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耍弄人性顛覆部落團結,ISIS征服敵人的殘酷手段

2018/03/31 15:13:26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伊斯蘭國的恐怖之處,並不是他們到處征服領土,而是他們會剝奪那些自其恐怖統治中存活下來的人的文化記憶。一旦伊斯蘭國從某個村鎮,或某個省會城市遭到驅逐,他們離去時所一併帶走的,還包括當地人們述說真相和彼此尋求和解的能力,這種心理戰是伊斯蘭國向來的拿手好戲...

文/麥可‧韋斯, 哈桑‧哈桑

雅茲迪滅族行動

二○一四年八月,伊斯蘭國將好幾萬名雅茲迪族人圍困在辛賈爾的山區,並將垃圾傾倒在山下雅茲迪族生活的歷史古城。與此同時,距離辛賈爾不遠的艾爾比勒則面臨伊斯蘭國大軍壓境的危機,這裡不僅是庫德族自治政府的首都所在地,美國在中東地區一處重要的領事館也設在這裡。雙重危機同時襲來,逼得歐巴馬總統只好對這個他曾經形容為充其量只是「恐怖分子二軍」的組織宣戰。對於這位向來持反戰立場的美國三軍總司令來說,他這次宣戰可是做出不小的讓步。畢竟才在一年前左右,他所畫下的「紅線」遭到虛張聲勢的阿薩德政府踩踏,回顧當時,就算阿薩德在大馬士革使用化學武器如此嚴重的手段對付敘利亞的多數族群遜尼派,歐巴馬也沒有任何開戰的想法。而現在,歐巴馬終於承諾要採取軍事行動營救伊拉克的少數族裔。這次美國畫下所謂的「綠線」,設立另一種顏色的禁制區:也就是在伊拉克北部庫德族自治區上空再次設立禁航區。自九○年代以來至二○○三年薩達姆政權垮台為止,美國所設立的禁航區阻擋了伊拉克入侵,為庫德族人保住了十二年的平安。

當時美國還未加入西方聯軍,還不到實施「堅定決心行動」的時候,不過美國空軍已受命執行兩起任務。第一,在位於伊拉克西北部邊境地區的辛賈爾及其周邊對伊斯蘭國實施空襲,阻擋伊斯蘭國軍隊繼續向艾爾比勒推進,以保護城內的美國大使館。第二,空投上千加侖的飲用水和口糧至雅茲迪族被圍困的辛賈爾山區。辛賈爾山是一座崎嶇的大岩山,據說聖經中所記載的挪亞方舟,在大洪水退了以後就是停泊在此處。 有人冒險爬下岩壁,試圖逃出絕望困境,但他們都不幸遭到伊斯蘭國殺害,留在山頂的人─主要以老人和至少四十名孩童為主,則因脫水而亡。雅茲迪族人只能用最勉強的方式埋葬死者,挖一道坑,「用石頭覆蓋在死者的屍身上」,《華盛頓郵報》記者洛芙迪.莫里斯(Loveday Morris)如此報導。辛賈爾山上草木不生,嘗試爬下山的人只有死路一條。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駐伊拉克代表馬奇歐.巴比勒(Marzio Babille)說:「山上沒有水源,沒有草木,雅茲迪族人被伊斯蘭國全面包圍,沒有生路。」他告訴記者莫里斯:「這是場全面浩劫。」 這場已經符合種族屠殺定義的人間悲劇,需要花上一年的時間調查,才能讓真相全面揭露於世人面前。

為什麼伊斯蘭國會盯上雅茲迪族?雅茲迪族是伊拉克人數最少的少數族裔,僅占全國總人口百分之一點五。伊拉克國會裡只有一位雅茲迪族議員薇安.達希爾(Vian Dakhil),當悲劇傳出,達希爾在國會殿堂當眾演說,聲淚俱下地懇求世人拯救她的族人免於滅族的危機。庫德族認為雅茲迪族屬於其同族遠親,雅茲迪族則認為他們自成一族,原因是雅茲迪族的宗教信仰極為獨特,當中揉合了取自於伊斯蘭教、基督教和瑣羅亞斯德教的元素。雅茲迪教信奉的孔雀天使(Melek Taus/ peacock angel)在伊斯蘭國看來等於魔鬼(Lucifer),也因此伊斯蘭國將雅茲迪族視為「拜魔鬼的族裔」,對付拜魔鬼的人只有一種方法:殺了他們或擄掠來作為私有財產。

