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

2018/05/21 17:31:56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你可以讓這家書店起死回生嗎?」被逐出職場、愛書成癡的書店青年,遇上了招募書店店長的重病老人。這次,青年不只要重振老書店,還要找回過去沒能好好珍惜的寶物......。源自日本真實書店店員的故事靈感,細膩撰寫書店店員的職場生活,及書店當今面臨的種種困境,更寫出一個人在經歷挫折後獲得機會,再度奮起的故事。

文/ 村山早紀 譯/Rappa

櫻風堂已停業兩星期了。茲事體大。

書店商品是書,可能有人以為即使維持停業,也不會像水果或鮮肉那樣出現腐敗臭酸,或以為書不像花花草草或小鳥那樣,不照顧也無所謂。

(錯了。書不可以一直擺在書店的架上。就跟生鮮一樣。)

書店必須開店,開店讓店員工作。

進退貨最頻繁的是雜誌,幾乎每天都有新書進貨,還要退還前一期的雜誌。送貨過來的貨運業者也會配合等待。交給貨運的退書不只雜誌。文庫、單行本或漫畫,只要是這家店無望賣出的書,過了一定時間就該斷捨離,不得不退還。畢竟陳列空間有限。

書店陳列的書籍除了少部分例外,幾乎所有書都透過經銷商從出版社那裡借來。雙方合約是在一定期限內從經銷商進貨給書店,供書店販售給顧客。銷售額裡有固定比例的金額拆帳給書店,經銷商則收部分金額。簡單來說在委託販售制的銷售體制下,每一本書在書店售出的銷售額,都要跟經銷商及出版社對分。

書店須時時注意「退書期限」。一過退書期限,經銷商與出版社都不願接收那本賣不掉的書。書店停業兩週的期間,櫻風堂的書架與平台上所有書等於靜止狀態。雖然沒有營業額也是無可奈何,但櫻風堂沒進新書,也沒辦法退書。就算顧客下訂的書送達也遲遲沒收。

「您跟經銷商聯絡了嗎?」

「連絡了,我看自己沒辦法馬上回去就連絡了。說起來丟臉,等我終於放下這些事鬆一口氣,居然立刻發燒臥病在床。好一段時間不省人事,恢復到跟常人無異時已經是昨天還前天。」

我真沒用,上了年紀身體就變差了。老人這麼說,臉上露出悲傷的笑容。

「然後我才知道,在我無所事事在床上翻來覆去時,一整小弟過得很慘。」

「……」

「我在網路上搜尋過了。認識的書店店員們剛好在社群網站上談論銀河堂的竊案風波,非常憤慨,當我聽到店名跟事主是負責文庫的年輕人時,我馬上發現那就是你。之後我還得知你辭職了—其實前天才聽說這件事,非常擔心。你網誌也很久沒更新了。」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一整覺得有點好笑。一整與櫻風堂店主擔心彼此,找近況的第一步都是從對方網誌更新與否來判斷。

「對不起。」店主低頭道歉。「我身體沒問題,至少可以聽你苦水。薑是老的辣,我也能跟你談談被牽扯進這種麻煩時該怎麼辦。我很懊悔。真是可惡,我真不該在這種地方悠哉。」

「哪裡的話,我沒事的。那些都……」都過去了。一整差點脫口而出,但他察覺這句話無法安撫老人,便默不作聲。

「那麼一整小弟,接下來要怎麼辦,你有頭緒了嗎?工作之類的怎麼安排。」

「還沒著落。」一整垂著眼微笑。

手上紅茶都冷掉了。下一刻,他突然注意到茶裡有一根像茶柱的茶葉梗立起。他感嘆起原來紅茶也有茶柱啊。

「省著點用的話,我手頭的錢還可以經濟無虞一陣子,我打算慢慢找工作。不過我大概只能當書店店員了……」

接下來的話他沒說出口。即使不說,老人也能懂。他背負的汙名沉重,沒辦法重新回到書店了。櫻風堂的店主突然板起臉,清了清喉嚨。

「我有個提議。」

「請說?」

「我可以把我的店託付給你嗎?」

「什麼?」

一整懷疑起耳朵。然而對方從棉被裡坐起身,微微泛淚的雙眼凝視一整。

書名:《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電子書作者: 村山早紀譯者: Rappa...
書名:《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電子書
作者: 村山早紀
譯者: Rappa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4月28日

「一整小弟,我想把櫻野鎮上的櫻風堂書店託付給你。你想怎麼改變店面裝潢,或改變書架都可以。你可以用你喜歡的方式陳列你喜歡的書。現在店裡擺得不多,但如果有興趣,也可以像最近流行那樣放小東西來賣。我把整家店都交給你。資金就跟以前一樣由我出。數字不大,但至今好歹存了點錢。銀行跟經銷商就由我來談。」

