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16:54:08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幼兒時期,那些語言中心正在形成發聲和認知結構,表現有意義和目標明確的語言。臨終者趨近人生大限,以及幼兒聽見那一道大門在身後關閉,或許他們都有共同的領悟。臨終者和幼兒可能都採取另一種溝通和接收訊息的方法。

即使我們與世界連結的機制被停止,內在仍有某些機制持續活動著。這個持續的「我」顯然對於他人的能量與情緒特別敏感,而且能夠、也確實是以心電感應的方式獲得理解。

聽懂臨終絮語》變形:符號和早期言語

護理師蘇珊.林區在臉書的一篇貼文中表示:「我擔任產房護理師的工作已經二十四年,也曾陪在許多臨終病人身邊。我一向明白,安寧照護或緩和醫療工作,也就是生命末期的護理工作,會是我職業生涯的句點。許多人會覺得奇怪,但產房護理師和臨終照護實際上完全一樣。」

薇恩.馬拉德是牧師的女兒,她目睹父親的最後時日並感動不已,寫下了《死亡是奇蹟》(Death Is a Miracle )這本書。在持續幾個月的期間裡,薇恩抄錄她父親的最後話語並和我分享。有天,她寄給我一封電子郵件,提到她和資深安寧社工瑪麗的一番對話。她們在討論幼兒和臨終者的相似性,薇恩提到出生和死亡這兩種變遷有多麼類似:

正如每一位產婦和自己的新生兒都有他們獨特的生產及誕生過程,每個人離開人世的方式也是獨一無二的。有時又快又輕鬆,有時緩慢而輕鬆,有時需要繁重的勞力,有時不必。嬰兒很會打嗝......那位仁兄也會。嬰兒必須有人餵食,那位仁兄也是。一旦幼兒開始說話,他們說的話咿咿呀呀、不知所云,那是感官世界以外傳來的訊息。

我們出生後,最初開始說的話毫無意義,同樣的無意義又在最終時日出現,它們之間的連結讓人很感興趣。臨終話語的文字稿普遍提到基本形狀,例如圓圈和箱子,同樣引人入勝。研究兒童早期發展的學者已經證實,人類與生俱來就有認識形狀的能力5,嬰兒就能分辨出圓形和正方形。人類有許多方式可以認識周遭的世界,形狀是其中最基本的一種。音素形成口說語言的基礎,同理,形狀則構成了藍圖,讓我們得以發展出對空間的意識及理解;音素和形狀同時也是閱讀與寫作的基礎。當我們即將死亡,和這個世界的連結瓦解了,是否可能我們因此返回某些最基本的認知元素? 這些原始的視覺元素是否連結到那個看不見的世界?

威廉.史提爾曼(William Stillman)認為情況正是如此。史提爾曼是高度受到重視的靈媒,也是十二本自閉症專書的作者。他本身患有亞斯伯格症,深入研究了自閉及心靈方面獨特的象徵圖像。他談到自閉症者若想用言語表達所在世界的豐富符號,會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他的書中充滿自閉症者的實例,他們生活在符號的世界,繞過了言語、說話的管道。他在各種案例中顯示,這個靜默的世界含有豐富的預知意識和心電感應連結。他所研究的個案中,有許多人表示聽見意念或聲音,非常類似有瀕死經驗的人所說的那樣。

史提爾曼接受訪談時告訴我,就像依莎貝爾,他往往會從象徵和毫無意義的形式中,得到最準確的資訊。他發現,進行心靈閱讀時浮現的「毫無意義」符號,實際上有其前後一貫的意義和組織。史提爾曼稱這一組符號為「精神圖像學辭典」。

既然他認為這些符號是前後一貫的,亦即表示他已經了解並記住它們所代表的特定意義。比如說,他從事心靈閱讀時看見腫脹的腳踝,通常表示接收閱讀的當事人有糖尿病的家族病史。然而,唯有這些符號在一段期間內一再出現,對他而言才會變得可理解。

他向我解釋:「精神圖像學就如同為高階玩家準備的超現實版猜字遊戲。」瓦斯爐開著火,表示阿茲海默症或其他形式的痴呆症。當他看見玫瑰花,就是透過精神溝通確認有一場慶典。看見手臂放下的景象(其形式是某個人在委託人的膝蓋上放一把槍),象徵具有父親形象的人認錯。史提爾曼說:「我花了十一年的時間才能相對流暢地掌握我個人的精神圖像。接收心靈資訊時,沒有哪兩個人的圖像是一樣的。這些圖像立基於我們的個人經驗,以及我們的心智如何以符號象徵事物。」

