化《沒有學校可以嗎?》

徐玫怡

1966年生,金牛座A型。擔任過唱片公司企畫、寫歌詞,後來畫漫畫、寫散文,成為專職創作者。1998年和張妙如兩人合作《交換日記》手寫體圖文書,書中描述兩人眼中的日常生活,幽默逗趣、真摯感人,甫出版便引起廣大回響、大受歡迎,開啟兩人聯手創作,歷經多年不衰,系列達二十本,陪伴許多讀者一起成長。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你擁有自私的父母而造成「自戀性創傷」嗎?

2018/07/18

孩子的淚水,有幾分價值? 李佳燕醫師的親子門診

2018/06/19

在虐待中長大的母親,也會把孩子逼到走投無路

2018/05/15

當父母是控制狂,你是否在不健康的控制下成長?

2018/05/10

沒有學校可以嗎?一學期的時間交換一場教育實驗

2018/05/07

直擊教育第一線 建中名師書寫「人性」

2018/04/19

身為母親,「自私一點」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

2017/10/06

五分鐘的暫停,讓冒煙的巫婆媽媽,從當機恢復正常。

2017/09/22

父母如何善用網路資源,讓數位3C不再只是小孩的打怪園地?

2017/09/06

嚴長壽/所有人都該讀的一本書──《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

2017/05/08

荷蘭小學生就是要使勁「玩」?青春期的價值無法用分數來衡量

2017/04/11

帶六歲的孩子盡情談論世界!郝譽翔的親子旅行課

2017/03/29

他的溫柔教育革命:如果連老師都不敢作夢,更何況是孩子呢?

2017/03/14

教出更多的唐鳳!他用這招給孩子的生命「點火與啟蒙」

2017/03/10

自閉症造成捷運騷動 雨人和特教媽媽給社會的啟示

2017/02/06

跟阿德勒學「不教養的勇氣」 重建與孩子的心關係

2017/01/17

還在獨自學習?猶太家長「帶討論的方式」教育出哈佛要的人才

2016/12/15

MAPS教學法:讓孩子預見未來舞臺的學習之梯

2016/12/05

未來學校藍圖:「虛擬實境」與「擴增實境」的教育運用

2016/11/21

有失敗的人生才精彩 你敢寫一份關於「失敗」的履歷嗎?

2016/11/21

彼此傷害的開始:父母把孩子當成群體靈魂來看待

2016/11/03

愛孩子就該這麼想── 波蘭兒童人權之父:孩子不是你的!

2016/10/19

以人的身分,愛身為人的孩子:波蘭兒童人權之父的「教育札記」

2016/10/19

小野/孩子,你的未來會是「勇敢的野狼」還是「優秀的綿羊」?

2016/10/04

教育怎麼了?讓孩子只剩標準答案、無法看清問題全貌

2016/08/09

管孩子一輩子 原來父母才是最沒安全感的人

2016/07/28

與其「教」孩子 不如給他們「空白的思考」時間

2016/07/28

原來父母這樣說話 會造成孩子欠缺自信?

2016/07/23

別再稱讚「聰明」了!因為會讓孩子變成騙子

2016/07/18

沉迷網路怎麼辦?七個絕招讓孩子學會時間管理

2016/07/13

【名人說書】王麗芳/親子問題卡住的不是孩子,而是父母

2016/07/05

對未來的選擇大同小異?高材生最終變成「優秀的綿羊」

2016/06/24

教會小學生「五感書寫」 用心驗證的文字也能撼動世界

2016/05/30

李崇建給孩子的閱讀秘方:判斷力、創造力和參與力

2016/05/24

扭轉恐懼為興趣 「法式教養」讓孩子問開放式問題

2016/05/06

插畫家的不尋常日常 賴馬爸爸畫「那些小小孩教我們的事」

2016/04/20

蔡穎卿:語言如利劍傷人 請給孩子「好的語言習染」

2016/04/19

別再當「完美型父母」 教會孩子怎麼生活最重要

2016/04/14

接受自己也接受學生 讓全班公開說自己缺點的老師

2016/04/07

「閱讀傳教士」宋怡慧 用百本好書幫家長和孩子解除迷思

2016/03/09

熱門文章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為何「大英百科全書」無法在數位時代生存?

2018/07/17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你擁有自私的父母而造成「自戀性創傷」嗎?

2018/07/18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2018/07/05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想法誕生前最重要的事

2018/06/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