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被訴說的神話:蘭嶼鳥類的文化符碼

2017/01/28 13:43:58 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鳥類,是蘭嶼島民生活的一環,而且在自然法則中做為信息的傳遞,讓一次次事件發生,更甚者持續堆疊,轉化成神話。近些年,這些鳥類文化反而被視為老太婆口中又臭又長的迷信,殊不知族人的智慧就在其中,而文化的靈魂──也在其中。 

本書為「文化部第38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獲選讀物。本次評選將在2/8~2/13「2017台北國際書展」期間,於世貿三館「優良讀物主題館」(攤位編號G359)展售八大類別、700多種、近百家出版社的獲選讀物。詳情歡迎至官網了解。

rakoawey

神話中的巨鷹 The Legendary eagle

交大出版《雅美族鳥類文化》
交大出版《雅美族鳥類文化》
許多的大樹、魚類和鳥類被賦予文化符碼,出現在歌謠、故事、傳說和神話的敘述形式中。這些具體的事物象徵著美德、惡行或行動等廣泛意涵。在所有鳥類文化中,巨鷹(rakoawey)龐大的身軀最容易引人注意,甚至遞衍出島上小朋友玩的「老鷹抓小雞」遊戲。在蘭嶼人的描述中,巨鷹(rakoawey)體型碩大如鵬,其皮極厚,即使用長矛亦無法穿刺。在巴丹群島中的itbatyat 島上傳唱著一則歌謠(laji),內容敘述著:

有位男孩深愛一位漂亮的女生,鐵色樹(riwas) 是她的保護者,其它樹則是她的父母親。這位女生的衣裳是她白色翅膀變的,黑色的鞋子是她的腳。這個男孩想要向她表明鴿子也是他的親戚,而這個女生事實上是巨鷹(valog) 的小孩。

愛慕她的男生意有所指的是與她有著真正的血緣關係,他雖想與她結婚,但必須等到蓮霧樹(vayakbak)的樹根根除。這裡象徵著一個長時間的親戚, 或許是祖父母們強調亂倫的禁忌。因此,必須等到保護禁忌者死亡才可以結婚。(Benedek, 1991, pp.49-50)

不同的樹木是不同鳥類的保護者,或是被視為充腹果飢的衣食父母。而不同的鳥類彼此是親戚的認識,在神話思維中,有著「在己之同」的同一性,是神話思維的基本特徵,經常被表述為一種依循人類天性的自然生活,把花草樹木當作和他一樣具有生命一般,並且在真實的意義上加以回應。

在族群的遷徙過程中,這些故事帶著類似的故事母體再發展。鹿野忠雄提及「臺東龍眼在菲律賓巴丹島,他們稱為kowawey,是一種巨鷹常棲息的樹種;這種樹在蘭嶼稱acai,而稱一種大鳥為kowawey;臺灣阿美族則稱這種大樹為kowawey。」

鳥類文化的開展與神話故事息息相關,蘭嶼及巴丹島上,曾傳說著一則巨鷹的神話,敘述的內容都脫離不了巨鷹抓走婦女的主軸。朗島施秀妹說:

一對母女上山挖薯蕷(ovi),女兒挖到一個人形的薯蕷,呼叫母親前來察看,薯蕷頓時化做巨鷹抓走母親向南飛去。女兒奔回家向父親及哥哥哭訴。父親安慰女兒說:「我一定會救回妳媽媽。」過了好些年,父親帶著二個兒子上山拉黃藤(vazit),考驗他們的力氣,發現孩子們力大無比,便伐木造船,削製長矛,準備妥當便向巴丹島(ivatan)划去。他們一個一個島詢問,最後在一個島上看到在涼台上織布的婦女就是他們的母親。母親認出孩子後便吩咐他們將掛在工作房旁的巨鷹翅膀燒毀。巨鷹回來後發現灰燼中殘餘的翅膀便迅速撿起,然後施用法術讓翅膀長大,猛拍海面追了過來。他們的船有好幾次都差點翻覆,幸好父親用槳穩住。這時兩兄弟將長矛射向巨鷹,但都無法射殺巨鷹。最後,父親抓起長矛唸起咒語說:「我船身的靈魂,願你是有眼睛的靈魂,直向射中惡魔的眼睛。」這時巨鷹撲向船身,父親執取長矛,用力射穿惡魔的眼睛,他們因而高高興興地划回蘭嶼。

