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我們約會好嗎?》:李屏瑤/最初的時光

2017/01/24 11:09:40 聯合新聞網 udn讀.書.人

文/李屏瑤

如露亦如電,如夢幻泡影,約會是一瞬間的花火,是小幸運,是一期一會,是人品的積累,是賭桌上的梭哈,是翻出底牌的手氣。

我對約會的印象來自於日劇。或者是說,我對於愛情的設定,最初都是來自於日劇,還有一點點流行音樂。那是趨近於《東京愛情故事》,突如其來的愛情,總是墜落姿態,橫征暴斂,並沒有什麼商量的餘地。再後來大概就是《戀愛世代》跟《愛情白皮書》,水晶蘋果反射出戀人亮晃晃的眼睛,愛情有許多種形式,從差點一夜情開始,從校園裡開始,從一樣的身體裡開始,總是有人愛,有人被愛。在愛與被愛之前,約會是戀人之間發展出來的試探儀式。

書名:《我們約會好嗎?:從古典情調的牽牽小手到新世代的交友APP,人們如何找...
書名:《我們約會好嗎?:從古典情調的牽牽
小手到新世代的交友APP,人們如何找到真愛?》
作者:莫伊拉‧韋格爾
譯者:陳錦慧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6年1月24日
二十世紀戀人的信物如果是水晶蘋果,走入魯蛇世代的二十一世紀戀人,信物便成了《追憶潸然》裡的桃子罐頭。相較於戲劇裡的象徵與迂迴,《我們約會好嗎?》梳理出一條清楚的西方世界脈絡,談「約會」的誕生與演化,從初次出現「約會」詞彙的1896年講起,一路走到現代社會的各種面向。順道一提,也是在1896年,亨利•福特製造出第一輛汽車。

因為時空變動了,場景變動了,相遇的方式與相愛的方式,自然而然有所不同。約會本來是私領域的事,如果一名男士想見一名淑女,必須登門拜訪,然後在長輩的監護下喝茶談天,一切的情感堆疊都在他人的眼皮底下。1913 年出版的一本以男性為對象的禮儀手冊中,甚至有個章節專門討論「帽子、手套和手杖相關問題」,不同於現代的各種搭訕教戰,一百年前的煩惱是:「在客廳等待小姐回應見面與否的時候,究竟要不要脫外套?」從發明史中我們得以窺見,約會是掌控,也是權力交換,從老一代的手中,轉移到年輕人的手上,從私領域走向公領域,年輕人走出家門,爭取更多空間。大學興起,男女合校普遍化翻開另一頁約會史,單身酒吧興起,女性爭取工作權,讓相遇的方式更多元。

跟著就是非異性戀族群,男人們太過親近會被起訴,男人們開始學會隱藏自己,發展出秘密語言,學會察言觀色,或者去跟另一個男人借一根火柴。1950 年代舊金山出現包容女同志的酒吧,但空間並非萬無一失,女同志們需要不斷拒絕前來搭訕的男人。

再後來呢?約會的框架被建立完善後,需要討論的就是本質,更現代的教戰守則總會告訴你,初次見面不能夠做的三件事情,讓對方愛上你的五個方式,或者是如何在三十天內走出情傷。網路改變人與人的互動模式,二十一世紀是自學的年代,資訊爆炸,人們開始學習標籤自己,練習自拍,練習討拍,雖然賣力,卻要假裝毫不費力,假裝一切都是信手拈來。

後來的事我們都知道了,關於愛情的所有展露,發生與衰敗。

《我們約會好嗎?》要告訴你從前,從前從前,有過一些人,當時的約會方式還很笨拙,當時的愛情如同宇宙初始,任何踏出的一小步,都是人類的一大步。

《我們約會好嗎?》作者簡介:莫伊拉‧韋格爾

出生在布魯克林。她的作品散見各大媒體,包括《衛報》(The Guardian)、《國家》週刊(The Nation)、《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N+1》雜誌、《新探索》(The New Inquiry) 新興網路雜誌。韋格爾目前在耶魯大學攻讀比較文學博士學位。她親臨其境研究約會行為多年之後,終於功成身退。《我們約會好嗎?》是她的第一本著作。

讀.書.人


我們每個人都閱讀自身及周遭的世界,俾以稍得瞭解自我與所處。我們閱讀以求理解或啟迪。我們不得不閱讀。

《閱讀地圖——人為書癡狂的歷史》

追蹤閱讀 快加入讀書吧粉絲團!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帕慕克《我心中的陌生人》:悲喜交織的伊斯坦堡街頭人物群像

2017/08/14

坐罐仔的人:吳敏顯書寫最樸拙實在的人生光影

2017/08/07

西藏魔幻故事——死後繼續敲石祈福的老人

2017/08/01

眼前的敵人可信嗎?德國間諜與他救下的猶太女孩

2017/08/01

一個靈魂,要如何傾盡全力才能阻止摯親的憾事發生?

2017/07/26

愛情的任何疑難雜症?寫信給「茱麗葉」求解吧!

