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北韓宮廷│最終被指定繼承者「金正恩」真相大公開!

2017/10/18 17:26:49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對於培養繼承者的準備程序,金日成與金正日的作法有很大的差異。為了將權力移交給兒子,金日成做了周密的準備,他在一九七四年時便正式將金正日指名為繼承者,並給了他二十年的時間接受訓練。即使後來金日成猝不及防地離世,也幾乎不見任何權力分散的情況。直到現在,北韓都還會提起金日成的成就之一是「圓滿地達成革命的繼承」。

文/李永鍾(이영종)

陪金正日度過最後的時光

根據韓美情報機關所繪的北韓王室家系圖,金玉是與金正日有著婚姻關係的女人。她二十多歲時就在金正日的身邊形影不離,並負責為金正日準備各式文件資料,而成為情報人士所注目的焦點之一。

高英姬於二〇〇四年去世後,金玉便坐上金正日夫人的位子。據我國情報機關所了解,生於一九六四年的金玉在平壤音樂舞蹈大學裡主修鋼琴,並從一九八〇年代初期開始擔任金正日的技術書記直到高英姬去世為止。技術書記的職責是要照顧勞動黨政治局候選委員級別以上幹部的健康狀況,每名幹部會被配與一名技術書記,且主要是由護士來擔任。金正日則擁有多名技術書記,她們與一般幹部的技術書記不同,據說工作內容相當於我國的秘書。

據當局的認知,所有技術書記中最得金正日信任的就是金玉,她除了會跟隨金正日在國內軍隊及工廠等地進行現場指導,還會參與接見外賓的場合。二〇〇〇年十月,國防委員會第一副委員長趙明祿以金正日特使的身分前往美國華盛頓進行訪問時,金玉也以隨行人員的身分一同前往。當時,金玉以「金善玉」的假名及國防委員會課長的名義,隨同趙明祿與美國國防部部長威廉・科漢(William Cohen)及國務卿瑪德琳・歐布萊特(Madeleine Albright)等人進行了會談。

據說,二〇〇六年一月金正日訪問中國時,金玉也以國防委員會課長的身分同行,且受到相當於第一夫人的待遇而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互相打過招呼。在二〇一〇年五月及八月接連兩次的金正日訪中行程裡,金玉也都帶著幹練的模樣與黨幹部們一同隨行,吸引了人們的注意。

在金玉成為了金正日女人的同時,她的家人也隨之扶搖直上。金玉的父親是在二〇〇九年最高人民會議上被代議員選出的勞動黨財政經理部的高層幹部金孝,而弟弟金均曾獲選為有功之科學家,並且擔任過金日成綜合大學的第一副校長。至於金玉的妹妹,據我國情報機關的認識,曾在金正日的外甥女張金松(勞動黨行政部部長張成澤與金敬姬的女兒)於二〇〇六年在法國去世時守在她的身旁。由此可見,金敬姬十分信任金玉。金玉不只成為金正日的女人,她的父親與弟弟等家人還獲得了順利的發展,這些都是令金玉備受矚目的原因。

意外的金正日缺席事件,緊繃的平壤權力階層

二〇〇八年八月,金正日政權面臨了自掌權以來最嚴峻的考驗。擁有絕對權力的掌權者金正日因為健康問題而暈倒了,推測是因為患了腦中風。從此,認為金正日可能已出現健康狀況異常的說法以歐美情報機關與媒體為中心開始傳開,使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平壤。