從故事的主軸來看,神話中的婦女指涉農業與社會的相關性。女人的生育就如大地孕育植物,女人與大地一樣神奇,他們之間是有關聯的。那些耕種或灌溉土地的人,種植樹木造船的人,進行織布的人,殺死危險動物的人,都是在履行一種宗教職責,他們是在發揮善的力量。故事內容中的智慧之神,最終戰勝它的對手,為未來美好生活作準備並提供保證。故事述及一位母親帶著女兒到田裡挖薯蕷,在母親被巨鷹攫走後,家人不斷追尋,最後終於將巨鷹刺死。所以,對於愛哭鬧的小孩,父母在無計可施時,常會對小孩說:「cikalav damai o koawey(如果還再哭鬧,當心會引來巨鷹捉你)。」

totoo 

蘭嶼角鴞 Lanyu scops owl

Otus elegans botelensis(Cassin)

鴟鴞科鳥類屬較古老譜系,但角鴞的鳥種數卻是燕雀目以外各屬中種類最多的分類群之一。

全世界60 多種角鴞中,分布在海島的約有20 種(Hoyo et al, 1999)。

蘭嶼角鴞是蘭嶼的特有亞種,又名優雅角鴞,分布於全島海岸林的墓場區域或具有大樹的森林附近,如臺東龍眼、棋盤腳樹、麵包樹或椰子樹的枯幹樹洞等都是蘭嶼角鴞的家。1926 年植物學者佐佐木舜一到蘭嶼採集植物,順手採集3隻蘭嶼角鴞和2 隻黃小鷺交給堀川安市處理,並發表〈佐佐木氏採集紅頭嶼動物〉一文於《臺灣博物學會會報》(第91 號,頁295),此為最早有關蘭嶼角鴞的文獻報告。近年來,根據劉小如長年的研究,蘭嶼角鴞在島上的數量大約還有1000 隻左右。

蘭嶼角鴞是蘭嶼最具代表性的鳥類之一,經常活動的地方包括島上各個部落的墓地、中橫公路、蘭嶼鄉公所的木麻黃林區、環島公路旁的椰子樹或棋盤腳樹、忠愛橋的山谷森林和永興農場的臺東龍眼林區等。除冬季較少活動外,其他時節都可聽見蘭嶼角鴞的鳴叫聲。每年三至六月的飛魚汛期,也是蘭嶼角鴞的繁殖期。一到入夜,此起彼落的呼叫聲熱鬧非凡。老人家認為蘭嶼角鴞若在夜裡不斷鳴叫,代表makapiya so kakawan(天候很好的指標)之意。

希臘神話有位雅典娜智慧女神,據說她的愛鳥就是貓頭鷹。因此,希臘人對貓頭鷹非常崇拜,認為牠是智慧的象徵。雅典娜是雅典城的守護神,因此有句西諺說:「到雅典,別帶貓頭鷹」,亦即不用多此一舉之意。到蘭嶼不但不用帶貓頭鷹,更不可以抓貓頭鷹,因為牠會帶來厄運。

相傳有個小孩很喜歡小鳥,一再要求父親帶小鳥回來給他玩。父親到山上找,聽到樹洞內傳出蘭嶼角鴞幼雛(ngitngit)的聲音,便爬上樹取出小鳥。這時母鳥回來,不停地奮力攻擊,用利爪抓這位父親的眼睛,用嘴喙啄他的耳朵和鼻子。父親無力反抗,因而掉了下來,回家後不久便痛苦死掉。在尚未斷氣前,他告訴小孩他死後會變成totoo(蘭嶼角鴞)。所以,每當這個小孩聽到totoo 的叫聲時,就知道是父親的亡魂在不停地向他呼喚。

蘭嶼角鴞因此成為pahedpahedno anito(惡靈的靈魂),或是lamlamsoey(魔鬼的奴僕)會抓走人的靈魂。過去父母親都會告訴小孩,晚上不能亂跑,免得被totoo 抓走。

東清部落有位老人家說:「有一次我去夜釣,經過雙獅岩時,角鴞發出怪聲,我知道那是anito。在我呼求神的名之後,角鴞發出的怪聲由近而遠,而離我遠去。」(謝永泉,2004,頁15)

蘭嶼角鴞被視為惡靈的使者、魔鬼的化身。當牠在住家附近鳴叫時,有如站在隱密黑暗的高處,指著無法逃脫視線的人,說著:「就在那裡、就在那裡!」當母鳥回應著kyap 的單音時,被視為是災厄即將降臨的象徵,這樣的too-too 的叫聲還不構成威脅。但若是聽到kaykaykaykay(過來之意)、kikikikiyaoyaoayo 等怪聲時,表示惡靈一直跟隨著你。