他的研究顯示,他研究的自閉症對象中,極大比例的人也有深植在其內心的圖像。那些人住在高度象徵的世界裡,必須以口說語言表達及組織所見所聞時,往往是一大挑戰。他相信,正如我也相信,看不見的那個領域是符號和隱喻的世界,就像我們在臨終者的語言中經常看見的那樣。

史提爾曼也指出,從自閉症的人那裡聽到的無意義口說語言,可能是某種「副產品」,像是汽車排放的廢氣。但是,這裡是指撇開處理語言的傳統方法,轉而採用另一種更具象徵性、非口說的方式時,在轉換過程中留下的副產品。紐伯格研究神祕狀態及目標明確、有意義的語言衰退,它們二者和大腦中各個區域之間的關係。史提爾曼的看法似乎可以和紐伯格的某些研究並列。大腦中具有目標明確、字面意義取向的語言中心,而自閉症者的毫無意義以及和臨終者相關的毫無意義,可能均反映出某種轉移,也就是脫離了那些語言中心的功能或處理方式。

幼兒時期,那些語言中心尚未發展完成。那些語言中心正在形成發聲和認知結構,表現有意義和目標明確的語言。臨終者趨近人生大限,以及幼兒聽見那一道大門在身後關閉,或許他們都有共同的領悟。臨終者和幼兒可能都採取另一種溝通和接收訊息的方法。

有一位男士描述他的父親在最後時日的情況:注視著學步中的小孫子玩耍時,老父親似乎特別能理解這孩子。臨終的父親問:「這小娃娃怎麼能同時待在兩個世界?」遺憾的是,現場沒有人問他看見了什麼或試著了解他的意思。

傑瑞接受訪問時告訴我,他祖母最後的日子裡發生了一件事,多年來始終讓他放在心上。他的幾個姪女中有一個當時是兩歲大,她和祖母坐在床上。「她們面對面,四目相視,兩個人都說著嘰哩咕嚕、沒有意義的話。我記得那時我有多驚訝,我看著她們用這些聲音說話,而且似乎能夠互相了解。她們正在進行非常私密的對話,顯然她們完全理解對方。」他邊說邊笑。語言捉住了幼兒,也鬆綁了老者的雙唇。

雪瑞爾.艾斯皮諾沙─瓊斯提到,她的伴侶喬安在四十五歲時過世。面對喬安的離世,她們年幼的女兒表現得非常坦然:

喬安要放下軀體離去的前一晚,她已經很靠近死亡。我們的女兒哭了,哭得非常激烈,使喬安又回到她的身體,多停留一晚。然而,女兒第二天跑進房間,一點都不害怕。我的妻子平靜地逝去,十分美好的一幕。喬安才剛去世,女兒就指著臥室的天花板,說道:「媽咪,妳看! 看這些鳥!」那一刻對房間內的我們來說意義非凡,彷彿有眾多存在體都來協助她,前往我們都會去的地方,不論那是哪裡。她和喬安─她口中的姬喬─進入了肉眼不見的領域。

隔天晚上,女兒和我一起睡。半夜時,她翻落到地板上,發出一聲重響。我被這一聲驚醒,她很少睡到滾下床。

我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告訴我:「我看見姬喬在梯子上往上爬。她在很上面......我想跟她一起去,可是她說:『不行,不行,親愛的,妳必須回去,快下去!』」說到這些話,小女孩就掉到地板上了。

這個故事裡的主題,我也在其他文字稿看過。描述看不見的世界時,出現鳥和梯子,而且只有死者或臨終者可以進入某個領域,勸戒生者必須離開那裡。小孩看見的幻象如此清晰,真是教人吃驚,也讓我不禁在想:柴米油鹽的日常裡無法看見的那個世界,或許只有到了生命終點才回得去。

以下描述是「最後話語專案」網站收到的資料,說了這段話的小女孩對事物擁有出人意表的理解。一位女士的母親剛剛去世,她接到弟弟布瑞特來電:「他說他的八歲女兒莎拉在那天早上醒來時告訴他:『我知道奶奶現在是天使,她又變年輕了。』沒有人告訴她祖母已經去世。」

書名:《聽懂臨終絮語:語言學家帶你了解親人最後的話》作者:莉莎‧史瑪特(Li...
書名:《聽懂臨終絮語:語言學家帶你了解親人最後的話》
作者:莉莎‧史瑪特(Lisa Smartt)
譯者:黃開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11日

