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11:53:33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為了爭奪「生存空間」,是否能夠作為一個國家滅種行動的充份理由?而二十一世紀初的當前世界,糧食危機,全球氣候變異、恐怖攻擊、天災人禍頻傳…,種種景象又是否愈來愈像二十世紀初希特勒的世界?知名歷史學專家提摩希‧史奈德的《黑土:大屠殺為何發生?生態恐慌、國家毀滅的歷史警訊》一書,替這一樁二十世紀最殘暴的行動提出了新的解釋,並揭示接下來的二十一世紀人類將面臨的挑戰。

文/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 譯/陳柏旭

希特勒寫道:「斯拉夫人天生就是一群奴性深重的人,渴盼著他們的主人到來。」他指的首先是住在廣袤肥沃土地上的烏克蘭人,以及他們的鄰居—俄羅斯人、白俄羅斯人(Belarusians)和波蘭人。他說:「我需要烏克蘭,這樣就沒有人能夠再讓我們像上一次戰爭那樣挨餓。」征服烏克蘭可以保證「我們的人民往後數百年都能夠透過生存空間的分配而擁有穩定的生活。」這關乎自然正義:「優等的人們必須痛苦地生存在過於狹窄的土地上,而對文明沒有絲毫貢獻的烏合之眾卻占有世界上最富饒的廣大土地之一,這簡直無法想像。」希特勒說,當烏克蘭人的土地被奪走的同時,他們可以得到「圍巾、玻璃珠和所有殖民地人民喜歡的東西」。在每個村落裡只要一個擴音器就能「給他們許多跳舞的機會,村人會感激我們」。納粹文宣甚至將烏克蘭人從視線範圍內一筆抹消。有一首為了女性殖民地開拓者而做的關於烏克蘭的納粹歌曲如此唱道:「那裡沒有農莊也沒有壁爐,那裡的土地渴盼著耕犁。」被希特勒任命統管烏克蘭的埃里希.科赫(Erich Koch)輕描淡寫地陳述烏克蘭人種的低劣:「就算有哪一名烏克蘭人值得與我同桌而坐,我都必須將他擊斃。」在種族化的殺戮的威脅當中,就連餐廳都可以成為背景。

一九四一年,當德國占領烏克蘭時,烏克蘭將自己比作非洲和美國。有一位識字的烏克蘭婦女在自己的日記中以納粹種族主義不會使用的反省口吻寫道:「我們就像奴隸一般。我時常想起《湯姆叔叔的小屋》(Uncle Tom’s Cabin)這本書。我們曾經為那些黑人潸然淚下,而今我們自己卻顯然就在經歷同樣的事情。」然而從某種角度看來,在東歐所發生的殖民主義與美國販奴和征服非洲並不相同。東歐的殖民主義需要先想像讓兩樣東西憑空消失:一是想像東歐人民的消失,二是想像與德國類同的政治實體消失。縈繞在希特勒心頭的自然上的種族將人民與政府雙雙排除。摧毀國家永遠是有正當性的;如果這些國家被摧毀了,那正意味著他們早就應該被摧毀。

希特勒稱有些國家遭到攻擊是自找的。低劣的種族無法建立國家,所以它們那看起來像是政府的東西只不過是幻覺而已—猶太勢力也是如此。希特勒堅稱奴隸無法管理他們自己。德國東邊的土地一直以來都被「外來因素」所統治:帝俄「本質上便是德國上層階級與知識分子」所創造的;要是沒有這個德國統治階層的傳統,「俄國人可能還活得像兔子一樣。」烏克蘭人本質上就是被殖民者,如同德國殖民官僚所稱的「黑人」一樣。一九一八年德國被迫撤回其部隊並且將其新興的帝國拱手讓人之後,烏克蘭的部分土地(就如同帝俄的絕大部分一樣)都被整合入一個新的共產主義政體,稱為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簡稱蘇聯[Soviet Union,USSR])。希特勒聲稱蘇聯是猶太「世界觀」的表達形式。共產主義的想法只是謊言,是用來讓奴隸們接受他們的「猶太新領導階層」。

希特勒認為所有的普遍觀點都是猶太人的觀點,所有猶太人都是普遍觀點的奴隸,而共產主義就是最接近普遍觀點的例子。論證猶太身分與共產主義的關係—亦即猶太布爾什維克迷思(Judeobolshevik myth)—對希特勒來說最能夠闡釋猶太人超自然的力量和猶太人在現世的脆弱。它顯示猶太人可以透過其不自然的觀點,取得凌駕於群眾之上的毀滅性權力。他寫道:「國際猶太布爾什維克主義企圖從它所控制的蘇俄出發,讓全世界諸民族的核心都腐爛。」然而這種不幸事實上卻是一個機會。透過戕害蘇聯斯拉夫民族中最強大的成員,猶太人所做的事就是德國人終究需要做的事。以此觀點來看,猶太共產主義「對未來而言是萬幸的」,希特勒寫道。因此,希特勒認為一九一七年的布爾什維克革命「僅僅是準備」未來重返「德國宰治」。

