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金正恩:高瞻遠矚的領袖還是畏懼冒險的看守人?

2018/05/29 15:55:50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街上人們的服裝十分單調,而且幾乎所有的人都留著同樣的髮型。頭髮基本上全是黑色,沒有人把頭髮染得五顏六色。人們往往可以藉由在領袖誕辰期間大量發放的同型服裝,看出兒童與青少年的年紀。當時有很多閱兵。我有點猶豫,是否該在此使用「如機器人般」一詞...

文/陸迪格.法蘭克

起初在這方面並沒有什麼理由樂觀,因為金正恩被認為太過年輕且沒有經驗,難以穩定地統治北韓。人們完全不相信他有力量、遠見和操作空間,足以去碰觸那些充滿風險且影響深遠的改革措施。

相較於他父親的接班訓練階段長達二十年之久,金正恩的培訓時間其實短了許多。在金正日過世前,他待在金正日身邊見習僅有短短幾個月時間。在他接掌政權的一年前,北韓人民才開始曉得有這號人物。在當時相應的種種官方新聞發布中,人們可以看出某種不確定性。應該冠上什麼頭銜?新任領導人會有什麼形象?他的領導風格又會是怎樣?

金正恩很快地就在這方面掌握了主動權,從而讓人對於身為統治者的他有了初步的猜想,認為他有能力將這個國家帶往更美好的未來。他的第一波宣傳機會,至今我依然認為是經過精心安排的。我們已在前面詳細討論過這些,在這裡就只做個簡短的總結。

金正恩最初的一些作為,都旨在傳遞一種以百姓日常生活為念的君主形象。無論是象徵性地擔保輸往平壤的魚貨供應,抑或是為那些守在金正日遺像前的悼念者提供熱飲;儘管這位新任領導人自己也遭逢了喪父之痛,他還是親自且立即地料理了這些事。除此之外,日後他更大力地促進各種百姓的娛樂活動。

在意識形態方面,金正恩展現出嘗試不尋常事物的驚人勇氣。他的父親金正日在死後不久,就被提升到與截至當時為止始終唯我獨尊的建國之父金日成同樣的高度。人們豎起了新的雙重雕像,設計了融合兩位已故領導人的新徽章,將意識形態更名,也對四處可見的口號補充了金正日的名諱。兩位已故領導人融合成為一個宣傳的整體。此外,在金正恩即位僅僅過了幾個月後,他便立即且公開地承認二〇一二年四月十三日的火箭試射失敗,這點也顯示出了金正恩的勇氣。

他顯然很喜歡領導;有別於他的父親鮮少對人民發表談話,金正恩恢復了與人民的直接溝通,並且重啟他父親在位期間被社論所取代的新年談話。在這當中,他主要是要表達自己的願望和想法。無論是他一再公開地批評無能的官員,或者是成立無非只能以性感來形容的牡丹峰樂團,又或者是從來沒有公開引介的第一夫人,這些都不是一生為國服務的那些老官員們的想法。以無數高層的調職與去職所標誌出的跳躍式人事政策,顯示出金正恩的決斷力與權力上的鞏固。

當金正恩於二〇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在朝鮮勞動黨某次的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上,公布了前已提及的經濟與核武裝軍事並行發展,一個不受拘束的戰略發展變得清楚可見,在我看來,這點必須詮釋成謹慎地回歸他父親的「先軍政治」(선군정치),這是一套凡事以軍事為重的想法。

目前我們對金正恩並沒有更多的認識。既沒有官方版的出生故事,也不清楚他是在哪裡、在什麼樣的環境下長大。一直有傳言說,他曾經去過瑞士留學。然而,就算這件事情屬實,我們還是不曉得它造成了什麼樣的結果。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去觀察這個國家在過去數十年裡所經歷的種種變化,繼而去質問,在金正恩掌政的初期,我們可以在這方面觀察到多大程度的增強或退卻的趨勢。