金正日的意外事件發生以後,北韓當局為了證明他仍然安然無恙,拼命地傾注了各種努力。因為金正日的狀況一旦被人民知道了,北韓將可能出現體制上的動盪,甚至一不小心,軍隊或指導部內部就可能產生權力鬥爭。其中,第一個面臨的緊要關頭,便是在金正日暈倒後不到一個月的九月九日就要舉行的北韓政權建立六十周年的閱兵典禮,因為兼任北韓軍最高司令官的金正日的出席在典禮中是必不可少的。進入二〇〇〇年以後,金正日就從未在閱兵典禮上缺席過,因此,他一旦沒有出現,便等同於對國內外公開了他已經發生意外的事實。北韓每到所謂的「大慶周年」便會舉辦盛大的慶祝活動,而為了紀念政權建立六十周年,數個月前便開始大規模動員人民與軍力來為閱兵典禮等紀念活動做準備。韓美情報機關曾利用U-2高空偵察機與K-12鎖眼偵查衛星捕捉到北韓當時已在平壤近郊的美林機場上布好活動中要使用的兩百四十毫米放射炮(火箭炮)與一百〇五毫米高射砲等軍事裝備。活動舉行的當天上午,我國情報機關也透過對北監視網絡掌握到準備參加閱兵典禮的士兵們集合於美林機場的情況。

然而,金正日最終仍缺席了此次的閱兵典禮,導致有關他已出現健康問題的說法甚囂塵上,而幾乎成了既定事實。我國情報機關經由監聽北韓而得知,當時北韓為了讓金正日能夠出席,還竭盡全力將閱兵典禮延到下午舉行。當天因為難以依照原定計畫舉行活動,便改成以相當於南韓民防隊的非正規軍民兵組織「勞農赤衛隊」為主來進行閱兵儀式,且比起原定計畫,耽誤了很久一段時間才在下午舉行。為了慶祝政權建立六十周年,從該年夏季就開始進行高強度練習的北韓正規軍,最終也因為金正日未能在典禮上出席,而全數撤離並各自回到了所屬部隊。當天,金正日的此一異常舉動在九日稍後的晚間透過電視報導了出來,並且被詳細地報告給當時剛結束《與總統的對話》錄影活動的李明博總統。

「不想交給我兒子」,金正日的心思

就算不考慮金正日的健康狀況如何,他的年紀也已接近高齡,這一點便自然會成為與權力繼承有關的潛在壓力因素。許多專家與當局人士都認為,不論是透過何種形式,金正日的壽命問題都會為北韓體制招來變化。就算這次腦中風的病情暫時被壓下,如果他再一次發病,這個擁有絕對權力的掌權者也會被一拳擊倒,而不得不做出退位的決定。金正日在一九九四年七月因父親金日成的去世而獲得了權力,十多年後,曾經對自己的健康很有自信的他也面臨了必須趕緊準備身後事的窘境。基於這樣的背景,有人預測,以繼承體制為發展主軸的北韓之中,金正日的健康與否將會是對其內部權力競爭、南北韓關係,以及韓半島情勢皆造成大變動的十分重要的因素。

據傳,關於父子世襲,金正日曾經說過含有懷疑語氣的言論,勾起了人們的興趣。情報當局獲得重要的情報指出,金正日在二〇〇二年八月應俄國遠東聯邦地區總統全權代理人康斯坦丁・弗里科夫斯基之邀而訪俄的過程中,曾針對平壤的權力繼承體制問題發表過相關談論。根據該情報,金正日說道:「我不想將我現在處理的困難事務交給我的子女。」前統一部部長丁世鉉也表示,他在二〇〇四年十二月接觸過一位在北京的北韓高官,該名高官透露:「據說金正日曾說出他的內心話:『在我這一代之後,那(父子世襲)會是可能的嗎?』」

二〇〇〇年六月的第一次南北韓首腦會談時,據聞金正日也曾針對父子世襲發表過聽起來帶有些許懷疑語氣的言論。當時作為隨行人員出席的政府高層當局人士表示:「金正日在我國人員面前表示出他對泰國君主制的關心。」但是,北韓專家們對於這樣的情報提出了意見,認為難以依此斷定金正日說的話就等同於他的本意。也許當時金正日只是在對外人吐露自己領導北韓的體制時辛苦的地方,也可能是想試探中國等其他國家對於父子世襲的看法。情報當局表示,雖然有傳出金正日發表過似乎要在自己這一代終結父子世襲的言論,但父子世襲應該仍會是北韓最終的歸屬。

