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17:14:34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誕生於一千年前平安時代的《源氏物語》,是日本家喻戶曉的古典文學,其地位一如中國的《紅樓夢》。歷來對《源氏物語》的賞析,多環繞著主角源氏,多著墨其文學、歷史價值,或欣賞書中詩詞作品、人物角色塑造。但河合隼雄身為心理學家,他直覺充滿光環的男主角並無存在感(不像真實的人)。他從作者紫式部的寫作心理動機來探討:紫式部是為了講述自己的故事而寫下這部小說,為了展現自己內心豐富的各種面向而創造許多女性角色,且為了使故事有一條軸心線,而設計出源氏這個角色來串場。

在河合隼雄眼中,這部作品不是「主角源氏的故事」,而是「作者紫式部的故事」,更是「古代女性自我追求的故事」。

文/ 河合隼雄 譯/林暉鈞

《源氏物語》描述了紫式部這位女性,透過探究自己的世界自我實現的過程。這一點將透過分析《源氏物語》全體的構圖來闡明;不過在這之前,讓我們簡單地敘述她的生平。

紫式部的外界的現實世界,以什麼樣的方式和《源氏物語》的哪些部分相對應?思考這種事情是沒有意義的。然而做為背景,知道她的實際生活也是必要的。我們將以日本文學研究者的解說為依據,並與本書的意圖聯結,來看看紫式部這個人。

想法放在心裡

若知道了紫式部的生平,會先有一個感覺,就是──她是個「父親的女兒」,也是個「內向的人」。前面我們已經稍稍談論過「父親的女兒」了;想要理解紫式部,必須先認識她的父親。紫式部的父親藤原為時,官拜越後守正五位下,是中央派遣的行政官,不是高位的貴族,而是一板一眼的「清貧學者.文人」。紫式部從父親那裡繼承了文人的才能與知識,從這一點,可以說是「父親的女兒」。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她與母親的緣份似乎甚薄。

紫式部的家集(《紫式部集》)與日記裡,都沒有隻字片語提到母親的事情。據推測,很可能在她幼年時母親就離世了。和母親緣份淡薄的女性,比較容易獨立。但要是稍微有點偏差,性格變得孤僻的例子也時有所聞,不過她似乎沒有這個問題。或許是父親給了她充分的愛,足以彌補她喪母的孤單吧。

父親教導她的兄長漢文典籍,結果總是她先學會,這件事先前已經提過。學會漢字與漢文,對紫式部自立心的培養,有很大的幫助吧。可以想像,她學會了男性的思考方式與看待事物的觀點。

紫式部的婚姻非常特別。她在二十六歲(推定)的時候,和與父親年齡差不多的男性藤原宣孝(推定四十五歲左右)結婚。當時女性的結婚年齡一般都在十四、五歲左右,因此她可以算是相當晚婚。

雖然我們不知道這是不是她的第一次婚姻,但是一般「父親的女兒」總是遲遲不婚;若是結婚,對象也經常是像父親替身般的男性。她和宣孝之間育有一女,後來被稱為大貳三位。

紫式部雖然晚婚,但似乎在婚前,並非完全沒有與男性的關係─雖然我們不清楚那是什麼樣程度的關係。比方家集的和歌中,就有這樣的贈答的歌:

那人來住了一宿。總覺得若有似無。離去的早晨,寄予牽牛花。

  心如懸絲無所適。是牽牛?非牽牛?朦朧破曉朦朧花。

答:這字跡可看得明白?

  字跡未明花已謝。是牽牛?非牽牛?引我心緒亂如麻。

「若有似無」這句話,到底指的是什麼?真的是若有似無,難以捉摸。這個住了一宿的人,和紫式部是什麼關係?當然,那也有可能是女性。總之,結婚前的紫式部,應該不是對男性一無所知吧。

和藤原宣孝的婚姻生活就算沒有轟轟烈烈的愛情,也是平平穩穩。兩人還生了一個女兒,宣孝卻在結婚三年後死去。帶著年幼的孩子成為寡婦,可以想像紫式部經歷了一段辛苦的日子。但是這段不幸的經驗,對於她撰寫「故事」,應該產生了很大的幫助。事實上根據學者推定,她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撰寫《源氏物語》的。

過不久,紫式部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她進入宮中,服侍藤原道長的女兒中宮彰子。雖然她一夕之間進入了繁華的世界,卻沒有因此漂浮搖蕩。這首歌描述了她入宮服務的心境:

身之憂祕於我心,今入宮心如纏絲

對她來說,「身之憂」不是那麼簡單可以消除的吧。因為她是個「內向的人」。在婚姻生活中也是如此。不是向外綻放,而總是把想法放在心裡。

書名:《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作者:河合隼雄 譯者:林暉鈞
...
書名:《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作者:河合隼雄
譯者:林暉鈞
出版社:心靈工坊
出版日期:2018年6月20日

