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西藏魔幻故事——死後繼續敲石祈福的老人

2017/08/01 11:44:00 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文/萬瑪才旦

書名:《嘛呢石,靜靜地敲》作者:萬瑪才旦出版社:大塊文化出版 出版日...
書名:《嘛呢石,靜靜地敲》
作者:萬瑪才旦
出版社:大塊文化出版
出版日期:2017年6月17日
黃昏,洛桑回到家裡,老婆桑姆看到他醉醺醺的樣子,說:「你這個樣子才叫我放心。」

然後,熬羊肉湯給他喝。他喝了幾口就睡著了。

半夜,他突然醒來跑到了外面。

外面的月光很好,他站在月光裡仔細地聽。他什麼也沒有聽到,就氣呼呼地說:「你這老傢伙,又偷懶了!」

之後,就回去睡覺了。

剛睡著,刻石老人就來到了他的夢裡。老人也微醉的樣子,瞇縫著眼睛說:「你這個酒鬼,誰讓你給我帶酒的,害得我今晚上沒有刻也刻不好。今晚上月光這麼好,可惜了。」

洛桑也生氣了,說:「我是好心才給你帶去的,誰知道你都成這個樣子了,死都死了還沒有個分寸!」

刻石老人哼哼地生氣,嘴裡說:「要不是你阿媽像個潑婦一樣地死纏著我,我才不願意在這個時候刻這樣一塊嘛呢石呢!你阿媽那女人也真是不要臉,硬說什麼我年輕時跟她好過一段時間,我怎麼就一點也不記得?」

洛桑說:「活該你!不知道你這個老傢伙年輕時風流成什麼樣了!」

刻石老人的口氣就變了,說:「洛桑,你真的不該給我帶酒來,我酒量小,喝幾口就醉了,有時候聞著都醉了。醉了就一點兒也不想刻石頭,不刻石頭你那該死的阿媽又來逼我了,我最煩女人逼我了。你明天最好給我準備點酥油茶,還有一把鋒利的鑿子,刻完這個我就真的得走了,要不然仁波切那個小心眼又該不放心了。對了,還有明天把我喝剩下的酒也帶走,不要讓我再聞到它的味道,那種味道太誘人了。」

洛桑說:「好好,這些我都答應你。」

刻石老人說:「你真是個好孩子,要是我也有個你這樣一個兒子就好了。有一次,我記得你阿媽好像也說過,你也許就是我的兒子呢。要是你是我兒子,我就把這刻嘛呢石的手藝傳給你了。可是後來我仔細地觀察過你,你和你那個酒鬼父親太像了,所以你不可能是我兒子。」

洛桑生氣了,說:「你這老頭子,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呢?」

刻石老人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這樣想,不過這些話我是第一次說出口,我活著時從來沒跟人說過這些話。」