一整搞不清楚狀況。手中的紅茶震了一下。

「不,這個,我怎麼好意思。」

沒想到這位老人居然希望他接下書店店長職責。措手不及的發展讓他頭昏眼花。老人平靜地繼續說。

「不過我有個條件。要是你發現自己沒辦法經營就要馬上停業,把書店還給我。你只要跟我誠實報告,我只會道謝。我想必會滿懷感謝。我也知道這是個辛苦的任務。」

「不,這,我……」

一整終於漸漸聽懂老人的意思了。提議聽起來誘人,如夢似幻。

但這樣好嗎?一整跟老人的交情並沒有深到能託付整間書店。他的確覺得老人是值得尊敬的同業前輩,兩人融洽來往數年,一整對老人心存仰慕,才會像這樣千里迢迢來見他。可是兩人透過網路認識,彼此沒有血緣關係。現在只是第一次當面交談,雙方的關係極為淡漠。

老人戲謔笑了。

「我非常喜歡這座小鎮。我在這裡出生,在這裡成長。年輕時還有夢想,曾經跑去都市闖蕩,卻還是放不下這家店與故鄉跑回來了。從此一直住在這裡。這座鎮風景優美,人情溫暖。不過人無法光靠風景與人情味過活,書店也不能靠這些東西經營。我的店就是一家在人口流失,可想而知即將消失的小鎮裡,只有歷史可取的落伍書店。從創立年代算起,已在此地立足百餘年,是這地區很重要的店,卻絕非適合這個時代的優良書店。為了生存,我做了許多嘗試。坦白說現在束手無策。我將書店交給你,對櫻風堂來說等於孤注一擲。一整小弟,我很清楚你有優異的書店才能。你有能力打造吸引人的書架,也有辦法賣出不受顧客青睞的好書。你願不願意為這座小鎮書店一展長才?願不願意用你的這雙手,幫助我的櫻風堂起死回生?」

「我真的有這種才能嗎?」一整覺得聲音聽起來好遙遠,但老人笑著點點頭。

「你願意挑戰,我就心滿意足了。如果還是行不通,至少我跟書店也能瞑目。」

「別這麼說!」

「別激動,這只是譬喻。雖然我嘴巴上這麼說,未來還是預定要繼續努力。我會活得長長久久。不過啊。」老人中斷話語,朝窗外望去。「透過這次住院我明白到,人總有一天還是會到極限。我很清楚自己多老。即使如此,我本以為在孫子長大成人獨立生活前,自己有餘力維持健康。我沒想過這多困難。」

「……」

「我最害怕住院時突然離開。或開完刀卻再也沒辦法回家。我也可能術後出現問題一命嗚呼。活到這把年紀,我送過家人跟朋友,看過很多人生閉幕。所以趁自己還能像這樣交談時,如果有這個可能,我想將寶貴的店交給你照顧。當我下定決心,拿起平板準備聯絡你,我看到你的信件,就是今天早上。這是何等的奇蹟啊,你可知我有多麼驚訝?我想,櫻風堂氣數未盡。我很清楚將一家瀕臨倒閉的店硬塞給年輕人多麼殘酷。但這輩子就任性這一次,承認自己是不中用的老頭。非常抱歉。這是為了我寶貝的書店,以及寶貝的顧客。」

老人粲然一笑。

「或許很不乾不脆。我可以直接關門大吉,這我不是沒考慮,但這種作法是把書店跟我一起拖下水。再說啊……」

老人望著一整,眼神極為溫柔,繼續說道。

「雖然是又小又舊的店,卻也是受到全鎮愛戴仰仗的獨立書店。我們是最後一家書店。這一帶沒有便利商店,也沒開在郊區的大型書店,更沒會進新書的二手書店。不只是櫻野鎮。這附近的鄉鎮或村落,所有經手書籍的商店全都沒了,現在說起書店,只剩下我們家。就算櫻風堂消失了,年輕人還可以在網路書店買書,但老年人或小朋友卻沒辦法。這樣大家會無書可讀。誰叫這附近也沒有圖書館呢。我無法坐視不管。最重要的是,我無法容忍書店從這座小鎮消失。就連最後的堡壘櫻野鎮也成了沒有書店的鄉鎮,這也太過傷心了吧?」   

情感上,一整很想立刻正面回應老人。

他幾乎放棄再次進入書店的希望,竟可以出乎意料地實現,若說心情不雀躍,那就是在說謊。再說老人開的條件好到像場夢。雖然店的狀況不好,但好歹是他尊敬店員苦苦經營至今的店。被託付這樣的店,在這家店裡工作,依然是種榮幸。然而—一整稍思考後,請老人給他一點時間考慮。大概需要幾小時或幾天時間。他想要一點時間讓自己冷靜。

(回答店主「我樂意之至」是很簡單沒錯……)要是這麼做,書店就能順利經營下去就沒問題了。但假如一整失敗呢?雖然店主說沒關係,但一整覺得有關係。

這是一家成立在明治時代,擁有百餘年歷史的店,受到當地居民愛戴。一整不希望這帶最後一盞明燈,在自己統籌失敗下黯然熄燈。這可是一家連資歷比自己豐富許多的店主也無計可施的店。自己是後生晚輩,而且身負重大汙點,又怎麼有那個神通讓書店再次繁榮,繼續維持榮景呢?

