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是枝裕和拍《橫山家之味》:一場對母親逝世之慟的療傷作業

2017/07/01 10:55:35 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文/是枝裕和

《橫山家之味》是描寫長大離家的孩子們和年老雙親共度一個夏日的家庭倫理劇。沒有發生特別事件。頂多只有快到中間才解開「為何那一天家人要團聚」的小小謎題,還有家人之間瑣碎又時而語出驚人的對話而已。

劇本初稿寫於二〇〇六年秋天,其實同一劇名的大綱早在五年前就有了。但故事設定於一九六九年,內容更偏自傳性。我小學時住在破舊木造的雜院,家裡有癡呆的爺爺、父親成天賭博、母親打工維持家計,當時正好流行石田亞由美唱的(橫濱藍色燈影)。平常在家幾乎不太顯露存在感的父親,因為颱風將至,忙著將屋頂綁上繩子固定避免被掀飛、幫所有窗戶覆蓋上鐵皮等。劇本描寫的就是這樣的一天。

可是被安田製作人說「這種故事是你六十歲才要拍的,沒有必要急於現在吧」,只好先拍《花之武士》。

製作《花之武士》期間,母親住進醫院,我只能利用拍攝和剪輯的空檔去看她。可是她在二〇〇五年電影完成前夕過世了。對我是很大的衝擊,就算不是自傳,我有種不趕緊拍下母親的故事就無法前進的感覺。

母親從病倒到過世將近兩年時間,日常生活中有慢慢走向死亡的人,對於精神的打擊很大。住院當初,因為做過醫療相關的紀錄片,自以為具有相當的知識和人脈,相信靠著自己的力量可以幫助母親恢復健康,自信只要換家更好的醫院,認真做復健,出院後就能回家正常生活吧。結果實際上卻什麼忙也幫不上。

母親很擔心我的未來。儘管《下一站,天國!》得到好評,我也稍微有了一點知名度,但母親還是一直很擔心電影這行飯無法維生。她看過《幻之光》和《下一站,天國!》,《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則因為在完成前過世而沒能過目。我曾將參加坎城影展時的相關報章貼在病房牆上,但我想她應該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吧。

左起:《幻之光》、《下一站,天國!》、《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左起:《幻之光》、《下一站,天國!》、《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我應該還能做些什麼吧?至少讓她看過《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會更安心吧?如果能晚半年才病倒……。我的懊悔變成了《橫山家之味》的文宣「人生總是有點來不及」。我將這句話寫在筆記本的第一頁,開始寫劇本。

《橫山家之味》製作筆記的第一頁。圖/臉譜提供
《橫山家之味》製作筆記的第一頁。圖/臉譜提供

母親絕非溫和良善的人。講話很毒,很會取笑別人出糗,個性很獨特。她認為能夠擔任「徹子的房間」的來賓和「紅白歌唱大賽」的評審是很有價值的事,每次「徹子的房間」有電影導演受訪,她就會錄下來寄給我,並附上一句「希望將來有一天你也能上這個節目」。我手邊還有母親手寫「周防正行導演」的VHS錄影帶。《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的優彌上「徹子的房間」時,因為我也陪著一起上電視,所以湊在病床上母親的耳邊說「我上了『徹子的房間』」,也不知她聽進去了沒有。沒能讓母親看到電視畫面,真的很遺憾。

總之母親就是那樣俗氣的人。就某種意義來說,是很世俗的一個人。因為我是一邊回想她世俗的部分一邊寫進劇本裡,所以電影中的淑子相當貼近我的母親。

例如「主角跟有小孩的女人再婚,中元節帶著家人回老家」的設定,就是源自母親「〇〇家的△△好像結婚了。聽說對方是再婚。幹嘛娶人家用過的呢」語出驚人的發言。

還有刷牙那一段。母親自己都病倒住院了,卻總是擔心我的牙齒。儘管自己裝了假牙,躺在病床上老是問我「你有好好刷牙嗎」、「要每天刷牙呀」。所以我寫下樹木希林演的母親要阿部寬演的兒子嘴巴張開「你啊一下給我看」的那場戲。

