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重現「天下第一奇書」風采──《新金瓶梅》

2017/12/19 18:21:16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這是愛情,還是姦情?這是悲情,還是豔情?一根小小的叉竿,讓世界頓時瘋狂。於是爭寵爭鬥開始了,於是陷害陷阱開始了。而這一切都有一襲華美的外衣,而這一切都有一個風雅的舞臺。什麼對與錯,什麼是與非,全都失去了意義,好一群顛顛倒倒的紅塵男女。

文/文學烈士

第十章 偷娶風波

所謂的「百日」,就是死亡一百天。對於潘金蓮來說,這個日子意義重大。在「百日」之前,她還是武大的老婆。白天要對著靈牌舉哀,晚上要想著靈牌入睡。吃飯要素食素菜,穿著要白衣白鞋。不能笑不能樂,不能唱不能跳。等到「百日」那天,還要請和尚、道士做法事,吵吵鬧鬧的特別煩人。直到把「亡人牌」燒掉,夫妻名分才算真正解除。

潘金蓮早就盼著這一天了!屋子裏鬼氣森森,到處都有武大的影子。吃飯時跟著上桌,睡覺時跟著上炕。武大的「百日」定在八月初十,算起來也沒有幾天了。可越是接近那個日子,她越是覺得惶恐不安。早前她特別渴望嫁進西門,現在卻有點猶豫了。就西門慶那副臭德行,嫁過去能有什麼幸福可言。可不嫁他又能嫁誰呢?誰又敢娶她潘金蓮呢?

這回沒有放鞭也沒放炮,直到天完全黑了,一頂小轎才悄悄落地。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一副做賊心虛的下流樣。她是自己上的轎子,身邊連個攙扶丫頭都沒有。一路上冷冷清清淒淒慘慘的,只有大白貓偶爾喵上一聲。街坊鄰居都在門口看著,一個個指指點點的。她知道別人會說什麼,但也只能假裝聽不到。現在是非常時期,她不敢也沒法計較。

西門慶對她還算重視,特地把堆生藥的小樓騰出來。小樓在花園裏面,外面有個小院子。院子裏拴條大黑狗,廊下還有一架鸚鵡。周圍花草繁茂,環境非常清幽。西門慶又買了一張黑漆描金大床,一頂大紅羅圈金幔帳。還有兩箱新衣新鞋,包括桌椅、板凳都是新的。還讓吳梅娘給她買了兩個丫頭,一個叫春梅,一個叫秋菊,總共花了十六兩銀子。

這是西門的標準配置:吳梅娘是玉簫和小玉,李嬌兒是元宵和中秋,只有孫雪娥沒有丫頭。儘管孫雪娥沒能成功升格,但她還是排在了第五。她也不敢要求什麼,大、小是尊卑有別,而排序取決於進門早遲。孫雪娥被收用好幾年了,到現在還是姑娘。丫頭不是丫頭,小妾不是小妾。說是丫頭吧,她有單獨住處;說是小妾吧,又沒人管她叫「娘」。

書名:《新金瓶梅》(限制級)電子書作者:文學烈士出版社:udn 讀書吧
...
書名:《新金瓶梅》(限制級)電子書
作者:文學烈士
出版社:udn 讀書吧
出版日期:2017年11月20日

按照規矩,第二天要給吳梅娘等人「奉茶」。這要給別人下跪的,借此傳達做小的卑微與順從。她對吳梅娘沒什麼不服,而且表現相當謙恭。為了給人留個好印象,她還特地打扮一下。這身衣服是她自己裁的,從頭到腳都是大紅色,看上去跟新嫁娘似的。這樣一弄效果果然很好,早前吳梅娘還有點不服氣,現在才明白西門慶為什麼要大動干戈了。