打過伊拉克戰爭的資深將領,看到辛賈爾的圍城危機大概會有一種似曾相識之感,並且預感即將會有規模更大的屠殺發生。根據一名前軍事情報官員喬爾.雷本(Joel Rayburn)所說,整個二○○○年代中期,「來自敘利亞的外國戰士,跨過傑吉拉地區後要進入摩蘇爾和底格里斯河谷地,都是以辛賈爾作為落腳點」,此外,辛賈爾也是整場戰爭期間,造成死傷最嚴重的恐怖攻擊地點。二○○七年八月,蓋達組織伊拉克分支在辛賈爾以南之地發動一場恐怖攻擊,有四輛載滿炸彈的大型貨車衝入雅茲迪族聚居的街區並連環引爆,造成約八百人死亡,一千五百人受傷。一名當時派駐在伊拉克的前美國中央情報局探員回憶這樁殘酷暴行時,說這起恐攻根本毫無來由,「那個地點根本不具有任何戰略或軍事價值。」他告訴我們,「恐怖分子只想傳達一個訊息:去死!」

到了二○一四年,兩個重要的省會城市拉卡和摩蘇爾已落入伊斯蘭國之手,而位於兩地之間的辛賈爾,具有聯繫兩地的重要功能。此刻,美軍已撤離伊拉克,如果要防止伊斯蘭國攻下最後一城,雅茲迪族只剩下庫德族「自由鬥士」軍能倚靠。自由鬥士軍是位於艾爾比勒的庫德族自治政府治下一支強大的準軍事集團,由總統穆薩德.巴爾札尼(Massoud Barzani)所領導。位於伊拉克境內,具有自治地位的庫德族自治政府,向來被視為中東地區的模範生。庫德族不僅將自己的首府打造成一個高度世俗化的現代都會,還是美國的長期堅定盟友。即便如此,庫德族政府對於領土和該地區的地理政治也不是沒有自己的算盤。舉例來說,伊斯蘭國於二○一四年六月入侵伊拉克北部的時候,庫德族政府即下令自由鬥士軍進入接管石油大城吉爾庫克。這裡位於吉爾庫克省,正好就在禁航區以南,庫德族以此舉表示出兵僅是為了自衛。庫德族政府的辯解是,伊拉克政府對於伊斯蘭國發動的猛攻根本毫無防備,因此庫德族必須對易受侵襲的目標先行發兵增援才行。不過事實上,庫德族是經過精細的計算,看準了時機乘亂占領吉爾庫克。吉爾庫克的地位對這些伊拉克的庫德族來說,有如聖城「耶路撒冷」,薩達姆的復興黨政府曾在一九八○年代時於此地大行阿拉伯化政策。一方面,庫德族從來沒想過要放棄他們的民族聖地;二方面,吉爾庫克豐厚的油元收入,也將為庫德族政府帶來莫大的財富。畢竟,庫德族與伊拉克政府總是為了預算問題定期上演吵架的局面。因此我們可以看得出來,占領吉爾庫克是經過統合計算過後的行動,辛賈爾的失守,則不是。

庫德族有兩支自由鬥士軍隊,各自聽從庫德族自治政府兩大政黨的號令。一支聽令於總統巴爾札尼領導的庫德斯坦民主黨(Kurdistan Democratic Party),另一支屬於庫德斯坦愛國者聯盟(Patriotic Union of Kurdistan),由伊拉克第一位民選總統賈拉爾.塔拉巴尼領導。庫德斯坦民主黨麾下的自由鬥士軍負責於伊斯蘭國入侵時守衛辛賈爾。然而,出於與當地勢力盤根錯節的部落政治,只有效忠庫德斯坦民主黨的雅茲迪人能夠獲得巴爾札尼軍隊的武裝,其他人只能靠自己保護自己。他們要不是靠著洗劫撤退的伊拉克士兵才能得到武器─只是軍需物資一旦用完想必不會再獲得補給,不然就是自家有什麼武器就用什麼,例如獵槍之類。還有報導指出,自由鬥士軍強迫雅茲迪人的社區自衛隊解除武裝,或是不准雅茲迪居民離開辛賈爾。無論如何,最毫無爭議的應該是自由鬥士軍指揮官的可恥行徑。當伊斯蘭國兵臨城下之際,這些人竟棄城而逃。庫德族自治政府的政治局雖承諾要增派援軍,但援軍始終沒有出現。