正在轉型的國家

在這裡,我主要是援引自己過去的種種觀察,以我的學生時代,大約一九九一/一九九二年當時為基礎,藉以去認識與評價種種的變化。這當然有其缺點,因為過去和現在我只看到了北韓實際情況的某些面向。但另一方面,這卻也具有十分珍貴的優點,那就是,我無須去仰賴那些難以驗證的二、三手報導。

早在一九九一年那時,平壤就已是個現代的、相對而言綠意盎然的城市,城市裡有許多引人注目的紀念碑和無數的領導人畫像。時至今日,情況依然如此。由於在韓戰中這裡幾乎被完全摧毀,再加上在許多社會主義國家裡,領導人往往都會致力於將對外櫥窗的首都打造得特別吸引人,因此在這裡,人們在使用國家資源上相對慷慨許多。做為黨與國家的總部所在地,寬廣的街道、巨大的行政大樓、無邊無際的住宅區、寬闊的廣場、各式各樣的紀念碑與顯示排場的處所,構成了這個城市的面貌。

不過,我在一九九一年時所掛念的,其實是可以被稱為「正常生活」或「日常生活」的事。雖然有很多人來來去去,但人們從不真正曉得他們來自何處、去往何方。熱鬧的購物街、市場、餐廳、快餐店和咖啡館,這些在其他大多數城市構成市容的東西,在二十年前的平壤根本就不存在。馬路上幾乎看不到汽車,這讓馬路顯得格外寬廣,卻也流露出一種莫名的陰森。在行政機關的附近會有一些年輕的女交警,身著剪裁合身的制服站在十字路口中央,熱情地指揮著大多根本就沒有的道路交通;這樣的場面往往會惹得外國訪客以奚落的態度嘖嘖稱奇。這些女警和她們的男同事都很認真地看待自己的工作。有一回,我直接穿越一條根本不見人車的馬路,立刻就被訓誡了一番,他們要我去走附近的地下道,否則就會被處罰。順道一提,這是我在當學生時,少數可以直接接觸到未被挑選過的北韓人的一種情況。

在那個時候,如果一個人想從甲地前往乙地,主要都得依靠自己的雙腿。北韓的地鐵網主要是以設計精美的車站聞名(其中的水晶燈與馬賽克裝飾,令人不禁聯想起莫斯科的地鐵),線路卻並沒有普及整個城市。因此,有時我不得不搭乘無軌電車,在尖峰時間,這可是項體能的挑戰。

人們必須先規規矩矩地在車站裡大排長龍。大多數的等車民眾都會禮讓我們外國人排到隊伍的最前面,這點著實讓我感到不好意思。等公車來了,大家必須迅速上車。車子只停一下子,馬上就會開走,完全不管所有的乘客是否都已上車。候車的人往往都大於一部公車的容許載客量。因此,人們會巴著入口的欄杆,跟著緩緩而行的巴士先跑個兩百公尺,等到車上的人挪出了足夠的空間,這時才大膽地跳上車去。我從不記得自己曾經成功地付過車錢,因為我根本找不到、也搆不到指定的投幣口。有鑑於公車裡擁擠的人群,車窗經常不見蹤影,這點對於車內的空氣算是一大利多。

公車的側面被畫了一些大紅星。如果仔細瞧瞧,可在每顆星星裡頭見到「五萬」的字樣。後來我才曉得,那些星星是在標記車輛的里程數。若是我們考慮一下,許多公車都擁有一打以上的星星,那麼我們就會對那些維修人員肅然起敬。我在前東德也見過這樣的現象:由於沒錢買新的,只好一修再修。總的看來,這麼做往往更花錢;遺憾的是,計畫經濟的官僚看不透這一點。

汽車的車況經常都是令人慘不忍睹,輪胎磨到僅剩胎殼,車身則是生鏽。我還記得曾經見過一部只塗了清漆的羅馬尼亞的達契亞,我在一九九一年十月時拍下了那部車。車主在冷卻器的格柵上裝了一個賓士的星星。當時在平壤可見的小客車多半都是來自斯圖加特,各式各樣的車型與年分可說應有盡有。有一回我在街上看到了一部「平壤兩千」,那是一部外型看似「賓士一九〇」的手工仿製品。