潘金蓮確實稱得上美豔絕倫,那模樣有種說不清的妖嬈。特別是那雙眼睛又大又媚,那是看山山青看水水綠,看了石頭能變金。男人見了是魂飛魄散,女人見了卻無地自容!潘金蓮不僅長得好,身材也很出眾。說是挺拔吧,又有點婀娜;說是豐滿吧,又有點柔弱;說是高貴吧,又有點風騷。這就是所謂的「尤物」!不害人則害己,反正不會安分。

潘金蓮也在悄悄觀察,這種觀察不僅是比較,更是在尋找自信。吳梅娘是銀盆大臉,長眉細目,通直鼻樑,薄唇小嘴。這種長相標準是標準,端莊也很端莊,只是少了點什麼。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該有的好像都有了,但有了和沒有也差不多。這種女人要是供在廟裏,可以當菩薩拜了。也許大老婆都要這種長相吧,不然就鎮不住一家老小了。

潘金蓮先給吳梅娘磕了頭,又依次拜見李嬌兒、孟玉樓和孫雪娥。李嬌兒到底是「專業出身」,一雙豪乳是勇不可當。可惜腰身有點粗了,估計摟著有點吃力。孟玉樓的小腰倒是很細,但身上也沒有肉,那抹曲線更是微不足道。在這四個老婆當中,只有孫雪娥有點威脅,一張小臉嫩得像花骨朵似的。只是目光始終怯生生的,一看就是當丫頭的命。

看完了四個老婆,她又審視一番丫頭。玉簫不愧是上房大丫頭,那張臉比吳梅娘還要「端正」,冷森森的透著殺氣。而元宵則是李嬌兒的擴張版,胸前像是揣了兩只兔子,不小心能蹦出來。蘭香比孟玉樓更加簡約,乳房根本沒有發育。說起來還是春梅最俏,那眉眼比她還要精緻。論起綜合實力,自然是她們主僕最強了,只是這丫頭能跟她貼心嗎?

想要在西門站穩腳跟,得和大老婆搞好關係。別人的蜜月都想著男歡女愛,她都花在溜鬚拍馬上了。有些東西不能挑戰,不然結局會很慘的。好在她是使女出身,察顏觀色是她的強項。只要閑著沒事,她就到上房做針線。不該拿的強拿,不該做的硬做,還一口一個大姐姐,喊得吳梅娘美滋滋的。吳梅娘自然也要投桃報李,衣服首飾都揀心愛的送。

至於其她幾個,相處也算融洽。李嬌兒對誰都淡淡的,每天出來坐一會兒,就回房裏數錢玩了。這是她的職責,也是她的愛好。李嬌兒是管錢的,必須做到心中有數。孟玉樓和她很投緣,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什麼衣服鞋子,什麼男人女人,觀點、品味都很接近。不時還送點鞋面布,或帕子、汗巾之類。雖然值不了幾個錢,但那份情意不容抹殺。

孫雪娥大多呆在廚房,有時還要上灶炒菜。偶爾過來一下,也是匆匆忙忙的。對她還算恭敬,見面都喊作五娘。這在西門算是特例了,按理可以喊她五姐的。孫雪娥被收用好多年了,大家都當她是「准四娘」。就因為沒有擺酒,所以只能和丫頭一樣稱呼。這讓她有種別樣的滿足,也對五娘的身份有了認同。不管大小都是娘啊,是主子就高人一等。

就在她左右逢源的時候,武松突然回到了清河。這是一個爆炸式消息,當天就傳遍了整個縣城。一個個是摩拳擦掌,靜等著好戲開鑼。武松對此一無所知,還想著怎麼喝酒慶祝呢。他先到縣衙交割了差事,然後才回家看望哥哥,沒想到哥哥已經死掉了。本來他想找個鄰居問問,王婆卻主動湊了過來。說武大害心疼病死了,還說潘金蓮嫁到了外地。