伊斯蘭國的恐怖之處,並不是他們到處征服領土,而是他們會剝奪那些自其恐怖統治中存活下來的人的文化記憶。一旦伊斯蘭國從某個村鎮,或某個省會城市遭到驅逐,他們離去時所一併帶走的,還包括當地人們述說真相和彼此尋求和解的能力,這種心理戰是伊斯蘭國向來的拿手好戲。無論是地方部落、不同的宗派或族裔,要是原本就屬於敵對關係,只要經過伊斯蘭國一攪和,彼此間的嫌隙只會加深。裂痕會從這些團體內部出現,特別是如果他們之間的聯繫本就飄忽不定,或僅是靠想像出來的,則情況會更加嚴重。伊斯蘭國奉行聖戰教父納吉的指導,利用耍弄人性的手段顛覆部落內部的團結,讓他們在運用殘酷手段得到的效果進一步擴大。雅茲迪族遠祖的故鄉遭到劫掠,所引發的不只是雅茲迪人對劫掠者的恐懼和憎恨,他們還將憤怒和責怪發洩到怠忽職守的保衛者身上。

一名庫德族自治政府前任官員尷尬地向筆者承認,辛賈爾的淪陷對他的政府來說並不是件光彩的事。「這是很大的恥辱,自由鬥士軍的指揮官應該上戰場奮戰。」他說,「但他們面對的敵人是伊斯蘭國,伊斯蘭國才剛在摩蘇爾截獲大批重型武器,他們實在不是對手。」持平而論,自從薩達姆政府倒台,伊拉克宣告獨立後,伊國政府長期以來並沒有將賣油利潤好好地分給庫德族自治政府。對於庫德族政府是否具有足夠的能力支配當地領土也絲毫不放在心上,因此庫德族雖然是伊拉克的盟友,庫德軍隊並沒有得到適當的軍備資源。不過無論如何,巴爾札尼的陣營現在要想辦法重寫這段不光彩的歷史,以便讓自己從雅茲迪慘遭幾近滅族的責任中脫身。結果,那群陣前脫逃的自由鬥士指揮官從未遭到起訴,反倒是庫德族自治政府反過來譴責他們的主要政治對手庫德族工人黨(Kurdish Workers’ Party)及其敘利亞分支民主聯盟黨。這兩黨都有派遣民兵進入辛賈爾對抗伊斯蘭國,但巴爾札尼指控他們犯下戰術上的錯誤導致無法及時收復辛賈爾。然而,對於許多雅茲迪人來說,庫德族工人黨和民主聯盟黨旗下的游擊隊才是他們的救命恩人。

書名:《恐怖的總合:ISIS洗腦、勒贖心戰的內幕,變化莫測的大恐攻,如何襲捲世界...
書名:《恐怖的總合:ISIS洗腦、勒贖心戰的內幕,變化莫測的大恐攻,如何襲捲世界》
作者: 麥可‧韋斯, 哈桑‧哈桑
譯者:尤采菲, 吳煒聲, 蔡耀緯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8年3月15日

伊斯蘭國操弄伊拉克國內不同政治團體的算計,照例要由無辜的平民百姓付出代價。伊斯蘭國攻進辛賈爾後綁架了五千名雅茲迪人,目前仍有三千人在他們手上。同時,辛賈爾淪陷也造成大規模難民危機,三萬六千名雅茲迪人逃進伊拉克庫德族自治區。二○一四年十二月,伊拉克境內的逃難人口當中包含基督徒、土庫曼人和其他少數族裔,有將近半數─約八十九萬人,都湧入庫德族自治區境內四個省分當中的其中一省,庫德族自治政府當時已經持續接收來自敘利亞的庫德族難民,一波波的難民潮使得庫德族自治政府應接不暇。