昏迷狀態的內在語言

生命走到終點時,口說語言會逐漸消失,但是護理師兼研究者瑪德琳.勞倫斯指出,意識不會消失。她研究了昏迷倖存者,並對無意識狀態提出了一些強而有力的洞見。

勞倫斯訪問一百一十一位從昏迷狀態甦醒的人,得到的結論是:在被認定為無意識的狀態下,其中有百分之二十七的人曾在某個時刻聽到、理解而且能在情緒上回應別人所說的話;有另外百分之二十三的受訪者,曾有過超感官的知覺,包括瀕死經驗和出體經驗。她在醫療單位和文獻的研究顯示,昏迷後重新恢復意識的人,有百分之七十的個案記得在無意識期間發生的事件。

羅伯是勞倫斯的受訪者之一,他的評論表明,昏迷中的人往往比其他人所想的還要清醒:「要是有人問我,我可以發誓我從來沒有昏迷過。據我所知,我清醒著經歷了全部的過程。」然而,他的護理師卻有不同的描述:「他的眼球往內翻,不省人事。」

勞倫斯的另一名受訪者哈維這樣解釋:

那是非常奇怪的狀態。我唯一能想到的是我可能已經死了。我不知道死後是怎樣,但我想我聽得見,其他的就沒了。沒有感覺,也看不見。當我聽到他(醫生)說:「我們救不了他。」我只記得我試著要對他說些什麼,例如:「我沒事......我沒死或什麼的。」我想我試著要對他說話,但我做不到。我全部的肌肉像是失調,我想要說話,可是沒說出來......然後,我想我開始能說話了,我確實對他們說了一些事......我恢復的第一個部分是我的聲音。

勞倫斯解釋:「最後失去的不是聽覺,是意識。」多位受訪者提到,即使他們處在無法聽見外在資訊的狀態,仍然有過內在對話。依他們的經驗,無論他們與外界的連結情形如何,都能持續感覺到自我。我們的外在意識不再運作時,在心中與自己溝通、思考的這種溝通能力,仍然可發揮其功能。

腦部的其他功能停擺許久之後,內在的「我」(me)依然可保持完整無缺的感覺。以這些昏迷倖存者來說,自我的連續性表現在對身旁眾人情感能量的覺察及敏感程度上。凱洛也參與了勞倫斯的研究,她說雖然身處昏迷狀態,依舊能夠辨識靠近病床的是子女、丈夫,還是醫生、牧師、護理師,甚至是清掃人員。她解釋:「我還知道有一名護理師和醫生在談戀愛,或是他們之間有點什麼。我就像能看穿他們的心。」

病人也能夠感知自己的情緒。例如,凱洛偷聽到一位醫生說「左邊什麼都沒有」,而且她有可能會變成「植物人」,這件事讓她很火大。有位病人告訴護理師,他很努力要告訴他的哥哥,他很好,不是醫生說的植物人,但是他無法和哥哥溝通。另一個例子是,一名病人出院後打電話給護理站,要留話給某一位護理師,她說:「告訴那位說我會變成植物人的護理師:我不會的。」勞倫斯寫道:「當身體系統受到嚴重的生理條件影響......意識心智會被另一個系統取代,進而允許超感官經驗發生......在超感官經驗中,被研究對象通常會提到以心電感應的方式接收資訊。」這項研究似乎顯示,即使我們與世界連結的機制被停止,內在仍有某些機制持續活動著。這個持續的「我」顯然對於他人的能量與情緒特別敏感,而且能夠、也確實是以心電感應的方式獲得理解。這些發現證實了傑佛瑞.利、珍.梅茨克和奈森.梅茨克的研究。他們在研究中指出,我們幼年時,有個本質性的自我是以非言語的方式進行溝通的。這些研究發現也和肯尼斯.林及莎朗.庫伯的研究結果一致。該研究中有過瀕死經驗而倖存的盲人解釋,即使當時被診斷為死亡,仍能透過某種超越意識而「看見」。無論生理上發生什麼狀況,外在的溝通機制失效時,內在的溝通機制依舊能發揮作用。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聽懂臨終絮語:語言學家帶你了解親人最後的話》

作者簡介:

莉莎‧史瑪特(Lisa Smartt)

語言學家、教育家和詩人。

創立了「臨終話語計畫」(finalwordsproject.org),收集和解釋生命臨終時所留下的話語及其意涵,特別關注照亮與垂死相關的認知過程的語言模式。

譯者簡介:

黃開

自由譯者

譯有《計時簡史》及《敘利亞戰爭》(大寫)

abctix@gmail.com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與生態地景對話何以成為藝術?