「我無法完成的話,下一代也會繼承革命先志」

在金正日出現健康問題以前,北韓官方媒體就開始發送有關父子世襲的強力訊息。其中,朝鮮中央電視臺於二〇〇五年一月二十七日發表的政論最具有代表性。此文描述道:「領袖大人(金日成)曾經強調,假使他在生前無法完成所有任務的話,代代相傳,他的兒子將會完成;若兒子無法完成的話,到孫子那一代也一定會履行。」文中還提到,「幾年前,敬愛的將軍大人(金正日)曾對高幹(일꾼,通常用來指稱勞動黨高層幹部)們說過『我會遵照領袖父親大人的遺訓』,就是在持續革命的思想:如果我無法走下去了,就算是傳到下一代也一定會貫徹到最後。」雖然北韓過去也曾經透過所謂的「持續革命論」(계속혁명론)來暗示權力的繼承,但在此政論中,官方如此公開而清楚地提到三代世襲的必要性,被認為是異乎尋常的。

而在金正日因為健康異常而暈倒後,也出現了主張要依照金日成家系來發展所謂「革命的繼承」的報導。適逢北韓政權建立六十周年的二〇〇八年九月八日,《勞動新聞》強調道「朝鮮的太陽總是從白頭山升起,而白頭山的金日成血脈是民族永遠的生命線」。有人基於此點推測,這暗示了權力的繼承也將依「白頭山的革命傳統」,從「血脈」(兒子)那裡傳承下去。朝鮮中央電視臺的政論內容,被認為是反應了北韓內部為了進行父子世襲,已經畫好了權力繼承的具體藍圖。不同於曾被解釋為「父子世襲懷疑論」的金正日的發言,北韓官方媒體的鼓動式報導一則接著一則出現。因此,還有人提出,北韓是否即將把重心從只提及革命繼承正當性的層次,移到實施父子世襲的繼承者指名工作上?

對於培養繼承者的準備程序,金日成與金正日的作法有很大的差異。為了將權力移交給兒子,金日成做了周密的準備,他在一九七四年時便正式將金正日指名為繼承者,並給了他二十年的時間接受訓練。即使後來金日成猝不及防地離世,也幾乎不見任何權力分散的情況。直到現在,北韓都還會提起金日成的成就之一是「圓滿地達成革命的繼承」。與此相反,金正日則從未清楚地提及繼承相關的問題,也沒有做任何籌備工作。反倒是在二〇〇五年十二月下達了「禁止討論繼承者」的指示。直到二〇〇八年,在他經歷從生死關卡前來回的、劇烈的健康變異以後,才終於將視線轉向了第三個兒子金正恩。

選擇酷似自己的兒子的金正日

或許是因為健康問題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影響的關係,曾一度說著「如果繼續世襲,將成為國際社會上的笑柄」、似乎是想避免三代父子世襲的金正日,卻在後來急忙地決定了繼承者。儘管仍無法完全避免指定繼承者會有權力分散的風險,但這卻是無可奈何的選擇。據了解,金正日會將金正恩內定為繼承者是根據妹夫兼勞動黨行政部部長張成澤的建議。金正日出現健康問題以後,張成澤就跟他的妻子兼勞動黨指導部部長金敬姬一同肩負起代理執政的工作。為了因應最高領導人的缺席,張成澤在這時主導了建立北韓繼承體制的工作。而此時擔任金正日夫人的角色、守在病房內的金玉也有志一同,於是才發展出指定金正恩為繼承者的決定。