(不可以為了想在書店工作這種膚淺的理由,就接下這種重責大任。)

雖然這與店主的想法背道而馳,不過趁著自己還有精神的時候結束營業不啻是種選擇。至少不會陷入比現在更糟的處境。這位善良的老人身懷重病,今後還得接受治療或手術,比起害他增加一件傷心事,倒不如這麼做比較體貼吧?

一整開始思索,這位老人現在請求一整接管書店的意義為何。他想必很擔心書店未來,但更重要的是他得知自己疼愛的一整身陷窘境,無論如何都想幫他脫困,才做出這個決定。一整可以輕易推論。

既然如此,他就更不能草率接受老人的好意了。

●本文摘自獨步文化出版《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電子書

作者簡介

村山早紀

1963年出生於長崎縣,以《小繪里》獲得每日童話新人獎最優秀獎、第四回椋鳩十兒童文學獎。著作等身,故事風格溫柔動人,同時帶有勵志色彩,令人讀完精神百倍,獲得前進的力量。

個人網站:kazahaya.milkcafe.to/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郭強生/歲月如歌

2018/11/28

希臘版「延禧攻略」王室鬥爭的駭人史詩故事

2018/11/08

星期五的書店

2018/10/25

百年降生:給下一代的島嶼紀事

2018/10/11

踩過落葉而來的獨步吟客

2018/10/09

王鼎鈞/世界上不一定有是非,卻一定有強弱(下)

2018/09/19

王鼎鈞/世界上不一定有是非,卻一定有強弱(上)

2018/09/19

王鼎鈞/左心房漩渦豈止「漩渦」而已

2018/09/19

王鼎鈞/書寫自身人生流轉的歷程,也是一代人走過的共同痕跡

2018/09/19

集中營倖存者回憶錄《如果這是一個人》

2018/09/13

是眷村記憶?還是遇鬼實錄?

2018/09/13

充滿毒性的螺貝,在肯亞小島上開啟一場人性試煉

2018/09/05

《劍魂如初》連載8|修古物如修心,可以慢,卻絕不能錯

2018/08/10

《劍魂如初》連載7|黑色的瞳孔中,跳動著兩簇淡青色的火燄

2018/08/10

《劍魂如初》連載6|第一項古物修復任務:破碎的稀世珍品

2018/08/10

《劍魂如初》連載5|古物修復師的三條守則,第一條:別亂動

2018/08/09

《劍魂如初》連載4|總有些人事物,看似陌生卻又似曾相識

2018/08/08

《劍魂如初》連載3|千年古都四方市青石板上的相遇

2018/08/08

懷觀與《劍魂如初》的創作大小事

2018/08/07

《劍魂如初》連載2|每一把古兵器都有自己的生命

2018/08/07

《劍魂如初》連載1|雨令文物保護公司的視訊面試

2018/08/07

親愛的外婆,死亡又是怎樣眩目的金色呢?

2018/08/01

外婆在迷途中慢慢向死亡靠攏...我離她,比死亡離她還要遠

2018/07/31

陳牧宏新詩集 鎔鑄神與獸的詩歌聖殿

2018/07/26

在這個漢族凌夷的時代,一場驚世的正邪之爭,正要火辣展開

2018/06/19

吳敏顯/腳踏車與糖煮魚

2018/06/15

與《動物農莊》齊名的經典作品─瓦特希普高原

2018/06/15

做夢的傻瓜 陳思宏的一場影展夢

2018/06/05

殘缺與完美 戈黛娃夫人與瑪拿西

2018/05/29

沒有他,不會有眾人推崇的大唐盛世

2018/05/24

當你擁有預知壽命的能力 會試圖改變這個世界嗎

2018/05/24

做戲的男人:尋找回憶的偵探們

2018/05/22

小人物 ─沒用女人的一生 折射出上海城的歷史

2018/05/22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

2018/05/21

上海新銳小說家 描述女作家的愛慾生死激情燃燒

2018/05/08

蘭亭序暗藏絕世謎局 大唐存亡命脈繫蘭亭之中

2018/05/02

太空科幻解謎小說 在月球城市罪犯也能是英雄

2018/04/30

《教父》作者封筆作 西西里島的恩怨情仇

2018/04/16

江戶時期的澡堂 看見庶民人生百態

2018/04/12

費茲傑羅珍貴手稿竊案 女作家涉險調查

2018/04/11

熱門文章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為何「大英百科全書」無法在數位時代生存?

2018/07/17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你擁有自私的父母而造成「自戀性創傷」嗎?

2018/07/18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2018/07/05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想法誕生前最重要的事

2018/06/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