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親善交流」盛行,戰敗後的日本慰安史

2017/09/11 11:56:09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八月十八日,日本投降後三天,內政部責成地方警察為戰勝的盟軍成立「慰安設施」,招募女人「犧牲肉體」進入「特殊慰安施設協會」(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承擔愛國的義務。

文/伊恩‧布魯瑪

在日本,賣淫打從一開始就被制度化。這麼做是有理由的,日本當局害怕盟軍士兵會對日本人做出日軍對中國人等亞洲人一樣的惡行。在一九三七年的南京大屠殺,與一九四五年幾近摧毀馬尼拉的戰役中,成千上萬的女性慘遭強姦、截肢,如果飽受折磨後還一息尚存,通常會被殺害。這只是兩個特別惡劣的例子,還有更多不勝枚舉。在中國,日本帝國軍大規模地四處強姦,造成嚴重的軍事問題,因為這引發了中國更激烈的抵抗。為了處理這個問題,日軍有時會徵召、但更多的時候是綁架女孩擔任慰安婦,在日本的軍妓院中當性奴隸。這在韓國等日本控制下的國家尤其普遍。

政府與軍隊不時以文宣恐嚇日本平民,一旦戰敗,日本女人將遭外國士兵姦殺。為了避免這種駭人的可恥宿命,日本人奉命要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或自絕。太平洋小島與沖繩上的婦孺奉命要以手榴彈或跳崖自盡,許多人都照做了。

因此,八月十八日,日本投降後三天,內政部責成地方警察為戰勝的盟軍成立「慰安設施」,招募女人「犧牲肉體」進入「特殊慰安施設協會」(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承擔愛國的義務。要為展開太平洋戰爭負起很大責任的前首相近衛文麿公爵告訴國家警察總長:「請守護日本的年輕女人。」或許這樣的慰安措施能安撫入侵的外國人,高尚的日本女人才能從藏身處現身,在街上走動,不被玷汙。

這肯定是件骯髒齷齪的差事。由於特殊慰安施設協會是倉促成立的機構,連一張能讓大兵與慰安婦躺下的床都沒有,只能隨便找個地方進行性交易,多半是在地板上,或臨時妓院的門廊通道。日本人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才想到比較有效率的做法。他們在東京都外的船橋市興建了一座巨大妓院「國際宮」(International Palace),建築物的外觀看上去像是個停機坪,以生產線的方式提供性服務,別稱為「柳木廠」(the willow run),這名稱取自戰時福特公司在美國底特律附近所興建的轟炸機兵工廠。男人入內前,在長形建物的一端脫鞋,完事再到另一端出口處,取回已擦得發亮的鞋子。

部隊的臨時營舍擠滿了女人,東京的野村飯店就是一例。這些女性在飯店登記為辦事員或清潔婦,卻時常在那裡過夜,有些人在冬天還會帶家人來這裡避寒。東京市中心的一間大型舞廳有日文招牌寫著:「愛國女孩們!化身舞伴,為日本的重建盡一分心力!」軍隊福利社裡(PX,僅開放給盟軍部隊,販賣食物、衣服等補給品的專賣店)也販售保險套。

在日本,盟軍一開始並沒有像在德國一樣嚴格禁止「與本地人親善交流」。駐日盟軍總司令(SCAP)麥克阿瑟將軍知道,就算頒布規定,也防不勝防。他跟一個副手說:「他們一直要我阻止成群的蝴蝶夫人出現,我不會這麼做……就算送我全中國的茶,我也不會下令禁止親善交流。」

盟軍占領日本初期,光是美軍大約就有六十萬名,再加上澳軍、英軍等國家部隊,人數更是可觀,因此親善交流相當頻繁。傑出的中日研究學者狄百瑞(William Theodore de Bary)曾任美國海軍軍官,他在一九四五年十月的一封書信中,描寫了當時九州佐世保海軍基地的情況:

親善交流一直是個問題,事實上,憲兵必須禁止總部附近大橋的任何聚會,那裡擠滿熱切的水兵,他們比手劃腳,和笑口常開、態度又親切的日本人閒聊。打從一開始就是這個樣子。

美國本土有些文宣對日本充滿種族歧視,但親善交流並未因而中斷。比方《週六晚報》(Saturday Evening Post)刊登一篇美軍占領日本的文章,其中寫道:「日本女性相貌平庸,小胸部、塌鼻子、八字腿,對多數美國人的吸引力大概跟千年石像差不多。事實上應該更沒吸引力,因為美國人至少還會對石像拍照。」

說得客氣一點,這篇文章的作者完全沒概念。盟軍的高階軍官在一九四五年時多半都有日本小妾,因為一開始西方女性非常稀少,所以這種情形並不令人意外。直到新一波軍官抵達,情況才有所轉變。這些軍官通常沒有真正的戰鬥經驗,容忍度也比較低。即使德國方面的友好禁令已經解除,他們仍執意在日本貫徹風紀,宣布多數公共場所,像地方食堂、溫泉旅館、電影院、軍隊飯店(部隊的臨時宿舍)為「禁區」。

因此,親善交流仍盛行,只是大家都更謹慎行事;同時也出現愈來愈多的個體戶妓女,這對於降低性病傳染率毫無助益。在飽經轟炸的城市街道與公園中,妓女有自己的地盤,稱之為「島嶼」。有些人甚至只要一塊錢就會進行交易;一塊錢差不多是當時黑市半包菸的價錢。盟軍當局不顧日方的建議,決定在一九四六年禁止組織化的賣淫,更讓這種形式的交易更為盛行。

日本人喜歡把事物精細地分門別類。「潘潘女」(panpan girls)是所謂的個體戶阻街女郎,其中還細分成專門服務外國白人士兵的,專門接待外國黑人士兵的,專門服務日本人的;儘管如此,還是有些比較有生意頭腦的妓女拒絕做出這麼清楚的區分。還有些所謂「專一」(onrii)的妓女,只服侍一位客戶;服務較多客戶的,則稱為「花蝴蝶」(batafurais)。東京市中心有些區域,如麥克阿瑟將軍總部對面的日比谷公園或是附近的有樂町車站,都是典型潘潘女的聚集地。

日本人十分看不起這些踩著高跟鞋、雙唇豔紅的潘潘女,認為她們是民族墮落的象徵。她們招來忌妒,也引人遐想。在物質條件上,她們比多數無家可歸、飢寒交迫的日本民眾要好得多。這些上班女郎也是第一批最熱衷美國商品的消費者,比絕大多數日本人更熟悉勝利者的流行文化。潘潘女特有的行話夾雜著日本俚語與零碎的大兵英文,她們比多數日本人更能掌握占領者的語言。

某方面來說,潘潘女可說是日本放蕩傳統的延伸。在此傳統中,底層人民的生活被拉進光鮮亮麗的舞台。現代的東京舊時稱江戶,此地妓女的打扮,在木刻版畫與歌舞伎戲院的宣傳下,成了流行的指標。盟軍占領早期,和潘潘女相關的文化已經不若當年精緻。軍事上的挫敗,加上戰時審查制度與軍國教育的終結,讓植基於日本傳統的性商業文化重新復甦,只不過這一回還增添了大量的美式風格。低級的色情雜誌如《可愛》(Lovely)、《維納斯》(Venus)、《性古怪》(Sex Bizarre)與《美女海報》(Pin‐Up)大行其道。舊娛樂區開了許多脫衣酒吧,往往只是在彈坑周圍草率搭建的簡陋小屋。皮條客、黑市商人以及穿著夏威夷衫的小混混,在廉價舞廳和女友共舞曼波。戰爭期間,政府明文禁止「外國的敗壞風氣」,因此日本搖擺樂團與爵士歌手從舞台上消失好一陣子,此時再度興盛,布吉烏吉(boogie-woogie)這種藍調風格的鋼琴演奏則風靡一時。

許多女人迫於生計賣淫,但並非個個皆然。當時的調查顯示,許多女人是「出於好奇」而成為潘潘女。潘潘女的臭名主要來自這點,而不只是用肉體換取金錢而已。社會大眾普遍認可女人為了讓窮困鄉下農家存活賣身,或出於愛國的義務而「犧牲」肉體,有時甚至讚許這樣的行為。但若是出於好奇,或貪求現金、香菸或絲襪,這樣的賣淫則十分可恥。有組織的賣淫歷時悠久,也為社會所接受。但潘潘女是自由業,因而備受抨擊,加上她們經濟獨立,非常危險。

