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丈夫死前曾遭酷刑 她如何能平靜過一生?

2017/02/28 09:08:42 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一個事件,絕對不會只有一個角度。歷史會過去,傷痕卻不會因此而淡去。要交付給下一代什麼樣的記憶,由你來判斷與選擇......。讀.書.人「二二八事件後70年」企劃,邀請讀者讓閱讀的介入,更有力量。

文/何來美

吳鴻麒、吳鴻麟這對孿生兄弟,是前清桃園中壢秀才吳榮棣之子,在八兄弟中分排行老二、老三,一學法,一 學醫,出生相差十分鐘,人生境遇竟如天壤。吳鴻麒在「二二八」慘遭殺害,得年四十九歲;吳鴻麟與兒子吳伯雄、孫子吳志揚則祖孫三代當縣長,活到九十七歲嵩壽。 吳鴻麒的遺孀楊𤆬治靠著宗教信仰,多年後才從傷痛中走出來,扶養一對遺孤長大,至今吳鴻麒之死仍真相未明。

吳家祖籍福建省永定縣,清咸豐年間吳鴻麒的祖父吳勝昌率族人渡海來台,在中壢落腳,吳勝昌的兒子吳榮棣 中了秀才,育有八子,依序是鴻森、鴻麒、鴻麟、鴻爐、鴻勳、鴻蒸、鴻煎、鴻烹,其中鴻森、鴻麟、鴻煎、鴻烹 學醫,鴻麒學法,鴻爐從商,鴻蒸學農,鴻勳從事海事工作,一門俊彥,各有所長。

與黃運金是留日同窗

吳鴻麒(一八九九~一九四七)從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畢業,教了一陣書後,遠赴上海協和大學,後轉往東 京就讀日本大學法科,與苗栗縣政壇黃派祖師爺黃運金(一八九八~一九九六)是同窗,兩人一起賃屋居住,黃運 金長吳鴻麒一歲。兩人均獲高等文官司法科考試及格,取得辯護士(律師)資格,回台分在台北與新竹執業,吳鴻麒還當選台北辯護士副會長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十月十七日國軍第七十軍主力部隊,由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率領,自基隆登陸,維護台灣治安。

偵訊末代總督安藤利吉

國府接收台灣後,吳鴻麒出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法官),參與偵訊日本戰犯末代台灣總督安藤利吉1;黃運金續擔任律師,也當選新竹縣議會議長。那時縣議會在桃園,黃運金常到中壢吳府走動,與吳鴻麒的大哥吳鴻森、孿生弟弟吳鴻麟也有深交。 維護台灣治安的七十軍,一九四六年六月奉令整編為七十師,並大量招募台灣兵,於年底祕密內調大陸。一九 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台灣行政長官公署見兵力不足,陳儀電請援兵。蔣介石緊急調派第 廿一師部隊,由師長劉雨卿率領,於三月八日分從基隆、高雄登陸,遞補七十師部隊,在台灣進行鎮壓2

被兩名便衣人員帶走

二二八罹難的法官吳鴻麒。
二二八罹難的法官吳鴻麒。
三月初,吳鴻麒的律師朋友李瑞漢、林桂端、林連宗......相繼被捕,吳鴻麒四處打聽,力圖營救,惟無所獲。 十三日下午三點,兩名便衣人員到吳鴻麒辦公室,以「柯參謀長要請你去談話」為詞,誘捕吳鴻麒。 「那時軍車來來去去,連鎮長也被抓,父親被約談後釋回,二叔則下落不明,那是連大人都會怕的年代。」吳鴻麒的姪兒吳運東(吳鴻森四子)回憶說,那時二叔吳鴻麒擔任最高法院推事,警總要二叔前往說明,曾向院長報 告,院長曾勸不要去,但二叔認為心裡坦蕩蕩,沒想到有去無回3。吳鴻麒的妻子楊𤆬治與兄弟四處求助,法院院長也即報台灣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柯遠芬卻辯無此事。楊𤆬治後請台北市長游彌堅幫忙,也碰壁。 三月十六日楊𤆬治在南港橋發現八具屍體,其中吳鴻麒與鄭聰、周淵過、林定枝、林旭屏等五具能辨認身分4。 楊𤆬治冷靜地請來攝影師,拍下丈夫受難遺照,屍體拖回家,一進屋內圍牆,立刻血流不止。

