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為何公司連年虧損、卻還能替創辦人和投資人帶來鉅富?

2017/07/27 18:04:49 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50歲、家有妻子和兩個小小孩的萊昂斯被炒了。但他起了一個念頭。萊昂斯長期以來報導矽谷和科技業崛起的新聞,他想,何不乾脆加入它?波士頓的新創公司HubSpot當時已籌募一億美元創投資金,他們以一堆股票選擇權提議萊昂斯加入公司,給他一個曖昧的「行銷研究員」頭銜。反正,他又有什麼好損失的?

文/丹.萊昂斯

書名:《獨角獸與牠的產地:矽谷新創公司歷險記》作者:丹.萊昂斯譯者:吳國...
書名:《獨角獸與牠的產地:矽谷新創公司歷險記》
作者:丹.萊昂斯
譯者:吳國卿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年7月18日
矽谷有它的黑暗面。當然,有許多傑出、快樂的人在科技業服務,但這也是個財富分配不均的世界,利益多半落入善於操縱、牟取私利的投資人和創辦人口袋。在這個世界,高齡員工不受青睞,過了四十歲就被棄之如敝屣;員工之間因為種族與性別相互歧視,有時候創辦人骨子裡是反社會的狂人;缺乏訓練(或完全未經訓練)的經理人虐待員工,任意開除員工而不受懲罰,而員工則投訴無門,就業毫無保障。

霍夫曼提出的「公司不是家」的看法,可追溯至矽谷影片訂閱公司NetFlix在二○○九年公布的文化守則,最有名的標語就是「我們是團隊,不是一家人」。臉書營運長桑德伯格曾說,NetFlix的文化守則激發了整個世代科技新創公司的靈感,「而且可能是矽谷歷來發表的最重要文件。」夏哈把NetFlix的守則當成HubSpot文化守則的模範,並剽竊了NetFlix原創的口號:「我們是團隊,不是一家人」。

NetFlix為「不是一家人」概念辯護說,科技公司有如運動團隊,「每個位置都需要明星」。當你是年收入幾百萬美元、三十五歲就退休的專業運動員, 這種對待當然合理,但如果套到普通職員身上,似乎顯得有點無情。其結果是,根據《財星》、《新共和》(New Republic)、《彭博》(Bloomberg)和《紐約客》等雜誌上無數文章的報導,矽谷變成人人自危的地方。只要有更優秀或更低廉的勞工出現,公司就會拋棄你。如果你年屆四十、五十或三十五歲,因為要求加薪而使薪資變得太昂貴,如果有新一批大學畢業生能以更低的薪水做你的工作──你就得走人了。所以,別過得太安逸。

這種勞資新關係是矽谷的公司發明出來的,而且被認為和矽谷研發的晶片與軟體一樣重要。如今,這種意識形態已經蔓延到矽谷之外。我們生活在經濟劇烈變遷的時代,整個產業──零售、金融、健康醫療、媒體與製造──都由科技重塑面貌。隨著這些產業出現變革,企業對待員工的方式也跟著改變。

新創公司福利好、休假多,不是因為賺錢嗎?

為什麼科技公司這麼著迷於削減成本? 看他們的財報就知道了。許多公司根本沒有獲利。現代科技新創公司和網路時代之前的那些老派科技公司, 如微軟和蓮花軟體公司(Lotus Development),最大的差異是老派科技公司從草創之初就創造龐大獲利。但現今許多科技公司連年虧損,甚至掛牌上市後也一樣。因此,他們必須經常壓低成本,利用類似哈里根的VORP指標這類方法。

一個更有趣的問題是,為什麼這麼多虧錢的公司還能繼續經營?這似乎是很古怪的商業模式。創辦企業的目的就是為了有利可圖──至少過去是這樣。到了一九九○年代第一波達康泡沬期間,情況開始改變,矽谷孕育出新品種的公司,這些公司可以連年虧損,甚至根本不曾獲利,卻還是能替公司創辦人與投資人帶來鉅富。

一九九五年八月九日是個分水嶺。當時, 網路瀏覽器製造商網景成功完成大規模的IPO,上市交易第一天股價就飆漲到近三倍。在那之前,一般人認為企業必須先創造獲利才能公開發行股票。網景的財報赤字連連。負責主辦該IPO交易的摩根士丹利投資銀行家

米克(Mary Meeker)後來在《財星》雜誌回憶這段過程:

這家公司掛牌上市是否太早了?當然。原則上公司應該要有三季穩健的營收成長。按照傳統的標準,新公司最好也有三季的獲利──獲利力改善。當時網景根本不賺錢,所以這是很新的概念。但市場已經準備好擁抱一系列的科技創新,而網景正好是符合天時、地利與人和的公司。