到了夜裡,市區整個黑漆漆。就連紀念碑,例如凱旋門,也只有在週末和假日才有夜間照明,而且最晚到了半夜就會熄燈。在靠近地平線的地方,有座巨大且醜陋的灰色爛尾樓高聳入天。高達一百零五層樓的柳京飯店多年來一直未能完工。它側邊的邊緣疑似有點歪曲,而且四處都可見到為了修補草率塗抹水泥的痕跡。某些窗戶被磚塊封死,其他的則門戶洞開,一年四季任由風吹雨打、日曬雨淋。這棟建築物的頂端有座插了面紅棋的起重機,那面紅旗雖然樂觀地迎風飄揚,卻掩蓋不住資金告罄這項事實。官方的說法是,人們特別能從這裡看出領導人愛民如子的苦心;這座飯店是為外國人蓋的,由於為國人所規劃好的一些工程有困難,故而暫時擱置這座飯店的興建。

如果住在平壤的外國人覺得無聊(這種情況確實也經常發生),可以去大同江邊或在牡丹峰公園裡散步。要是天氣太冷,還可以去高麗飯店或外交俱樂部,外交俱樂部裡有一些門可羅雀的酒吧、一些用膠帶修修補補的撞球桌,還有一個三溫暖。至於游泳池,一週當中我只在特定的一天裡能使用,在那天,也唯有少數被挑選過的北韓人才能進入泳池,藉以避免北韓人民與外國人過從甚密。當時並沒有一般的計程車;不過,要是有正確的電話號碼,而且能夠找得到可用的電話,倒是可以預約某種載送服務。

電視節目十分單調,只有兩家國營電視台在播送。南韓的電視和廣播則完全沒有。為此,北韓在特定頻率上發送了強力的載波,以持續或有節奏的蜂鳴有效地覆蓋了敵方的電台。

街上人們的服裝十分單調,而且幾乎所有的人都留著同樣的髮型。頭髮基本上全是黑色,沒有人把頭髮染得五顏六色。人們往往可以藉由在領袖誕辰期間大量發放的同型服裝,看出兒童與青少年的年紀。當時有很多閱兵。我有點猶豫,是否該在此使用「如機器人般」一詞,因為這是一種局外人的觀點。從前我們那些住在西德的親戚老是覺得東德是個灰暗的國度,當他們來萊比錫探望我們時,總會發出一些令我們訝異的評論。當時我們的看法與他們截然不同;時至今日,即使在觀看一些近期所發表的紀錄片,我們的感受依然和當年相同。不管是彩色的還是灰暗的,東亞那種活潑、每個角落都各異其趣、充滿異國情調的原型,無論如何,與平壤是格格不入。至於鄉間,則更是乏善可陳,雖然在這裡的人明顯比較開放與好奇。

對比我腦海中這個偏向令人抑鬱的印象,我不禁興致勃勃地想來說一說北韓今日的光景。

我承認,在過了二十年後,相較於曼谷、北京、首爾或東京,平壤如今依然還是那麼平淡、單調、安靜且無聊。然而,比起它在一九九一年時的面貌,這個城市已是不能同日而語。

汽車的數量有了近乎爆炸性的成長;北韓國內的品牌「平和汽車」在這當中也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平和汽車與統一教(該教係由充滿爭議的人物文鮮明所創立,文鮮明已於二〇一二年去世)合作,在南浦特別市的工廠生產汽車。前此從未有過任何廣告牌的平壤,大約在十年前,突然開始可以見到一些巨型的汽車廣告看板。在這些看板上還會寫上「從白頭山到漢拏山」這樣的標語,意即從朝鮮半島北部最高峰到朝鮮半島南部最高峰,言下之意就是誓言統一朝鮮半島。另有一個標語則是「憑藉民族的團結力量走向世界」。目前在平壤的街道上也能看到越來越多諸如BYG或FAB等中國廠牌的汽車。冒黑煙的橄欖綠柴油卡車如今只有在鄉間才看得到。賓士的品牌領導地位早已不復存在。近年來,平壤街道上的品牌多樣性,甚至超過了主要都是諸如現代或起亞等在地廠牌的首爾。除卻極少數的例外,在北韓基本上見不到現代或起亞這些廠牌。為此,我至少遇到過一部「悍馬」。