吳鴻麒死前曾遭酷刑

「我一邊清潔,一邊對著吳鴻麒遺體說:『你一輩子講究衛生,死時卻弄得全身灰塵泥土,髒兮兮的……』我一邊擦拭,血流個不停,怎麼擦都擦不乾。醫師驗屍時,我親眼看見吳鴻麒滿是傷痕,下半身都是一道一道的烏青,連睪丸都被打破了。」從驗屍報告發現,吳鴻麒死前慘遭酷刑,除睪丸被打破,頭部左額中槍傷,顏面數處擦傷,頭部有麻繩緊縛之跡,皮破出血,衣破損,血跡甚多,臍下及兩足股皆被打傷5

李瑞漢至今下落不明

台北市律師公會會長李瑞漢在一九四七年三月初被捕後,一直下落不明,他的妻子邱己妹一九九五年接受張炎 憲等人訪談時說:「七、八個婦人招伴助膽,聚在一起四處陳情尋找,曾向省政府、監察院、高等法院、警備司令 部等單位投送陳情書,也找過楊亮功、丘念台、黃朝琴等人,但是都沒有正面的回音,或者說『不知道,妳們回去吧!』「我們這些舊時代的婦人,耿直得很,別人怎麼說, 我們怎麼做。除了流淚、哭泣,束手無策外,只有把眼淚 擦一擦回來。......四十多年來心頭老是想著,丈夫何時會 回來?是關在哪兒呢?還是已經......?一直等待著,直到今天還在等待。雖然已經四十多年,但是在沒有看到屍體 以前,怎麼能相信他已死了呢?怎麼能呢?6「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吳運東讀小二,他回憶對二 叔吳鴻麒遇害,全家都非常悲憤,對家族打擊很大,他的 父親吳鴻森乃請二叔母楊𤆬治母子回中壢居住,並請人做 法事。 「那時政治專制,菁英不敢站出來,反抗聲音都被壓制;看到二叔母的忍辱,父親心裡很痛苦,幸沒有做出極端行為。」吳運東說,直到民進黨執政,有人訪問二叔母,她才說二叔個性耿直,認為自己沒做錯什麼事,但一去 就沒有再回來,「被槍打到的傷口,直到載回家血才流出,就是證明自己的清白與骨氣。」

吳鴻森曾為弟命案奔走

「吳家為何不為吳鴻麒伸冤、平反?」吳運東說,他長大後翻閱二二八文獻,發現父親吳鴻森曾在省參議會為二叔命案發言,並赴南京晉見蔣介石,要求中央政府查明真相;而二叔曾辦過外省人的案子,可能因此遭挾怨殺害7。史料記載,國防部長白崇禧曾下令調查,監察院台閩監察史楊亮功也來台調查,客家籍立委黃國書、監察委員 丘念台亦出面關心,但最後都沒有查出結果,死因至今不詳。

罹難的四種可能

吳鴻麒於「二二八」罹難,至今沒有真正的答案,不外有以下可能:一是吳鴻麒曾審理一件外省軍官妻子難產案官司,因判決醫生無醫療過失無罪,遭挾怨報復。二是吳鴻麒曾調查「員林事件」,主犯、從犯皆是外省人,可能因此得罪當局。三是可能遭當時台北市不良分子所組的暗殺團殺害。四是吳鴻麒被南京當局列為剷除的台籍菁英 名單,跟張七郎一樣遭到殺害。 吳濁流在《無花果》書中說:「聽說南港的河中浮起八具用鐵絲綑綁的屍體......,在行方不明的人們當中,也 有因為是私仇而被復仇的。例如吳法官,有個軍人的太太到日本人經營的醫院生產,但在生產的手術中死了,於是 變成訴訟案件了。這時候,由於吳法官判決醫生無罪,才招致怨恨而受到報復了。」8 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吳鴻麒雖奉令偵辦「員林事件」9,但最後涉及此案的七名嫌犯僅一人被判刑五年,其餘都 獲判無罪。他是否因而得罪外省警察、警官,如外傳被押到郊外殺了,至今亦無直接證據。 一九四七年三月十四日台灣警備總部宣布:「至三月十三日止,全省已告平定,即日起展開肅奸工作......進入綏靖階段。」三月十七日國防部長白崇禧來台發表「二二八處理原則」,但三、四月間仍有不少台籍菁英被廿一師 部隊逮捕拘押,偵辦「員林事件」的台中地方法院代理院長饒維岳、台中監獄典獄長賴遠輝也赫然在列,瀰漫著對本省菁英「秋後算帳」的肅殺氣氛。