洛桑還是生氣地說:「我就算是你兒子,我也不會跟你學這個手藝的,我不喜歡這個,我只喜歡喝酒。」

刻石老人說:「好了好了,咱們不談這個了,談這個也沒意義了。其實今天晚上我還是試著刻了一會兒,但是可能沒刻好,喝了酒我的手就發抖。」

洛桑說:「你就別撒謊了,我怎麼連個敲嘛呢石的聲音都沒聽到呢?」

刻石老人說:「可能那個時候你睡著了,你明天去看看就知道了。」

早晨,洛桑把昨晚的夢講給桑姆聽。

桑姆仔細聽著,然後笑嘻嘻地說:「好,我給你準備酥油茶,你趕緊送去。」

去嘛呢堆的路上,洛桑又去了一趟鐵匠鋪,讓鐵匠多杰打了一把鋒利的鑿子。

鐵匠多杰問他:「你要鑿子幹什麼?」

洛桑說:「刻嘛呢石用。」

鐵匠多杰說:「刻石老人都死了,誰還給你刻嘛呢石?」

洛桑說:「有用。」

鐵匠多杰看著他。

他說:「多少錢?」

鐵匠多杰故意說了個比平時高的價,洛桑也沒說什麼,付了錢就走了。

在嘛呢堆旁邊,洛桑舉起茶壺對著空盪盪的空氣說:「看好了,這是你要的酥油茶。」

停頓一下,然後放在了地上。

又舉起鑿子對著空盪盪的空氣說:「看,鑿子也給你帶來了,剛從鐵匠鋪裡買的,鋒利無比,小心劃破手指頭。」

之後,他看了看四周,看見了放在嘛呢堆上的那瓶酒。

他走過去,拿起來,晃了晃,說:「喝了這麼點就醉成那樣了,真是沒有酒量!」

他打開瓶蓋說:「我倒要嘗嘗這死人喝剩的酒是個什麼味道?」

說完就咕咕地喝了幾大口。

半晌,他閉著眼睛不說話。隨後,他又突然睜開眼睛說:「啊,不錯,味道好極了!」

他又接連喝了幾大口。

突然,他記起什麼似的坐在地上拿起那塊嘛呢石看。嘛呢石上已經刻了六字真言的第四個字,但是刻得不好,洛桑就對著空盪盪的空氣大聲罵道:

「你這老傢伙,你是刻了一點,但是你看看你都刻成什麼了,一點也不好看!你要是繼續這樣刻,別說是我阿媽,我自己也不答應,你要記得我可是早就給你付過工錢了的!」

空氣中寂靜一片,沒有任何聲音。

洛桑繼續把那瓶酒給喝乾了,嘴裡連連說著「好酒好酒」,之後就醉了。

晚上他不知怎麼就到了家裡,剛剛躺下來,有人就使勁敲起了他家的門。

他嘟嘟囔囔地起來去開門,站在門口的是酒友丹增。

酒友丹增有點醉了,但很興奮地說:「我也聽到了有人敲嘛呢石的聲音。」

洛桑斜眼看他,看了一會兒之後才說:「你真的聽到了?」

酒友丹增說:「我真的聽到了,我可以發誓。我回家時在月光裡聽得真真切切!」

洛桑說:「你不用發誓,我相信你已經聽到了。」

酒友丹增看著他說:「說實話,開始的時候我也完全沒有相信你的話。」

洛桑看著他笑。

他也看著洛桑笑。

洛桑說:「你先回去吧,明早咱倆在嘛呢堆那邊見。」

第二天一大早,洛桑和酒友丹增就不約而同地到了嘛呢堆邊上。

洛桑拿起那塊嘛呢石看。看了一會兒之後,對著空盪盪的空氣說:「你這老傢伙,你看你不喝酒就好多了,都已經刻了五個字了,這字也刻得漂亮多了。」

酒友丹增看了一眼嘛呢石,驚嘆道:「真是鬼斧神工啊,一個凡人絕對刻不出這麼超凡脫俗的字,即使刻石老人在世也刻不出來。」

洛桑對他說:「沒想到你還懂點這個。」

酒友丹增說:「你不要小看人,我還上過學呢,你上過嗎?」

他倆正吵時,看見遠遠地來了很多人。

來的都是村裡人,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什麼東西,走在最前面的是山羊鬍子。

待他們走近後,洛桑問山羊鬍子:「你們來幹什麼?」

山羊鬍子的語氣完全變了,變得客客氣氣的,他說:「酒鬼洛桑啊,噢,不,洛桑啊,你確實沒有撒謊,我們昨晚上確實也聽到了有人敲嘛呢石的聲音。仁波切說,只有佛緣很深的人才能第一個聽到這樣的聲音。看來你這人福報不淺啊。」

洛桑看著他們說:「誰讓你們不相信我說的話呢?」

眾人一起說:「相信了,相信了,這下完全相信了。」

洛桑又盯著他們手上的東西說:「你們手裡拿著的是什麼東西?」

山羊鬍子說:「就是一點吃的喝的供養,大家的一點心意,想供給刻石老人。」

洛桑說:「他一個孤老頭子哪能吃那麼多?」

山羊鬍子有點懇求似地說:「仁波切說,一個亡靈刻嘛呢石這是千載難逢的事,所以你讓我們也沾點光、積點德吧。」

還沒等洛桑開口,人們就已經湧向了嘛呢堆旁邊。

村裡人把帶來的吃的喝的都放到了嘛呢堆上,對著空氣中的什麼地方說上幾句話,讓刻石老人慢慢享用、保佑保佑我們之類的話。

人們圍坐在嘛呢堆的邊上,嘴裡念著六字真言,不願離去。

下午,洛桑和幾個酒友喝了一點酒,到了晚上他們都醉醺醺地回去了。在路上,幾個酒友都說聽到了有人敲嘛呢石的聲音。

洛桑回去就睡下了,剛剛睡著,刻石老人就到了他的夢裡。刻石老人氣憤地說:「你這個酒鬼,你讓村裡人帶來那麼多好吃的好喝的,我都撐得幹不了活兒了,你還想不想讓我刻完?」

