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如何原諒自己的過去?從回憶中存活的渺小人生

2017/12/15 17:55:57 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他們取笑自己賺的錢好少,取笑自己二十七歲、三十歲或三十二歲了,還跟父母住、跟室友住、跟金融業的女友住、跟出版業的男友住(還得壓榨你出版業的朋友,因為他賺得比你還多,真是太慘了)。他們吹噓如果當初沒進悲慘的建築業,他們會做哪一行:他們會成為策展人(大概是唯一賺得比現在少的工作)、葡萄酒侍酒師(好吧,唯二)、畫廊老闆(唯三)、作家(好吧,唯四—顯然他們沒有一個有賺錢的能力,再怎麼想像都沒用)。

文/柳原漢雅

你看到的辦公室生活是第一種:他們四十個人在主辦公區裡,每個人都有一張辦公桌,勞許的玻璃牆辦公室在一端,離麥坎的辦公桌最近,而湯馬森的玻璃牆辦公室則在另一頭。他們兩人之間的主辦公區有兩面玻璃牆,一面俯瞰著第五大道,面向麥迪遜廣場公園,另一面牆則面對百老匯大道,可以看到底下那條死氣沉沉、黏著口香糖渣的灰色人行道。這種辦公室生活從每星期一到五的早上十點正式開始,直到下午七點。在這種生活裡,他們奉命做事:調整模型,草圖一畫再畫,解譯勞許那難認的潦草字跡以及湯馬森明確、像是印出來的指示。他們不講話。他們不湊在一堆。每當客戶進來跟勞許和湯馬森到主辦公區正中央那張玻璃長桌開會時,他們也不會抬頭看。如果客戶很有名(現在這樣的狀況愈來愈多了),他們就把頭埋得好低,靜悄悄的,靜得連勞許都開始講悄悄話,難得配合辦公室的聲量。

然後還有辦公室的第二種生活—真正的生活。反正湯馬森已經愈來愈少出現,所以他們期待的是勞許離開。有時他們要等好久;勞許這個人,儘管老是到處參加派對、巴結媒體、發表意見、旅行,但他工作其實很賣力。雖然他可能會出去參加一些公開活動(開幕酒會或是演講),但他還是有可能回來,於是大家得趕緊匆忙收拾,好讓他回來看到的辦公室和離開時一樣。最好是等到他離開了不會回來,即使這表示要等到九點或十點。他們長期跟勞許的助理打好關係,常常幫她買咖啡和可頌麵包,知道他們可以相信她所掌握勞許進出的情報。

一旦勞許下班、不再回來,整個辦公室立刻從南瓜變成馬車。音樂打開(他們十五個人輪流放自己喜歡的),外賣餐廳的菜單拿出來,每個人的電腦上,為瑞司塔建築師事務所進行的工作就收回電子檔案夾中,進入休眠模式,那一晚不再被理睬。他們任由自己浪費一小時,冒充勞許那種奇怪的日耳曼人低沉聲音(他們有些人認為他其實是新澤西州波瑞默斯人,後來改了這個名字—朱普.勞許,怎麼可能不是假的?—又裝出一副濃重的口音,好隱瞞他是個無趣新澤西人的事實,而且他的本名大概是傑西.羅森堡),而模仿湯馬森,就會學他不甘寂寞時,氣呼呼從辦公室這頭走到那頭,沒有特定對象地咆哮:「這是工作,各位!這是工作啊!」他們取笑事務所裡最資深的主任建築師多明尼克.張,他很有才華,但逐漸變得憤世嫉俗(除了他自己之外,每個人都覺得他顯然當不上合夥人了,無論勞許和湯馬森怎麼一再跟他保證),甚至取笑他們做過的案子:那座以卡帕多細亞石灰華所建造的新科普特教堂,後來沒蓋成;日本輕井澤那棟沒有明顯結構的房子,如今缺乏特徵的玻璃表面上流淌著鏽斑;西班牙塞維亞那座食物博物館本來希望能得獎,結果沒得;聖凱特琳娜那座玩偶博物館根本不該得獎的,卻得了。他們取笑自己上過的學校(麻省理工學院、耶魯、羅德島設計學院、哥倫比亞大學、哈佛),取笑儘管他們都曾被警告,說他們的人生會慘上好幾年,但他們所有人都一致假設自己會是例外(而且現在仍然一致暗自這麼以為)。他們取笑自己賺的錢好少,取笑自己二十七歲、三十歲或三十二歲了,還跟父母住、跟室友住、跟金融業的女友住、跟出版業的男友住(還得壓榨你出版業的朋友,因為他賺得比你還多,真是太慘了)。他們吹噓如果當初沒進悲慘的建築業,他們會做哪一行:他們會成為策展人(大概是唯一賺得比現在少的工作)、葡萄酒侍酒師(好吧,唯二)、畫廊老闆(唯三)、作家(好吧,唯四—顯然他們沒有一個有賺錢的能力,再怎麼想像都沒用)。他們為了自己喜歡的建築物和討厭的建築物而吵架。他們為了這個畫廊的攝影展和另一個畫廊的錄像藝術展而爭執。他們彼此大聲討論著評論家,還有餐廳、哲學、媒材。他們同情彼此有同輩獲得成功,也對於有同輩完全離開這一行,跑去蒙多薩養駱馬,去安娜堡當社工人員,或去成都當數學老師而幸災樂禍。