在網景短暫的存在期間,公司出現鉅額虧損,但仍有一小群人發大財。一九九九年達康泡沫達到高峰期,美國線上(AOL)以一百億美元併購網景,且併購交易後網景很快就消失了。然而網景共同創辦人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據說帶走價值一億美元的股票,報導也說另一名共同創辦人克拉克賺進二十億美元。「在網路上,沒人知道你是狗。」這是一九九三年《紐約客》雜誌上一幅漫畫的名言。網景的故事略微修改了這句話:在網路上,至少在投資上,沒人在乎你是不是狗。

網景的IPO引爆了達康熱潮,在矽谷那就像有人打開一個開關,一夕之間一個新商業模式誕生:快速成長、虧損連連、掛牌上市。這個模式延續到今日。這是一套簡單的騙術。

快速的IPO勝於留住好人才

創投資本家挹注一家公司幾百萬美元,這家公司利用部分資金編寫出一個「最小可行產品」(MVP)──一個由新科技業聖經《精實創業》(Lean Startup)作者萊斯(Eric Ries)創造的名詞──然後花大錢吸收客戶,採用的方法是僱用業務代表、行銷人員、擅長宣傳的公關人員、舉辦熱鬧的會議和大肆炒作──公司虧損不斷擴大,但營收數字攀升。基本上這家公司是買一美元的鈔票,然後以七十五美分出售,但這無所謂,因為散戶投資人只關心營收成長率。他們被灌輸只要公司成長得夠大、夠快,獲利終究會出現。只不過有時候事與願違,Zynga、Groupon、推特就是幾個著名的例子。根據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申報的10K表格,從二○一○年到二○一四年的五年間,Zynga的總年度虧損額超過八億美元;Groupon虧損將近十億美元;推特的年度淨損總計超過十五億美元。

老派的科技公司執行長似乎對企業連年營運虧損的現象困惑不已。前微軟執行長鮑默(Steve Ballmer)二○一四年批評亞馬遜:「他們根本沒賺錢!在我的世界裡,要等到你賺一些錢才能算真正的企業。」二○一四年亞馬遜虧損二.四一億美元,市值卻攀升到一千六百億美元。另一名老派企業家,甲骨文的執行長賀德(Mark Hurd),也對Salesforce.com大感驚訝。他在二○一五年四月說:「他們沒有現金流,現在這家公司價值多少?三百五十億美元?⋯⋯這太瘋狂,完全瘋了。」這還不算什麼,幾個月後,Salesforce.com的市值突破五百億美元。

無法創造獲利的後果之一,是企業的壽命也很短。根據研究與顧問組織Innosight,一九六○年代標準普爾五百指數成分股公司的平均壽命為六十多歲,但現在還不到二十歲。另一個後果是利益分配不均比以前嚴重。根據經濟政策研究所(EPI)的報告,一九六五年起執行長和一般員工的薪資差距開始擴大,到了達康熱潮年代更是躍進一大步。一九六五年執行長平均薪資大約是一般員工的二十倍,到了一九八九年擴大至大約六十倍,但進入一九九五年情況開始失控,執行長的薪酬約是一般員工的一百二十二倍。根據EPI,二○○○年執行長與員工的薪資比來到三百八十三倍。這個倍數目前約是三百倍。

最高階層的主管分到的餅最大。這已經夠令人厭惡了,更令人惱火的是,你會發現有些創辦人賺進這麼多錢,但經營的公司毫無獲利,對待員工的方式更是二十年前難以想像的。

「我們最重要的資產每天晚上走出公司大門。」這是我一九八○到一九九○年代報導科技公司新聞時那些執行長的口頭禪。在微軟「人人都賺到錢,包括秘書」,我那個曾在微軟工作的朋友麥可回憶道:「微軟製造出幾萬名百萬富翁。該公司極為照顧遭遇個人問題的員工。如果你得了癌症,公司會保留你的職位,而且不要求你進公司,同時為你負擔所有醫療費用。」

在那個年代,科技公司執行長最注重如何留住人才。沒有一家公司會告訴員工把工作當成短期的「服役」契約,或告訴他們「我們不是一家人」。

身為公司創辦人兼創投資本家的霍夫曼支持「我們不是一家人」的想法,但這不足為奇,他向來是「快速成長—虧損—掛牌上市」商業模式的最大受益者。讓霍夫曼賺大錢的第一家公司PayPal在虧損期間掛牌上市。二○○二年,霍夫曼共同創辦LinkedIn,這家公司營運迄今的十三年間只有三年有獲利,其餘十年都出現虧損;近來的虧損十分驚人──二○一五年前九個月虧損達一.五億美元。然而,霍夫曼的身價近五十億美元。網路零售商亞馬遜已有二十一年歷史,但從未出現高額獲利,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的身價卻有六百億美元。軟體公司Salesforce.com從二○一一年到二○一四年總共虧損七.五億美元,但創辦人貝尼奧夫(Marc Benioff)的身價達到四十億美元。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獨角獸與牠的產地:矽谷新創公司歷險記》

作者簡介:丹.萊昂斯 Dan Lyons

小說家、新聞記者兼編劇。曾任《新聞週刊》(Newsweek)科技編輯、《富比世》(Forbes)科技記者、HBO影集《矽谷群瞎傳》(Silicon Valley)編劇,也是歷來最紅部落格「賈伯斯的祕密日記」(The Secret Diary of Steve Jobs)作者。萊昂斯經常為《紐約時報雜誌》(New York Times Magazine)、《GQ》、《浮華世界》(Vanity Fair)、《連線》(Wired)和《紐約客》(New Yorker)等重要媒體撰稿,著有《老子賺翻了》(Options)等書。現居麻州溫徹斯特。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與生態地景對話何以成為藝術?

