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隱士王國」崛起 韓國民族自決的歷史起點

2018/04/30 18:41:03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儘管發生了類似的小規模衝突,西方列強在這期間鮮少關注韓國,他們致力於在中國擴張商業。於是,在數年之後迫使這個「隱士王國」完全對外開放的國家,是日本而非其他任何一個西方強權。明治維新後,日本尋求擴張領土與商業的機會,以建構其國力和聲望,韓國被他們視為理所當然的目標...

文/埃雷斯‧馬內拉

首爾如何把握時機

一九一九年春,巴黎及全球的中國民族主義分子在國際舞臺上努力建立中國的國際地位,而韓國的愛國分子也受到鼓舞而開始行動。自一九○五年起,朝鮮半島就處於日本的統治,且殖民當局的壓迫日益嚴厲;而在大戰期間,日本審查官又試圖不讓自決之類的詞彙出現在媒體上。不過,在大戰的最後幾個月,韓國人已開始思索戰後世界的可能性,於是他們抓緊了威爾遜本人和他的原則。隨著巴黎和會的召開,韓國人決心要使韓國成為威爾遜所承諾的改革的一部分。一九一九年三月一日上午,三十三名宗教界與民間的重要領袖群聚於首爾,並要簽署一份《韓國獨立宣言》。這份宣言採納了威爾遜的說詞,主張韓國在國際社會擁有自由與平等的權利,並發起廣泛的反日運動。在接下來的數個月裡,朝鮮半島全境有過百萬人參與了要求獨立的示威與抗議活動,範圍遍及韓國各,無分宗教、教育、年齡與職業。這行動之後被稱為「三一運動」,史無前例地展現出韓國民族主義是一種群眾現象,不再侷限於知識菁英階層,並成為韓國獨立運動的發展分水嶺。

和埃及、印度以及中國的情況不同,一次大戰對朝鮮半島的人口幾乎沒有直接影響。韓國人並未大批參與戰事,而這場大戰也未造成重大的經濟危機。就大日本方面而言,作為大日本帝國的一部分,戰爭期間的韓國,同樣處於相對繁榮和充滿著機會。不過,日本領袖意圖利用這場大戰在亞洲擴張勢力,並提升日本的全球地位,而韓國民族主義分子則希望大戰有助於他們擺脫日本人的統治。大戰之初,日本對德國宣戰,並對德國位於亞洲的殖民地發動攻勢,此時部分的韓國民族主義分子則跟中國的同道一樣,希望同盟國取得獲勝,然後協助韓國人摒棄日本統治。然而,在美國參戰之後,尤其是在韓國民族主義分子得知威爾遜總統的「十四點和平原則」演講及後續的相關宣言之後,他們改為採納威爾遜的新國際秩序願景,認為這是前所未有的機會,韓國將在其中崛起—或是按照他們的看法,再次崛起,並在日益擴大的國際社會裡,成為主權獨立、與他國平起平坐的成員國。

三一起義是一八七六年韓國被日本軍隊「打開國門」之後,數十年間政治和社會快速變革的結果。幾個世紀以來,朝鮮半島大多數時候與世隔絕,李氏朝鮮(於一三九二年建立)除了每年派遣進貢使團到北京皇城,向中國天子致上屈從之意,與其他國家並沒有正式外交關係。但到了十九世紀中葉,李氏王朝明顯處於衰落之中,首爾以外的各道經常爆發農民暴動,但朝鮮朝廷在得知中國在兩次鴉片戰爭當中均敗於「西方蠻族」之後,他們決心要擊退任何外國侵佔的企圖。一八六六年,美國商船舍門將軍號(General Sherman)試圖沿江航溯平壤,結果被當地人民攻擊並予以焚毀,二十四名船員全數被殺。華盛頓方面下令亞洲分遣艦隊派出遠征軍,以報復這一暴行,並順便使韓國向美國開放通商,正如一八五三年馬修.培里(Matthew C. Perry)准將曾在日本做過的著名行動(黑船來航)。一八七一年,五艘美國軍艦抵達韓國海岸,不過遭遇到頑強抵抗,最終無功而返,回到他們位於中國的基地 。

儘管發生了類似的小規模衝突,西方列強在這期間鮮少關注韓國,他們致力於在中國擴張商業。於是,在數年之後迫使這個「隱士王國」完全對外開放的國家,是日本而非其他任何一個西方強權。明治維新後,日本尋求擴張領土與商業的機會,以建構其國力和聲望,韓國被他們視為理所當然的目標。從大英帝國的亞洲劇本中撕下一頁的日本,向韓國海軍挑釁,並引起一場意外事件,日本在接下來的衝突中獲勝,這導致在一八七六年二月二十二日簽訂的「江華島條約」。該條約仔細模仿了西方列強早年強加於中國與日本之上的不平等條約:韓國對外國開放幾個港口,並允許日本在這些港口建立起享有領事裁判權的租界。日本也試圖打擊把中國在朝鮮半島的傳統地位(中國把後者視為其勢力範圍),於是也添加了一則條文,宣稱韓國是個擁有完整主權的獨立國家 。但三十年之後,當日本人併吞韓國以擴大殖民帝國時,他們卻忽略了這份宣言。