近來女交警已經退到路旁,在工作時間裡,她們只是盯著那些被大量裝設的交通號誌。唯有當配有深色玻璃與黑色軍用車牌的SUV出現時,她們才會參差不齊地敬禮。除此以外,她們可以只在一旁看著越來越大的車流量如何在這裡或那裡導致塞車。

車輛本身大多都既新,狀態又好,如今幾乎再也看不到快磨平的輪胎與生鏽的車體。據說,從前在北韓,車禍多半是領導階層消除異己的一項手段,不過近年來車禍的數量卻激增,就連開啟車輛照明也變成強制性。這是一種真實的進步;過去曾有一回,我乘坐一輛汽車在北韓長途旅行,我的司機以破爛的路面還能允許的車速,駛入一個沒有照明的隧道裡,雖然可以預期裡頭或許會有行人,可是為了節省電池、發電機和難以取得的白熾燈,他居然就不開車燈,當場把我給嚇出了一身冷汗。

早在我還在求學的那時候,人們就開始鑿開一些街道,在上頭鋪上軌道。時至今日,平壤的街道上有太脫拉(Tatra)的有軌電車穿梭。我簡直難以置信,這當中居然還包括了從我的家鄉萊比錫用船運來北韓的有軌電車;我的家鄉萊比錫曾在一九九〇年後大舉推動現代化,導致市府的財政惡化,為了解開過往的包袱,於是賣掉了這些有軌電車。雖然平壤的交通問題並未因此獲得解決,不過,市民的雙腿與老舊的無軌電車倒是可以因此減輕一點負擔。近年來,就連後者也都更新了一些設備,諸如塑膠硬殼座椅和友善的色調,都還蠻具國際水準。不過,就我所知,平壤的大眾交通工具至今依然十分擁擠。

就連在平壤的地鐵裡也能找到一些我的「舊識」。平壤地鐵的一些老舊列車,如今已被前東德的D型列車取代,這些列車從前是行駛於東柏林的U5線,大學時期,我每天都會從位於利希騰貝格(Lichtenberg)的學生宿舍,搭乘這條線前往亞歷山大廣場(Alexanderplatz)。雖然車身上所有可以認出是來自德國的標記全被仔細地移除,不過玻璃上用鑽石工具銘刻的「Tags」標記依然清晰可見。正由於這些車輛被賣到了北韓,從一九九〇年起青少年為了與柏林公共運輸公司作對,而一再於車身和座椅上所做的塗鴉,總算能夠一次清乾淨。每當我對不理解德國人為何要如此破壞車輛玻璃的北韓友人說起這些緣由,他們總是會發出恍然大悟的驚嘆。

在鄉間可以見到大量的腳踏車;偶爾也可見於平壤。我在留學時期多麼渴望能有一台腳踏車!當時它們因為被視為落後的象徵而遭到禁止。我指的是,當時就連在鄉下也看不到腳踏車的蹤影;只不過我並不敢保證那裡就完全沒有腳踏車。「腳踏車政策」在過去幾年裡有過多次改變;總是一再聽說各式各樣的禁令,但這些禁令實際上再也無法落實。如今家家戶戶幾乎至少有一台腳踏車,不僅如此,由於日本進口的二手腳踏車品質較佳,現已超越中國來的便宜貨,成為北韓人的首選。往返日本的渡輪停駛,相應的也讓北韓民眾深感遺憾;除了那些在鄉間幾乎每個十字路口旁經營流動式腳踏車修理站的老人。順道一提,除了這些舶來品以外,北韓也有自己的一家腳踏車品牌。

