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上海新銳小說家 描述女作家的愛慾生死激情燃燒

2018/05/08 18:11:36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我和陸在海邊認識。海,真是大自然的奇蹟之一,它太符合性生活的規律,在海邊,你就會變得迷迷糊糊,像是身處一場長長的性愛,浪濤洶湧,像你壓在身下的那些起伏,久久不息...

文/走走

終有盡頭的鐵路線將把我從上海一直帶向北京。這次旅途的目的,是去見一個女人,讓我們簡單把她叫做陸吧。

陸一定早就策劃好這件事了,只是,為什麼選擇了我……當然,我接到的指示挺簡單,「你就在旁邊看看」,她說。但我看到的……我怎麼能想到,我會看到一件行為藝術作品呢?一開始,我可一點都沒覺察。而那個下午勁吹的海風,似乎也很遙遠了。是的,我和陸在海邊認識。海,真是大自然的奇蹟之一,它太符合性生活的規律,在海邊,你就會變得迷迷糊糊,像是身處一場長長的性愛,浪濤洶湧,像你壓在身下的那些起伏,久久不息。

那一次,我是趁著開會間隙溜出會場的。一個人漫無目的走在海灘上,也許因為是深秋時節,整個海灘一片荒涼,只有她。她那次穿了一雙人字拖,短褲,寬大的灰色T恤。她坐在那裡,雙膝併攏在一起,低著頭,右手在沙上劃寫著什麼,背影線條有那麼點誘人。我本能地停下腳步,遲疑了一會兒,這時她朝我轉過身來,抬起眼睛。那眼睛黑的,那道正盯著我的,有點兒好鬥的光芒。我心裡突然起了一陣慌亂。情不自禁在她不遠處坐了下來,情不自禁去看她的臉。她看了一眼我胸前晃蕩著的會議胸卡,「全國青年評論家評論研討會。這次是關於什麼?」

「『我們有真正的作家嗎?』」

「結論呢?」

「作家們自身的靈魂深處正在爆發著裂變,真正的作家必然是激情燃燒的,充滿生命人格的,但他們也需要一個健康的文化環境。」

「這還需要開會?」她的臉上仍然沒有什麼表情,就連她的嗓音也非常中性,但這絲毫無損她的美。她的美,不需要任何微笑強調。

「這次研討會規格高,出場費多,這個海濱城市我之前從沒來過。」我故意用一種滿不在乎的語氣回答道,「那麼你呢?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我在思考。」

這個回答讓我有點兒驚訝,但我和她一樣,不露聲色。「那你都思考些什麼呢?」

她卻突然從沙地上爬了起來,「去我住的地方吧。」

這是一次比我以為的長得多的步行。我跟著她先是向前,一直走到大路上,經過了我暫住的那家酒店,然後左拐右拐。一路上,我們靜靜走著,她在我前面,邁開不小的步子,那兩截又長又白的小腿非常引人注目。我從沒看到過,穿人字拖還能走出這樣瀟灑的步子。於是,這段不短的路程變得很愉快。

最後,在月亮與太陽共同倒掛時,在橘紅色的天空下,我們進入了一家快捷酒店。

「我最喜歡這樣的連鎖酒店。店面一樣,設施一樣,每個城市的房間都一樣。」

「你喜歡重複?」

「重複本身既創造記憶,又抹殺記憶。」

長時間步行使她的頭髮散漫地鋪開,她把它們撥弄到了一側,在床邊坐了下來。她的頭微微低垂,好像她又在思考什麼了。坐姿使她那兩條白白的大腿在我眼前,變得越來越寬,幾乎占據了我整對視網膜。什麼東西一旦變大,變得廣闊無窮,你就不能再看透它了。那兩條白白的腿。於是,她越是寧靜地坐在那兒,我就越是不耐煩起來。我發現自己在等著她,等著她和我說點兒什麼。她說了。

「桌子抽屜裡,有一支鋼筆,一頁小說原文,一張用來抄寫的稿紙,兩張格式樣。請你依照格式樣,用鋼筆按原文位置橫排書寫,抄後請留下你的簽名。為了感謝你的墨寶,」她仰起腦袋,上身微微向後傾,灰色T恤慢慢被拉高,小小的腰,小小的胸脯,現在已經暴露無遺,「現在,我該去沖個澡了。」她是柔和地說完這些的,也許是房間裡不算明亮的頂燈使她如此。