書名:《黑土:大屠殺為何發生?生態恐慌、國家毀滅的歷史警訊》電子書作者:提摩...
書名:《黑土:大屠殺為何發生?生態恐慌、國家毀滅的歷史警訊》電子書
作者:提摩希‧史奈德
譯者:陳柏旭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18年6月8日

希特勒將十月革命詮釋為猶太人的詭計,這並非不尋常的解釋,至少一開始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和威爾遜(Woodrow Wilson)也持同樣的看法。倫敦《泰晤士報》一篇通訊將猶太人說成是引領世界布爾什維克陰謀的一股勢力。但希特勒的不尋常之處在於他不厭其煩地做出系統性的結論:德國可以藉由剷除東歐的猶太人、推翻他們的蘇聯堡壘來贏得全球性的權力。他主張這不過是出於自我防衛,因為不論布爾什維克主義靠著什麼陰險狡詐的手段取得勝利,都會導致「日耳曼民族的毀滅—最終的滅絕」。不過,只要正面迎擊,就可以剷除猶太人的威脅。蘇聯猶太人的毀滅將會導致蘇聯「瞬間瓦解」,會證明蘇聯不過是「紙牌屋」或「雙腳是用泥巴糊起來的巨人」。斯拉夫人會「像印地安人那樣」作戰,並且得到和印地安人同樣的下場,然後在東方「會再度重複和征服美洲大陸類似的過程」。當德國人學會用對待美洲土著或非洲土著一樣的方式來看待其他歐洲人且將歐洲最大的國家看成是一個脆弱的猶太人殖民地時,第二個美洲大陸就行將在歐洲誕生。

在這一幅種族主義式的拼貼畫中,歐洲人與非洲人、北美原住民穿插交替。希特勒將整段帝國的歷史和總體式的種族主義壓縮成一個極為簡短的公式:「我們的密西西比河應該是伏爾加河,而不是尼日河。」非洲的尼日河在一九一八年後不再歸德意志帝國主義所管,但非洲仍然是殖民式想望的泉源。伏爾加河是歐洲往東的疆界,也是希特勒所設想的德意志勢力往外所及之處。密西西比河不只是由北至南縱貫美國中部的河川,也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希望將印地安人驅逐到河川彼岸的分界線。「誰還記得印地安人?」希特勒這麼問道。對希特勒來說,非洲是帝國用以當作旁徵博引的泉源,但並非帝國實際統御的位址—東歐才是,而且必須像重新組建北美那樣的方式對東歐如法炮製。

希特勒設想,只要毀滅蘇聯,就能讓正確的種族主人基於正確的原因將正確的次人類(subhuman)給餓死。一旦德國人取代猶太人成為殖民主人,來自烏克蘭的糧食就可以從毫無用處的蘇聯人口嘴邊轉移到上帝賜福的德國城市和屈尊其下的歐洲。希特勒的至理名言是:生命就是一場飢餓戰爭。他提議讓斯拉夫人挨餓,這反映在他於一九三三年掌權德國後著手擘劃的政策文件上。在賀爾曼.戈林(Hermann Göring)掌權之下打造的「飢餓計劃」(Hunger Plan)預見「在這一塊領土上,數千萬人會變成多餘的人口。他們要不就得死,要不就得移居到西伯利亞。」然後根據在掌權之下所訂定的第二輪計劃,德國人的殖民就可以於焉開始。

希特勒將星球性的生態系統描繪成一個被猶太人的觀念給汙染的體系,而猶太布爾什維克的概念則讓這描述能付諸實行。猶太布爾什維克迷思似乎界定出德國人的勢力在什麼點上可以打下一座帝國,重新恢復地球秩序。這也使得某種戰爭政治觀和滅絕政治觀風行,這對猶太人造成了決定性的影響(對德國人也是,只是影響的方式不同)。猶太人的權力是遍及全球的意識型態權力的這種觀念,似乎使得猶太人在特定土地上的根基更淺(而非更深)。要是可以剿滅猶太人,他們就不能再傳播全人類團結這種錯誤的觀念,並且得將他們宰制這星球的地位給讓出來。因此,猶太布爾什維克迷思是藉著必勝的承諾來招兵買馬。

