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18:52:09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你是明知故問嗎?寫三星的報導,三星就會打電話來,長官也會打電話來,編輯台會追問這是否值得寫成報導。都這樣爭吵過之後,就算寫了報導會發出去嗎?當然最後就不發了。那為什麼還要寫呢?

文/李容馬

三星共和國

三星是韓國最大的財閥集團,是無人能撼動的至尊。我來到經濟部後,開始和三星結下緣分。那時剛從社會部轉調過來,還不太懂經濟。有一天,經濟部的一位前輩把有關三星李在鎔的非法繼承資料拿給我看。我覺得這是很棒的報導素材,充滿感激。後來我寫了關於三星的第一篇報導。當時我那位前輩為什麼自己不寫,而要把報導的機會讓給我,實在不明白。可能是由他本人來寫的話會感到壓力吧。

總之,我因而了解了三星李在鎔的非法繼承事實。目前李在鎔副會長的財產超過八兆韓幣。這些錢如果全部繼承自李健熙會長,那就要繳將近一半的繼承稅或財產稅。這是相當龐大的稅金,因此李健熙會長以旁門左道的方法將財產過繼給李在鎔。

首先,李健熙會長給了李在鎔六十多億韓幣,繳了十六億韓幣左右的贈與稅。李在鎔用這些錢,賤價購買了未上市關係企業三星愛寶樂園的債券。這些債券是過了一定期間可轉換為股票的可轉換公司債(Convertible Bond, CB)。三星愛寶樂園是一家控股公司,用來控制三星電子等其他核心關係企業。因此李在鎔用數十億韓幣就輕鬆掌握了三星集團。李在鎔購買的股票往後暴漲了數百倍或是數千倍的價值。這是非常輕而易舉的手法。

我在經濟部時,李在鎔的非法繼承開始蔚為話題。二○○○年,以前首爾教育監17郭魯炫為首的四十三名法學教授,向檢察官告發了李健熙、李在鎔父子。然而經濟部記者並沒完整地撰寫報導。三星威脅說,有任何對三星不利的報導,他們就不給廣告,成了所有媒體的甲方。媒體要賣廣告才能賺錢,訂購占報社收入的比例越來越少,電視台更只能依賴廣告。因此就媒體而言,批判三星的報導是相當敏感的議題。現代集團的王子之亂以後,幾乎完全沒人報導三星不法繼承案了。

後來我的採訪路線轉為檢察廳時,再次遇見三星。事實上,如果以李健熙會長為首的三星愛寶樂園主管,沒有把可轉換公司債賤賣給李在鎔,造成損害公司利益的背信行為,那麼李在鎔根本沒有非法繼承的問題。這些人應以背信罪受到懲處。當時的法律規定,瀆職金額超過五十億韓幣的公訴時效是十年,不到五十億韓幣的公訴時效則是七年。至於瀆職金額到底有多大,需要法院判定。檢察官以最短的公訴時效七年處理了此案。三星的不法繼承案是從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初爆發的,因此二○○三年十二月之前要決定是否起訴,檢察官卻刻意拖延到二○○○年提出告訴,並且也沒有認真搜查。我轉去跑檢察廳時,三星的公訴時效已經快過了。

報導三星相關的事,對我而言是理所當然。檢察廳面對公訴時間快過,仍然只是重複表示無法決定立場。他們不說無論如何都會在公訴時效內處理,而是說還不知道如何處理。這太離譜了吧?負責本案的檢察官即可發表意見,然而他卻在等上頭的指示,上頭則在看三星和媒體的風向。這不能不令人懷疑檢察廳裡有拿過三星「獎學金」的人在作怪,因此不得不批判檢察廳。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麼大的新聞,其他報社採訪檢察廳的記者中,沒有任何人報導。這不只一兩次的事。就連檢察廳正式發表對三星案的立場也不寫,幾乎只有我一個人報導。我太納悶了,於是把坐在我旁邊的韓聯社記者叫過來,問他們為什麼不報導。韓聯社18是政府和KBS、MBC等出錢創立的媒體,記者最多,報導的領域也最廣,扮演著向報社收費供稿的角色,可稱之為報社中的報社,因此就算報導價值很低,韓聯社也有義務要盡可能多發報導。

韓聯社的記者面有難色地回答:「你是明知故問嗎?寫三星的報導,三星就會打電話來,長官也會打電話來,編輯台會追問這是否值得寫成報導。都這樣爭吵過之後,就算寫了報導會發出去嗎?當然最後就不發了。那為什麼還要寫呢?不寫的話,大家都方便。」對,這就是現實。令人難以置信。然而這些荒謬事情就發生在我眼前。