白天時,他們扮演建築師。有時會有客戶跑來,目光緩緩在辦公室裡打轉,然後停留在其中一人身上,通常不是瑪格麗特就是愛德華這兩個俊男美女,而不習慣目光焦點被人搶走的勞許,就會把客戶注意的那個人叫過來,好像把一個小孩叫到成人的晚餐席上。「啊,是的,這位是瑪格麗特。」他說,此時客戶打量著她,就像幾分鐘前他打量著勞許的藍圖一樣(那藍圖其實是瑪格麗特完成的)。「她很快就會把我給幹掉啦,我很確定。」然後他會大笑,笑得很悲慘、很刻意,像是海象在叫:「啊!哈!哈!哈!」

瑪格麗特會微笑打招呼,然後一轉身就朝他們翻白眼。但他們知道她想的跟他們所有人都一樣:去你的,羅許。還有:什麼時候?什麼時候我會取代你?什麼時候輪到我?

同時,他們也只能繼續扮演建築師:在辯論、大喊、吃東西之後,大家安靜下來,辦公室充滿點擊滑鼠、把各自工作從檔案夾裡拖出來打開的空洞聲響,還有鉛筆畫過紙張的沙沙聲。雖然他們的上班時間都一樣,也使用同樣的公司資源,從來沒有人要求看別人的工作;彷彿他們一起決定要假裝別人的工作不存在。於是你工作,畫出你夢想中的結構,把一道道拋物線彎成夢想的形狀,直到半夜十二點,然後你離開,總是開著同樣的蠢玩笑:「十個小時後見啦。」或者九個小時,或者八個小時—如果你運氣真的不錯,如果你這一晚真的完成了很多工作。

今晚麥坎獨自離開辦公室,而且頗早。即使他跟其他同事一起走出去,他也沒辦法跟他們一起去搭地鐵;其他人都住在下城或布魯克林,而他住在上城。獨自走出來的好處就是不會有人看到他搭計程車。他不是辦公室裡唯一有富爸爸的人,凱瑟琳的爸媽也很有錢,此外他很確定瑪格麗特和菲德瑞克家境也不錯。但他還跟他的富爸爸住在一起,其他人則否。

他招了輛計程車。「七十一街和萊辛頓大道交叉口。」他告訴司機。碰到司機是黑人時,他總是說萊辛頓大道。如果司機不是黑人,他就會比較誠實:「在萊辛頓大道和公園大道之間,靠公園大道。」傑比覺得他這樣,說好聽一點是荒謬,說難聽一點就是侮辱人。「你以為他們要是認為你住萊辛頓大道,而不是公園大道,就會覺得你比較像幫派分子嗎?」他問:「麥坎,你也太蠢了。」

書名:《渺小一生》(上、下冊)作者:柳原漢雅翻譯:尤傳莉出版社:大塊...
書名:《渺小一生》(上、下冊)
作者:柳原漢雅
翻譯:尤傳莉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11月2日

多年來,他和傑比為了黑人身分吵過很多架,這是其中之一,或者更精確地說,為了他不夠黑而吵。另一次為了計程車吵架,起因是麥坎說(很蠢;他一說出口,就知道自己犯了錯),他在紐約叫計程車從來沒有困難,所以或許是那些抱怨的人太誇張了。那是大三那年,他和傑比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去參加黑人學生聯盟每週一次的聚會。傑比聽了他的計程車感想,當場瞪大眼睛,厭惡又覺得可笑。不過,當另一個來自亞特蘭大、自以為是的混蛋男生告訴麥坎,說他:第一、幾乎不算是黑人,第二、是外黑內白的奧利奧(Oreo)餅乾,第三、因為他母親是白人,所以他無法完全瞭解身為真正黑人所面臨的挑戰,此時傑比跳出來捍衛他—傑比老是囉唆他不夠黑,但他可不喜歡別人這麼說,尤其不喜歡是外人在他們面前說三道四。傑比所謂的外人,就是除了他們四個之外,更精確的說,就是其他黑人。

麥坎回到他父母位在七十一街(比較靠近公園大道)的房子,忍受著父母親從二樓吼出的夜間盤問(「麥坎,是你嗎?」「是!」「你吃了沒?」「吃了!」「你還餓嗎?」「不餓!」),然後上樓回到他的小窩,再度檢討他人生的幾個主要困境。

雖然傑比這一晚沒能聽到他和計程車司機的交談,但麥坎因為這場談話所產生的愧疚和自我厭惡,把種族提升到今夜清單上的第一名。對麥坎來說,種族一直是個挑戰,但在他們大二那年,他忽然靈光一閃,想到一個他自認絕妙的逃避方式:他不是黑人;他是後黑人(後現代主義進入麥坎的意識中,比其他任何人都來得晚,因為他一直避免修文學方面的課程,算是對他母親的一種消極反抗)。不幸的是,他的解釋說服不了任何人,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傑比,而麥坎已經開始認為傑比不太算是黑人,而是前黑人,彷彿黑人身分就像涅槃一樣,是一種他不斷努力要進入的理想狀態。