饒維岳幸運躲過一劫

饒維岳等只在四月十六日開過一次軍法庭,之後便毫無動靜,直到半年後始獲釋。據當時被拘押的台中地方法 院書記陳長庚獲釋後向子女透露,「獄卒似乎有向他暗示、透露,白崇禧將軍曾經頒下幾道命令和公文,因此他才 能獲得公開審判的機會」,進而獲釋 10。饒維岳(一九○三~一九六四)是頭份客家人,京都帝大法科畢業,日本高等文官司法科考試及格,日治時期 曾任東京、台北、台中法院判官,台灣光復後代理台中地方法院院長,與吳鴻麒是同時期的客籍法界菁英,饒維岳 躲過一劫,但吳鴻麒就沒那麼幸運。 據二○○三年監察院「二二八調查報告」,經該院調閱台灣高等法院有關吳鴻麒於一九四六、一九四七年偵辦 的案子,並無「婦產科案」及「員林事件」之案卷。

被南京當局列入剷除名單?

聯經出版《台灣客家政治風雲錄》書影。
聯經出版《台灣客家政治風雲錄》書影。
至於是否遭「台北不良分子暗殺團」所殺?一九四七年六月台灣警備總部司令彭孟緝曾向蔣介石報告,有情資 顯示台北有個不良分子組成的暗殺團,專殺外省人、軍官及半山為對象,南港橋下八命案可能是該集團所為,但吳 鴻麒應算是留日回台的菁英,並不算「半山」,有可能被殺嗎? 倒是吳鴻麒是當時台籍法界菁英,在一九四五到一九四七年間的省籍衝突、矛盾中,亦可能已被南京當局列入 剷除名單,廿一師部隊來台施行血腥鎮壓時,即遭到殺害,但至今也無直接證據。 吳鴻麒的太太楊𤆬治與吳鴻麟的太太林訪蘭,是台北第三高女(現中山女高)同學,林訪蘭是頭份實業家林清 文的長女,她的哥哥是林為恭(苗栗縣第四、五屆縣長),兩人情同姊妹,嫁給這對孿生兄弟。楊𤆬治曾遠赴日本留學,畢業於日本美術學校刺繡部,回台後在中山女高任教,結婚較晚,與吳鴻麒只有六年婚姻,丈夫就不幸罹難。

楊𤆬治撫孤靠信仰走出傷痕

楊𤆬治後擔任中壢家商校長,撫養女兒吳文華、兒子吳和光長大,吳文華師大畢業後擔任老師,退休後全心奉獻教會;吳和光一生不碰政治,經營事業有成後退休。「三歲那年,看到躺在木板上的父親遺體,血還流不停,一家人圍著哭。」吳文華曾接受媒體訪問,她和母親 是靠著信仰,才從二二八事件痛苦中走出來。吳伯雄當內政部長時,吳和光也陪同母親出席二二八音樂會11。 楊𤆬治受訪說:「《聖經.羅馬書》有一句話:『申冤在我,我必報應。』那是耶和華幾千年前應允的話。他說:『報仇的事,你不必記懷,必有報應。』這樣就可以了。幾十年來,我得以安靜過日子,就是這聖句。不要以惡報惡,隨他去吧!有一天,會報應的。」


註釋:

1、安藤利吉(一八八四—一九四六)於一九四四年出任第十九任台灣總督,並兼任日本第十方面軍司令官,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 投降,以戰犯被羈押於上海監獄,一九四六年四月十九日在監服氰化鉀自盡。

