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在豪華郵輪工作很浪漫?揭開郵輪底層工作的真相

2017/09/21 15:49:40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文/斯里曼.卡達

海地拉巴地半島LABADEE

十隻弱雞在走廊上排成一列,一個緊接著一個,任由卜派和三個男人檢視。他們是「侍應部領班」—船上就是這麼稱呼的。

他們剛剛才血拚回來一批人力,好取代那些合約到期或是掉到水裡的人。好吧,我在胡言亂語......而且就算真的發生了,這也會被歸為機密檔案。

這種氣氛,說是工作上例行性的健康檢查,倒不如說更像是販賣奴隸的生意。這樣我們就大概知道了,法國勞工總聯盟(CGT)沒有在船上設辦公室好幫助勞工。你會以為自己身在一部關於古羅馬帝國的電影裡,還是你人其實是在非洲的茅利塔尼亞,而那些出錢的大佬就在展示臺前,盯著魚貫而上的一具具商品。

仔細觀察這一個、好好掃描那一個、還有一個要檢視細部:牙齒、眼睛、鼻子......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他們還會把手放在你的老二上,好試試觸感。因為你在這些有選擇權的侍應部領班的眼裡,能看到的正是這個部分:對權力、榮耀的飢渴。

在海洋之王號上,有二十間餐廳。

「義大利鄉村」的領班徵調了兩個供他差遣。負責「巴黎美食家」這家餐廳的(沒錯,我也有同感,覺得這名字簡直狗屁,太噁爛了),要了三個。還剩下五個康特大師的星光隊員,就得由「法蘭克福廣場」和「墨西哥莊園」平分了。

一個接著一個,他們乖順地、不做任何抵抗,跟隨著他們的主子,然後全都爬著樓梯上去、消失了。

我想像他們爬回海面上,在工作的空檔,溜到舷窗旁看看大海,觀察客戶並且偷偷塞電話號碼給他們,藉此創造機會、預約另一個人生。

只剩下我一人。和卜派。「跟我走。」他跟我說。

我們走下階梯,通往陌生的領地。接著我們走進了一條直通一間辦公室的小小走道。這間辦公室看來像是不到兩坪的小窩,裡頭有桌子、電腦、衣櫥,牆上貼了一張兩公尺長、兩公尺寬的海報,上面是一片白茫茫的森林雪景。

「『家』。」當我在察看每一細節的時候,他跟我說。

「啊,Yes。」

當他在電腦上打著剛剛那些男人的職位時,我就在一旁站著等候。這就是他賣掉男人的所在。他打得非常迅速,喀噠喀噠!

當他完成後,他看著我。他的眼裡透露出他的自問:「我可以怎樣來治一治這個滑稽可笑的白痴?」

他撥了通電話,「我有個傢伙可以給你用......」然後他就掛斷了。

「跟我走。」

「跟我走」這幾乎要變成我的名號了!

卜派又爬回了那條在巨大食堂旁的縱向通道,他往左轉,再繼續他的道路。我們往船的前半部走去,經過一條好像永無止盡的走廊,廊上只靠著昏暗的燈光照明。我跟你打賭,這光線暗得可以拿來當種大麻的溫室。

行進過程中,和我們擦身而過的人,就屬那些身穿藍色連身工作服的人最多。這些機械工,專門檢查與修復機艙裡的渦輪、機械設備等等,船上的這一切都由他們負責。船長對他們也極為禮遇,要感謝他們讓我們可以維持定速運轉。對於大遊輪來說,定速運轉可是極其攸關性命。

我們又接連往下爬了兩層階梯,最後來到一扇金屬門前。卜派把門打開,震動聲一下變得超大,聲波傳到船的每一處結構,就好比一輛裝了超重低音喇叭的跑車。蹦蹦蹦蹦!這聽起來是撞擊聲!咚咚咚咚!這聽起來是敲打聲!

我們來到連著好幾間有導管和油艙的大廠房,溫度陡然竄高,卜派走得汗涔涔。他的白襯衫印出一塊塊濕透的圓形汗漬。說真的,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我們應該等一下就會發現,自己走進的其實是一個荒謬的機械世界,而在櫃檯的透明隔板後面,可能會有沙塔納與搗蛋狗在等我們!