●本文摘自大塊文化《渺小一生(上、下冊)》

柳原漢雅 Hanya Yanagihara

出身夏威夷的日裔作家。原本擔任出版社行銷助理,後來成為旅遊雜誌編輯。二○○七年她到巴西里約以南的小島出差,首度有了創作《林中祕族》的想法。從發想到成書,花了近二十年的時間。

《渺小一生》是她的第二部小說,探討的主題是痛苦,而襯托極端痛苦經驗的,是友誼各個面向的探討,讀完彷彿也經歷了一場人的內在探索。

她現居紐約。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王鼎鈞/世界上不一定有是非,卻一定有強弱(下)

2018/09/19

王鼎鈞/世界上不一定有是非,卻一定有強弱(上)

2018/09/19

王鼎鈞/左心房漩渦豈止「漩渦」而已

2018/09/19

王鼎鈞/書寫自身人生流轉的歷程,也是一代人走過的共同痕跡

2018/09/19

集中營倖存者回憶錄《如果這是一個人》

2018/09/13

是眷村記憶?還是遇鬼實錄?

2018/09/13

充滿毒性的螺貝,在肯亞小島上開啟一場人性試煉

2018/09/05

《劍魂如初》連載8|修古物如修心,可以慢,卻絕不能錯

2018/08/10

《劍魂如初》連載7|黑色的瞳孔中,跳動著兩簇淡青色的火燄

2018/08/10

《劍魂如初》連載6|第一項古物修復任務:破碎的稀世珍品

2018/08/10

《劍魂如初》連載5|古物修復師的三條守則,第一條:別亂動

2018/08/09

《劍魂如初》連載4|總有些人事物,看似陌生卻又似曾相識

2018/08/08

《劍魂如初》連載3|千年古都四方市青石板上的相遇

2018/08/08

懷觀與《劍魂如初》的創作大小事

2018/08/07

《劍魂如初》連載2|每一把古兵器都有自己的生命

2018/08/07

《劍魂如初》連載1|雨令文物保護公司的視訊面試

2018/08/07

親愛的外婆,死亡又是怎樣眩目的金色呢?

2018/08/01

外婆在迷途中慢慢向死亡靠攏...我離她,比死亡離她還要遠

2018/07/31

陳牧宏新詩集 鎔鑄神與獸的詩歌聖殿

2018/07/26

在這個漢族凌夷的時代,一場驚世的正邪之爭,正要火辣展開

2018/06/19

吳敏顯/腳踏車與糖煮魚

2018/06/15

與《動物農莊》齊名的經典作品─瓦特希普高原

2018/06/15

做夢的傻瓜 陳思宏的一場影展夢

2018/06/05

殘缺與完美 戈黛娃夫人與瑪拿西

2018/05/29

沒有他,不會有眾人推崇的大唐盛世

2018/05/24

當你擁有預知壽命的能力 會試圖改變這個世界嗎

2018/05/24

做戲的男人:尋找回憶的偵探們

2018/05/22

小人物 ─沒用女人的一生 折射出上海城的歷史

2018/05/22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

2018/05/21

上海新銳小說家 描述女作家的愛慾生死激情燃燒

2018/05/08

蘭亭序暗藏絕世謎局 大唐存亡命脈繫蘭亭之中

2018/05/02

太空科幻解謎小說 在月球城市罪犯也能是英雄

2018/04/30

《教父》作者封筆作 西西里島的恩怨情仇

2018/04/16

江戶時期的澡堂 看見庶民人生百態

2018/04/12

費茲傑羅珍貴手稿竊案 女作家涉險調查

2018/04/11

不曾間斷的「道歉儀式」愚蠢的贖罪可以換得原諒嗎?

2018/03/30

擁有一屋子的蔓生之書 他開始進行「棄書」計畫

2018/03/23

經歷喪妻之痛的作家 面對傷慟的心靈旅程

2018/03/21

曼布克獎入圍作品 吳明益《單車失竊記》

2018/03/21

《變調人生》譯後記:跟著芮尼克 探索複雜幽微的人心

2018/03/16

熱門文章

韓國記者李容馬,自傳揭露韓國三星集團黑暗內幕!

2018/07/19

【研之有物】穿越!回到清末、日治時期吃飯局

2018/07/22

為何「大英百科全書」無法在數位時代生存?

2018/07/17

【紀實漫畫】逃離敘利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

2018/07/18

你擁有自私的父母而造成「自戀性創傷」嗎?

2018/07/18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

2018/07/19

伊莉莎白女皇時代的時尚穿著

2018/06/30

美味佳餚帶來生態浩劫,悲傷的海鮮輓歌

2018/07/12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2018/07/05

《黑土》:正視大屠殺,從歷史警訊中學習

2018/06/28

想法誕生前最重要的事

2018/06/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