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16:54:08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幼兒時期,那些語言中心正在形成發聲和認知結構,表現有意義和目標明確的語言。臨終者趨近人生大限,以及幼兒聽見那一道大門在身後關閉,或許他們都有共同的領悟。臨終者和幼兒可能都採取另一種溝通和接收訊息的方法。

即使我們與世界連結的機制被停止,內在仍有某些機制持續活動著。這個持續的「我」顯然對於他人的能量與情緒特別敏感,而且能夠、也確實是以心電感應的方式獲得理解。

聽懂臨終絮語》變形:符號和早期言語

護理師蘇珊.林區在臉書的一篇貼文中表示:「我擔任產房護理師的工作已經二十四年,也曾陪在許多臨終病人身邊。我一向明白,安寧照護或緩和醫療工作,也就是生命末期的護理工作,會是我職業生涯的句點。許多人會覺得奇怪,但產房護理師和臨終照護實際上完全一樣。」

薇恩.馬拉德是牧師的女兒,她目睹父親的最後時日並感動不已,寫下了《死亡是奇蹟》(Death Is a Miracle )這本書。在持續幾個月的期間裡,薇恩抄錄她父親的最後話語並和我分享。有天,她寄給我一封電子郵件,提到她和資深安寧社工瑪麗的一番對話。她們在討論幼兒和臨終者的相似性,薇恩提到出生和死亡這兩種變遷有多麼類似:

正如每一位產婦和自己的新生兒都有他們獨特的生產及誕生過程,每個人離開人世的方式也是獨一無二的。有時又快又輕鬆,有時緩慢而輕鬆,有時需要繁重的勞力,有時不必。嬰兒很會打嗝......那位仁兄也會。嬰兒必須有人餵食,那位仁兄也是。一旦幼兒開始說話,他們說的話咿咿呀呀、不知所云,那是感官世界以外傳來的訊息。

我們出生後,最初開始說的話毫無意義,同樣的無意義又在最終時日出現,它們之間的連結讓人很感興趣。臨終話語的文字稿普遍提到基本形狀,例如圓圈和箱子,同樣引人入勝。研究兒童早期發展的學者已經證實,人類與生俱來就有認識形狀的能力5,嬰兒就能分辨出圓形和正方形。人類有許多方式可以認識周遭的世界,形狀是其中最基本的一種。音素形成口說語言的基礎,同理,形狀則構成了藍圖,讓我們得以發展出對空間的意識及理解;音素和形狀同時也是閱讀與寫作的基礎。當我們即將死亡,和這個世界的連結瓦解了,是否可能我們因此返回某些最基本的認知元素? 這些原始的視覺元素是否連結到那個看不見的世界?

威廉.史提爾曼(William Stillman)認為情況正是如此。史提爾曼是高度受到重視的靈媒,也是十二本自閉症專書的作者。他本身患有亞斯伯格症,深入研究了自閉及心靈方面獨特的象徵圖像。他談到自閉症者若想用言語表達所在世界的豐富符號,會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他的書中充滿自閉症者的實例,他們生活在符號的世界,繞過了言語、說話的管道。他在各種案例中顯示,這個靜默的世界含有豐富的預知意識和心電感應連結。他所研究的個案中,有許多人表示聽見意念或聲音,非常類似有瀕死經驗的人所說的那樣。

史提爾曼接受訪談時告訴我,就像依莎貝爾,他往往會從象徵和毫無意義的形式中,得到最準確的資訊。他發現,進行心靈閱讀時浮現的「毫無意義」符號,實際上有其前後一貫的意義和組織。史提爾曼稱這一組符號為「精神圖像學辭典」。

既然他認為這些符號是前後一貫的,亦即表示他已經了解並記住它們所代表的特定意義。比如說,他從事心靈閱讀時看見腫脹的腳踝,通常表示接收閱讀的當事人有糖尿病的家族病史。然而,唯有這些符號在一段期間內一再出現,對他而言才會變得可理解。