而北京方面,因為日本在中國舊有的勢力範圍內崛起,考量到實力差距,於是清政府鼓勵首爾與西方強權簽訂雙邊條約,以利用列強抗衡日本。一八八二年,韓國簽署了第一份的類似條約,而對象是美國代表羅伯.舒菲爾德准將,之後韓國又隨即與英國、德國、義大利、俄羅斯、法國和奧匈帝國簽約。美國在一八八二年的《朝美修好通商條約》承認韓國擁有完整主權,並承諾如果韓國成為其他國家的侵略目標,美國會提供「善意協助」。一九一九年,韓國民族主義分子要求自決,在他們向威爾遜的呼籲當中,也有引述這些條款 。然而,儘管類似條約使韓國的主權得以被承認,它依然是外國強權之間的競技場,尤其是中國和日本之間。一八八四年,中國軍隊協助鎮壓了一起由日本人支持的、旨在對抗保守派宮廷勢力的政變,這加強了中日之間的緊張關係。在接下來的十年裡,當俄羅斯帝國尋求向遠東擴張時,也可見到俄羅斯在韓國的影響力,而這期間也有不少新教傳教士(美國人佔多數)抵達韓國,他們開始在這個半島傳教,並在隨後的韓國歷史中發揮起重要作用 。

一八九四年,中日的緊張關係一觸即發,其時,東學黨人發起了一場動搖李氏政權的民眾起義。東學是當時韓國鄉野的新興宗教運動,旨在對抗以基督教為首的西學。東學黨起義(韓國稱為東學農民運動)匯聚了農民對經濟形勢惡化、官員貪腐以及外國勢力侵略等等的不滿,並且得到廣泛響應。中國和日本雙方都向朝鮮半島派出大量軍隊,以保護雙方各自的利益並延伸其影響力。中日之間旋即爆發戰鬥,並很快升級為一場全面性的戰爭。一八九五年,日本取得決定性勝利,終結了中國數個世紀以來對韓國的宗主權,日本也在戰後強逼中國做出更大的讓步,但因為以俄羅斯為首的歐洲強權出面干預之下,日本的企圖未能得逞(三國干涉還遼)。由於中國在韓國的影響力不再,新興的日俄競爭態勢就成為緊接著的十年內,韓國政治的核心特徵。

一八九六年,即甲午戰爭結束不久,一個由受過西方教育的韓國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所組成的團體,「韓國獨立協會」成立,這是韓國第一個明顯擁護現代民族主義意識型態的組織。對於本國政府軟弱地應對著與日俱增的外國壓力,該協會的許多成員都感到沮喪,並倡議政府應跟隨西方自由派路線,進行政治經濟改革,以增強韓國的國力,抵抗更進一步的侵略,促使韓國走向現代化。協會的創辦人徐載弼(Philip Jaisohn)在早年改信基督教,他是改革派的老將,也在一八八四年參與政變,並於政變失敗後流亡海外。徐載弼在美國定居,並學習醫術,最後透過婚姻而歸化為美國公民,而他還是美國第一個有韓國血統的公民。協會中的另外一名重要成員,則是後來在一九四八年至一九六○年期間擔任大韓民國總統的李承晚。李承晚生於一八七五年,來自書香世家,在一八九四年進入美國傳教士學校之前,他接受的是傳統儒家教育 。

為了宣傳獨立協會的計劃,徐載弼創立了一份以韓英雙語發行的《獨立新聞》。在一八九六年到一八九八年期間,韓國獨立協會與《獨立新聞》援引日本和美國的例子,以作為韓國的發展榜樣,藉以倡議教育、政府和經濟方面的現代化,以及實施「自強」改革。宮廷內的保守派勢力害怕改革會損及他們的權力,因此強烈反對獨立協會及其計劃,旋即查禁了獨立協會及其報紙。徐載弼離開了韓國,並再度前往美國;而李承晚則遭到逮捕,並在監獄服刑六年,在監獄期間他改信了基督教。獨立協會事件與當時在中國境內發生的、由康有為所領導的「百日維新」相比, 在許多方面都有著相似之處。康有為也鼓吹現代化改革,並在一八九八年遭到宮廷保守派的鎮壓。然而,韓國的運動在理念上更為激進,且受西方的直接影響更深,尤其是因為徐載弼在美國期間所吸收到的主權在民和經濟進步的理念 。