如今回想《橫山家之味》是我對母親過世的療傷止痛作業。思考著要如何接受母親過世的事實,想出來的方法是乾脆拍成電影。其中最重要的是不要沉溺在失去母親的哀痛之中。因為意識到要拍得讓人發笑、不悲情,我認為自己應該拍出了一部乾爽的家庭倫理劇。

故事的兩大設定

《橫山家之味》在角色設定前,對於故事先有兩大設定。

一個是「拍成低喃有點來不及就結束的電影」。另一個是母親和兒子在相處不甚自在的中元節晚上,突然間響起了(橫濱藍色燈影)的歌聲。

電影日文原名《走著走著》(歩いても 歩いても)是這首(橫濱藍色燈影)的副歌開頭。唱這首歌的石田亞由美當年二十一歲,唱片大賣,銷售量超過一百五十萬張。當時大概是「暢銷曲舞台夜」的音樂節目吧,印象中看到間奏時她穿著水藍色衣服溜冰的畫面。我雖說是住在東京、住在練馬,卻是個到處都是工廠的地區,全家人出遊頂多只是搭公車到池袋。在那種環境下,「橫濱」二字的語感和石田亞由美的形象是那麼的都會,給人極大的衝擊。因為保有那樣的記憶,就先決定好電影名稱。

母親與兒子。圖/《橫山家之味》劇照
母親與兒子。圖/《橫山家之味》劇照

之後只要添加各項細節即可。例如播放(橫濱藍色燈影)的唱片,由於母親是不懷好意放的,難道是因為父親有外遇嗎……。還有吃飯的戲,既然要寫乾脆就用我最愛吃的炸玉米當做菜色。不過吃東西的戲就只有晚上吃鰻魚飯那場而已,其他則是做菜和收拾餐桌的畫面。因為這樣出場人物才好說話。拍攝用餐的戲時,準備和收拾比吃更重要,這是我從向田邦子的家庭倫理劇中學到的。

和劇本同時考慮的是選角。考慮找誰飾演男主角良多時,剛好看到富士電視台綜藝節目「CHIMPAN NEWS CHANNEL」找來阿部寬演出的那一集。

該節目是一隻猩猩的脫口秀,猩猩的台詞由搞笑藝人嗶嗶魯大木在副控室配音說出。阿部寬被猩猩騎在頭上、跑步時又被猩猩逼著加快速度、他明明可以用跑的卻只是快步走,動作顯得很可笑,剛好符合良多長得人模人樣卻很落魄的形象。於是隔天就打電話去經紀公司邀約參與拍片。我實在無法說是因為看了「猩猩報新聞」的節目,過了很久以後才跟阿部寬提起此事,他很高興地表示「還好上了那個節目」。

母親角色從劇本執筆階段就考慮找樹木希林女士來演,所以從初稿起就是量身打造。希林女士真的很深入理解這個母親角色,給了我許多建議。

例如在浴室拿下假牙的那場戲。因為希林女士說「我只有裝部分的假牙,因為白天拍到擔心牙齒的那場戲,所以如果我是假牙,擔心兒子牙齒才會有說服力吧。我覺得應該把假牙脫下來」,才有那個畫面的誕生。出發掃長子的墓之前微微塗上一層口紅也是希林女士的點子。

或許一般人以為她應該很喜歡即興演出,其實對於演戲,她是經過非常細密的計算後才肯踏上舞台的人。拍片第一天她就告訴我「台詞會一字一句不變地按照劇本說,絕不會加油添醋」。有想法時也一定會先跑來跟我說「我想這麼做,如果不喜歡剪掉也沒關係」。

原田芳雄演原本是醫生的父親角色,他之前也參與《花之武士》的演出。在《橫山家之味》中他主動提說「因為我年紀沒那麼老」,建議染成一頭白髮。

希林女士、夏川結衣和YOU下戲後也不回休息室,總是在一起聊天,每次阿部寬經過她們時就會被調戲一番。由於原田先生演的是「被家人孤立的父親角色」,下戲後便回到休息室裡。拍《花之武士》時他是現場的開心果,一到休息時間,原田先生周遭會坐著遠藤憲一、寺島進,大家一起愉快聊天,沒想到拍《橫山家之味》卻顯得有些寂寞。