我在書桌前的那把扶手椅上坐下,在桌子抽屜裡,確實有那些東西。我把它們拿了出來,關上抽屜,把扶手椅靠桌子拉了拉,然後拿起那張稿紙。有人已經用圓珠筆畫好了方格。這件事有點有趣了。為什麼要抄呢?這只能瞎猜猜。某種前戲?這總比要求我自己寫自己省事。抄寫是不露面的,不代表任何意見,不暴露自己,不是嗎?我開始抄寫,不帶任何情緒地,儘量寫得工整,並且注意,不寫錯一個字。

第三幅乃迷鳥歸林。

跋雲:女子倚眠鏽床之上,雙足朝天,以兩手扳住男人兩股往下直舂。似乎佳竟已入,能恐複迷,兩下正在用工之時,精神勃勃。真有筆飛墨舞之妙也。

第四幅乃餓馬奔槽。

跋雲:女子正眠榻上,兩手纏抱男子,有如束縛之形。男子以肩取他雙足,玉麈盡入陰中,不得纖毫餘地。此時男子婦人俱在將丟未丟之時,眼半閉而尚睜,舌將吞而複吐,兩種面目一樣神情。

一百七十個字。我勃起了。她就在這時從浴室中走出,用一塊大毛巾繞著身體,在鎖骨下面收緊,掖出一個小小的隆起。長長的頭髮扭曲在肩膀上,像一道道波紋。她在床上跪坐了下來,抬起兩條胳膊,將雙手放在了腦袋後面。那塊毛巾掉了下來。這真是一個無比夢幻的姿勢。與此同時,她的雙腿在一點點地張開。

其實她的腰有點兒粗,她的屁股也略為扁平了一點,不過一切都柔柔軟軟的。

總的來說,是個還可以的女人身體。但我超常發揮了。她看起來有點昏昏沉沉。

儘管我也很疲勞,我還是決定去浴室沖個澡。我知道水龍頭裡的水不能直接飲用,但我還是接了一杯水,一口氣喝光了。腦子清醒了一點。在把自己的衣服掛上衣帽架的時候,我看見了她的手提包,一個結結實實的大黑皮包。包裡都有些什麼呢?

一疊整整齊齊、寫滿了字的稿紙。這是出於什麼目的呢?但是突然,我感到筋疲力盡,幹了將近一個小時後,我什麼都不打算幹了。我連看看那些簽名,這樣簡單的事都懶得去做了。這個晚上,我睡得又沉又香。

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花了幾分鐘才算弄明白,自己是在什麼地方,睡了多久,都幹過些什麼。天色還很早,我看了看錶,八點不到,但陸已經不在了。書桌上一張紙都沒了。我隨手拉開抽屜,裡面只有酒店的便簽夾,信紙上面有一行纖細的筆跡,是陸的MSN地址。

書名:《黃色評論家(上海新銳小說家走走驚人成名之作,黃德海專文導讀)》作者:...
書名:《黃色評論家(上海新銳小說家走走驚人成名之作,黃德海專文導讀)》
作者:走走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8年5月8日

我輕鬆愉快地打的回了會議主辦方為我提供的四星級酒店房間。就像真的在度假。會議還將持續兩天。那天下午,差不多同樣的時間,我再次向海邊走去。沙地高低不平,灰濛濛的海面看起來渾渾噩噩。沒有了陸,景色也變得平庸。我百無聊賴地晃回會議室,發現空氣裡煙味難聞,沒待多久就雙眼乾痛,人們吵吵鬧鬧也令人心煩。

列車的準點到達使我從那些碎片式反覆閃回的記憶中擺脫了出來。時隔大半年,我還是一眼認出了陸。儘管我們每天在網上聊天,就像一對真正的戀人,而這次北京之行也是應了她的邀請,陸看見我時的表情仍然無動於衷。她並沒有和我擁抱、親吻,只是靠近我,輕輕問我:「一路順利嗎?沒什麼問題吧?」

我們坐上她那輛豐田考斯特20座麵包車,她不時地指著什麼,介紹上幾句。七拐八彎,左轉右轉,經過一些街區,幾片工地,麵包車在一座中式建築前停了下來。

五月二十二日,最低溫度20最高溫度27,天氣現象陰,風力<3,黃昏。

我們走進色調幽暗的大堂,發現除了我們之外,客人寥寥無幾。和其他賓館相比,這裡格外冷清。「地方挺大,就是有點兒陰……」我身後的一位指著一角的一盞琉璃燈說道。大堂裡的燈確實只開了幾處。

這時,一個矮小的男人夾著一只公事包從電梯中走了出來。他看起來很眼熟,我偷偷盯著他看了好幾眼,想要努力認出他來。有人在我身旁壓低聲音嘟囔道:是那個某某某嗎?那聲音很快又重複了一遍:對,就是那個管出版的某某某。男人遲遲疑疑地走到了出口處,他將右手按在了那扇沉重的雕著花草圖案的木頭門上,身子微微朝前傾,似乎在用力,但他的人和門一樣,紋絲不動。