一九四五年的日本性商業文化雖然大半俗氣且隨便,但和曼波舞與布吉烏吉一樣,它也是種解放。有些人喜歡,有些人憎惡。一九四六年,日本約有九萬名非婚生嬰兒,但不可能全部的產婦都因為從事性交易而懷孕。官方之前散布了大量負面宣傳,說入侵者都是野蠻的強暴犯與殺手,但許多日本女人在實際見到美國人後,發現他們並沒有那麼可怕,都鬆了一口氣。一名女性在聲譽卓著的《婦人畫報》雜誌裡說:「我發現他們彬彬有禮、態度友善、無憂無慮,而且一派輕鬆。想起以前我家附近的軍營裡,那些日本軍人傲慢無禮、待人刻薄。兩相對比之下,還真讓人不堪!」

書名:《零年:1945年,現代世界的夢想與夢碎之路》作者:伊恩‧布魯瑪譯...
書名:《零年:1945年,現代世界的夢想與夢碎之路》
作者:伊恩‧布魯瑪
譯者:白舜羽
出版社:紅桌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8月4日

這並不是說盟軍士兵都沒有暴力行為,占領初期是盟軍暴力行為的高峰。根據一項統計,一九四五年後期,每天都有四十名婦女遭到強暴,這還可能是低估,因為有許多人基於羞愧而沒有報案。38這類統計當然絕對不會出現在有審查制度的盟軍媒體上,但多數日本人還是會承認,這些美國人的行為舉止遠比他們原先擔心的有紀律得多。若是拿日本自己的部隊在海外的惡行惡狀相比,更是如此。

日本社會性觀念的改變,恰好符合美國人「再教育」日本人的宣傳方針。不過美國人的理由有些古怪。他們告訴日本人,為了成為民主國家,女性應該受到更平等的對待。美國宣傳部說這話時,大概沒有特別考慮到潘潘女。不過他們鼓勵日本人像美國人一樣,坦然用肢體表達情慾。在美國大力鼓吹之下,一九四六年出品的電影《青春之心》(Hatachi no Seishun)首度有大螢幕的吻戲,給了日本人民新的道德啟示。這部電影深受年輕觀眾歡迎。

在日比谷公園中勾搭美國大兵的阻街女郎,以及首次的大螢幕吻戲,的確是情色光譜上的兩個極端。但一般大眾對色情娛樂及流行歌曲的高度渴望,則告訴我們解放與戰敗之間的差異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對日本人來說,葛倫.米勒的音樂〈興致勃勃〉,也讓他們有一種自由的新感受。

●本文摘自紅桌文化《零年:1945年,現代世界的夢想與夢碎之路》

伊恩‧布魯瑪 Ian Buruma

當代備受尊崇的歐洲知識分子。在荷蘭萊頓大學念中國文學、東京日本大學念日本電影。一九七〇年代在東京落腳,曾在大義英的劇團「狀況劇場」演出,參與麿赤兒創立的舞踏舞團「大駱駝艦」演出,也從事攝影、拍紀錄片。八〇年代,以記者身分在亞洲各地旅行,也開啟了他的寫作生涯。

布魯瑪關心政治、文化議題,文章散見歐美各大重要刊物,如《紐約書評》、《紐約客》、《紐約時報》、《衛報》、義大利《共和報》、荷蘭《NRC》等。曾任香港《遠東經濟評論》文化主編 (1983-86)、倫敦《旁觀者》國外部編輯 (1990-91)。曾在柏林學術研究院、華盛頓特區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牛津大學聖安東尼學院、紐約大學雷馬克中心擔任研究員。曾受邀到世界各大學、學術機構演講,如牛津、普林斯頓、哈佛大學等。現為紐約巴德學院(Bard College)的民主、新聞、人權學教授。並自2017年5月,擔任《紐約書評》主編。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與生態地景對話何以成為藝術?