2017/11/02

北韓宮廷│最終被指定繼承者「金正恩」真相大公開!

2017/10/18

屍屍的愛,燒融在黎明之前。

2017/09/22

賴活不如好死,當被判定「無效醫療」你只有死路一條?!

2017/09/20

「沖繩靈魂」專賣店,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

2017/09/15

《鬼的歷史》(一)中國末代皇帝溥儀也迷碟仙?

2017/09/14

「親善交流」盛行,戰敗後的日本慰安史

2017/09/11

三度偷渡重返敘利亞,直擊困守內戰的苦難

2017/09/07

為什麼會有「恐怖主義」?關於恐怖主義的誕生

2017/08/30

離鄉背井、克盡職守,終結二次大戰的原子城女孩

2017/08/16

他們為何逃離故鄉?關於戰爭與自由的代價

2017/08/01

拒絕真相的人:人類既有認知該如何融入科學新發現?

2017/07/31

從近代史學者走向外交,揭開時代帷幕–—蔣廷黻

2017/07/31

在四季的海洋上,從小艇捕捉鯊魚的大冒險

2017/07/31

西洋名畫中的「同性之愛」

2017/07/27

山中獨處的夜晚:面對死亡、恐懼、找回寧靜沉穩

2017/07/27

當愛與黑暗吞噬了他們——劉曉波的文學與人生

2017/07/27

為何公司連年虧損、卻還能替創辦人和投資人帶來鉅富?

2017/07/27

近代紳士的整容提案──「梳整頭髮、刮鬍、美容」之必要

2017/07/26

人類為何開始穿內褲——愈是隱藏,反而愈提高價值?

2017/07/18

面對暴權酷刑 劉曉波為何宣稱:「我沒有敵人」?

2017/07/15

留不住文化資產?老屋、古蹟總難逃「自燃」下場

2017/07/13

加薩女記者的日常:當記者被家人都瞧不起、示威沒戴頭巾被賞巴掌

2017/07/04

遇上她們,哲學家叔本華、尼采、蘇格拉底都沒轍!

2017/07/03

【迎戰AI時代】模仿人腦的人工智慧 兩者有何差異?

2017/06/28

【迎戰AI時代】機器人取代了你,你就被開除了!

2017/06/28

蘭心慧質美韶容:台灣近代「女學生」/「新女性」的誕生

2017/06/26

【迎戰AI時代】如果今日知識已經客體化、又何必集中在一個空間聽取?

2017/06/21

【迎戰AI時代】當數位給社會帶來第三次革命、「拇指世代」成為一種新人類

2017/06/19

【迎戰AI時代】世界的根本存在是什麼?萬物源於「訊息」

2017/06/16

【迎戰AI時代】越來越趨近於人類、人工智慧的各種「學習」模式

2017/06/16

【迎戰AI時代】機器學習的終極演算法 將如何改變我們的未來

2017/06/16

【迎戰AI時代】無所不在的演算法支配著你的生活、取代記憶

2017/06/16

【迎戰AI時代】AlphaGo打敗頂尖棋手,為何google選擇圍棋作為AI最前線?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人工智慧的可怕,在於預測的精確度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人工智慧」征服人類,只是瘋狂科學家的劇本嗎?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世紀初的經典人機大戰——會思考的電腦「華生」

2017/06/15

【迎戰AI時代】科幻成真,科學家預言機器人將具有自己的意識

2017/06/15

聖經譴責的是雞姦儀式,並非同性之間的愛情

2017/06/07

熱門文章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燈泡復活的瞬間,將我們化為一幅永垂不朽的畫作。

2017/11/15

石芳瑜/善女良男

2017/11/20

蘇上豪/再一次心跳

2017/10/30

台語的撇步:好朋友來開講

2017/10/25

在生命最重要的角色裡,妳會是一個失敗者嗎?

2017/11/21

孤寂的異鄉人──張愛玲美國四十年

2017/10/26

逞強或堅強?男人心事誰人知

2017/11/01

無以競爭,我輸在自己的年齡。

2017/10/26

世界終究無法科幻。

2017/11/02

而,我只是希望母親愛我。

2017/10/31

與生態地景對話何以成為藝術?

2017/11/0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