他向我解釋:「精神圖像學就如同為高階玩家準備的超現實版猜字遊戲。」瓦斯爐開著火,表示阿茲海默症或其他形式的痴呆症。當他看見玫瑰花,就是透過精神溝通確認有一場慶典。看見手臂放下的景象(其形式是某個人在委託人的膝蓋上放一把槍),象徵具有父親形象的人認錯。史提爾曼說:「我花了十一年的時間才能相對流暢地掌握我個人的精神圖像。接收心靈資訊時,沒有哪兩個人的圖像是一樣的。這些圖像立基於我們的個人經驗,以及我們的心智如何以符號象徵事物。」

他的研究顯示,他研究的自閉症對象中,極大比例的人也有深植在其內心的圖像。那些人住在高度象徵的世界裡,必須以口說語言表達及組織所見所聞時,往往是一大挑戰。他相信,正如我也相信,看不見的那個領域是符號和隱喻的世界,就像我們在臨終者的語言中經常看見的那樣。

史提爾曼也指出,從自閉症的人那裡聽到的無意義口說語言,可能是某種「副產品」,像是汽車排放的廢氣。但是,這裡是指撇開處理語言的傳統方法,轉而採用另一種更具象徵性、非口說的方式時,在轉換過程中留下的副產品。紐伯格研究神祕狀態及目標明確、有意義的語言衰退,它們二者和大腦中各個區域之間的關係。史提爾曼的看法似乎可以和紐伯格的某些研究並列。大腦中具有目標明確、字面意義取向的語言中心,而自閉症者的毫無意義以及和臨終者相關的毫無意義,可能均反映出某種轉移,也就是脫離了那些語言中心的功能或處理方式。

幼兒時期,那些語言中心尚未發展完成。那些語言中心正在形成發聲和認知結構,表現有意義和目標明確的語言。臨終者趨近人生大限,以及幼兒聽見那一道大門在身後關閉,或許他們都有共同的領悟。臨終者和幼兒可能都採取另一種溝通和接收訊息的方法。

有一位男士描述他的父親在最後時日的情況:注視著學步中的小孫子玩耍時,老父親似乎特別能理解這孩子。臨終的父親問:「這小娃娃怎麼能同時待在兩個世界?」遺憾的是,現場沒有人問他看見了什麼或試著了解他的意思。

傑瑞接受訪問時告訴我,他祖母最後的日子裡發生了一件事,多年來始終讓他放在心上。他的幾個姪女中有一個當時是兩歲大,她和祖母坐在床上。「她們面對面,四目相視,兩個人都說著嘰哩咕嚕、沒有意義的話。我記得那時我有多驚訝,我看著她們用這些聲音說話,而且似乎能夠互相了解。她們正在進行非常私密的對話,顯然她們完全理解對方。」他邊說邊笑。語言捉住了幼兒,也鬆綁了老者的雙唇。

雪瑞爾.艾斯皮諾沙─瓊斯提到,她的伴侶喬安在四十五歲時過世。面對喬安的離世,她們年幼的女兒表現得非常坦然:

喬安要放下軀體離去的前一晚,她已經很靠近死亡。我們的女兒哭了,哭得非常激烈,使喬安又回到她的身體,多停留一晚。然而,女兒第二天跑進房間,一點都不害怕。我的妻子平靜地逝去,十分美好的一幕。喬安才剛去世,女兒就指著臥室的天花板,說道:「媽咪,妳看! 看這些鳥!」那一刻對房間內的我們來說意義非凡,彷彿有眾多存在體都來協助她,前往我們都會去的地方,不論那是哪裡。她和喬安─她口中的姬喬─進入了肉眼不見的領域。

隔天晚上,女兒和我一起睡。半夜時,她翻落到地板上,發出一聲重響。我被這一聲驚醒,她很少睡到滾下床。

我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告訴我:「我看見姬喬在梯子上往上爬。她在很上面......我想跟她一起去,可是她說:『不行,不行,親愛的,妳必須回去,快下去!』」說到這些話,小女孩就掉到地板上了。

這個故事裡的主題,我也在其他文字稿看過。描述看不見的世界時,出現鳥和梯子,而且只有死者或臨終者可以進入某個領域,勸戒生者必須離開那裡。小孩看見的幻象如此清晰,真是教人吃驚,也讓我不禁在想:柴米油鹽的日常裡無法看見的那個世界,或許只有到了生命終點才回得去。