說實話,我身上的壓力也早已來自四面八方。這我從經濟部就習慣了。寫關於三星的報導,公司長官和身邊認識的人都會打電話來關切。但是連部長和編輯部都還沒看到我的報導,這些人怎麼會知道呢?我不禁懷疑有人把還沒審過的報導,整篇拿去交給別人,因此有好幾次我故意延遲交稿時間。還有一次,我寫了批判檢察廳的報導寄給公司,不久三星的公關部門就打電話來,質問我為什麼要批判檢察廳。當下我覺得離譜,還失聲笑了出來。我批評的是檢察廳,當事人還沉默以對,反而是三星打電話來抗議。何況報導都還沒發表出來……

還有一次,是為了京畿道安養的超大型都更案(五千戶),檢察廳曾經搜查三星物產公司。由於這起案件,都更業者的負責人被監禁。事情還沒結束,檢察廳要搜查三星負責此案的課長,掌握上線。結果這名課長居然移民到加拿大了。這像話嗎?負責的課長帶了全家逃到海外?檢察廳到底在做什麼?我寫了這篇報導之後,當時公司的新聞中心長官親自打電話給我,仔細追問檢察廳對三星擴大搜查的消息是否確實,搜查進行到什麼程度等等之後,說了句三星是公司最大的廣告主,報導的時候要注意。說得很直率。

每當我告訴部長要寫和三星有關的報導,就要在晨間編輯會議內報告,那時會在《新聞平台》名列前茅。早上八點半結束編輯會議,我的報導通常被排在《新聞平台》前十名以內的新聞排序。四十五分鐘的《新聞平台》,通常會排二十五至二十六個報導。下午兩點編輯會議的時候,我的報導會退到前二十名以內。到了五點的編輯會議,變成二十名之後。等到《新聞平台》播出之前,變成倒數第二。因為所有的新聞報導都難免會超出規定的時間,每則十至二十秒,所以最後總會有一兩個當天準備好的新聞沒法播出。我永遠在漏播的新聞中排第一。《新聞平台》電視台會在隔天六點至六點半晨間新聞時段,播出前一天遺漏的報導,但那是收視率只有百分之一至二的時段。

書名:《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韓國MBC記者提供的鏡子》作者:李容馬譯者:...
書名:《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韓國MBC記者提供的鏡子》
作者:李容馬
譯者:張琪惠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6月29日

我跑檢察廳路線是二○○二至二○○四年。當時已經進入保障媒體自由的盧武鉉政府時代,但是和三星有關的報導仍然會遭到這種待遇。相較於其他媒體,MBC已經算是經常批判三星了,但也只是這種程度。

有一次,我一如往常寫了篇批判三星的報導交到公司,就等社會部的主管在編輯台看過。然而過了晚上八點,部長完全沒看。一般來說,主管想看稿的話,電視台就要有人把稿子影印一份出來給他好做修正,一查竟然也沒影印。快到節目播出時間了,我去問部長那是否就照我報導的播出,部長叫我在他身旁坐一坐。他表示:這份報導會直接播出,只不過是否可以由別人代替我念稿。三星願意給MBC浦項分台價值兩億韓幣的廣告,前提是不要由我播報。我認為只要報導能順利播出,沒有必要一定由我來,因此就爽快答應了。

之後才得知,那是因為三星的公關部門被李健熙會長責怪,說他們怎麼連區區一名記者都無法阻攔,每次都是這位記者在寫批評三星的報導。三星的公關部門判斷很難不叫我們報導,就用小手段來更換播報的記者。實在太誇張了。至於其他媒體的報導,則是徹底消失。

聽三星公關部門的人說,我早被判定難以對付,列入了黑名單。當時三星負責我們公司的公關小組主管出身嶺南地區,因此他們特別把我安排給公關室電子媒體部部長來負責,因為他是湖南地區的人。三星發現這沒法討好我、讓我作罷之後,就把我分類為需要特別注意的記者。如果我能「適當地」跟他們喝喝酒、收收禮金,該說說好話就說說好話,那我或許也會拿到三星的「獎學金」。

採訪其他路線後,我才知道三星不僅掌握了檢察廳,連政府部門、報社、國會等也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三星運用人脈,不斷擴大能掌握的人,在「說說好話」的文化中擴大影響力。最後的結果是,連政府部門的人想要升遷,都要討好三星的可笑現象,日趨普遍化。這就是我們社會會有「三星共和國」這句話的源由。

