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翻譯林〉恢復古漢字的用法】翻譯的選項之一

2017/11/18 07:15:03 聯合報 林水福

西北雨,來得快,去得急。雨過,天就晴了。

看到「雨腳」這兩字時,我的童年記憶彷彿一下子都回來了。

管他有多少人懂,我碰到日文的「雨腳」,絕不以其他語詞翻譯。

因為,任何「翻譯」都不如雨腳來得傳神又有趣……

●菓子、饅頭

日文的漢字其實可以分二種,和製漢字和源自漢文的漢字。

多年前我曾邀芥川獎得主辻原登來台演講,有記者問我辻字怎麼念?我說念「十」。

其實,這個辻字連康熙字典裡也找不到,本來沒有讀音。辻的意思是道路的十字交叉處,即十字路口。

因為這是日本人製造的,他們稱為國字、和字等,日文學界一般稱「和製漢字」。和製漢字,字形借用漢字,意義、發音與漢字無關。

又如:凪,由風與止構成,風平浪靜之意。,由身與美構成,教養之意。有教養就美。

在台灣,饅頭是以麵粉製成的食物,不包餡。包子是裡頭有餡的。包子與饅頭,涇渭分明。有留學日本經驗者,或去過日本旅遊的,大概都知道日本人不管有餡無餡,反正那樣的東西,都叫饅頭。此外,連一些「御菓子」,可以擺個五天一星期的,也叫饅頭。日文饅頭,涵蓋的範圍其實非常廣。

韓良露《露水京都》提到:「中國在唐宋年間稱包了餡的麵糰為饅頭,怪不得空海會把各式豆沙包都叫饅頭,不像如今台灣隨著後來北方人叫包子。」

其次,說到菓子或果子,就翻譯來說也是個頭疼的詞。由於現代中文無相對應的詞,如果採取常譯的餅乾或糖果、糕點,不能說不對。可是,想像不出實物是什麼,可能與實際的東西相去甚遠,意即中文讀者無法從翻譯了解日文菓子是什麼。

那怎麼譯才好?

我覺得直接用現行日文的說法,還原漢字原來的用法,應該是可行的選項之一。

●風流與敷衍

我們知道有些日文的漢字,源自漢文。後來漢文的用法改變了,而日文還保留原意,繼續使用。例如:風流與敷衍即是。

現代日文依然使用如「他是風流人」「他是懂得風流的人」這樣的說法。如果以現代中文解讀,還得了!竟然有人敢說懂得風流,或直言他人是風流人,不吵架才怪。遇到日文的風流,總讓我想起李白的〈贈孟浩然〉:「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醉月頻中聖,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風流天下聞」可說是高度的讚美詞呢!

現代日文「敷衍」,不是現代中文「做事苟且潦草」或「表面上的應酬」的意思,而是傳到日本當時漢語「鋪陳發揮」的意思。

菓子、果子的說法也是從中國傳到日本的。

《東京夢華錄》(1147年,孟元老著。時北宋已亡國二十載,作者藉此書追憶北宋東京、今河南開封的往昔繁華夢幻。)卷二〈飲食果子〉「……又有向前換湯斟酒歌唱或獻菓子香藥之類,客散得錢為之廝波」,同書他處亦可見「香藥菓子」、「香糖果子」,可見當時已有果子與菓子。「宋朝俗語中的果子通常不是水果,而是裹裝的甜食,如蜜糕、糖、糖角兒、歡喜團之類,用小匣子裝起來,貼上花花綠綠的標籤,統稱為香糖果子。」

由此看來,今日日文的果子或菓子的內容,雖然與原來漢字果子、菓子或有些許出入,但相去不遠。所以,我覺得碰到日文的果子或菓子直接援用,是否也是一種譯法?

當然,對日本不熟悉的讀者,乍看之下可能無法理解是什麼,但至少部分的人會追根究柢,這麼一來果子或菓子的意思,或許能逐漸明白。

順便一提,現行日文裡使用的箸、喫茶、糰子、林檎等名詞,《東京夢華錄》裡皆可見。

●雨腳與夕暮

其次談雨腳與夕暮。

《伊豆的舞孃》開頭部分:

道かつづら折りになって、いよいよ天城峠に近づいたと思う頃、 雨脚が杉の密林を白く染めながら、すさまじい早さで麓から私を追って来た。

A、山路變得彎彎曲曲,快到天城嶺了。這時,驟雨白亮亮地籠罩著茂密的杉林,從山麓向我迅猛地橫掃過來。(葉渭渠譯)

B、道路變得彎彎曲曲,心想終於到了天城嶺時,雨腳染白茂密的杉林,同時以飛快的速度從山麓向我追過來。(林水福譯)

雨腳,對許多人來說,可能第一次聽到。雨,有腳?長在哪裡?我怎麼沒看過。

我在雲林鄉下長大,夏天西北雨,說來就來,被雨從後追趕的經驗,記憶猶新。有時,我跑得比雨快,有時被雨追上,結果當然成了落湯雞。西北雨,來得快,去得急。雨過,天就晴了。看到「雨腳」這兩字時,我的童年記憶彷彿一下子都回來了。管他有多少人懂,我碰到日文的「雨腳」,絕不以其他語詞翻譯。因為,任何「翻譯」都不如雨腳來得傳神又有趣。

除了川端康成,日本現代作家使用「雨腳」的例子相當普遍。例如:

芥川龍之介的〈魔術〉、〈妖婆〉,泉鏡花的〈燈明之巷〉,橫光利一的〈王宮〉、中村真一郎的〈遠隔感応〉都可以找到「雨腳」的例子。

其實,雨腳不是和製漢字,不是日本人發明的。追根究柢,古人早就這麼用了。例如:唐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床頭屋漏無乾處,雨腳如麻未斷絕。」又,〈寄岑參詩〉:「出門復入門,雨腳但如舊」。白居易〈殘暑招客詩〉:「雲載山腰斷,風驅雨腳迴。」宋陳三聘《南柯子.七夕》詞:「月傍雲頭吐,風將雨腳吹。」「雨腳」的用例,不難尋獲。

現代日文裡使用夕暮的例子,不勝枚舉。所以,我想不用再舉例。

日文夕暮,這個詞其實也來自漢文,意為傍晚,與漢字「夕暮」相同。阮籍〈詠懷詩〉:「朝為媚少年,夕暮成醜老。」張衡〈南都賦〉:「夕暮言歸,其樂難忘。」古人使用「夕暮」的例子,斑斑可考。

兩岸文學作品裡偶有使用夕暮的例子,如大陸的郭沫若有詩,題為〈夕暮〉:「一群白色的綿羊/團團睡在天上/四周蒼老的荒山/好像瘦獅一樣/仰頭望著天/我替羊兒危險/牧羊的人呦/你為什麼看不見」。

我翻譯日本文學作品,遇到「夕暮」不譯為「傍晚」或「黃昏」,直接寫「夕暮」。日文裡的漢字源自古漢字的,有些是否還原其原意,毋須譯成現代中文?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2018年搶救文壇新秀 再作戰文藝營 開始招生

2017/12/14

〈聯副文訊〉 琦君百歲紀念講座

2017/11/29

張系國/向加泰隆尼亞致敬

2017/11/28

【聯副文訊】李敏勇主講「從南方出發到島國的詩風景」

2017/11/22

【聯副文訊】以書寫面對當代:兩岸青年詩人對話

2017/11/21

【聯副文訊】江青談《說愛蓮》

2017/11/19

【〈翻譯林〉恢復古漢字的用法】翻譯的選項之一

2017/11/18

【聯副不打烊畫廊】黃路玉苓水墨 膠彩作品〈當我們同在一起〉

2017/11/14

南京˙台北˙雙城記

2017/11/13

「台北二十」──第20屆台北文學獎徵文

2017/11/08

【書市觀察】給所有明日的字母會

2017/10/28

【閱讀〈藝術〉】原鄉驚艷 陳正雄的原住民文物收藏

2017/10/21

【2017第四屆聯合報文學大獎高峰對談】閃神的靈光

2017/10/14

〈聯副不打烊畫廊〉張炳堂油彩作品〈淡水紅樓〉

2017/10/10

【焦點人物】那個關鍵字,我這一生都在等待

2017/08/12

【聯副不打烊畫廊】楊鳴山油畫作品〈月初升〉

2017/08/10

【聯副文訊】2017台積電文學賞徵件

2017/08/10

【聯副文訊】「時代下的關鍵:從兩批新文物重探歷史情境」研討會

2017/08/10

【聯副文訊】「2017玩字時代」系列活動

2017/08/09

【聯副不打烊畫廊】鍾文音油畫作品〈親密對話〉

2017/08/08

《客家新釋》新書分享會

2017/08/08

【書市觀察】黃崇凱/如果一切 都是必然

2017/07/29

【聯副不打烊畫廊】焦士太油畫作品〈春吶〉

2017/07/27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7/14

【聯副文訊】《走電人》的小說課

2017/07/11

【聯副文訊】閱讀寫作協會 「2017生活寫作班」開放報名

2017/07/07

讀報截句 限時徵稿

2017/06/29

【星期五的月光曲】平路VS.郭強生/愛與不愛之間

2017/06/27

「袁瓊瓊喜劇班」開課

2017/06/22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男校畢業生遇上女校畢業生

2017/06/17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生活的線索:文本解讀

2017/06/10

【聯副文訊】「桂冠上的靈光」 諾貝爾文學講座 第五場

2017/06/08

【與章緣對話】聯副5-6月駐版作家章緣

2017/05/30

【聯副文訊】2017馬祖文學獎徵選活動起跑

2017/05/25

【星期五的月光曲】巴代、馬翊航/來自部落的聲音

2017/05/24

【聯副文訊】「桂冠上的靈光」 諾貝爾文學講座 第三場

2017/05/24

【星期五的月光曲】巴代、馬翊航/來自部落的聲音

2017/05/22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倒數第4天,5月23日截止收件!

2017/05/20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作為記者以及小說家的馬奎斯

2017/05/20

詩人節截句限時徵稿

2017/05/19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池上穀倉──池上藝術館

2017/12/14

我又被魚夫騙了!談《臺北食食通》有感

2017/12/07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剪影】鎌倉之夜

2017/12/08

方秋停/城市邊緣

2017/12/13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最短篇】晶晶/狗罐頭

2017/12/13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慢慢讀,詩】張啟疆/老日子

2017/12/1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1

【剪影】蔡富澧/疊石造景

2017/12/12

【野想到】李進文/第五季與威廉

2017/12/13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小詩房】阿布/光學

2017/12/12

【慢慢讀,詩】詹佳鑫/駕訓場

2017/12/13

【文學台灣:雲林篇4】張輝誠/雲林回眸

2017/11/28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04

【極短篇】鍾玲/聽人誦經

2017/11/30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