2017/07/05

楊富閔/神轎上的天

2017/07/05

亮軒開書場 化身主人「替書客讀書」

2017/07/05

日常社會的「迫害效應」 如何造成被性侵的女孩之死

2017/07/05

張翎/盲約(下)

2017/06/26

張翎/盲約(上)

2017/06/26

李進文/今夜我凝視身體、如果在冬夜,討論有錢

2017/06/07

少了你,餐桌的滋味多了思念——德國阿姨和「貓飯」

2017/05/23

陳栢青/後玻璃年代:當我參加她外公的追思禮拜

2017/05/03

【2016臺灣詩選】非馬/嬰啼——布魯塞爾恐襲現場

2017/04/28

《雲水一年》寫日本寺廟日常:生活的每一刻都是莊嚴的儀式

2017/04/25

人類總在消除異己?但這款聞名世界的「乳酪」卻是被黴菌感染才有的

2017/04/20

崔舜華/關於〈花園〉:在純然的幸福裡,我們得以更深地體悟著不幸

2017/04/19

《到遠方》:要寫出好的小說 得交付出「愛」、面臨真實的危險

2017/04/11

年輕歲月並未「死去」──佐野洋子這樣誠實面對老後的自己

2017/03/29

和《淘氣的尼古拉》對話:插畫家的悲慘童年讓他創造更多開心

2017/03/28

楊澤《薔薇學派的誕生》:在畢加島、煙、光年之外

2017/03/23

工地外勞──他們的遭遇,讓你看見冷漠、不堪的台灣

2017/03/22

莊宜文/魔法森林:《九歌105年小說選》(下)

2017/03/13

莊宜文/魔法森林:《九歌105年小說選》(上)

2017/03/13

楊佳嫻/灰燼或春泥:《九歌105年散文選》

2017/03/13

王定國《探路》:在虛華的人生路途中 探得文學之真美

2017/03/10

400多年前的莎翁經典 台灣人還能如何讀出真味?

2017/03/10

補白、報屁股、花團錦簇樓詩輯、附刊?今日「副刊」的源起

2017/03/08

笑吧哭吧!面對人生,我們都是毫無準備的大人

2017/03/02

性、權力、升學主義:看變態社會的日常如何侵蝕一個女孩

2017/02/07

王墨林/譫妄的書寫 談李智良「房間」

2017/02/07

《我們約會好嗎?》:李屏瑤/最初的時光

2017/01/24

寫於廖亦武〈地獄遊記〉之後──房慧真/叫魂 拾遺

2017/01/17

廢文森羅萬象,信手捻來皆成情調——唐捐「臺客情調詩」

2017/01/16

戀上「手寫詩」的時代:陸穎魚《抓住那個渾蛋》

2017/01/10

庸俗極致成奇書 到底什麼樣的人才寫得出《金瓶梅》?

2016/12/20

勞倫斯.卜洛克《搭下一班巴士離開》:人生可能越活越回去?

2016/12/19

青春葬送給了時代:一個終戰慰安婦的逝去

2016/12/19

王丹《時間的餘溫》:讓生命的摺痕成詩

2016/12/15

熱門文章

容易玻璃心、想太多?每5人中就有1人是「高敏感族」

2017/08/16

帕慕克《我心中的陌生人》:悲喜交織的伊斯坦堡街頭人物群像

2017/08/14

離鄉背井、克盡職守,終結二次大戰的原子城女孩

2017/08/16

當愛與黑暗吞噬了他們——劉曉波的文學與人生

2017/07/27

《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善用廚房的好戰友,廚房的活就能成一半

2017/08/18

坐罐仔的人:吳敏顯書寫最樸拙實在的人生光影

2017/08/07

眼前的敵人可信嗎?德國間諜與他救下的猶太女孩

2017/08/01

大數據已過時 在意細節的「小數據」時代來臨了!

2017/07/31

台灣有好紅茶嗎?紅玉再創台茶璀璨時代

2017/07/26

每一個小攤都是一個美麗的小世界!跟著京都人瘋市集

2017/07/31

覺得自己有嚴重的拖延症?你可能來自這五種家庭

2017/07/31

西洋名畫中的「同性之愛」

2017/07/27

網路造成的淺薄世界,擁有「深度工作能力」是致勝關鍵

2017/08/01

山中獨處的夜晚:面對死亡、恐懼、找回寧靜沉穩

2017/07/27

西藏魔幻故事——死後繼續敲石祈福的老人

2017/08/01

藝文明星的最愛 巴黎「花神咖啡館」到底有何魅力?

2017/07/31

為何公司連年虧損、卻還能替創辦人和投資人帶來鉅富?

2017/07/27

他們為何逃離故鄉?關於戰爭與自由的代價

2017/08/01

「龍拼」「怪彈」正夯?創造熱銷手遊的因素

2017/08/03

一個靈魂,要如何傾盡全力才能阻止摯親的憾事發生?

2017/07/26

拒絕真相的人:人類既有認知該如何融入科學新發現?

2017/07/31

在四季的海洋上,從小艇捕捉鯊魚的大冒險

2017/07/31

從近代史學者走向外交,揭開時代帷幕–—蔣廷黻

2017/07/31

近代紳士的整容提案──「梳整頭髮、刮鬍、美容」之必要

2017/07/26

搭乘火車就可看到的美景:雪白的「姬路城」

2017/07/2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