武松自然不會相信,但又找不到什麼證據。他只好先來祭奠兄長,算是盡到一點心意。他先為哥哥設了靈位,又去買了香燭紙錢。然後換上孝衣、孝帽,跪在靈前焚香燒紙。做完之後,武松不禁放聲大哭:「哥哥呀,你生前老實軟弱,受盡了外人欺負,如今又死得不明不白。若是你有什麼冤屈,一定要托夢給我啊!兄弟一定會替你報仇雪恨的。」

當天晚上,武松便在靈前鋪條柴席睡下了,希望哥哥能托夢給他。也許是路上太累了,一覺醒來已經天光大亮了,連夢都沒有做一個。武松還是不甘心,又找來幾個鄰居問問,包括徐三、李大這些人。街坊鄰居都怕惹上麻煩,誰也不敢透露半點風聲。最後徐三竟讓他去找鄆哥,說鄆哥最瞭解實情了。武松也不管是不是託辭,轉身就去了縣衙門口。

鄆哥倒是有點膽量,見面就把話挑明瞭:「武都頭,我知道你為什麼找我。武大的事我是知道一些,也可以把內情說給你,但不能陪你打官司。我家老爹已經六十多了,就靠我賣點水果度日。」武松伸手掏出五兩銀子:「好孩子,這麼小就有孝心。我不會讓你吃虧的,這點銀子你先拿著。等到官司了結了,我再給你十兩銀子,讓你做點小生意。」

這下鄆哥沒有顧慮了,這些銀子夠用大半年。於是他便把怎麼看到西門慶,又怎麼跟過去賣梨,怎麼和王婆撕打,又怎麼幫武大捉姦說了一遍。至於武大是怎麼死的,鄆哥說得不太清楚,只能把道聽途說轉述一遍。武松氣得直跺腳:「那個淫婦怎麼嫁到外地了?」鄆哥冷笑道:「誰說她嫁到外地了?她早被西門慶抬回家了,現在正逍遙快活呢。」

問到這裏,武松也基本明白了,便來找人寫狀子。兩人正在尋著,李皂隸突然湊了過來:「武都頭要告誰啊?要不要幫忙?我打官司包贏不輸的。」李皂隸是有名的訟棍,專門在縣前兜攬生意。只要有人來打官司,便想辦法騙幾錢銀子。武松咬牙切齒地說:「我要告西門慶那東西,是他殺了我哥哥。」李皂隸一聽不吱聲了,當即騎上毛驢溜走了。武松也沒有上心,依舊按原定計畫行事。等他找人寫好狀子,便領著鄆哥到縣衙喊起冤來。

●本文摘自udn 讀書吧出版《新金瓶梅》第十章,本書為限制級,限十八歲以上讀者閱讀。

作者簡介:

文學烈士

本名湯伏超,男,1966年10月生,中國(大陸)江蘇人。

著有詩集《向壞人致敬》,散文集《是我瞎了,還是文壇盲了》,

長篇小說《勃勃情欲》、《南非噩夢》、《野蠻成長》、《新金瓶梅》、《窮人該不該有夢想》、《新封神榜》,中篇小說集《浪子無行》和短篇小說集《天才綜合症》等。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上海新銳小說家 描述女作家的愛慾生死激情燃燒

2018/05/08

蘭亭序暗藏絕世謎局 大唐存亡命脈繫蘭亭之中

2018/05/02

太空科幻解謎小說 在月球城市罪犯也能是英雄

2018/04/30

《教父》作者封筆作 西西里島的恩怨情仇

2018/04/16

江戶時期的澡堂 看見庶民人生百態

2018/04/12

費茲傑羅珍貴手稿竊案 女作家涉險調查

2018/04/11

不曾間斷的「道歉儀式」愚蠢的贖罪可以換得原諒嗎?