人們偶爾可以聽到某些家庭在為腳踏車究竟屬誰而發出的劇烈爭執;是屬於男性的一家之主,還是屬於辛苦操持整個家庭的女主人?也因此,長久下來,雙車家庭已成趨勢。為了顧及使用的靈活性,幾乎沒有帶有橫桿的男用腳踏車。街上偶爾可以見到一、兩台登山自行車。每台腳踏車都有一個區域特定的號碼牌,就掛在把手前面的購物籃前(幾乎沒有什麼腳踏車沒有這樣的購物籃)。從不久前起,就連觀光客也能來一趟腳踏車之旅。

直到幾年前,計程車的蹤影才出現在平壤街頭上。近年來大批湧入了來自中國的計程車,這些黃綠相間、被北韓民眾稱為「北京計程車」的現代化車輛,儼然日益增長成為一支龐大的車隊。車窗上的紅藍標牌表示乘客可以用可儲值的Narae Card付車資。不過司機也會收美鈔。

雖然外國人在北韓付款還是麻煩,但其實已有很大一部分變得比較簡單。外國顧客先去挑選以外匯韓元標價的商品,接著會從售貨小姐那裡拿到一張單據,然後帶著這張單據去一個獨立的櫃臺。去到那裡,可以向結帳人員表示自己想用何種貨幣支付(多半都是美元、歐元和人民幣),請對方換算一下。接著付錢給對方,對方會在單據上蓋章,並且用當下尚有的外幣找錢。這時顧客就能拿著蓋了章的單據回售貨小姐那裡領貨。我也曾在前蘇聯見過這樣的系統;在那裡,人們顯然也不想把經手現金這樣的重責大任交付給所有的售貨員,只不過交易中兌換的貨幣改成盧布罷了。

無論如何,近年來北韓要的是顧客口袋裡的錢,也為此下了一點功夫。我在二〇〇五年時見到了北韓的第一張儲值卡。時至今日,至少有了兩種儲值卡,這兩種我都有。前已提及的紅藍色的Narae Card是由外貿銀行發行,它應該是迄今北韓最為通用的一種儲值卡,如果商家張貼接受此卡的標示都不是貼假的。就連在首都以外,如今也能見到越來越多這樣的標示。除此以外,還有金色的Koryo Card。只不過用這種卡付帳並非總是行得通;如果數據線路有問題(這種情況在北韓其實還蠻常發生),顧客最後還是得以現金支付。

北韓的夜間明顯變得較為明亮。這得歸功於一些水力發電廠的興建完成,當然,風力與太陽能發電等替代能源的引入同樣也功不可沒。近年來,首都以外的許多陽台和庭院都能見到太陽能收集器的身影。在平壤,沿著大同江岸裝設的太陽能電池路燈十分顯眼。

不過,由於電力的需求持續增加,因此人們並不確切曉得這些額外的電力生產還能夠撐多久。像是在平壤,幾乎家家戶戶都能見到空調設備這類消耗電力的裝置,很難讓人在北韓的用電供給上抱持樂觀。誠如一些居住在首都的人所告訴我的,由於民眾的購買力提高,電暖器的數量也隨之上升,到了冬天,經常會因為電力短缺而跳電。

特別引人注目的是,數量激增、上頭寫著「식당」(食堂)和「상점」(商店)的招牌,這些招牌經常是五顏六色、光彩奪目,其中又以金色最為常見。「상점」一詞其實是對某些有點複雜的店家的一種委婉說法,這種店家可能是由一個雜貨店、一個餐廳和一個三溫暖所組成。那裡通常是以硬幣付款,顧客主要是北韓人。就連在鄉下地方,我也曾見過許多新建的食堂或商店。順道一提,後者在幾年前還被稱為「服務中心」。這樣的名稱雖然比較貼切,但由於某些未被進一步說明的原因遭到禁止。