來自暗夜或幽秘森林的totoo 聲音,成為這種鳥的指稱。雅美族稱呼蘭嶼角鴞為totoo,其鳴聲一如宣稱牠所看到的人就在這裡,有隨時把人帶走的潛在意思。生活中的語詞「ito(就是那個)」、「do to(在那兒)」,相互扣聯成與生命整體相關的處境。「在那兒」代表的是一種不可侵犯的神聖,而「就是那個」則是一種不寒而慄的逼近。ito(那個)的過去式是nito,加個發語詞便成了anito(惡靈)。該語詞指出「在那兒」的「那個」,會讓那些為惡的人無可遁逃,一如天神(tao do to) 在天上執行著公義。此外,在「魔鬼的白天」出現,猶如夜靈在漆黑的環境中召喚,那種逼近的確令人不寒而慄。因此,老人家只要在附近聽到蘭嶼角鴞的鳴聲,會朝向聲音來源用力拍手一下,並發出tozok katey mo(刺你的肝)的喝斥,企圖將惡靈趕走。

nanno ⁄ nannaw

岩鷺Pacific reef egret

Egretta sacra(Gmelin)

岩鷺又名黑鷺、灰鷺,拉丁種,小名sacra 是指其具神秘性之意,大溪地人稱牠們為神聖鷺鷥。蘭嶼的老人家說岩鷺有兩種不同的顏色,但通通成為nanno。黑色型岩鷺全身如黑色板岩般的黑,而白色型岩鷺全身像石灰一樣白。岩鷺通常單獨出現於沿海礁石地帶,或停棲於近岸之岩石,或貼近海面飛行。該鳥類主要以海岸石縫間的蟹類及潮間帶的魚類、節肢動物和軟體動物為食。雅美族人以nanno 相稱,其本意為石鱉之意,因其常以嘴喙翻動石塊找食物,一如雅美婦女彎腰尋找石鱉的動作,故以石鱉為名。

過去一旦蘭嶼島上長期天候不佳,肉類食物來源匱乏時,居民便以潮池的蛙鳚當餌,放在礁岩上的小潮池,待覓食的岩鷺呑食釣餌時迅速捕抓。其肉不豐且口感欠佳,故僅年老者食用。朗島Siapen ngaziwas在某次落成儀式裡,唱出:

岩鷺啊!每當我緩緩地接近潮溝捕魚時,你的黑影突然出現,嚇走正在吃石蓴(givivat)的魚群。

我丟石頭也丟不到你,抓也抓不到你,叫我莫可奈何。

椰油部落是夕陽西下的據點,每到日落黃昏之際,孩童成群站立或坐臥在海邊,觀賞天空雲彩的變換。然而,孩童更關注在海面飛行的岩鷺,想著牠們從何而來,又往何處?在岸邊浪潮裡追逐什麼東西?家住在哪裡?這才是孩童想要知道的疑惑!但父母親的回答總是那一句:「仔細地觀察,有一天等你稍長就會知道了。」這說明了若要認識各種事物需要長期的觀察及參與。

●本文摘國立交通大學出版《雅美族鳥類文化》

作者簡介:

王桂清:達悟族人,1995年回到故鄉蘭嶼後,極力推廣島嶼的環境生態保護與在地生態文化保存,目前除正職工作外,亦積極從事蘭嶼達悟文史之田野調查及當地動植物生態文化之收集。曾與鄭漢文博士共同發表多篇有關動物生態文化,如蘭嶼貝類、鳥類、魚類和拼板舟等主題之論文。

鄭漢文:台東桃源國小校長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離鄉背井、克盡職守,終結二次大戰的原子城女孩

2017/08/16

他們為何逃離故鄉?關於戰爭與自由的代價

2017/08/01

拒絕真相的人:人類既有認知該如何融入科學新發現?

2017/07/31

從近代史學者走向外交,揭開時代帷幕–—蔣廷黻

2017/07/31

在四季的海洋上,從小艇捕捉鯊魚的大冒險

2017/07/31

西洋名畫中的「同性之愛」

2017/07/27

山中獨處的夜晚:面對死亡、恐懼、找回寧靜沉穩

2017/07/27

當愛與黑暗吞噬了他們——劉曉波的文學與人生

2017/07/27

為何公司連年虧損、卻還能替創辦人和投資人帶來鉅富?

2017/07/27

近代紳士的整容提案──「梳整頭髮、刮鬍、美容」之必要

2017/07/26

人類為何開始穿內褲——愈是隱藏,反而愈提高價值?

2017/07/18

面對暴權酷刑 劉曉波為何宣稱:「我沒有敵人」?

2017/07/15

留不住文化資產?老屋、古蹟總難逃「自燃」下場

2017/07/13

加薩女記者的日常:當記者被家人都瞧不起、示威沒戴頭巾被賞巴掌

2017/07/04

遇上她們,哲學家叔本華、尼采、蘇格拉底都沒轍!

2017/07/03

【迎戰AI時代】模仿人腦的人工智慧 兩者有何差異?