2018/03/30

擁有一屋子的蔓生之書 他開始進行「棄書」計畫

2018/03/23

經歷喪妻之痛的作家 面對傷慟的心靈旅程

2018/03/21

曼布克獎入圍作品 吳明益《單車失竊記》

2018/03/21

《變調人生》譯後記:跟著芮尼克 探索複雜幽微的人心

2018/03/16

羅智成:知識激發想像 也是一種美感經驗

2018/03/14

吉本芭娜娜《馬戲團之夜》:此刻花正盛開且看此時陽光

2018/02/22

光州事件槍口下濺射的鮮血,少年與他們未完的夢

2018/02/01

曾經的家暴父變性,女兒揭開父親過往的身分掙扎

2018/02/01

2017/林文義—私語錄(日記選摘)

2018/01/18

他一動不動/看自己全數掉落

2017/12/28

你害怕平庸,害怕人生像一顆投到河水裡無聲無響的小石子。

2017/12/28

驢子,大體而言,更喜歡當獅子。

2017/12/28

重現「天下第一奇書」風采──《新金瓶梅》

2017/12/19

眼前是個年輕一點的自己的翻版。這張臉是多麼的光潔,他心想。

2017/12/18

如何原諒自己的過去?從回憶中存活的渺小人生

2017/12/15

飢餓咕嚕作響,彷彿生怕敵人聽不見似地。

2017/11/24

重寫經典,再現人性的貪欲與沉淪──《新金瓶梅》

2017/11/24

石芳瑜/善女良男

2017/11/20

燈泡復活的瞬間,將我們化為一幅永垂不朽的畫作。

2017/11/15

世界終究無法科幻。

2017/11/02

蘇上豪/再一次心跳

2017/10/30

無以競爭,我輸在自己的年齡。

2017/10/26

孤寂的異鄉人──張愛玲美國四十年

2017/10/26

台語的撇步:好朋友來開講

2017/10/25

勉為其難,根本就是「巴沙佛達」。

2017/10/19

寫作。就把事實寫出來。

2017/10/16

如何學台語?從唱歌開始

2017/10/11

他們並非嚴格意義下的病人,只能說是上帝惡作劇—也可能是失手—的產物。

2017/10/03

靜謐深情的山茶花文具店

2017/09/29

《大觀紅樓》重回紅樓心靈現場,觀照人性深刻實相

2017/09/25

《巴別塔之犬》男人與狗,如何找到共通的語言,發覺女主人驟逝真相?

2017/08/25

帕慕克《我心中的陌生人》:悲喜交織的伊斯坦堡街頭人物群像

2017/08/14

西藏魔幻故事——死後繼續敲石祈福的老人

2017/08/01

熱門文章

分開住還是同住一個屋簷下?婆媳過招學問大!

2018/05/18

在虐待中長大的母親,也會把孩子逼到走投無路

2018/05/15

當父母是控制狂,你是否在不健康的控制下成長?

2018/05/10

沒有學校可以嗎?一學期的時間交換一場教育實驗

2018/05/07

明明想給對方信心喊話,一出口卻不中聽?

2018/05/15

久別重逢的戀人 多年前分手謎團即將解開

2018/05/07

「你,還活著嗎?」徘徊在意識灰色地帶裡的人

2018/05/17

蘭亭序暗藏絕世謎局 大唐存亡命脈繫蘭亭之中

2018/05/02

太空科幻解謎小說 在月球城市罪犯也能是英雄

2018/04/30

科學,從勤加觀察、問「為什麼」開始

2018/05/09

上海新銳小說家 描述女作家的愛慾生死激情燃燒

2018/05/08

以性當誘餌 過度付出渴求愛的女子

2018/04/25

在巴黎邂逅愛情並不難 對的方法遇見美好情人

2018/04/27

生活在天子腳下的鼠族悲歌

2018/05/04

「隱士王國」崛起 韓國民族自決的歷史起點

2018/04/30

南韓社會中的少數 同性脫北者的告白

2018/04/23

中東心臟日衰 沙國青年走向恐怖主義的不歸之路

2018/04/26

東亞歷史中被遺忘的一塊拼圖:從民族國家中拯救琉球史

2018/04/30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