書名:《我在拍電影時思考的事》作者: 是枝裕和譯者:張秋明繪者:王志...
書名:《我在拍電影時思考的事》
作者: 是枝裕和
譯者:張秋明
繪者:王志弘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17年6月3日
而且這個父親角色還會說老婆壞話、跟兒子對立,是個度量狹小的男人。他雖然覺得有趣而接拍,但畢竟跟本人相去甚遠,我想他應該拍得很辛苦吧。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晚上一家人吃鰻魚飯的那場戲。孫子指著魚肝湯問「媽,這個能吃嗎?」,儘管媽媽說能吃,孫子還是面有難色地遲遲不敢下箸。這時原田先生演的祖父立刻將筷子伸進孫子的碗中說「那爺爺吃掉了」。而且還先舔過筷子發出一聲「滋」才伸進碗裡,害得孫子連剩下的湯也不敢喝了。可是祖父根本無所謂的一場戲。

當我跟原田先生交代說「舔筷子時要發出聲音」,他立刻露出厭惡的表情。以原田先生的美學是不可能做出那種事的,可是這個祖父就會做,看到他內心的糾葛,我覺得很好玩。結果因為內心有抗拒感,無法錄到好聲音,只好事後補錄音效。真是懷念的回憶。

●本文摘自臉譜出版《我在拍電影時思考的事》

作者簡介:是枝裕和

日本最重要的電影導演之一,1962年出生於東京,原本夢想成為小說家。1978年從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文藝學科畢業後,加入TV Man Union公司從事電視紀錄片拍攝工作,後來接觸到侯孝賢的電影,更堅定他往拍電影這條路走去。2016年獲得第八回伊丹十三賞,該獎項意於鼓勵日本國內各領域活躍的創作者,評選的考量重點是「有趣」、「令人出其不意」、「普羅大眾都能領略」。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台灣有好紅茶嗎?紅玉再創台茶璀璨時代

2017/07/26

搭乘火車就可看到的美景:雪白的「姬路城」

2017/07/26

1930年代的「女性美」是怎麼被拍攝出來的?

2017/07/19

飛機座艙的百態人生——看見「沒有翅膀的天使」的空服員

2017/07/18

阿拉伯語的學習,竟是對女性人格的逐步侵蝕?

2017/07/18

蔡穎卿/為你朗讀──在字裡行間 聽見伴侶的的心靈之聲

2017/07/10

甲骨文學者的日常狂想:多希望擁有一把大關刀、盡量玩電玩遊戲

2017/07/03

是枝裕和拍《橫山家之味》:一場對母親逝世之慟的療傷作業

2017/07/01

書上設計展:當代新銳設計,激盪臺式設計的無限活力

2017/06/12

當六○年代普普崛起,讓藝術家們紛紛從垃圾堆裡爬起?

2017/04/25

黃麗群/愛意的正面反面:一個人的京都非主流視角

2017/03/31

當農地不停地消失 我們正逐漸失去的到底是什麼?

2017/03/08

準時交稿是恩賜?過招吧!一個副刊主編的催稿心事

2017/03/03

生命必有歡笑處 小丑給野孩子們的一堂「默劇課」

2017/02/06

稻田裡的教室:孩子必須學的一堂生命課程

2017/02/03

在印度生活的啟示:為了生存,不接受標準答案,永遠有替代方案

2017/01/27

堅持辦桌精神的總鋪師:傳統滋味就是台灣歷史

2017/01/27

工作都在做老闆的狗,差別是吃牛排還是乾糧而已?

2017/01/25

不只是童話國度 「丹麥」為何是世上最快樂的國家?