據了解,張成澤與金正日的長子金正男也有著特別的關係。金正男如在國外有任何問題,會隨時打電話給張成澤;我國的北韓情報網絡就曾經捕捉到,他一邊喊著「姑丈」,一邊彷彿在吐露他的難處的樣子。據傳,張成澤主要是幫金正男準備他在中國的生活費或用於澳門賭場的資金,讓他行動自如。金正恩的生母高英姬在生前要幫助自己的親生兒子金正哲與金正恩的其中一名成為繼承者時,就將成蕙琳所生的金正男視為最大的絆腳石。雖然有部分人士主張,金玉一直極為牽制曾在金正男身邊照顧的張成澤,但也有人認為,這兩人之間的關係算是頗為和諧的。張成澤沒有選擇金正男,而是推舉了金正恩、讓他能夠被內定為繼承者,是因為考慮到他在性格與外表等方面酷似金正日而更容易受到認可。相關情報人士表示:「站在數十年間一直看著小舅子金正日的立場,張成澤很了解金正日最偏好出什麼樣的牌,因此把金正恩壓在第一順位上。」許多人看到了在第三次勞動黨代表會議上被公開的金正恩的面貌以後,便認為這樣的推論具有說服力而接受了。因為光用眼睛就能確認,金正恩不只酷似父親金正日,也長得像祖父金日成。總之,金正日似乎是在逐漸喪失對自己健康的自信感的同時,面臨了不安。為了維持住國家體制,便迅速推行了內定繼承者的工作。因為如果繼續含混下去的話,一不小心,政權本身就可能會崩潰。就在這樣的緊迫感之下,他最後仍選擇了父子世襲。

最終被指定為繼承者

隨著金正日似乎多少有些康復而漸漸增加在公共場合中出現的次數,二〇〇九年一月十五日,韓國聯合通訊社在下午四點三分傳來了一則消息:「金正日將三子金正溫(當時誤記為金正溫)指定為繼承者。」根據此則報導,金正日於一月八日左右在勞動黨組織指導部內下達指示,將高英姬所生的兒子金正恩指定為繼承者,而一月八日正好是金正恩的生日。韓聯社引用消息人士所述,勞動黨組織指導部第一副部長李濟剛緊急召集了組織指導部內課長級以上的幹部們,並傳達了金正日決定的事項。與繼承者有關的指示被下達至每一個黨員,且相關消息以高層幹部為中心快速地向外擴散。韓聯社也說明道:「如果金正溫確實地建立起繼承的體制並獲得父親的權力,北韓將成為世界現代史上第一個掌權者三代世襲的國家。」報導中,消息人士說道:「金正日閃電般地指定了他的繼承者,連組織指導部的高層幹部們也感到相當驚訝。」他還說,「位處於權力階層的人們知道金正溫被內定為繼承者之後,便迅速倒向他、要成為他的追隨者,而這樣的氛圍將擴散至整個北韓社會。」他也解釋道,從金正日決定繼承者一事可以看出,雖然他的身體已恢復不少,但去年年中因為腦血管疾病而暈倒後,他焦慮的心情似乎就成了關鍵性的原因。

因報導得很詳細,韓聯社好像引起了不少的反響。但是,關於金正日是否確實於一月八日前後在勞動黨組織指導部內下達了這樣的指示並導致消息傳開,情報機關並未做出確認。

但在金正日去世以後,北韓官方媒體所做的有關金正恩如何繼任的說明,卻與韓聯社的報導內容有許多不同之處。北韓官方媒體在更早之前就已經提到,金正恩會以正式繼承者的身分跟隨金正日到軍隊、工廠與企業等地進行現場指導,甚至會在當地留下他的匾額。如依照北韓所述,代表在「一月八日的指示」被下達以前,金正日的繼承者就已經確定是金正恩,而他也已開始接受繼承者的接班訓練。從這一點來看,韓聯社的報導留有頗多疑問。

監聽金正恩國際電話而獲得關鍵提示的國家情報院

二〇〇七年開始就有人預測,如果北韓要以父子世襲的方式實現權力繼承,金正恩將會是唯一的可能。二〇〇七年三月,國家情報院院長金萬福邀請負責追蹤北韓消息的記者們至首爾市內谷洞的國情院大樓進行午餐座談會,他在會中提到:「金正日的第三個兒子金正恩成為繼承者的可能性很大。」要求匿名的情報當局相關人士透露:「當時盧武鉉政府的情報網絡曾透過監聽北韓而得到與北韓繼承版圖有關的關鍵性提示。」但他表示,當時的情報只對盧武鉉總統報告且受到完全保密,是連對國家情報院的最高層幹部們也不透露的程度。