二○一四年八月,伊斯蘭國攻打摩蘇爾省境內的兩座城市:葛沃(Gwer)和馬克穆爾(Makhmour)。至於為什麼要攻打自由鬥士軍,伊斯蘭國的理由是庫德族自治政府和伊拉克政府出現重修舊好的跡象。伊斯蘭國發布一份聲明說:「庫德族和薩法維(什葉派的別稱)、基督徒共組聯軍,要攻打遜尼派穆斯林,所有聖戰士都要站出來阻止他們實現這項『計畫』,我們要挺身奮戰,創建伊斯蘭國度。」

在艾爾比勒駐點的記者維拉德米.凡.威根伯格(Wladimir van Wilgenburg)是熟悉庫德族問題的專家。據他指出,難民是伊斯蘭國蓄意設計出來的問題。讓一波波「境內流民」(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大量湧入庫德族自治區,目的在於癱瘓庫德族自治政府,這是伊斯蘭國對付伊拉克庫德族人的重要手段。凡.威根伯格說:「馬里奇政府實施鎮壓,已經有大量遜尼派阿拉伯人逃離家園,摩蘇爾淪陷,也有許多人逃走。因此,當伊斯蘭國八月攻打庫德族自治區的時候,這裡已經到處都是境內流民。艾爾比勒市內的基督徒社區安卡瓦(Ainkawa),塞滿了從各地逃離伊斯蘭國魔掌的基督徒。」

伊斯蘭國這支聖戰士聯盟,旗下負責策畫戰爭和蒐集情報的小隊都是由前伊拉克間諜和軍官組成,他們深知如何挑動庫德人和雅茲迪人之間潛在的敏感神經,更不用說要去激化庫德人和伊拉克中央政府之間眾所皆知的緊張關係。實施種族屠殺、迫使人民流離失所,向來是薩達姆用來操弄社會的兩大指導原則。不過,伊斯蘭國更是青出於藍,雅茲迪女性俘虜在伊斯蘭國魔掌下所受到的遭遇,讓眾多人權組織和進行調查的記者瞠目結舌。

●本文摘自聯經出版公司《恐怖的總合:ISIS洗腦、勒贖心戰的內幕,變化莫測的大恐攻,如何襲捲世界》電子書

麥可‧韋斯(Michael Weiss)

現代俄羅斯研究所(Institute of Modern Russia)的成員,負責編輯一本電子版翻譯期刊《The Interpreter》。他也是《外交政策》、《The Daily Beast》和 《NOW Lebanon》的專欄作家。

哈桑‧哈桑(Hassan Hassan)

阿聯酋智庫德爾瑪研究所(Delma Institute)的分析員,該組織位於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首都阿布達比,也是《The National》專欄作家。他撰寫的文章經常被刊載於《紐約時報》、《衛報》、《外交》和《外交政策》等國際知名報章雜誌。

延伸閱讀

終止毀滅性武器:秘密橘隊特工 敘利亞任務實錄

自願或被騙?為何他們願意成為ISIS聖戰士?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中東心臟日衰 沙國青年走向恐怖主義的不歸之路

2018/04/26

南韓社會中的少數 同性脫北者的告白

2018/04/23

以越南為敘事中心 重建越南歷史多元完整的面貌

2018/04/13

反難民不道德? 一本看懂德國極右派思維

2018/04/11

漫遊巴黎街頭 與喬治.桑一起走過革命現場

2018/04/09

耍弄人性顛覆部落團結,ISIS征服敵人的殘酷手段

2018/03/31

悲傷邊境線,「脫北者」的真實命運

2018/03/29

從「蕃地」到「山地」,原住民族社會如何被國家機器收編為「地方」?

2018/03/26

自願或被騙?為何他們願意成為ISIS聖戰士?