2017/01/23

厭世動物園:工作就是出賣靈魂肉體,還拿不到好價錢

2017/01/16

江戶和紙文化:從紙的貴重看到文化的細緻美

2016/12/22

「無魚之海」終將到來 老討海人:漁業經驗能承傳給誰?

2016/12/14

這種蔬食也太精緻!養心茶樓主廚的絕妙料理

2016/12/09

跟著日本路面電車看城市:和灌籃高手相遇「江之島電鐵」

2016/12/09

這是偏見嗎?為何中年大叔都喜歡開車環島旅行?

2016/12/08

歐巴桑也有少女心:即使生了孩子還是想當女孩!

2016/12/07

《高雄巷弄日和》:創意利用閒置空間 藝文愛好者的新天堂

2016/12/05

逛早市、買花布、拜月老...每天在台北發現一件美好!

2016/12/02

年屆百歲仍堅守一間書店:老先生與他的「基隆自立書店」

2016/11/29

沙必思精神 「台味服務」其實很有國際競爭力

2016/11/14

牛津大學碩士畢業 他當「現代牧羊人」為被遺忘的族群發聲

2016/11/04

辻利茶舖——要知臺灣史,從這店主的日記讀起

2016/11/03

女皇婚姻不幸福,誰都別想好過──俄羅斯女皇安娜‧伊凡諾芙娜

2016/11/03

離開監獄以後的人生該怎麼過呢?她用「藝術」讓更生人找回自我

2016/10/21

日本學者四方田犬彥:台灣充盈著悸動人心的事物

2016/10/20

對付「糖尿病」 保健食品應該這樣吃

2016/10/06

長相平庸也能散發吸引力 秘訣在於法國女人的「禮儀準則」

2016/09/14

非洲「模里西斯」:潛進絕美海底天堂

2016/08/31

喪失美學與邏輯並重的能力 讓台灣走不向國際

2016/08/26

跨過鴨綠江 前往旅人眼中的《北韓迷宮》

2016/08/25

熱門文章

人類為何開始穿內褲——愈是隱藏,反而愈提高價值?

2017/07/18

飛機座艙的百態人生——看見「沒有翅膀的天使」的空服員

2017/07/18

近代紳士的整容提案──「梳整頭髮、刮鬍、美容」之必要

2017/07/26

台灣有好紅茶嗎?紅玉再創台茶璀璨時代

2017/07/26

西洋名畫中的「同性之愛」

2017/07/27

阿拉伯語的學習,竟是對女性人格的逐步侵蝕?

2017/07/18

山中獨處的夜晚:面對死亡、恐懼、找回寧靜沉穩

2017/07/27

留不住文化資產?老屋、古蹟總難逃「自燃」下場

2017/07/13

1930年代的「女性美」是怎麼被拍攝出來的?

2017/07/19

一個靈魂,要如何傾盡全力才能阻止摯親的憾事發生?

2017/07/26

當愛與黑暗吞噬了他們——劉曉波的文學與人生

2017/07/27

搭乘火車就可看到的美景:雪白的「姬路城」

2017/07/26

蔡穎卿/為你朗讀──在字裡行間 聽見伴侶的的心靈之聲

2017/07/10

為何公司連年虧損、卻還能替創辦人和投資人帶來鉅富?

2017/07/27

面對暴權酷刑 劉曉波為何宣稱:「我沒有敵人」?

2017/07/15

楊富閔/神轎上的天

2017/07/05

是枝裕和拍《橫山家之味》:一場對母親逝世之慟的療傷作業

2017/07/01

甲骨文學者的日常狂想:多希望擁有一把大關刀、盡量玩電玩遊戲

2017/07/03

加薩女記者的日常:當記者被家人都瞧不起、示威沒戴頭巾被賞巴掌

2017/07/04

遇上她們,哲學家叔本華、尼采、蘇格拉底都沒轍!

2017/07/03

日常社會的「迫害效應」 如何造成被性侵的女孩之死

2017/07/05

愛情的任何疑難雜症?寫信給「茱麗葉」求解吧!

2017/07/05

亮軒開書場 化身主人「替書客讀書」

2017/07/0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