2、呂昭隆報導,〈鎮壓二二八廿一師遭台灣共軍殲滅〉,《中國時報》,二○○九年二月二十六日。

3、曾增勳、游文寶,〈吳運東:醫界巨擘,奔走入世衛〉,收錄於何來美主編,《客家身影》,台北聯合報,二 ○ 一一年,頁一八 二 — 一八三。

4、林旭屏是專賣局專門委員、鄭聰是醫師、周淵過與林定枝是商人。

5、資料節錄自二二八紀念館展場資料,引自張炎憲等著,《台北南港二二八》,一九九五年。

6、同注 5。

7、同注 3。

8、吳濁流,《無花果》,台北草根出版社,二○○一年,頁二○四。

9、員林事件:始於一九四六年五月二十日,鹿港警務所警員許宗喜等五人因毆傷台中縣參議員施江西,經被害人向台中地方法院 自訴,由推事蘇樹發偵辦,因被告拒不到庭,十一月十一日典獄長兼看守所所長賴遠輝,奉台中地方法院代理院長饒維岳命 令,由蘇樹發簽發拘票,帶十七人赴員林台中縣警察局拘提許宗喜到案。詎料,許宗喜不僅抗拒拘提,縣警察局長江風還電令 附近警察所馳援縣警局,將法警全關進拘留所,並槍傷了法警。十二日台中地院檢察官欲赴醫院驗傷,被員警拒於門外。饒維 岳派員與江風協商,要求釋放遭拘禁人員,但只有賴遠輝獲釋,其餘法警仍被監禁。十四日台灣高等法院推事吳鴻麒、檢察官毛錫清,會同警務處兩名專員前往調查,毛錫清命令江風將被扣法警交台中地院領回,江風置之不理,延至十七日始釋放。一九四七年一月台北地方法院檢察官對江風、許宗喜等七人提起公訴,二月十五日台北地院一審判決,只有林世民因殺人未遂處 有期徒刑五年,褫奪公權三年,其餘均無罪。

10、白先勇、廖彥博,〈兩岸史話:白崇禧二二八止痛療傷〉,二○一四年三月三十日《旺報》。

11、同注 3。

12、同注 5。


●本文摘自聯經出版《台灣客家政治風雲錄》

作者簡介:何來美

1954年生,苗栗公館人,文化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1978年考進《聯合報》,曾任苗栗縣、台北縣特派員,地方新聞中心組長、副主任、晚報主任,並兼任聯合大學講師,2011年底退休後,曾任《旺報》、《泰國世界日報》特約撰述。著有《劉黃演義》上下集、《風霜歲月人情》、《牛仔界的成吉思汗》,主編《鄉賢談歷史》、《客家身影》。曾獲客委會客家新聞獎評論獎、地方新聞獎及陸委會兩岸新聞獎首獎。現從事文史研究、寫作,苗栗社區大學老師。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

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古人賣房子是丟臉的?還要親族鄰居同意才可以

2017/03/27

美國失敗的教育制度:老師越爛薪水越高?!

2017/03/23

在埃及,社會根本是一個只有男性成員的兄弟會?

2017/03/14

只能被處死嗎?為何動物「發狂」的原因從不被了解

2017/03/10

女力時代:為何職場女性不能展現「性魅力」?

2017/03/08

誰還記得他們?八千多名在日本打拼的台灣少年工

2017/03/03

臣屬、遣使、侵略、征服──對日本人來說,中國是什麼?

2017/03/02

重構二二八:戰後的臺灣人的複雜處境

2017/02/28

林江邁:是二二八的導火線,也只是一個選擇沉默的母親

2017/02/28

民主夢碎:屠殺前夕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

2017/02/28

無法送達的遺書:她遙想一生的父親氣味

2017/02/28

丈夫死前曾遭酷刑 她如何能平靜過一生?

2017/02/28

屠殺、洗劫、綁架勒贖...二二八事件的人權迫害形式

2017/02/28

打擊不法而遭罪?檢察官王育霖之死

2017/02/28

沒有加害者,就沒有真相?關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沒能做到的事

2017/02/28

當殺戮輓歌響起 是誰又要「被失蹤」了嗎?

2017/02/24

寫出世界上首本法醫學專著的中國人,卻讓史書恥於記載?

2017/02/22

以漢語為母語自卑嗎?古人辯論時為何總東扯西扯缺邏輯

2017/02/21

一個荷蘭人建立的國度:印度尼西亞

2017/02/21

漁業耗盡的真相:當遠洋小魚都成了養殖魚的飼料

2017/02/07

用他們的血淚換取國家利益:不該被遺忘的「成田機場抗爭史」

2017/02/06

現在與未來在哪?日本統治時期的台灣實業教育與鐵道工場

2017/02/03

無國界醫生談援救:要承擔的絕對不是一種善心

2017/02/03

1980年代才「臺灣錢淹腳目」?其實17世紀末就這樣了!