2017/11/02

北韓宮廷│最終被指定繼承者「金正恩」真相大公開!

2017/10/18

屍屍的愛,燒融在黎明之前。

2017/09/22

賴活不如好死,當被判定「無效醫療」你只有死路一條?!

2017/09/20

「沖繩靈魂」專賣店,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

2017/09/15

《鬼的歷史》(一)中國末代皇帝溥儀也迷碟仙?

2017/09/14

「親善交流」盛行,戰敗後的日本慰安史

2017/09/11

三度偷渡重返敘利亞,直擊困守內戰的苦難

2017/09/07

為什麼會有「恐怖主義」?關於恐怖主義的誕生

2017/08/30

離鄉背井、克盡職守,終結二次大戰的原子城女孩

2017/08/16

他們為何逃離故鄉?關於戰爭與自由的代價

2017/08/01

拒絕真相的人:人類既有認知該如何融入科學新發現?

2017/07/31

在四季的海洋上,從小艇捕捉鯊魚的大冒險

2017/07/31

從近代史學者走向外交,揭開時代帷幕–—蔣廷黻

2017/07/31

西洋名畫中的「同性之愛」

2017/07/27

山中獨處的夜晚:面對死亡、恐懼、找回寧靜沉穩

2017/07/27

當愛與黑暗吞噬了他們——劉曉波的文學與人生

2017/07/27

為何公司連年虧損、卻還能替創辦人和投資人帶來鉅富?

2017/07/27

近代紳士的整容提案──「梳整頭髮、刮鬍、美容」之必要

2017/07/26

人類為何開始穿內褲——愈是隱藏,反而愈提高價值?

2017/07/18

面對暴權酷刑 劉曉波為何宣稱:「我沒有敵人」?

2017/07/15

留不住文化資產?老屋、古蹟總難逃「自燃」下場

2017/07/13

加薩女記者的日常:當記者被家人都瞧不起、示威沒戴頭巾被賞巴掌

2017/07/04

遇上她們,哲學家叔本華、尼采、蘇格拉底都沒轍!

2017/07/03

【迎戰AI時代】模仿人腦的人工智慧 兩者有何差異?

2017/06/28

【迎戰AI時代】機器人取代了你,你就被開除了!

2017/06/28

蘭心慧質美韶容:台灣近代「女學生」/「新女性」的誕生

2017/06/26

【迎戰AI時代】如果今日知識已經客體化、又何必集中在一個空間聽取?

2017/06/21

【迎戰AI時代】當數位給社會帶來第三次革命、「拇指世代」成為一種新人類

2017/06/19

【迎戰AI時代】世界的根本存在是什麼?萬物源於「訊息」

2017/06/16

【迎戰AI時代】越來越趨近於人類、人工智慧的各種「學習」模式

2017/06/16

【迎戰AI時代】機器學習的終極演算法 將如何改變我們的未來

2017/06/16

【迎戰AI時代】無所不在的演算法支配著你的生活、取代記憶

2017/06/16

【迎戰AI時代】AlphaGo打敗頂尖棋手,為何google選擇圍棋作為AI最前線?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人工智慧的可怕,在於預測的精確度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人工智慧」征服人類,只是瘋狂科學家的劇本嗎?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世紀初的經典人機大戰——會思考的電腦「華生」

2017/06/15

【迎戰AI時代】科幻成真,科學家預言機器人將具有自己的意識

2017/06/15

聖經譴責的是雞姦儀式,並非同性之間的愛情

2017/06/07

熱門文章

石芳瑜/善女良男

2017/11/20

在生命最重要的角色裡,妳會是一個失敗者嗎?

2017/11/21

燈泡復活的瞬間,將我們化為一幅永垂不朽的畫作。

2017/11/15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蘇上豪/再一次心跳

2017/10/30

孤寂的異鄉人──張愛玲美國四十年

2017/10/26

台語的撇步:好朋友來開講

2017/10/25

無以競爭,我輸在自己的年齡。

2017/10/26

逞強或堅強?男人心事誰人知

2017/11/01

世界終究無法科幻。

2017/11/02

而,我只是希望母親愛我。

2017/10/31

與生態地景對話何以成為藝術?

2017/11/0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