洛桑也生氣地說:「那不是我的錯,是他們自願送來孝敬你的。」

刻石老人說:「我知道,他們也是好心,但是吃多了我就動不了了,也不想動,不想動就睡著了。」

洛桑挖苦道:「誰讓你吃那麼多了,死了還管不了自己的嘴巴!」

刻石老人說:「不要再奚落我了,我抓緊刻完這塊石頭就得上路了。」

洛桑笑了,說:「那你說吧,我該怎麼幫你?」

刻石老人說:「你就堵在路上,不要讓他們把吃的喝的放到嘛呢堆上就行了。明天晚上我刻完最後一個字就萬事大吉了。」

第二天,洛桑和酒友丹增就堵在通往嘛呢堆的路口上,勸那些人不要再送吃的喝的了,說這樣等於是在害刻石老人。

人們問為什麼,他說老頭子吃撐了,就刻不了嘛呢石了。

那些人就笑,說還有這種事,不相信。

洛桑問:「昨晚上你們當中有哪個聽到刻嘛呢石的聲音了?」

人們彼此看看,最後都搖起了頭。

洛桑說:「就是因為昨天你們送來那麼多吃的喝的,刻石老人吃撐了才沒能刻的。」

人們也就半信半疑,拿著東西回去了。回去時還特意囑託洛桑,一定要讓老人保佑保佑他們。

晚上,村裡的大人小孩又都聽到有人敲嘛呢石的聲音了,他們都靜靜地聽著,像是在聽一首無字的歌謠。

第二天,洛桑跑到嘛呢堆旁邊,從地上拿起那塊嘛呢石看。他看見上面的六字真言已經完全刻好了。

很多人也來到了那裡。那塊石頭就在人們手上傳來傳去的,都嘖嘖稱奇,讚嘆刻石老人的鬼斧神工。

活佛也來到了人群中,他拿起石頭凝視了很久,然後慢吞吞地說:「這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六字真言了。」

洛桑走上前說:「現在我也放心了,我阿媽對我阿爸也有個交代了,刻石老人也可以放心地離開了。」

活佛說:「你阿媽你阿爸真是好福氣。」

聽到這話,洛桑就對著大伙兒笑,心滿意足的樣子。

活佛把洛桑叫到一邊,神祕地說:「我要跟你商量個事。」

洛桑從來沒見活佛對什麼人這樣客氣過,看見這樣子,覺得有點緊張,但還是很鎮靜地說:「仁波切,您儘管吩咐。」

活佛說:「我是想請刻石老人為寺院也刻一塊六字真言的嘛呢石,這個將來一定會成為咱們這個寺的鎮寺之寶的。」

洛桑說:「這個好啊,仁波切您說他肯定會非常願意的。」

活佛面有難色地說:「可是這老傢伙從不到我夢裡來,要是他到我夢裡,我早就向他交代清楚了。」

洛桑說:「您老是說要做法事超度他,他可能害怕了。」

活佛笑著說:「所以要請你幫忙嘛,他到你夢裡時,把我的想法傳達給他。」

洛桑想了想說:「好,那就晚上吧。」

晚上,刻石老人果然到了洛桑的夢裡。

刻石老人一開口就說:「活佛的話我都聽到了,可是我現在實在是沒有什麼力氣再刻一塊六字真言的嘛呢石了,我渾身都軟綿綿的,一點力氣也沒有。」

洛桑說:「可是這是活佛提出來的啊。」

刻石老人做無奈狀,看著自己結滿硬繭的手掌,有些地方還被劃破了。

這時,洛桑的母親從什麼地方出來了,她對刻石老人說:「感謝你,感謝你,我讓你煩心了。」

刻石老人瞪著她說:「只要從今往後不煩我就阿彌陀佛了!」

洛桑母親說:「不會了,不會了,放心吧。」

刻石老人瞪了她一眼說:「妳這老婆子,因為妳的事,妳看這下活佛也要我幫寺院刻一塊嘛呢石。我是真想給寺院刻一塊,可是現在我實在是沒有力氣了,我連自己的胳膊也抬不起來了。」