2017/06/28

【迎戰AI時代】機器人取代了你,你就被開除了!

2017/06/28

蘭心慧質美韶容:台灣近代「女學生」/「新女性」的誕生

2017/06/26

【迎戰AI時代】如果今日知識已經客體化、又何必集中在一個空間聽取?

2017/06/21

【迎戰AI時代】當數位給社會帶來第三次革命、「拇指世代」成為一種新人類

2017/06/19

【迎戰AI時代】世界的根本存在是什麼?萬物源於「訊息」

2017/06/16

【迎戰AI時代】越來越趨近於人類、人工智慧的各種「學習」模式

2017/06/16

【迎戰AI時代】機器學習的終極演算法 將如何改變我們的未來

2017/06/16

【迎戰AI時代】無所不在的演算法支配著你的生活、取代記憶

2017/06/16

【迎戰AI時代】AlphaGo打敗頂尖棋手,為何google選擇圍棋作為AI最前線?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人工智慧的可怕,在於預測的精確度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人工智慧」征服人類,只是瘋狂科學家的劇本嗎?

2017/06/15

【迎戰AI時代】世紀初的經典人機大戰——會思考的電腦「華生」

2017/06/15

【迎戰AI時代】科幻成真,科學家預言機器人將具有自己的意識

2017/06/15

聖經譴責的是雞姦儀式,並非同性之間的愛情

2017/06/07

用「毛皮交易」撐起新興政權的狩獵民族——女真

2017/06/07

活在黑色幽默生活網?中國網民發明「替代品」易如反掌

2017/06/05

不完美又怎樣?成為一個「壞掉的」女性主義者吧!

2017/06/05

革命派的成長與中國同盟會:激進派留學生與孫文

2017/06/01

末代王朝與近代中國:袁世凱任臨時大總統與《臨時約法》

2017/05/27

高碳社會來臨,台灣該如何迎戰?

2017/05/23

讀一本「遊民傳記」──看見體制、精神疾病、教育、家庭是怎麼影響一個人

2017/05/17

普普教皇安迪.沃荷:一幅畫不用想的時候,就是好畫

2017/04/26

「如假包換」的幸福?爆紅青年藏人婚紗照瘋傳時,卻有人在街上自焚

2017/04/26

行為藝術教母的人性實驗:逼顯人類底心的「恐懼」與「殘暴」

2017/04/25

熱門文章

容易玻璃心、想太多?每5人中就有1人是「高敏感族」

2017/08/16

《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善用廚房的好戰友,廚房的活就能成一半

2017/08/18

帕慕克《我心中的陌生人》:悲喜交織的伊斯坦堡街頭人物群像

2017/08/14

離鄉背井、克盡職守,終結二次大戰的原子城女孩

2017/08/16

妳是牧羊女還是家給女?點破現代女性困境,翻轉性別枷鎖

2017/08/22

當愛與黑暗吞噬了他們——劉曉波的文學與人生

2017/07/27

西洋名畫中的「同性之愛」

2017/07/27

眼前的敵人可信嗎?德國間諜與他救下的猶太女孩

2017/08/01

從近代史學者走向外交,揭開時代帷幕–—蔣廷黻

2017/07/31

台灣有好紅茶嗎?紅玉再創台茶璀璨時代

2017/07/26

覺得自己有嚴重的拖延症?你可能來自這五種家庭

2017/07/31

山中獨處的夜晚:面對死亡、恐懼、找回寧靜沉穩

2017/07/27

坐罐仔的人:吳敏顯書寫最樸拙實在的人生光影

2017/08/07

每一個小攤都是一個美麗的小世界!跟著京都人瘋市集

2017/07/31

大數據已過時 在意細節的「小數據」時代來臨了!

2017/07/31

網路造成的淺薄世界,擁有「深度工作能力」是致勝關鍵

2017/08/01

為何公司連年虧損、卻還能替創辦人和投資人帶來鉅富?

2017/07/27

西藏魔幻故事——死後繼續敲石祈福的老人

2017/08/01

近代紳士的整容提案──「梳整頭髮、刮鬍、美容」之必要

2017/07/26

藝文明星的最愛 巴黎「花神咖啡館」到底有何魅力?

2017/07/31

拒絕真相的人:人類既有認知該如何融入科學新發現?

2017/07/31

「龍拼」「怪彈」正夯?創造熱銷手遊的因素

2017/08/03

他們為何逃離故鄉?關於戰爭與自由的代價

2017/08/01

一個靈魂,要如何傾盡全力才能阻止摯親的憾事發生?

2017/07/26

在四季的海洋上,從小艇捕捉鯊魚的大冒險

2017/07/31

搭乘火車就可看到的美景:雪白的「姬路城」

2017/07/2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