手續就在這時辦完了。陸向我們歪歪頭,輕聲招呼我們進電梯。男人就在這時垂下手,往回走來,他看上去筋疲力盡,走路的步伐軟弱無力,似乎天正在塌下來。

●本文摘自聯經出版 《黃色評論家(上海新銳小說家走走驚人成名之作,黃德海專文導讀)》

走走

上海作家,專業文學編輯、業餘小說人。著有長篇小說《愛無還》、《房間之內欲望之外》、《怪獸》、《我快要碎掉了》;中短篇小說集《哀慟有時 跳舞有時》、《961213與961312》、《天黑前》、《黃色評論家》、《棚戶區》……認為語言是文學最必要的條件,專注於人性和動機的複雜。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希臘版「延禧攻略」王室鬥爭的駭人史詩故事

2018/11/08

星期五的書店

2018/10/25

百年降生:給下一代的島嶼紀事

2018/10/11

踩過落葉而來的獨步吟客

2018/10/09

王鼎鈞/世界上不一定有是非,卻一定有強弱(下)

2018/09/19

王鼎鈞/世界上不一定有是非,卻一定有強弱(上)

2018/09/19

王鼎鈞/左心房漩渦豈止「漩渦」而已

2018/09/19

王鼎鈞/書寫自身人生流轉的歷程,也是一代人走過的共同痕跡

2018/09/19

集中營倖存者回憶錄《如果這是一個人》

2018/09/13

是眷村記憶?還是遇鬼實錄?

2018/09/13

充滿毒性的螺貝,在肯亞小島上開啟一場人性試煉

2018/09/05

《劍魂如初》連載8|修古物如修心,可以慢,卻絕不能錯

2018/08/10

《劍魂如初》連載7|黑色的瞳孔中,跳動著兩簇淡青色的火燄

2018/08/10

《劍魂如初》連載6|第一項古物修復任務:破碎的稀世珍品

2018/08/10

《劍魂如初》連載5|古物修復師的三條守則,第一條:別亂動

2018/08/09

《劍魂如初》連載4|總有些人事物,看似陌生卻又似曾相識

2018/08/08

《劍魂如初》連載3|千年古都四方市青石板上的相遇

2018/08/08

懷觀與《劍魂如初》的創作大小事

2018/08/07

《劍魂如初》連載2|每一把古兵器都有自己的生命

2018/08/07

《劍魂如初》連載1|雨令文物保護公司的視訊面試

2018/08/07

親愛的外婆,死亡又是怎樣眩目的金色呢?

2018/08/01

外婆在迷途中慢慢向死亡靠攏...我離她,比死亡離她還要遠

2018/07/31

陳牧宏新詩集 鎔鑄神與獸的詩歌聖殿

2018/07/26

在這個漢族凌夷的時代,一場驚世的正邪之爭,正要火辣展開

2018/06/19

吳敏顯/腳踏車與糖煮魚

2018/06/15

與《動物農莊》齊名的經典作品─瓦特希普高原

2018/06/15

做夢的傻瓜 陳思宏的一場影展夢

2018/06/05

殘缺與完美 戈黛娃夫人與瑪拿西

2018/05/29

沒有他,不會有眾人推崇的大唐盛世

2018/05/24

當你擁有預知壽命的能力 會試圖改變這個世界嗎

2018/05/24

做戲的男人:尋找回憶的偵探們

2018/05/22

小人物 ─沒用女人的一生 折射出上海城的歷史

2018/05/22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

2018/05/21

上海新銳小說家 描述女作家的愛慾生死激情燃燒

2018/05/08

蘭亭序暗藏絕世謎局 大唐存亡命脈繫蘭亭之中

2018/05/02

太空科幻解謎小說 在月球城市罪犯也能是英雄

2018/04/30

《教父》作者封筆作 西西里島的恩怨情仇

2018/04/16

江戶時期的澡堂 看見庶民人生百態

2018/04/12

費茲傑羅珍貴手稿竊案 女作家涉險調查

2018/04/11

不曾間斷的「道歉儀式」愚蠢的贖罪可以換得原諒嗎?

2018/03/30

熱門文章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為何「大英百科全書」無法在數位時代生存?

2018/07/17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你擁有自私的父母而造成「自戀性創傷」嗎?

2018/07/18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2018/07/05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想法誕生前最重要的事

2018/06/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