2018/03/22

大汗的女兒 蒙古帝國興盛的幕後功臣

2018/03/20

終止毀滅性武器:秘密橘隊特工 敘利亞任務實錄

2018/03/15

19世紀美國傳奇女記者 潛入瘋人院臥底日記

2018/02/22

征服與擴張,從清朝版圖建構臺灣的想像地理

2018/02/02

殘酷悲劇再現 以色列拘留營的真相

2018/01/17

君不見,當年持槍驅趕示威者的緬甸軍人,腳下卻是穿著拖鞋。

2017/12/28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與生態地景對話何以成為藝術?

2017/11/02

北韓宮廷│最終被指定繼承者「金正恩」真相大公開!

2017/10/18

屍屍的愛,燒融在黎明之前。

2017/09/22

賴活不如好死,當被判定「無效醫療」你只有死路一條?!

2017/09/20

「沖繩靈魂」專賣店,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

2017/09/15

《鬼的歷史》(一)中國末代皇帝溥儀也迷碟仙?

2017/09/14

「親善交流」盛行,戰敗後的日本慰安史

2017/09/11

三度偷渡重返敘利亞,直擊困守內戰的苦難

2017/09/07

為什麼會有「恐怖主義」?關於恐怖主義的誕生

2017/08/30

離鄉背井、克盡職守,終結二次大戰的原子城女孩

2017/08/16

他們為何逃離故鄉?關於戰爭與自由的代價

2017/08/01

拒絕真相的人:人類既有認知該如何融入科學新發現?

2017/07/31

從近代史學者走向外交,揭開時代帷幕–—蔣廷黻

2017/07/31

在四季的海洋上,從小艇捕捉鯊魚的大冒險

2017/07/31

西洋名畫中的「同性之愛」

2017/07/27

山中獨處的夜晚:面對死亡、恐懼、找回寧靜沉穩

2017/07/27

當愛與黑暗吞噬了他們——劉曉波的文學與人生

2017/07/27

為何公司連年虧損、卻還能替創辦人和投資人帶來鉅富?

2017/07/27

近代紳士的整容提案──「梳整頭髮、刮鬍、美容」之必要

2017/07/26

人類為何開始穿內褲——愈是隱藏,反而愈提高價值?

2017/07/18

面對暴權酷刑 劉曉波為何宣稱:「我沒有敵人」?

2017/07/15

留不住文化資產?老屋、古蹟總難逃「自燃」下場

2017/07/13

加薩女記者的日常:當記者被家人都瞧不起、示威沒戴頭巾被賞巴掌

2017/07/04

遇上她們,哲學家叔本華、尼采、蘇格拉底都沒轍!

2017/07/03

熱門文章

直擊教育第一線 建中名師書寫「人性」

2018/04/19

南韓社會中的少數 同性脫北者的告白

2018/04/23

以性當誘餌 過度付出渴求愛的女子

2018/04/25

三十載夫妻情深 朱全斌深情的療癒之書

2018/04/13

終結職場霸凌,你可以比想像中更有勇氣

2018/04/18

《教父》作者封筆作 西西里島的恩怨情仇

2018/04/16

燈泡易壞是業者共謀 揭露《改變未來的秘密交易》

2018/04/17

江戶時期的澡堂 看見庶民人生百態

2018/04/12

反難民不道德? 一本看懂德國極右派思維

2018/04/11

漫遊巴黎街頭 與喬治.桑一起走過革命現場

2018/04/09

以越南為敘事中心 重建越南歷史多元完整的面貌

2018/04/13

遺忘不是解方 性侵加害者與被害者的自白

2018/03/28

悲傷邊境線,「脫北者」的真實命運

2018/03/29

耍弄人性顛覆部落團結,ISIS征服敵人的殘酷手段

2018/03/31

費茲傑羅珍貴手稿竊案 女作家涉險調查

2018/04/11

不曾間斷的「道歉儀式」愚蠢的贖罪可以換得原諒嗎?

2018/03/30

三一一後,我用「風中電話」打給在天國的你

2018/03/28

中東心臟日衰 沙國青年走向恐怖主義的不歸之路

2018/04/2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