入宮侍奉所經驗到的事物

據說紫式部入宮侍奉,是藤原道長的意思。為了讓自己的女兒中宮彰子的宮院更有魅力,親自挑選她入宮服侍。但紫式部冷靜地觀察宮廷的生活,凡事依據自己的思考與判斷,構築了自己的「世界」。

然而根據《尊卑分脈》,在紫式部的項目下註記著「御堂關白道長妾」。這個記載的可信度,不曉得有多少。還有,《紫式部日記》的結尾記載著她與道長之間的贈答歌。道長以《源氏物語》為引子,於鋪在梅枝上的紙上,寫下這樣的調侃:

這梅子是出了名的酸,見到的人無不折它一枝。

紫式部則這樣回答:

這梅子還沒人折過呢!什麼人又知道它的酸了?

利用梅子的「酸」與「風流好色」的諧音,兩個人相互調戲。紫式部用「這梅子還沒人折過呢」來堅定地表達她自己的立場。然而這件事還有後續。那天晚上,道長來找她。

在渡殿就寢的夜裡,聽聞有人敲門,萬分驚恐,噤聲直至天明。

  水雞徹夜啄木門,無人應聲苦咚咚

答:啄門水雞非常鳥,蓬門若開迎淒涼

從這些插曲看起來,藤原道長和紫式部實際上是什麼關係?關於這一點,有許多不同的看法。不過,至少以心理上來看,對她來說,這可以說是「娼」的體驗。她應該是體驗到從非妻子的身分與男性的關係裡,同時嚐到甘甜、華美與危險,這種難以察覺、細膩入微的情感吧。

不過我要再重申一次:這終究只是心理上的「娼」的體驗,絕不是說她真的如字面的意義,在現實中成為娼婦。

讓我們回想一下第二章的圖二。這張圖所呈現的女兒、母親、妻子、娼婦這些身分,紫式部可以說全都體驗過了。只有一點稍稍不足,那就是,她雖然有女兒,但沒有兒子,所以欠缺一種身為兒子母親的經驗。

紫式部的女兒賢子,被稱為大貳三位。官拜「三位」,可以說比母親還要飛黃騰達。或許從這裡,紫式部也稍稍體驗到母親希望兒子出人頭地的心情。加上之前丈夫死後帶著幼女生活,經歷過經濟上的困苦,之後得到中宮彰子的信任與喜愛,又體驗到宮廷的繁華世界,可以說她經驗過許多各式各樣的生活方式。

不過,紫式部是個「內向的人」。可以想像這些經驗對她來說,並不是與外界人們的實際關係,而是自己內在的多樣性。而且,與其說她感覺到自己有各式各樣的性格與面相,還不如說她意識到自己的內在,住著各種不同的人物。任何人只要向內深度探索,應該都會有這樣的感受吧。

生活上始終合乎禮儀、品行端正女性,意外地感覺到自己也有淫猥之處,和察覺自己的內在住著娼婦,這兩者的現實感是完全不同的。

女性要感受、確認這種內在的真實(reality),需要以一個住在自己內在的男性為對象,觀察自己內在的眾多分身和這名男性的關係。以這樣的男性形象為核心,讓自己多樣的內在,逐漸整合、結晶為一個整體。

做為藤原為時女兒的體驗、做為藤原宣孝妻子的體驗、做為賢子母親的體驗,以及做為藤原道長娼婦的體驗,對紫式部來說,是外在的事件。當她要將這些經驗轉化為內在的現實、成為自己的一部分,除了當做「故事」來敘述,別無他法。於是,光源氏這個男性,就在這「故事」的中心登場。

當藤原為時與紫式部的個人事實,被化為故事中光源氏與明石姬(明石君之女)的父女關係時,它超越了個人經驗,而向著女性普遍的經驗接近。其他所有的關係也都是如此。透過光源氏這個成為內向核心的男性形象,紫式部的個人經驗,開始和許許多多其他的人(包括現代人),有了連結。

我認為,普遍來說,當女性感覺到自己內在有眾多女性群像的存在時,不會想像與多數的男性,而是傾向以與一位男性的關係,來體驗自己的諸多分身。因此,雖然說《源氏物語》是紫式部的故事,但這並不代表那是她的個人史。歷史的無聊與無趣,她在〈螢〉這個篇章中借用光源氏之口,說得很清楚。而「故事」這種東西,則相反地,讓個人所經驗到的事物,向著普遍性接近。

從前述的觀點來閱讀《源氏物語》,就可以把故事裡出現的眾多女性,看做是住在紫式部內在的居民。一開始,紫式部透過她們與光源氏這位男性的關係,來描繪這些內在的居民;但是隨著故事的進展,她逐漸不再需要藉由與男性的關係,來敘述自己的存在。我們可以在《源氏物語》中,讀到這個變化的過程。