洛桑母親聽完對刻石老人說:「本來刻這塊嘛呢石我們又帶不走,就是為了積個德、了卻個心願什麼的。現在心願完成了,我想就以我、我那酒鬼男人,還有你的名義捐給寺院做鎮寺之寶吧,這樣功德也不是更大了嗎?」

第二天,洛桑就把那塊刻有六字真言的嘛呢石交給了活佛。

活佛很高興,高興得合不攏嘴。

他左看右看了好一陣之後說:「我們得好好超度超度這個老頭子了。」

第二天,活佛從附近寺院請來七個喇嘛,大張旗鼓地念了七天七夜的經。

之後,刻石老人再也沒有到洛桑的夢裡面。

有時候在月亮很大很圓很亮的夜晚,洛桑喝醉酒一個人回家時,偶爾還能聽到遠處有人敲嘛呢石的聲音,靜靜的像一首無字的人生歌謠。

●本文摘自大塊文化出版《嘛呢石,靜靜地敲》

作者簡介:萬瑪才旦 པད་མ་ཚེ་བརྟན།

藏族,電影導演,編劇,雙語作家,文學翻譯者。一九九一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已出版藏文小說集《誘惑》、《城市生活》,中文小說集《流浪歌手的夢》、《嘛呢石,靜靜地敲》、《死亡的顏色》,法文版小說集Neige、日文版小說《尋找智美更登》,翻譯作品集《說不完的故事》、《人生歌謠》等。作品被翻譯成英、法、德、日、捷克等文字譯介到國外,獲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新秀獎、青海文學獎、青海省文學藝術創作獎、青海湖年度文學獎、章恰爾文學獎多種文學獎項。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帕慕克《我心中的陌生人》:悲喜交織的伊斯坦堡街頭人物群像

2017/08/14

坐罐仔的人:吳敏顯書寫最樸拙實在的人生光影

2017/08/07

西藏魔幻故事——死後繼續敲石祈福的老人

2017/08/01

眼前的敵人可信嗎?德國間諜與他救下的猶太女孩

2017/08/01

一個靈魂,要如何傾盡全力才能阻止摯親的憾事發生?

2017/07/26

愛情的任何疑難雜症?寫信給「茱麗葉」求解吧!

2017/07/05

楊富閔/神轎上的天

2017/07/05

亮軒開書場 化身主人「替書客讀書」

2017/07/05

日常社會的「迫害效應」 如何造成被性侵的女孩之死

2017/07/05

張翎/盲約(下)

2017/06/26

張翎/盲約(上)

2017/06/26

李進文/今夜我凝視身體、如果在冬夜,討論有錢

2017/06/07

少了你,餐桌的滋味多了思念——德國阿姨和「貓飯」

2017/05/23

陳栢青/後玻璃年代:當我參加她外公的追思禮拜

2017/05/03

【2016臺灣詩選】非馬/嬰啼——布魯塞爾恐襲現場

2017/04/28

《雲水一年》寫日本寺廟日常:生活的每一刻都是莊嚴的儀式

2017/04/25

人類總在消除異己?但這款聞名世界的「乳酪」卻是被黴菌感染才有的

2017/04/20

崔舜華/關於〈花園〉:在純然的幸福裡,我們得以更深地體悟著不幸

2017/04/19

《到遠方》:要寫出好的小說 得交付出「愛」、面臨真實的危險

2017/04/11

年輕歲月並未「死去」──佐野洋子這樣誠實面對老後的自己

2017/03/29

和《淘氣的尼古拉》對話:插畫家的悲慘童年讓他創造更多開心

2017/03/28

楊澤《薔薇學派的誕生》:在畢加島、煙、光年之外

2017/03/23

工地外勞──他們的遭遇,讓你看見冷漠、不堪的台灣

2017/03/22

莊宜文/魔法森林:《九歌105年小說選》(下)

2017/03/13

莊宜文/魔法森林:《九歌105年小說選》(上)

2017/03/13

楊佳嫻/灰燼或春泥:《九歌105年散文選》

2017/03/13

王定國《探路》:在虛華的人生路途中 探得文學之真美

2017/03/10

400多年前的莎翁經典 台灣人還能如何讀出真味?