呃,當然不是。等待我們的是個正常的人類。一臉囧樣,戴著一副夾鼻眼鏡,有顆蛋頭,以及電視主持人般擠在螢幕裡的窄肩膀。以上所描述的這些特徵,全都立在一雙橡膠長統靴的上方。

他就是輪機長。

「史帝夫!」卜派跟他打招呼。

「偶!」

「所以是你要來拖地?」

「瞎咪?」

接著史帝夫和卜派兩人自顧自地聊起來。我一個屁也聽不懂!我的直覺告訴我,一定得要認真學英文,如果我不想繼續和一堆麻煩事攪和在一起。

「現在史帝夫是你老闆了!」卜派說。

然後他就走了。

奇怪的是......我感到自己在生悶氣。就好比我小的時候,老媽把我留在一間超級市場裡的臨時托兒遊戲區,讓我有種孤獨地活在世上的感受。脆弱得有如《丁丁歷險記》中失去了小白狗米魯的丁丁。某種程度來說,這很合理。打從我上了海洋之王號,我花最多時間在一起的就是這個男人,這的確建立起了某些關係。

史帝夫拿出一雙靴子給我。

「這是給你的。」

我在做夢嗎?為什麼我得穿上這雙漁夫才會穿的靴子?而且還是黃色的!

「不佣。可以的!」我回說。

人人都有他的自尊。史帝夫聳聳肩,並未堅持。

我寧可這樣。

「跟我來!」

史帝夫經過一間減壓室:「小心你的頭!」他用英文喊著。

「瞎咪?」

接著,砰!我一頭撞上門邊。這下,我可真是下定決心了要練好英文了,畢竟這悠關到生死。

我們穿過一間瘋狂的廠房:有著要命的可怕噪音,到處都是管線,有長的、有繞來繞去的、有很大的、也有細小的,全都圍繞著一個個的金屬槽。你看過煉油廠嗎?那麼這裡就是那種規模。一座管線島!

牆上裝有一系列的計量錶。至於地上呢,則積有五公分高的水。我的球鞋全濕了,太痛苦了!

囧男繼續他的路。我們曲曲折折地走進了那些金屬槽之間。我們也得不停地彎下身、從管線底下走過。我們也得不時揉一揉耳朵,因為震動聲太大,然後我們突然就碰到了三個男人,他們低身聚在一股噴流前。體型正常的兩個躺在水裡,正在旋緊噴水的螺栓。第三個,是個打赤膊的黑佬,手臂跟大腿一樣粗,身穿黃色的船員工作服。大扳手在他手上顯得超級迷你,讓人覺得他只是拿著一枝筆。他長得這麼壯,以至於我都不敢和他四目相接。

「我替你找到一個拖地工!」史帝夫跟他說。

「很好!」

黑佬以幾乎不被察覺的方式瞥了我一眼,不過沒有一絲不屑。況且我也不會怪他,當你站在一個身高兩公尺、重達一百五十公斤、兩隻手臂壯得跟什麼一樣的男人面前,你一定不會怪他。如果他被砍了一截,只有像米米.馬蒂那樣的身高,我可能還會給他一點教訓;不過,既然眼前是這個情況,我就直接沉睡、安靜一點好了。這不也是一種尊重嘛。

黑人為史帝夫進行解決噴流問題的行前解說。我只聽懂幾個字「水濺出來......堵住......太多壓力......」

總算瞭解了, 這裡是淡化室( d é s a l i n i s a t i o n)。你知道這是瞎咪嘛? 讓我來解釋給你聽。所有熱愛史達林(Staline)的人都會被關在這裡!直到他們去除了(dé-)對他的愛,不再想念史達林,我們才會釋放他們Lol!

不,兄弟!這個地方是用來淡化海水,把海水變成可以喝的水,好讓那些胖子可以拿來洗澡。而正因為他們要刷洗的面積這麼多,他們當然會需要很多很多水。通常每天會有兩次:也就是胖子們洗澡的時刻。一到洗澡時間,其中一個水槽就會漏水─可能因為裡面想要傳達某種概念,還是什麼,我也不知道—這麼一來,這些機械工就只想馬馬虎虎地修理,因為,如果真的要把機械修復到好,需要將船停靠在碼頭邊,花上至少兩天的時間。然而,海洋之王號可得要二十四小時不停運轉!所以完全不可能這麼做!這一切都是為了營收。所有人都知道哪裡故障了,可是沒有人可以做決定。唯一的解決方法,大概就是禁止胖子們洗澡吧。而這就更不可能了,基於兩個理由:

一、他們為這艘遊輪撒的錢。

二、體味......如果一個瘦子在加勒比海的烈陽下沒洗澡,他的體臭都已經令人難以忍受的話,那麼穿著布希鞋的胖子......想像一下就知道!