與此同時,各種宣傳標語反倒變得比較沒有那麼醒目。雖然它們的數量還是和從前一樣多,不過,過去所使用的強烈紅白對比手法,如今越來越常被鐫刻在灰色花崗岩裡的文字取代。這些文字雖然更精緻,顯得具有更高的價值,卻也因此再也無法從遠處一眼看出。這是一種「嶄新、自然的風格」,誠如在二〇一三年秋季時,某位明顯經過打扮的北韓導遊在回答我的詢問時所證實。

從前從大老遠就能見到的平壤市中心的那個污點,如今已成了一個未來地標。在埃及的Orascom電信公司幫助下(Orascom電信與北韓的高麗電信〔Koryolink〕共同合作經營北韓的手機網路),高達一百零五層樓的柳京飯店,在蒙塵了二十多年後,終於披上了玻璃帷幕。雖然內部依然是個大工地,不過,感謝外牆,這座飯店近來已成了貨真價實的建築亮點。北韓的導遊喜歡用這樣的笑話來取悅觀光客:那座遠遠就能看見的大型金字塔,其實是個火箭發射台!

其他地方也都各有一些建設。為了紀念金日成的百歲冥誕,二〇一二年四月推出了一個首都的美化計畫,除了在市區裡興建了一些新公園,在兩位已故領導人的大型塑像附近興建了萬壽台公寓以外,更完成了其他許多大大小小的計畫。其中包括了為金日成大學的教授興建一棟高樓宿舍。平壤市區裡多了一座新的民俗公園,一些歷史悠久的遊樂場也被仔細地修復。為此,北韓政府可謂是不遺餘力,甚至還遠從義大利進口了一些遊樂設施。此外,為了大同江上綾羅島的海豚館,更是鋪設了一條長達一百公里、直通黃海的海水管道。

如果去北韓各地走一遭,同樣也會見到四處在密集進行一些工程。老房子被加高了幾層樓,新房子正在動工,某些房屋的外牆正在拉皮。無疑地,北韓正在經歷一股建設熱潮。不過,二〇一四年五月中,平壤有棟已有部分住戶遷入的新建築突然倒塌,導致許多住戶當場慘遭活埋,這場悲劇暴露出這股建設熱潮的陰暗面。國營媒體倒是異乎尋常地報導了這起事件。據說,金正恩還因這起不幸的事件而失眠,一大堆知名的高級官員也為自己的疏失公開道歉。我們可以假設,這是北韓政府對南韓政府做的示威;二〇一四年四月十六日,南韓的客輪「世越號」不幸翻覆,三日後船體完全沉沒,由於處理不當,當時南韓政府正飽受各界強烈的抨擊。不過,另一方面,願意公開承認不幸事件也顯示出,相較於他的父親和祖父,金正恩在處理媒體的態度上顯然更為開放。

就連在個人層面上也發生了不少事情。特別是自從金正恩的妻子於二〇一二年夏天公開亮相之後,許多北韓婦女都以她為典範,留著一頭俐落的短髮,不再留著從前政府所規定的保守髮型。長久以來都被視為禁忌的染髮,如今越來越常能在北韓婦女身上看到。所有的人都穿同樣的衣服,那樣的年代已成過往。時至今日,形形色色的套裝、襯衫、褲裝和鞋子,構成了一個嶄新的畫面,然而,著重的始終還是優雅。我曾見過有人穿著牛仔褲與T恤,不過這樣的人至今還是屬於例外。飼養寵物也越來越受歡迎。街頭上可以見到牽著小狗的婦女,高樓陽台上可見到以柵欄護住的鴿棚。

有些人就算走在路上還是一直盯著自己的手機,不太去理會四周環境,遇到這樣的人迎面而來,我們不得不閃躲。上述這種情況如今也會在北韓上演。北韓目前的手機數量遠超過兩百萬支,數目雖然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不過,就其發展的速度而言,這其實很可觀。無論在城市還是在鄉間,到處都看得到有人拿著手機在講電話、拍照、傳簡訊或玩遊戲。同樣也越來越常可以見到有人帶著北韓國內所生產的三池淵或阿里郎平版電腦,這些平版電腦使用的是安卓作業系統,裡頭還內建了不少北韓國內所開發的應用軟體。