2017/03/10

補白、報屁股、花團錦簇樓詩輯、附刊?今日「副刊」的源起

2017/03/08

笑吧哭吧!面對人生,我們都是毫無準備的大人

2017/03/02

性、權力、升學主義:看變態社會的日常如何侵蝕一個女孩

2017/02/07

王墨林/譫妄的書寫 談李智良「房間」

2017/02/07

《我們約會好嗎?》:李屏瑤/最初的時光

2017/01/24

寫於廖亦武〈地獄遊記〉之後──房慧真/叫魂 拾遺

2017/01/17

廢文森羅萬象,信手捻來皆成情調——唐捐「臺客情調詩」

2017/01/16

戀上「手寫詩」的時代:陸穎魚《抓住那個渾蛋》

2017/01/10

庸俗極致成奇書 到底什麼樣的人才寫得出《金瓶梅》?

2016/12/20

勞倫斯.卜洛克《搭下一班巴士離開》:人生可能越活越回去?

2016/12/19

青春葬送給了時代:一個終戰慰安婦的逝去

2016/12/19

王丹《時間的餘溫》:讓生命的摺痕成詩

2016/12/15

熱門文章

帕慕克《我心中的陌生人》:悲喜交織的伊斯坦堡街頭人物群像

2017/08/14

大數據已過時 在意細節的「小數據」時代來臨了!

2017/07/31

坐罐仔的人:吳敏顯書寫最樸拙實在的人生光影

2017/08/07

當愛與黑暗吞噬了他們——劉曉波的文學與人生

2017/07/27

容易玻璃心、想太多?每5人中就有1人是「高敏感族」

2017/08/16

台灣有好紅茶嗎?紅玉再創台茶璀璨時代

2017/07/26

每一個小攤都是一個美麗的小世界!跟著京都人瘋市集

2017/07/31

網路造成的淺薄世界,擁有「深度工作能力」是致勝關鍵

2017/08/01

眼前的敵人可信嗎?德國間諜與他救下的猶太女孩

2017/08/01

山中獨處的夜晚:面對死亡、恐懼、找回寧靜沉穩

2017/07/27

人類為何開始穿內褲——愈是隱藏,反而愈提高價值?

2017/07/18

西藏魔幻故事——死後繼續敲石祈福的老人

2017/08/01

西洋名畫中的「同性之愛」

2017/07/27

藝文明星的最愛 巴黎「花神咖啡館」到底有何魅力?

2017/07/31

覺得自己有嚴重的拖延症?你可能來自這五種家庭

2017/07/31

「龍拼」「怪彈」正夯?創造熱銷手遊的因素

2017/08/03

他們為何逃離故鄉?關於戰爭與自由的代價

2017/08/01

離鄉背井、克盡職守,終結二次大戰的原子城女孩

2017/08/16

為何公司連年虧損、卻還能替創辦人和投資人帶來鉅富?

2017/07/27

阿拉伯語的學習,竟是對女性人格的逐步侵蝕?

2017/07/18

一個靈魂,要如何傾盡全力才能阻止摯親的憾事發生?

2017/07/26

拒絕真相的人:人類既有認知該如何融入科學新發現?

2017/07/31

從近代史學者走向外交,揭開時代帷幕–—蔣廷黻

2017/07/31

在四季的海洋上,從小艇捕捉鯊魚的大冒險

2017/07/31

飛機座艙的百態人生——看見「沒有翅膀的天使」的空服員

2017/07/18

近代紳士的整容提案──「梳整頭髮、刮鬍、美容」之必要

2017/07/26

1930年代的「女性美」是怎麼被拍攝出來的?

2017/07/19

搭乘火車就可看到的美景:雪白的「姬路城」

2017/07/2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