◎本文摘自心靈工坊出版《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作者簡介

河合隼雄

  1928-2007,出生於日本兵庫縣,畢業於京都大學數學系。1962年赴瑞士蘇黎世榮格學院學習,是第一位取得榮格分析師資格的日本人。持有世界沙遊學會執照,為該會創始人之一,也是日本沙遊治療的主要推動者。曾任京都大學教育學院院長、國際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所長、日本文化廳廳長、日本臨床心理醫師學會會長、京都大學榮譽教授等職。

  河合隼雄以深厚的心理學知識為基礎,長年針對日本文學、政治、教育、社會問題等不同領域進行論述、對話。著作甚鉅,其中《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一書曾榮獲大佛次郎獎,《高山寺的夢僧:明惠法師的夢境探索之旅》榮獲首屆新潮學藝獎。其他重要著作包括《孩子與惡》、《轉大人的辛苦》、《青春的夢與遊戲》、《故事裡的不可思議》、《閱讀孩子的書》、《閱讀奇幻文學》、《佛教與心理治療藝術》(以上皆由心靈工坊出版)、《河合隼雄著作集》、《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與村上春樹合著)、《原來如此的對話》(與吉本芭娜娜合著)、《走進小孩的內心世界》、《心的棲止木》等。此次中文版最新著作為《源氏物語與日本人》。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感同身受」導致身心超載?重新發掘你的獨特能力

2018/11/09

完美主義讓自己活得很痛苦?「活出自我」的正向思考法

2018/11/06

不必為悲傷感到抱歉,放手才能獲得更多

2018/10/05

對治「拖、懶、慢」,唯有紀律才是王道

2018/10/02

監獄裡的讀書聲──告訴你美國人不願提的社會議題

2018/09/18

優雅地邁入老年 ──自珍與自足,活得自信又自在

2018/09/13

我為什麼開始玩樂器? ──彈奏樂器能多多刺激、加強認知功能

2018/09/06

做個獨立的熟齡族:預先為老後的生活做好安排

2018/08/30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2018/07/05

塵燃事件倖存者,字字血淚的復原紀實

2018/03/12

當生命走到最後,他們進行一場自願的「死亡之旅」

2018/02/02

啟動自癒力:檢視思緒,打倒內心黑天鵝

2017/12/29

65歲阿伯與92歲磨人媽的一日三餐

2017/12/22

為什麼我們總要換個角度,才能看見自己?

2017/12/18

逞強或堅強?男人心事誰人知

2017/11/01

而,我只是希望母親愛我。

2017/10/31

追求完美自我,卻無能維持關係的新世代

2017/09/07

容易玻璃心、想太多?每5人中就有1人是「高敏感族」

2017/08/16

覺得自己有嚴重的拖延症?你可能來自這五種家庭

2017/07/31

總覺得什麼都辦不到?是時候面對你心中的「懷疑論者」

2017/04/26

沒有名字的恐懼:總是被否認、卻傷得更重的一種心理創傷

2017/03/03

讓另外一個生命活下去吧!聽見「器官移植前線」的醫師聲音

2017/03/02

《凝視太陽》:過一個「克服死亡恐懼」的充實人生

2017/02/14

柔軟的心,最有力量——達賴喇嘛告訴我們的事

2017/01/23

「愛」不會只有一種形式:他、他和她共同守護的家庭

2016/12/29

你有「逃避型依戀」人格嗎?比起親密關係,更追求距離感

2016/12/08

范毅舜/靜山.馬神父:一段跨越1/4個世紀的友情

2016/11/25

復活節真義為何?從普羅旺斯隱修院的一段溫馨際遇說起

2016/11/23

從小扮演父母的「情緒照顧者」 媽媽過世後,她反而鬆了一口氣......

2016/11/17

臣服還是反抗體制 現代青年的「夢」還活著嗎?

2016/11/03

日青年周休五日 「隱居」當現代陶淵明

2016/11/02

唱進心房的旋律 蘇打綠〈小情歌〉讓聽障者感受美好的力量

2016/10/28

六十二歲罹患「失智症」 記者這樣搶救早期失智

2016/10/04

別再用「受害者式發言」了!會降低你的高度

2016/09/30

容易覺得被討厭、需要被認同 你有「焦慮依附型人格」嗎?

2016/09/22

《未來的競爭力不是競爭》:芬蘭學校老師告訴你 擺脫績效相互合作的重要性

2016/09/14

《與失智共舞》:他們遺忘的只是記憶 並不是家人的「愛」

2016/09/08

「轉型正義」到底該往哪裡去?邊跑邊盤點自己吧!

2016/08/29

如果可以成為一道光 你願意為台灣做什麼?

2016/08/29

熱門文章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為何「大英百科全書」無法在數位時代生存?

2018/07/17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你擁有自私的父母而造成「自戀性創傷」嗎?

2018/07/18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2018/07/05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想法誕生前最重要的事

2018/06/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