老百姓的休閒活動在過去幾年裡越來越多樣化。餐廳不僅會相互競爭客人,還會翻新菜色,將韓國菜的勁道及簡約與中國菜的口味多樣做出充滿創意的結合。電視上也能看到烹飪節目,更有一款平版電腦專用的多媒體烹飪應用軟體。以外國餐飲為主的餐廳雖然還是很少,但目前在平壤至少有兩家義大利餐廳(他們的員工都曾在歐洲受訓)和各式各樣的漢堡餐廳,甚至還有一家以維也納的價格販售維也納咖啡的維也納咖啡館。

我們其實完全看得出變通的意願。二〇一三年初,我曾經去到一家招牌上標示著販賣「紀念品」的商店,在這家店的門口居然貼了一張用來吸引潛在顧客的醒目海報,上頭寫著「剛到貨的冰箱」。我簡直嚇了一跳;這算是哪門子的「紀念品」,該不是要賣給觀光客的吧?那張海報上頭寫的是韓文,顯然是針對在地顧客。那家店只有一張販賣紀念品的許可證;可是販賣家電顯然更好賺。

有鑑於我自己從前的東德經驗,有件事情特別令我印象深刻:二〇一二年時,我曾在某家商店裡看見香蕉,店裡卻未見大排長龍。很顯然,水果實在太貴了;但無論如何還是有香蕉可買。所以問題早已不在於供給,而是許多北韓的老百姓都缺錢。然而,另一方面顯然也有一大群老百姓其實並不缺錢,而且這個族群的規模越來越可觀。如果在餐廳用餐時仔細觀察一下四周,其實很容易會發現,經常會有人餐點只吃了一半。

書名:《北韓,下一步?!——國際經濟學家所觀察的北韓現況與未來》作者:陸迪格...
書名:《北韓,下一步?!——國際經濟學家所觀察的北韓現況與未來》
作者:陸迪格.法蘭克
譯者:王瑜君, 王榮輝, 彭意梅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5年4月26日

城市裡的兒童穿著都挺體面,除了溫習功課和參加學校所安排的活動以外,在僅有的些許閒暇時間裡,他們和鄉下的小孩一樣都喜歡玩直排輪。每到傍晚和週末,所有能夠玩直排輪的大型空地都會被占滿。到了夏天,全國到處都有人在賣被稱為「愛斯基摩」的冰品。在平壤的金巷保齡球館,人們可以在最高樓層玩玩日本來的吃角子老虎機,試試手氣。人們可用外幣換取代幣,如果中獎的話,則可到隔壁的一家商店兌換獎品。除此之外,首都裡還有其他一些像是壁球場或滑冰場等高級休閒活動場所。目前平壤最時尚的當屬健身中心;過度營養的飲食顯然留下了痕跡,富裕所促進的個人主義則使得人們越來越關注自己的外表。

有一個重要商業活動完全把外國人摒除在外,那就是:市場。西方民眾最為熟悉的當屬位於平壤統一街的市場,這個市場也被簡稱為「統一市場」,雖然與「統一」並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我最後一回還可以進去逛這個市場是在二〇〇四年,從那之後,就再也不得其門而入。當時我也不能夠在那裡頭拍照,至於原因為何則並未明說。北韓其實到處都有市場,如果曉得要往哪裡瞧,偶爾就能發現它們。舉例來說,如果從羊角島國際飯店的窗戶往外看,就能看到市中心的市場,它的半圓藍色屋頂一眼就能被認出。在鄉間,市場上往往會有十幾或二十幾個毗鄰而立的斜頂攤位。攤位會擺成許多長排,顧攤子的多半是婦女,販賣的東西從蛋、米、青菜、啤酒和燒酒,到衣服、收音機和電視等,可說是形形色色,應有盡有。售價總是有很多個零,且不受國家的管制。外幣則是依照黑市匯率換算。