到了一九○四年,日俄之間的緊張關係終於爆發,演變為殘酷的全面戰爭,由於雙方大量使用防禦性壕溝、鐵絲網以及機關槍,日俄戰爭常被認為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預演。日本意外的取勝鞏固了他們在韓國的勢力,並增強了日本在中國的影響力。不過這場戰爭更在殖民地世界當中引起廣泛的迴響,許多殖民地認為這是對於主張自己擁有高等文明,以及在國際事務中承擔殖民帝國使命的歐洲的挑戰。這場勝利促進了「東方覺醒」的氣氛,助長了當時湧現的各種針對殖民帝國合法性的挑戰,以及打破了深植人心的西方優越論。印度的抵制英貨運動,埃及的民族黨, 還有中國、波斯和土耳其的制憲運動,這些全都在一九○五年之後的數年內發生 。雖然在殖民地民族主義分子的眼中,日本的戰勝破壞了西方帝國主義所宣稱的合法性;可是這場勝利也並未給民族主義分子提供新的手段或場域,協助他們在實踐當中挑戰帝國主義。採納日本模式,以建設更為強大、富裕且更為現代化的社會,這雖然具有潛在的吸引力,卻是一項長期的計劃。而且日本自己—作為一個務實的國家,而非別人的模範—對於使用其日益增進的國際影響力去挑戰現有秩序的邏輯,鮮有興致。相反地,日本還努力想加入帝國主義強權的行列。

在日俄進行談判以結束戰爭時,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以調停人的姿態表達美方的善意協助。一九○五年九月,以緬因州海軍造船廠為名的《朴茨茅斯條約》正式簽署,俄國人在條約中正式承認韓國為日本的保護國。美國的韓國團體則試圖透過外交行動,搶先一步阻止韓國成為日本保護國,以夏威夷為基地的韓國海外組織,聯合派遣使者向老羅斯福(即西奧多.羅斯福)總統遞交請願書,希望在韓國保留「自治政府」。老羅斯福在紐約市接見了這兩名使者—不久前剛於韓國出獄的李承晚、新教牧師尹平顧(P. K. Yoon,音譯),不過羅斯福告訴他們,自己愛莫能助。如果兩人想要參加日俄和會,羅斯福表示他們應該正式向韓國駐華府大使提出申請。當他們確實這樣做的時候,韓國大使又以未收到首爾方面的指示為由,拒絕採取行動。

這名「莽騎兵」 * 日後為自己辯護說,美國之所以未能依照一八八二年《朝美修好通商條約》的承諾,支持韓國保持獨立,是因為如果韓國人無法保護自身的獨立,那麼「沒有一個不具利害關係的國家,會願意做連韓國人自己都不能做到的事」。這份現實的外交政策聲明,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反過頭來讓老羅斯福困擾不已。他當時強力地反對威爾遜的中立政策,告誡美國政府要立刻介入這場大戰,為遭受德國人無情踐踏的比利時捍衛國家獨立。當威爾遜的支持者在報刊上將老羅斯福的這份聲明,與他之前對韓國的聲明對照時,他們竊笑不已,顯然老羅斯福對比利時與韓國採取了雙重標準。

書名:《1919:中國、印度、埃及和韓國,威爾遜主義及民族自決的起點》作者:...
書名:《1919:中國、印度、埃及和韓國,威爾遜主義及民族自決的起點》
作者:埃雷斯‧馬內拉
譯者:吳潤璿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3月28日

一九○五年七月,羅斯福政府以《朴茨茅斯條約》協調人的姿態,與日本方面秘密簽訂了《桂太郎—塔虎脫協定》(Taft - Katsura Agreement),想要藉此抑制日本在遠東的崛起,同時也確保日本對韓國的控制。簽署這份協定的是時任美國戰爭部長威廉.塔虎脫(後來也擔任美國總統)與時任日本首相桂太郎,美國在協定中正式承認韓國為日本的保護國,以回報日本對美國統治菲律賓一事的承認。在日本政府接管韓國的外交關係之後,美國旋即關閉駐首爾公使館,以及終止其他在韓國的外交任務,雖然直到一九二二年協定的完整內文才得以公開,韓國民族主義分子還依然懷抱著美國會給予支持的希望。對於老羅斯福承認日本是韓國的保護國,但之後的塔虎脫政府卻允許日本在一九一○年兼併韓國,韓國人一直主張那違反了《朝美修好通商條約》的原則,即承認韓國為一個主權國家,並在外國勢力侵略韓國時,美國會「善意協助」。然而,美國國務院的正式立場採取了類似老羅斯福的循環論證:因為日本的兼併,韓國不再是主權國家,因此在之前的條約中,所有關於美國應捍衛韓國主權的規定已經不具實際意義。