以下描述是「最後話語專案」網站收到的資料,說了這段話的小女孩對事物擁有出人意表的理解。一位女士的母親剛剛去世,她接到弟弟布瑞特來電:「他說他的八歲女兒莎拉在那天早上醒來時告訴他:『我知道奶奶現在是天使,她又變年輕了。』沒有人告訴她祖母已經去世。」

書名:《聽懂臨終絮語:語言學家帶你了解親人最後的話》作者:莉莎‧史瑪特(Li...
書名:《聽懂臨終絮語:語言學家帶你了解親人最後的話》
作者:莉莎‧史瑪特(Lisa Smartt)
譯者:黃開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11日

昏迷狀態的內在語言

生命走到終點時,口說語言會逐漸消失,但是護理師兼研究者瑪德琳.勞倫斯指出,意識不會消失。她研究了昏迷倖存者,並對無意識狀態提出了一些強而有力的洞見。

勞倫斯訪問一百一十一位從昏迷狀態甦醒的人,得到的結論是:在被認定為無意識的狀態下,其中有百分之二十七的人曾在某個時刻聽到、理解而且能在情緒上回應別人所說的話;有另外百分之二十三的受訪者,曾有過超感官的知覺,包括瀕死經驗和出體經驗。她在醫療單位和文獻的研究顯示,昏迷後重新恢復意識的人,有百分之七十的個案記得在無意識期間發生的事件。

羅伯是勞倫斯的受訪者之一,他的評論表明,昏迷中的人往往比其他人所想的還要清醒:「要是有人問我,我可以發誓我從來沒有昏迷過。據我所知,我清醒著經歷了全部的過程。」然而,他的護理師卻有不同的描述:「他的眼球往內翻,不省人事。」

勞倫斯的另一名受訪者哈維這樣解釋:

那是非常奇怪的狀態。我唯一能想到的是我可能已經死了。我不知道死後是怎樣,但我想我聽得見,其他的就沒了。沒有感覺,也看不見。當我聽到他(醫生)說:「我們救不了他。」我只記得我試著要對他說些什麼,例如:「我沒事......我沒死或什麼的。」我想我試著要對他說話,但我做不到。我全部的肌肉像是失調,我想要說話,可是沒說出來......然後,我想我開始能說話了,我確實對他們說了一些事......我恢復的第一個部分是我的聲音。

勞倫斯解釋:「最後失去的不是聽覺,是意識。」多位受訪者提到,即使他們處在無法聽見外在資訊的狀態,仍然有過內在對話。依他們的經驗,無論他們與外界的連結情形如何,都能持續感覺到自我。我們的外在意識不再運作時,在心中與自己溝通、思考的這種溝通能力,仍然可發揮其功能。

腦部的其他功能停擺許久之後,內在的「我」(me)依然可保持完整無缺的感覺。以這些昏迷倖存者來說,自我的連續性表現在對身旁眾人情感能量的覺察及敏感程度上。凱洛也參與了勞倫斯的研究,她說雖然身處昏迷狀態,依舊能夠辨識靠近病床的是子女、丈夫,還是醫生、牧師、護理師,甚至是清掃人員。她解釋:「我還知道有一名護理師和醫生在談戀愛,或是他們之間有點什麼。我就像能看穿他們的心。」

病人也能夠感知自己的情緒。例如,凱洛偷聽到一位醫生說「左邊什麼都沒有」,而且她有可能會變成「植物人」,這件事讓她很火大。有位病人告訴護理師,他很努力要告訴他的哥哥,他很好,不是醫生說的植物人,但是他無法和哥哥溝通。另一個例子是,一名病人出院後打電話給護理站,要留話給某一位護理師,她說:「告訴那位說我會變成植物人的護理師:我不會的。」勞倫斯寫道:「當身體系統受到嚴重的生理條件影響......意識心智會被另一個系統取代,進而允許超感官經驗發生......在超感官經驗中,被研究對象通常會提到以心電感應的方式接收資訊。」這項研究似乎顯示,即使我們與世界連結的機制被停止,內在仍有某些機制持續活動著。這個持續的「我」顯然對於他人的能量與情緒特別敏感,而且能夠、也確實是以心電感應的方式獲得理解。這些發現證實了傑佛瑞.利、珍.梅茨克和奈森.梅茨克的研究。他們在研究中指出,我們幼年時,有個本質性的自我是以非言語的方式進行溝通的。這些研究發現也和肯尼斯.林及莎朗.庫伯的研究結果一致。該研究中有過瀕死經驗而倖存的盲人解釋,即使當時被診斷為死亡,仍能透過某種超越意識而「看見」。無論生理上發生什麼狀況,外在的溝通機制失效時,內在的溝通機制依舊能發揮作用。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聽懂臨終絮語:語言學家帶你了解親人最後的話》