17教育監,韓國各道、特別市及直轄市教育委員會的執行長,執行教育委員會的決議,並在其監督之下執行道教育行政事宜。

18韓國聯合通訊社,簡稱韓聯社、YNA,是韓國的官方通訊社,也是韓國最大的通訊社。(參考自「維基百科」)

●本文摘自網路與書出版《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韓國MBC記者提供的鏡子》

李容馬 이용마

1969年生於全羅北道南原。1987年進入首爾大學政治學系就讀,並親身經歷了民主化運動的過程。在取得首爾大學政治系研究所的碩士學位之後,於1996年進入MBC電視台擔任社會記者。擔任記者期間,曾在社會、經濟、文化、外交、司法、政治等領域進行採訪報導。2012年為了訴求新聞報導自由與正義,與工會成員一起策劃了為期170天的罷工活動,因而被MBC電視台以「擾亂公司內部秩序」為由解雇。之後以「韓國社會群體分裂與政黨重組」為題,取得首爾大學研究所博士學位,四處登台演講。也曾在媒體合作工會的國民電視台主持名為「李容馬的韓國政治」談話性節目。2016年被診斷出腹膜癌末期,目前與家人一同在位於京畿道的家中療養,並盼望韓國社會能走向更光明美好的未來。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勝利首相是中風可憐戶?世界史上名人的生老病死

2018/11/13

馬桶上吃飯:在台移工無可喘息的契約鐐銬

2018/11/08

十萬元的右手:外勞制度切斷她的手,碎了她的夢

2018/11/01

《不眠之城》/同一輛計程車搭乘兩次

2018/10/25

寶島監牢:一名印尼妻子的千里尋夫記

2018/10/25

森林之秘寶──您好,我是活的珠寶!

2018/10/23

《我們都是時間旅人》/古老的光芒

2018/10/17

詩性自然主義──科學角度理解哲學遊戲及生命起源

2018/10/04

「人行道生存記」直擊紐約街頭無家者的日常生活

2018/09/27

傾聽大西洋海底的秘密──女科學家瑪莉‧薩普的傳記

2018/09/26

遠洋漁工職場生態 歷時4年第一手的圖文紀實

2018/09/20

【研之有物】晚明古人瘋旅遊,竟還有炫耀文、套裝行程?

2018/09/07

《如此人生》談更生人:給他工作,比不上給他尊嚴

2018/08/09

好手好腳好會做工?《如此人生》擊碎刻板印象

2018/08/03

打開《如此人生》,林立青寫「八大女孩」的真實面相

2018/07/27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跨界解唐詩 國文課之神開講

2018/06/06

金正恩:高瞻遠矚的領袖還是畏懼冒險的看守人?

2018/05/29

受迫害的孔雀天使 亞茲迪人的信仰危機

2018/05/21

「你,還活著嗎?」徘徊在意識灰色地帶裡的人

2018/05/17

科學,從勤加觀察、問「為什麼」開始

2018/05/09

生活在天子腳下的鼠族悲歌

2018/05/04

「隱士王國」崛起 韓國民族自決的歷史起點

2018/04/30

中東心臟日衰 沙國青年走向恐怖主義的不歸之路

2018/04/26

南韓社會中的少數 同性脫北者的告白

2018/04/23

以越南為敘事中心 重建越南歷史多元完整的面貌

2018/04/13

反難民不道德? 一本看懂德國極右派思維

2018/04/11

漫遊巴黎街頭 與喬治.桑一起走過革命現場

2018/04/09

耍弄人性顛覆部落團結,ISIS征服敵人的殘酷手段

2018/03/31

悲傷邊境線,「脫北者」的真實命運

2018/03/29

從「蕃地」到「山地」,原住民族社會如何被國家機器收編為「地方」?

2018/03/26

自願或被騙?為何他們願意成為ISIS聖戰士?

2018/03/22

大汗的女兒 蒙古帝國興盛的幕後功臣

2018/03/20

終止毀滅性武器:秘密橘隊特工 敘利亞任務實錄

2018/03/15

19世紀美國傳奇女記者 潛入瘋人院臥底日記

2018/02/22

熱門文章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為何「大英百科全書」無法在數位時代生存?

2018/07/17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你擁有自私的父母而造成「自戀性創傷」嗎?

2018/07/18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2018/07/05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想法誕生前最重要的事

2018/06/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