2017/11/02

北韓宮廷│最終被指定繼承者「金正恩」真相大公開!

2017/10/18

屍屍的愛,燒融在黎明之前。

2017/09/22

賴活不如好死,當被判定「無效醫療」你只有死路一條?!

2017/09/20

「沖繩靈魂」專賣店,全日本最小書店URARA

2017/09/15

《鬼的歷史》(一)中國末代皇帝溥儀也迷碟仙?

2017/09/14

「親善交流」盛行,戰敗後的日本慰安史

2017/09/11

三度偷渡重返敘利亞,直擊困守內戰的苦難

2017/09/07

為什麼會有「恐怖主義」?關於恐怖主義的誕生

2017/08/30

離鄉背井、克盡職守,終結二次大戰的原子城女孩

2017/08/16

他們為何逃離故鄉?關於戰爭與自由的代價

2017/08/01

拒絕真相的人:人類既有認知該如何融入科學新發現?

2017/07/31

在四季的海洋上,從小艇捕捉鯊魚的大冒險

2017/07/31

從近代史學者走向外交,揭開時代帷幕–—蔣廷黻

2017/07/31

西洋名畫中的「同性之愛」

2017/07/27

山中獨處的夜晚:面對死亡、恐懼、找回寧靜沉穩

2017/07/27

當愛與黑暗吞噬了他們——劉曉波的文學與人生

2017/07/27

為何公司連年虧損、卻還能替創辦人和投資人帶來鉅富?

2017/07/27

近代紳士的整容提案──「梳整頭髮、刮鬍、美容」之必要

2017/07/26

人類為何開始穿內褲——愈是隱藏,反而愈提高價值?

2017/07/18

面對暴權酷刑 劉曉波為何宣稱:「我沒有敵人」?

2017/07/15

留不住文化資產?老屋、古蹟總難逃「自燃」下場

2017/07/13

加薩女記者的日常:當記者被家人都瞧不起、示威沒戴頭巾被賞巴掌

2017/07/04

遇上她們,哲學家叔本華、尼采、蘇格拉底都沒轍!

2017/07/03

【迎戰AI時代】模仿人腦的人工智慧 兩者有何差異?

2017/06/28

【迎戰AI時代】機器人取代了你,你就被開除了!

2017/06/28

蘭心慧質美韶容:台灣近代「女學生」/「新女性」的誕生

2017/06/26

【迎戰AI時代】如果今日知識已經客體化、又何必集中在一個空間聽取?

2017/06/21

【迎戰AI時代】當數位給社會帶來第三次革命、「拇指世代」成為一種新人類

2017/06/19

【迎戰AI時代】世界的根本存在是什麼?萬物源於「訊息」

2017/06/16

【迎戰AI時代】越來越趨近於人類、人工智慧的各種「學習」模式

2017/06/16

【迎戰AI時代】機器學習的終極演算法 將如何改變我們的未來

2017/06/16

【迎戰AI時代】無所不在的演算法支配著你的生活、取代記憶

2017/06/16

【迎戰AI時代】AlphaGo打敗頂尖棋手,為何google選擇圍棋作為AI最前線?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人工智慧的可怕,在於預測的精確度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人工智慧」征服人類,只是瘋狂科學家的劇本嗎?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世紀初的經典人機大戰——會思考的電腦「華生」

2017/06/15

【迎戰AI時代】科幻成真,科學家預言機器人將具有自己的意識

2017/06/15

聖經譴責的是雞姦儀式,並非同性之間的愛情

2017/06/07

熱門文章

在生命最重要的角色裡,妳會是一個失敗者嗎?

2017/11/21

石芳瑜/善女良男

2017/11/20

聽懂臨終絮語:了解親人最後的話語

2017/11/08

燈泡復活的瞬間,將我們化為一幅永垂不朽的畫作。

2017/11/15

蘇上豪/再一次心跳

2017/10/30

孤寂的異鄉人──張愛玲美國四十年

2017/10/26

台語的撇步:好朋友來開講

2017/10/25

無以競爭,我輸在自己的年齡。

2017/10/26

逞強或堅強?男人心事誰人知

2017/11/01

世界終究無法科幻。

2017/11/02

而,我只是希望母親愛我。

2017/10/31

與生態地景對話何以成為藝術?

2017/11/0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