***

史帝夫離開之後,我留下來面對這位高大的黑人,以及他手下的兩名青蛙男。他們不懷好意地要我刮掉污漬!我得把地板上的油漆漬刮掉!我得把水全都集中到淡化室的另一頭,把水推到排水口,加起來一定超過好幾百公升—一種超級排水工!

新綽號:拖地工就是偶!

書名:《海海人生:我在豪華郵輪工作的日子》作者:斯里曼.卡達譯者:周伶芝...
書名:《海海人生:我在豪華郵輪工作的日子》
作者:斯里曼.卡達
譯者:周伶芝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7年9月12日

我花了好幾小時在刮水拖地,感覺永遠不會結束......全身濕透,身處在華氏一百五十二度的高溫裡,換算成我們的說法,就是攝氏三十八度,還是在海面下十公尺的地方。加上有一個手臂如鐵塊般的巨人監看著,這傢伙一直用眼角餘光檢查你是不是有良好的工作進度。

而你不會回嘴。你只會繼續努力,因為你抱持著希望,盼望著有一天能再親眼看到天空、飛鳥,還有你的老媽,我說的是實話!

「小老弟!該停了!我六點在這裡等你,繼續第二輪的刷水工作!」巨人命令我。

就因為我被設定是支援協調用的,工作模式飄忽不定,沒有打卡,他居然直接用手跟我比六,再用他粗大的手指敲敲他的手錶。不過他的手指這麼一敲,整個錶面都被他的指頭給遮住了。我自行「登出」海水淡化室,重回階梯往上爬,為加班而流的淚水進到我的眼眶。

拖地工,意思就是魯蛇。我夢想的是《愛之船》,但是我應該是來到了《悲慘世界》的復刻版......。

這在我的人生裡留下污點。前路平坦必有伏兵,我刻意避開卜派的辦公室,走向咖啡間。甲板上,那些活動早已一一開始。游泳池不斷濺出水花、Spa 館裡按摩又水療、抹了防曬油的身體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活動主持人賣力演出、女人們花痴地看著這些風趣帥氣的表演者、酒吧不斷調出雞尾酒,全部都讓你暢飲、吃到飽......而這些都不屬於偶。

我好悲傷,我要大吃特吃、用一大堆的食物把悲傷埋起來。

不用多久,悲傷便不會再爭著要冒出頭。

但是這他媽的咖啡間,到底在哪?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海海人生:我在豪華郵輪工作的日子》

斯里曼.卡達 Slimane Kader

曾住在巴黎郊區,現年近三十歲,身為移民後代,和大多數的郊區青年一樣,做過許多街頭和底層工作。有兩年時間在加勒比海的遊輪上打工,這段期間,他與外界幾乎沒有任何聯繫,每隔兩至三個月才有機會上岸逛逛,船上的工作時間多在底層船艙中度過。

2011年出版第一本小說《偶》(Wam)即引發熱議,其處女作帶有自傳性色彩,講述一個郊區年輕人沒有錢、沒有工作,一個晚上因為無聊四處晃盪,遊晃到巴黎市中心,感受到荒涼郊區和繁華大都會兩個世界的衝突,書中如歌的對話,更增添其獨樹一幟的風格。這本小說已改編為電影劇本,即將搬上大銀幕。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舌尖上的中國/秋收:美味的回饋

2017/10/18

舌尖上的中國/辣椒:火紅色的激爽與熱烈

2017/10/13

成為父親,不是容易的事 ──《索爾之子》

2017/10/12

舌尖上的中國/綿長的呼蘭河之味

2017/10/06

尋找新寫實──簡莉穎X于善祿:漫談台灣小劇場

2017/10/05

高達:再見語言,走向語言

2017/10/02

愛上了威士忌,便能懂得威士忌挑戰味蕾與嗅覺的姿態。

2017/10/02

一個人的京都秋日祕境之旅

2017/09/28

十年胭脂無顏色 ── 念張國榮與梅豔芳

2017/09/25

在豪華郵輪工作很浪漫?揭開郵輪底層工作的真相

2017/09/21

【天蘭尋味】跟著胡天蘭繞著台灣打牙祭(三)

2017/09/12

【天蘭尋味】跟著胡天蘭繞著台灣打牙祭(二)

2017/09/08

【天蘭尋味】跟著胡天蘭繞著台灣打牙祭(一)

2017/09/04

聽不懂爵士樂?教你聆聽爵士搖擺(swing)的祕訣

2017/08/28

怪誕竊案解密!獨居森林二十七年的神秘隱士現身

2017/08/23

《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善用廚房的好戰友,廚房的活就能成一半

2017/08/18

每一個小攤都是一個美麗的小世界!跟著京都人瘋市集

2017/07/31

藝文明星的最愛 巴黎「花神咖啡館」到底有何魅力?