●本文摘自商周出版《北韓,下一步?!——國際經濟學家所觀察的北韓現況與未來》電子書

陸迪格.法蘭克

德語區最權威的北韓研究學者。一九六九年出生於萊比錫,身分為經濟學家、東亞研究學者,專門研究北韓。

出生於東德,特殊的成長背景讓他經歷過東德、蘇聯、北韓三種極權政權。一九九〇年代就讀北韓平壤的金日成綜合大學,在柏林洪堡大學攻讀韓文、經濟學與國際關係。曾任教於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國際公共事務學院,二〇〇七年成為維也納大學「東亞經濟與社會講座」教授,二〇一二年起接下維也納大學東亞研究主任職務。他也受聘為南韓高麗大學客座教授,首爾慶南大學北韓研究客座教授。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詩性自然主義──科學角度理解哲學遊戲及生命起源

2018/10/04

「人行道生存記」直擊紐約街頭無家者的日常生活

2018/09/27

傾聽大西洋海底的秘密──女科學家瑪莉‧薩普的傳記

2018/09/26

遠洋漁工職場生態 歷時4年第一手的圖文紀實

2018/09/20

【研之有物】晚明古人瘋旅遊,竟還有炫耀文、套裝行程?

2018/09/07

《如此人生》談更生人:給他工作,比不上給他尊嚴

2018/08/09

好手好腳好會做工?《如此人生》擊碎刻板印象

2018/08/03

打開《如此人生》,林立青寫「八大女孩」的真實面相

2018/07/27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跨界解唐詩 國文課之神開講

2018/06/06

金正恩:高瞻遠矚的領袖還是畏懼冒險的看守人?

2018/05/29

受迫害的孔雀天使 亞茲迪人的信仰危機

2018/05/21

「你,還活著嗎?」徘徊在意識灰色地帶裡的人

2018/05/17

科學,從勤加觀察、問「為什麼」開始

2018/05/09

生活在天子腳下的鼠族悲歌

2018/05/04

「隱士王國」崛起 韓國民族自決的歷史起點

2018/04/30

中東心臟日衰 沙國青年走向恐怖主義的不歸之路

2018/04/26

南韓社會中的少數 同性脫北者的告白

2018/04/23

以越南為敘事中心 重建越南歷史多元完整的面貌

2018/04/13

反難民不道德? 一本看懂德國極右派思維

2018/04/11

漫遊巴黎街頭 與喬治.桑一起走過革命現場

2018/04/09

耍弄人性顛覆部落團結,ISIS征服敵人的殘酷手段

2018/03/31

悲傷邊境線,「脫北者」的真實命運

2018/03/29

從「蕃地」到「山地」,原住民族社會如何被國家機器收編為「地方」?

2018/03/26

自願或被騙?為何他們願意成為ISIS聖戰士?

2018/03/22

大汗的女兒 蒙古帝國興盛的幕後功臣

2018/03/20

終止毀滅性武器:秘密橘隊特工 敘利亞任務實錄

2018/03/15

19世紀美國傳奇女記者 潛入瘋人院臥底日記

2018/02/22

征服與擴張,從清朝版圖建構臺灣的想像地理

2018/02/02

殘酷悲劇再現 以色列拘留營的真相

2018/01/17

君不見,當年持槍驅趕示威者的緬甸軍人,腳下卻是穿著拖鞋。

2017/12/28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與生態地景對話何以成為藝術?

2017/11/02

北韓宮廷│最終被指定繼承者「金正恩」真相大公開!

2017/10/18

屍屍的愛,燒融在黎明之前。

2017/09/22

熱門文章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為何「大英百科全書」無法在數位時代生存?

2018/07/17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你擁有自私的父母而造成「自戀性創傷」嗎?

2018/07/18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2018/07/05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想法誕生前最重要的事

2018/06/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