而在一九○五年之後,因為韓國人民日益受到日本統治的壓迫,可以預見到他們的民族主義意識和行動正快速地蔓延開來。武裝團體在鄉下地區和日本部隊進行游擊戰,而在城市內則建立起愛國社團,儘管他們隨後迅速被日本人相繼解散。這段期間也可見到以美國傳教士為主的新教活動在韓國極速興起,而且成果豐碩。雖然傳教士本身行為謹慎,不公開對韓國民族主義表示支持,以免觸怒日本當局,不過隨著進步、現代和民族等新觀念在人數持續增加的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階層之間擴散,有愈來愈多的韓國基督徒,在韓國民族主義行動中佔據顯著的地位。韓國佛教徒以及天道教信徒(東學黨分支)在民族主義的組織與行動中也相當突出。一九八○年代,借鑒西方的現代韓國民族認同論述開始浮現,並持續地擴張與發展。韓國知識分子研究韓文和神話以及世界史,試圖發展出關於自身民族的特質和意義的理念。他們經常得出的結論是,韓國民族誕生於遠古的迷霧之中,擁有明確的同質民族特徵,這點和歐洲以及其他地區的典型新興民族運動皆同 。

●本文摘自八旗文化《1919:中國、印度、埃及和韓國,威爾遜主義及民族自決的起點》

凱倫.伊利特.豪斯 Karen Elliott House

哈佛大學歷史系教授、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成員。2003年從耶魯大學歷史系獲得博士學位(導師為傑出的冷戰史學家約翰•加迪斯)。在國際史與美國世界史領域有較高的造詣。研究領域是美國歷史、亞洲史、中東與非洲歷史、20世紀世界歷史研究、殖民主義與民族主義研究、非政府組織(NGO)歷史研究等。著有本書及 Shock of the Global: The 1970s in Perspective(《全球化的衝擊》)。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遠洋漁工職場生態 歷時4年第一手的圖文紀實

2018/09/20

【研之有物】晚明古人瘋旅遊,竟還有炫耀文、套裝行程?

2018/09/07

《如此人生》談更生人:給他工作,比不上給他尊嚴

2018/08/09

好手好腳好會做工?《如此人生》擊碎刻板印象

2018/08/03

打開《如此人生》,林立青寫「八大女孩」的真實面相

2018/07/27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跨界解唐詩 國文課之神開講

2018/06/06

金正恩:高瞻遠矚的領袖還是畏懼冒險的看守人?

2018/05/29

受迫害的孔雀天使 亞茲迪人的信仰危機

2018/05/21

「你,還活著嗎?」徘徊在意識灰色地帶裡的人

2018/05/17

科學,從勤加觀察、問「為什麼」開始

2018/05/09

生活在天子腳下的鼠族悲歌

2018/05/04

「隱士王國」崛起 韓國民族自決的歷史起點

2018/04/30

中東心臟日衰 沙國青年走向恐怖主義的不歸之路

2018/04/26

南韓社會中的少數 同性脫北者的告白

2018/04/23

以越南為敘事中心 重建越南歷史多元完整的面貌

2018/04/13

反難民不道德? 一本看懂德國極右派思維

2018/04/11

漫遊巴黎街頭 與喬治.桑一起走過革命現場

2018/04/09

耍弄人性顛覆部落團結,ISIS征服敵人的殘酷手段

2018/03/31

悲傷邊境線,「脫北者」的真實命運

2018/03/29

從「蕃地」到「山地」,原住民族社會如何被國家機器收編為「地方」?

2018/03/26

自願或被騙?為何他們願意成為ISIS聖戰士?

2018/03/22

大汗的女兒 蒙古帝國興盛的幕後功臣

2018/03/20

終止毀滅性武器:秘密橘隊特工 敘利亞任務實錄

2018/03/15

19世紀美國傳奇女記者 潛入瘋人院臥底日記

2018/02/22

征服與擴張,從清朝版圖建構臺灣的想像地理

2018/02/02

殘酷悲劇再現 以色列拘留營的真相

2018/01/17

君不見,當年持槍驅趕示威者的緬甸軍人,腳下卻是穿著拖鞋。

2017/12/28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與生態地景對話何以成為藝術?

2017/11/02

北韓宮廷│最終被指定繼承者「金正恩」真相大公開!

2017/10/18

屍屍的愛,燒融在黎明之前。

2017/09/22

賴活不如好死,當被判定「無效醫療」你只有死路一條?!

2017/09/20

「沖繩靈魂」專賣店,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

2017/09/15

《鬼的歷史》(一)中國末代皇帝溥儀也迷碟仙?

2017/09/14

熱門文章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為何「大英百科全書」無法在數位時代生存?

2018/07/17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你擁有自私的父母而造成「自戀性創傷」嗎?

2018/07/18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2018/07/05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想法誕生前最重要的事

2018/06/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