2017/07/31

台灣有好紅茶嗎?紅玉再創台茶璀璨時代

2017/07/26

搭乘火車就可看到的美景:雪白的「姬路城」

2017/07/26

1930年代的「女性美」是怎麼被拍攝出來的?

2017/07/19

飛機座艙的百態人生——看見「沒有翅膀的天使」的空服員

2017/07/18

阿拉伯語的學習,竟是對女性人格的逐步侵蝕?

2017/07/18

蔡穎卿/為你朗讀──在字裡行間 聽見伴侶的的心靈之聲

2017/07/10

甲骨文學者的日常狂想:多希望擁有一把大關刀、盡量玩電玩遊戲

2017/07/03

是枝裕和拍《橫山家之味》:一場對母親逝世之慟的療傷作業

2017/07/01

書上設計展:當代新銳設計,激盪臺式設計的無限活力

2017/06/12

當六○年代普普崛起,讓藝術家們紛紛從垃圾堆裡爬起?

2017/04/25

黃麗群/愛意的正面反面:一個人的京都非主流視角

2017/03/31

當農地不停地消失 我們正逐漸失去的到底是什麼?

2017/03/08

準時交稿是恩賜?過招吧!一個副刊主編的催稿心事

2017/03/03

生命必有歡笑處 小丑給野孩子們的一堂「默劇課」

2017/02/06

稻田裡的教室:孩子必須學的一堂生命課程

2017/02/03

在印度生活的啟示:為了生存,不接受標準答案,永遠有替代方案

2017/01/27

堅持辦桌精神的總鋪師:傳統滋味就是台灣歷史

2017/01/27

工作都在做老闆的狗,差別是吃牛排還是乾糧而已?

2017/01/25

不只是童話國度 「丹麥」為何是世上最快樂的國家?

2017/01/23

厭世動物園:工作就是出賣靈魂肉體,還拿不到好價錢

2017/01/16

江戶和紙文化:從紙的貴重看到文化的細緻美

2016/12/22

「無魚之海」終將到來 老討海人:漁業經驗能承傳給誰?

2016/12/14

熱門文章

舌尖上的中國/辣椒:火紅色的激爽與熱烈

2017/10/13

身為母親,「自私一點」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

2017/10/06

北韓宮廷│最終被指定繼承者「金正恩」真相大公開!

2017/10/18

舌尖上的中國/綿長的呼蘭河之味

2017/10/06

舌尖上的中國/秋收:美味的回饋

2017/10/18

成為父親,不是容易的事 ──《索爾之子》

2017/10/12

寫作。就把事實寫出來。

2017/10/16

欲望與謊言驅動的市場:揭開華爾街金融界的駭人內幕

2017/10/16

如何學台語?從唱歌開始

2017/10/11

一個人的京都秋日祕境之旅

2017/09/28

勉為其難,根本就是「巴沙佛達」。

2017/10/19

十年胭脂無顏色 ── 念張國榮與梅豔芳

2017/09/25

靜謐深情的山茶花文具店

2017/09/29

愛上了威士忌,便能懂得威士忌挑戰味蕾與嗅覺的姿態。

2017/10/02

他們並非嚴格意義下的病人,只能說是上帝惡作劇—也可能是失手—的產物。

2017/10/03

在豪華郵輪工作很浪漫?揭開郵輪底層工作的真相

2017/09/21

高達:再見語言,走向語言

2017/10/02

五分鐘的暫停,讓冒煙的巫婆媽媽,從當機恢復正常。

2017/09/22

尋找新寫實──簡莉穎X于善祿:漫談台灣小劇場

2017/10/05

《大觀紅樓》重回紅樓心靈現場,觀照人性深刻實相

2017/09/25

屍屍的愛,燒融在黎明之前。

2017/09/22

原來K-POP音樂是這樣紅起來的!成功因素大解密

2017/09/27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