從二〇〇七年春天開始流傳的金正日健康異常之說也是在這個時候傳開。西方國家的情報機關曾監聽當時正在歐洲旅行的金正恩與身在平壤的金正日之間的通話內容,因為金正恩說出了一句「父親大人,您一定要特別注意身體」的話,便有人推測「這是否表示金正日有什麼健康上的異常」,接著就發展成為「金正日出現健康異常」的傳聞。此一事例代表當時的情報機關已經將金正恩視為北韓權力版圖的相關核心人物並予以追蹤。

然而,由於三子金正恩比長子金正男小了十二歲左右,有人懷疑,金正恩不太可能會是繼承者。此說法指出,因為金正恩是金正日在四十一歲時才獲得的兒子,兩人要順利接棒將會發生問題。但也有部分人士反駁道:「金正哲與金正恩才差兩歲,如果照這樣的邏輯來看,金正哲也不會有接班的可能。」

書名:《金氏家族的女人:北韓王室你不知道的秘密》作者:李永鍾譯者:邱麟翔...
書名:《金氏家族的女人:北韓王室你不知道的秘密》
作者:李永鍾
譯者:邱麟翔、張詩苡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9月20日

由國家情報院宣告「金正恩的接班」

二〇〇九年六月一日下午三點,負責北韓相關情報的國家情報院第三次長崔鍾翕,在首爾市內谷洞的大樓辦公室裡忙碌地撥著電話。最高情報機關的次長如此付出時間、親自打電話是少有的事情,而他是為了要緊急向國會情報委員會的所屬議員們傳達重要的北韓相關情報。他逐一打給各個情報委員並說道:「北韓已透過外交電文向駐各國使館館長下達金正溫(當時國家情報院稱金正恩為金正溫)被內定為國防委員長金正日之繼承者的消息,好像是要趕緊正式稱呼他為繼承者。」據了解,消息被下達的時間點是在五月二十五日,北韓展開第二次核武器試驗之後。關於金正恩被指名為繼承者的可能性一直只停留在推測的層次之上,但是,從國家情報機關的北韓相關情報最高負責人親自對國會情報委員們傳達消息的這一點來看,政府應已正式確認了此事。在金正恩即將繼任的所有相關情報當中,這是第一個重量級的情報。而且,國家情報院這樣的舉動被認為是十分罕見的,因為就算沒有人針對如此敏感的情報議題特別提出問題,情報當局還是率先站了出來。不過,關於國家情報院為何要緊急透過高層幹部的電話直接對情報委員們傳達消息,有部分在野人士提出了疑問,甚至懷疑情報機關或政府是否有什麼潛在的意圖。

事實上,在此事情發生的兩年多以前,國家情報院還未能預想到金正恩會被內定為繼承者。二〇〇七年二月二十六日,當時的國情院院長金萬福,曾在舉行於首爾市都染洞外交通商部大樓裡的非對外公開的「二〇〇七年度駐外使館館長會議」中,針對北韓的繼承體制表示「還沒有任何徵兆」。會議中,包括當時的駐美大使李泰植與駐中大使金夏中,共有一百多名的各國駐外使館館長出席。那時,別說是要傳位給金正男、金正哲、或金正溫三個兒子之一,國情院連北韓是否有任何偶像化的動作或即將傳位的消息都一直沒有獲得,因此才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本文摘自八旗文化《金氏家族的女人:北韓王室你不知道的秘密》

李永鍾(이영종)

 韓國中央日報北韓新聞專訪記者,二十年間持續報導北韓及統一議題相關的主題,現為中央日報統一文化研究所研究員。曾赴美國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做訪問研究,目前在高麗大學北韓研究所就讀博士課程,並在網路上經營「平壤特派員」部落格(blog.joins.com/ja0813)。另著有《繼承者金正恩》一書。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與生態地景對話何以成為藝術?

2017/11/02

北韓宮廷│最終被指定繼承者「金正恩」真相大公開!