作者簡介:

莉莎‧史瑪特(Lisa Smartt)

語言學家、教育家和詩人。

創立了「臨終話語計畫」(finalwordsproject.org),收集和解釋生命臨終時所留下的話語及其意涵,特別關注照亮與垂死相關的認知過程的語言模式。

譯者簡介:

黃開

自由譯者

譯有《計時簡史》及《敘利亞戰爭》(大寫)

abctix@gmail.com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勝利首相是中風可憐戶?世界史上名人的生老病死

2018/11/13

馬桶上吃飯:在台移工無可喘息的契約鐐銬

2018/11/08

十萬元的右手:外勞制度切斷她的手,碎了她的夢

2018/11/01

《不眠之城》/同一輛計程車搭乘兩次

2018/10/25

寶島監牢:一名印尼妻子的千里尋夫記

2018/10/25

森林之秘寶──您好,我是活的珠寶!

2018/10/23

《我們都是時間旅人》/古老的光芒

2018/10/17

詩性自然主義──科學角度理解哲學遊戲及生命起源

2018/10/04

「人行道生存記」直擊紐約街頭無家者的日常生活

2018/09/27

傾聽大西洋海底的秘密──女科學家瑪莉‧薩普的傳記

2018/09/26

遠洋漁工職場生態 歷時4年第一手的圖文紀實

2018/09/20

【研之有物】晚明古人瘋旅遊,竟還有炫耀文、套裝行程?

2018/09/07

《如此人生》談更生人:給他工作,比不上給他尊嚴

2018/08/09

好手好腳好會做工?《如此人生》擊碎刻板印象

2018/08/03

打開《如此人生》,林立青寫「八大女孩」的真實面相

2018/07/27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跨界解唐詩 國文課之神開講

2018/06/06

金正恩:高瞻遠矚的領袖還是畏懼冒險的看守人?

2018/05/29

受迫害的孔雀天使 亞茲迪人的信仰危機

2018/05/21

「你,還活著嗎?」徘徊在意識灰色地帶裡的人

2018/05/17

科學,從勤加觀察、問「為什麼」開始

2018/05/09

生活在天子腳下的鼠族悲歌

2018/05/04

「隱士王國」崛起 韓國民族自決的歷史起點

2018/04/30

中東心臟日衰 沙國青年走向恐怖主義的不歸之路

2018/04/26

南韓社會中的少數 同性脫北者的告白

2018/04/23

以越南為敘事中心 重建越南歷史多元完整的面貌

2018/04/13

反難民不道德? 一本看懂德國極右派思維

2018/04/11

漫遊巴黎街頭 與喬治.桑一起走過革命現場

2018/04/09

耍弄人性顛覆部落團結,ISIS征服敵人的殘酷手段

2018/03/31

悲傷邊境線,「脫北者」的真實命運

2018/03/29

從「蕃地」到「山地」,原住民族社會如何被國家機器收編為「地方」?

2018/03/26

自願或被騙?為何他們願意成為ISIS聖戰士?

2018/03/22

大汗的女兒 蒙古帝國興盛的幕後功臣

2018/03/20

終止毀滅性武器:秘密橘隊特工 敘利亞任務實錄

2018/03/15

19世紀美國傳奇女記者 潛入瘋人院臥底日記

2018/02/22

熱門文章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為何「大英百科全書」無法在數位時代生存?

2018/07/17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你擁有自私的父母而造成「自戀性創傷」嗎?

2018/07/18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2018/07/05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想法誕生前最重要的事

2018/06/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