2017/01/28

「紅毛番」在遠東: 17世紀時東西方的奇遇

2017/01/28

被訴說的神話:蘭嶼鳥類的文化符碼

2017/01/28

【名人說書】謝哲青/瘟疫這樣改變歷史

2017/01/05

【名人說書】劉軒/大腦能做到的,你大多一無所知

2017/01/05

為何一再消費歷史悲劇?受害者情結的歡愉與險境

2017/01/05

殖民背景下的「臺灣仕紳的居住空間」建築考

2016/12/22

堅持演出中國味《推銷員之死》 戲劇大師米勒的「中國情懷」

2016/12/20

《演化之舞》:人類是發育遲緩的猿類

2016/12/20

「做活戲」的幕後推手:臺灣歌仔戲的「講戲人」

2016/12/15

我們吃豬不吃狗,只因為狗比較可愛?事情本來就是這樣的嗎?

2016/12/15

BL才沒那麼簡單:現實中同志無法安身立命 在漫畫卻可以!

2016/12/08

當丹.布朗對上莎士比亞 誰能帶給哲學家真正的快樂?

2016/12/05

《無家者》紀錄街友生命:來自四川巴縣 80歲的舉牌工

2016/12/02

公共道德之可厭:個人與國家的對抗是必然嗎?

2016/12/01

不從「個體」出發的心理學 顛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2016/11/30

全亞洲最大的高考工廠:中國「毛坦廠中學」的造鎮奇蹟

2016/11/29

熱門文章

美國失敗的教育制度:老師越爛薪水越高?!

2017/03/23

工地外勞──他們的遭遇,讓你看見冷漠、不堪的台灣

2017/03/22

古人賣房子是丟臉的?還要親族鄰居同意才可以

2017/03/27

時間都跑哪裡去了?下班後無意識的「瞎混」習慣

2017/03/16

生於災難之地的美麗魔幻文學:陳又津/獨立之後

2017/03/27

在埃及,社會根本是一個只有男性成員的兄弟會?

2017/03/14

楊澤《薔薇學派的誕生》:在畢加島、煙、光年之外

2017/03/23

他的溫柔教育革命:如果連老師都不敢作夢,更何況是孩子呢?

2017/03/14

「好奇心」測試:決定你是否會被機器取代的程度

2017/03/13

王定國《探路》:在虛華的人生路途中 探得文學之真美

2017/03/10

誰還記得他們?八千多名在日本打拼的台灣少年工

2017/03/03

楊佳嫻/灰燼或春泥:《九歌105年散文選》

2017/03/13

女力時代:為何職場女性不能展現「性魅力」?

2017/03/08

只能被處死嗎?為何動物「發狂」的原因從不被了解

2017/03/10

莊宜文/魔法森林:《九歌105年小說選》(上)

2017/03/13

教出更多的唐鳳!他用這招給孩子的生命「點火與啟蒙」

2017/03/10

笑吧哭吧!面對人生,我們都是毫無準備的大人

2017/03/02

莊宜文/魔法森林:《九歌105年小說選》(下)

2017/03/13

400多年前的莎翁經典 台灣人還能如何讀出真味?

2017/03/10

無法送達的遺書:她遙想一生的父親氣味

2017/02/28

臣屬、遣使、侵略、征服──對日本人來說,中國是什麼?

2017/03/02

林江邁:是二二八的導火線,也只是一個選擇沉默的母親

2017/02/28

丈夫死前曾遭酷刑 她如何能平靜過一生?

2017/02/28

民主夢碎:屠殺前夕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

2017/02/28

重構二二八:戰後的臺灣人的複雜處境

2017/02/28

當農地不停地消失 我們正逐漸失去的到底是什麼?

2017/03/08

打擊不法而遭罪?檢察官王育霖之死

2017/02/28

沒有名字的恐懼:總是被否認、卻傷得更重的一種心理創傷

2017/03/03

準時交稿是恩賜?過招吧!一個副刊主編的催稿心事

2017/03/03

讓另外一個生命活下去吧!聽見「器官移植前線」的醫師聲音

2017/03/02

補白、報屁股、花團錦簇樓詩輯、附刊?今日「副刊」的源起

2017/03/08

沒有加害者,就沒有真相?關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沒能做到的事

2017/02/28

屠殺、洗劫、綁架勒贖...二二八事件的人權迫害形式

2017/02/2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