2017/10/18

屍屍的愛,燒融在黎明之前。

2017/09/22

賴活不如好死,當被判定「無效醫療」你只有死路一條?!

2017/09/20

「沖繩靈魂」專賣店,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

2017/09/15

《鬼的歷史》(一)中國末代皇帝溥儀也迷碟仙?

2017/09/14

「親善交流」盛行,戰敗後的日本慰安史

2017/09/11

三度偷渡重返敘利亞,直擊困守內戰的苦難

2017/09/07

為什麼會有「恐怖主義」?關於恐怖主義的誕生

2017/08/30

離鄉背井、克盡職守,終結二次大戰的原子城女孩

2017/08/16

他們為何逃離故鄉?關於戰爭與自由的代價

2017/08/01

拒絕真相的人:人類既有認知該如何融入科學新發現?

2017/07/31

在四季的海洋上,從小艇捕捉鯊魚的大冒險

2017/07/31

從近代史學者走向外交,揭開時代帷幕–—蔣廷黻

2017/07/31

西洋名畫中的「同性之愛」

2017/07/27

山中獨處的夜晚:面對死亡、恐懼、找回寧靜沉穩

2017/07/27

當愛與黑暗吞噬了他們——劉曉波的文學與人生

2017/07/27

為何公司連年虧損、卻還能替創辦人和投資人帶來鉅富?

2017/07/27

近代紳士的整容提案──「梳整頭髮、刮鬍、美容」之必要

2017/07/26

人類為何開始穿內褲——愈是隱藏,反而愈提高價值?

2017/07/18

面對暴權酷刑 劉曉波為何宣稱:「我沒有敵人」?

2017/07/15

留不住文化資產?老屋、古蹟總難逃「自燃」下場

2017/07/13

加薩女記者的日常:當記者被家人都瞧不起、示威沒戴頭巾被賞巴掌

2017/07/04

遇上她們,哲學家叔本華、尼采、蘇格拉底都沒轍!

2017/07/03

【迎戰AI時代】模仿人腦的人工智慧 兩者有何差異?

2017/06/28

【迎戰AI時代】機器人取代了你,你就被開除了!

2017/06/28

蘭心慧質美韶容:台灣近代「女學生」/「新女性」的誕生

2017/06/26

【迎戰AI時代】如果今日知識已經客體化、又何必集中在一個空間聽取?

2017/06/21

【迎戰AI時代】當數位給社會帶來第三次革命、「拇指世代」成為一種新人類

2017/06/19

【迎戰AI時代】世界的根本存在是什麼?萬物源於「訊息」

2017/06/16

【迎戰AI時代】越來越趨近於人類、人工智慧的各種「學習」模式

2017/06/16

【迎戰AI時代】機器學習的終極演算法 將如何改變我們的未來

2017/06/16

【迎戰AI時代】無所不在的演算法支配著你的生活、取代記憶

2017/06/16

【迎戰AI時代】AlphaGo打敗頂尖棋手,為何google選擇圍棋作為AI最前線?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人工智慧的可怕,在於預測的精確度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人工智慧」征服人類,只是瘋狂科學家的劇本嗎?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世紀初的經典人機大戰——會思考的電腦「華生」

2017/06/15

【迎戰AI時代】科幻成真,科學家預言機器人將具有自己的意識

2017/06/15

聖經譴責的是雞姦儀式,並非同性之間的愛情

2017/06/07

熱門文章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石芳瑜/善女良男

2017/11/20

燈泡復活的瞬間,將我們化為一幅永垂不朽的畫作。

2017/11/15

在生命最重要的角色裡,妳會是一個失敗者嗎?

2017/11/21

蘇上豪/再一次心跳

2017/10/30

台語的撇步:好朋友來開講

2017/10/25

孤寂的異鄉人──張愛玲美國四十年

2017/10/26

無以競爭,我輸在自己的年齡。

2017/10/26

逞強或堅強?男人心事誰人知

2017/11/01

世界終究無法科幻。

2017/11/02

而,我只是希望母親愛我。

2017/10/31

與生態地景對話何以成為藝術?

2017/11/0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