要是戰事並未照計劃進行,要是沒有辦法輕易摧毀蘇聯,那麼猶太人霸權凌駕整個星球的觀念就可能會回到修辭和政策的前線上。要是對蘇聯領土的第一次襲擊並未削弱猶太人的力量,那麼對抗他們的戰爭就必須升級。要是德國必須與全球性的敵人作戰,那麼似乎除了針對猶太人的全面行動之外就沒有別的替代方案了;因為在漫長的戰爭當中,猶太人可能在任何時間、從任何地點發動襲擊。必須殲滅在德國人統治之下的前線後方的猶太人,這個想法潛藏在希特勒的心底深處,而在實際上得到了實現:第一波大規模殺害猶太人的行動並不是發生在柏林,而是發生在蘇聯東邊德軍勢力的前線上。當戰局逆轉時,大規模的殺戮才從占領下的蘇聯往西邊轉移到占領下的波蘭,然後才是歐洲其他地方。

對特定有價值的領土發動先發制人的打擊以對抗全球性的天敵,這似乎可以透過猶太布爾什維克迷思來合理化。這種迷思將殲滅猶太人與征服斯拉夫人連結在一起。如果這種連結在理論上可以成立,德軍可以往東深入戰場,那麼希特勒在實際上就很難失敗。要是征服斯拉夫人的行動失敗了,反而可以為殲滅猶太人找到理由。

●本文摘錄自聯經出版《黑土:大屠殺為何發生?生態恐慌、國家毀滅的歷史警訊》

作者簡介

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

耶魯大學歷史系講座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現代東歐史,畢業於牛津大學,曾在巴黎、維也納和哈佛大學擔任過研究員。曾獲漢娜‧鄂蘭獎章、萊比錫書展大獎、美國藝術文學院文學獎項,文章評論散見全美各大媒體、報章雜誌專欄。撰有多部備受稱譽的史學著作,包括《血色之地:希特勒與史達林之間的歐洲》、《論暴政》(On Tyranny)、The Road to Unfreedom: Russia, Europe, America等。同時也是美國大屠殺紀念博物館外交關係理事會暨良知委員會的成員、維也納人類科學研究中心的常駐研究員。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勝利首相是中風可憐戶?世界史上名人的生老病死

2018/11/13

馬桶上吃飯:在台移工無可喘息的契約鐐銬

2018/11/08

十萬元的右手:外勞制度切斷她的手,碎了她的夢

2018/11/01

《不眠之城》/同一輛計程車搭乘兩次

2018/10/25

寶島監牢:一名印尼妻子的千里尋夫記

2018/10/25

森林之秘寶──您好,我是活的珠寶!

2018/10/23

《我們都是時間旅人》/古老的光芒

2018/10/17

詩性自然主義──科學角度理解哲學遊戲及生命起源

2018/10/04

「人行道生存記」直擊紐約街頭無家者的日常生活

2018/09/27

傾聽大西洋海底的秘密──女科學家瑪莉‧薩普的傳記

2018/09/26

遠洋漁工職場生態 歷時4年第一手的圖文紀實

2018/09/20

【研之有物】晚明古人瘋旅遊,竟還有炫耀文、套裝行程?

2018/09/07

《如此人生》談更生人:給他工作,比不上給他尊嚴

2018/08/09

好手好腳好會做工?《如此人生》擊碎刻板印象

2018/08/03

打開《如此人生》,林立青寫「八大女孩」的真實面相

2018/07/27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跨界解唐詩 國文課之神開講

2018/06/06

金正恩:高瞻遠矚的領袖還是畏懼冒險的看守人?

2018/05/29

受迫害的孔雀天使 亞茲迪人的信仰危機

2018/05/21

「你,還活著嗎?」徘徊在意識灰色地帶裡的人

2018/05/17

科學,從勤加觀察、問「為什麼」開始

2018/05/09

生活在天子腳下的鼠族悲歌

2018/05/04

「隱士王國」崛起 韓國民族自決的歷史起點

2018/04/30

中東心臟日衰 沙國青年走向恐怖主義的不歸之路

2018/04/26

南韓社會中的少數 同性脫北者的告白

2018/04/23

以越南為敘事中心 重建越南歷史多元完整的面貌

2018/04/13

反難民不道德? 一本看懂德國極右派思維

2018/04/11

漫遊巴黎街頭 與喬治.桑一起走過革命現場

2018/04/09

耍弄人性顛覆部落團結,ISIS征服敵人的殘酷手段

2018/03/31

悲傷邊境線,「脫北者」的真實命運

2018/03/29

從「蕃地」到「山地」,原住民族社會如何被國家機器收編為「地方」?

2018/03/26

自願或被騙?為何他們願意成為ISIS聖戰士?

2018/03/22

大汗的女兒 蒙古帝國興盛的幕後功臣

2018/03/20

終止毀滅性武器:秘密橘隊特工 敘利亞任務實錄

2018/03/15

19世紀美國傳奇女記者 潛入瘋人院臥底日記

2018/02/22

熱門文章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為何「大英百科全書」無法在數位時代生存?

2018/07/17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你擁有自私的父母而造成「自戀性創傷」嗎?

2018/07/18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2018/07/05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想法誕生前最重要的事

2018/06/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