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剪影】陳煌/燒到心頭 火燒雲

2017/05/07 07:42:45 聯合報 陳煌 文

剪影燒到心頭 火燒雲 陳煌˙攝影
剪影燒到心頭 火燒雲 陳煌˙攝影
黃昏時上樓頂陽台收衣服,一轉頭,西邊的天空展現罕見絕美絢爛的火燒雲。

根據氣象專家的說法:太陽光是由紅、橙、黃、綠、青、藍、紫七色光混合成的。當傍晚太陽落山時,陽光射到地面上,穿過的空氣層要比中午太陽當頂的時候厚一些,因此陽光中的黃、綠、青、藍、紫幾種光在空氣層裡行走沒有多遠就已經筋疲力盡,所以難以穿過空氣層。這時只有紅、橙色光可以穿過空氣層探出頭來,將黃昏的天邊雲朵染成絢爛金紅色,比較氣象的名詞為朝霞和晚霞,民間俗稱火燒雲,而且要滿天紅通通的赤色雲霞才算。

火燒雲被認為可預測天氣,民間流傳的諺語就說「早燒不出門,晚燒行千里」。氣象專家又說話了:火燒雲如出現在早晨,天氣可能會變壞;如出現在傍晚,第二天準是個好天氣。這意味著早晨如出現火燒雲,說明大氣中的水氣已經很多,而且雲層已經從西方開始移過來了,就預示接下來天氣將會轉雨。若傍晚出現火燒雲,表示在西邊的天氣已經轉晴或雲層已經逐漸消失,陽光才能透過來,造成火燒雲,這預示籠罩在上空的雨雲即將東移,隔天的天氣就要轉晴了。

隔日我果然發現是晴空好天氣。

不過,又有多少人會在意或聽懂氣象專家的嚴肅制式說法?

我深信,所有有幸看見滿天絢爛火燒雲的人,大概也想不起來氣象專家那一套一點也不浪漫的說詞解釋,因為我們眼裡通常只容得下視覺的浪漫,比如那罕見又十分浪漫的絢爛金紅色火燒雲,我也不禁對正收取吊繩上衣服的老婆急切地說:「快看,漂亮的夕陽!」老婆轉頭望了一眼,淡淡地答說:「嗯,那就是漂亮的火燒雲!」我的期待似乎沒有得到她相等的認同,因為對生長於大山大水的東北的她來說,再絢爛絕美的火燒雲,再浪漫美好的火燒雲,都是一種極尋常可見的氣象特徵罷了,所以也就只能產生望了一眼,而無再顧盼的想望了。這讓我聯想起拍照的習慣,如果已拍過火燒雲了,那麼如再遇上滿天火燒雲也不值得一顧了,除非那是更加美豔出色且動人的。比如有一次坐在開往郊區的北京地鐵上,忽然一個轉彎,滿天空血紅得不可思議的火燒雲如灶裡乾柴烈火燒得最旺盛最紅火的那時候,整個血色火光竟然也似是滾滾燒進整個地鐵車廂中一樣,那種熱烈豔紅無比的光彩竟讓整車廂所有的人全盯著窗外且驚呼連連。每個人的身影與意外的喜悅就如同被烘托在漫天雲火的童話中,那是我見過最難以忘懷的一幕血紅浪漫黃昏。然後,地鐵車廂裡的人又在車行轆轆的轉瞬間,一閃,一切都匆匆回到驚嘆之餘的現實,火燒雲的浪漫黃昏一轉身就成記憶的過去。換句話說,現實的浪漫是不可靠的,也是不長久的,而記憶的浪漫卻可能在心裡留下火燒過後的烙印。

然則,浪漫美麗再不長久,如不趕快看上一眼,滿滿鑲著黃金般閃亮金黃色邊緣的赤色火燒雲天空,也彷彿會轉瞬間消失。因此,在絢爛的絕美與浪漫面前,往往也令人迷惑,背後卻也隱藏著不可測的庶民天候智慧。不過,火燒雲的出現也似乎給我上了一堂氣象以外的課,別被浪漫美麗迷惑了,但如果記憶可以摺疊又打開,我一眨眼,那漫天的絢爛絕美火燒雲,彷若又快速地紅紅火火熱烈的燒到我心頭了。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5/29

【聯副不打烊畫廊】陳歡〈花語〉

2017/05/20

【聯副不打烊畫廊】鄭政煌作品〈大隨煩惱而行〉

2017/05/17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5/15

【剪影】梁正宏/M與m

2017/05/14

空氣朋友

2017/05/08

【剪影】陳煌/燒到心頭 火燒雲

2017/05/07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5/06

【美學系列】蔣勳/霧荷 一張畫的故事

2017/05/0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5/03

【剪影】張玉芸/人性之鎖

2017/05/03

【剪影】張玉芸/等待的樣子

2017/04/30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4/2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4/24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4/23

【剪影】梁正宏/身影

2017/04/20

【聯副不打烊畫廊】蘇旺伸〈一周大事〉

2017/04/19

【聯副不打烊畫廊】趙明強水墨作品〈浮生若夢〉

2017/04/1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4/17

【聯副不打烊畫廊】古國萱剪紙作品〈零雨──種在夏天的一棵樹〉

2017/04/17

【剪影】梁正宏/冰.河

2017/04/1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4/10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4/0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4/03

【剪影】蔡富澧/半途人生

2017/04/03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4/02

【聯副不打烊畫廊】邢萬齡水墨作品〈抽象藍牡丹˙藍色花園〉

2017/04/02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3/27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3/27

【聯副不打烊畫廊】梁丹丰水彩作品〈玫瑰之夢〉、梁銘毅粉彩作品〈寧靜之美〉

2017/03/26

【聯副不打烊畫廊】黃郁欽插畫作品〈好東西〉

2017/03/24

【聯副不打烊畫廊】蘇秋東油彩作品〈紅魚〉

2017/03/23

【聯副不打烊畫廊】孫少英水彩作品 〈迷霧櫻花林〉

2017/03/22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3/20

【剪影】王岫/隨意春芳歇

2017/03/14

【聯副不打烊畫廊】陳又凌插畫作品〈會生氣的山〉

2017/03/1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3/13

【剪影】蘇紹連/岸邊釣河的人

2017/03/09

【聯副不打烊畫廊】黃鈴馨(九子)插畫作品〈亞斯的國王新衣〉

2017/03/07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3/06

熱門文章

周密/我們的鄰居想吃牛肉

2017/05/26

【追憶李亦園院士】戴映萱/我的人類學家外公

2017/05/23

馬驥伸/70年 一覺戲劇夢(上)

2017/05/24

【書評〈人文〉】翟翱/同性戀真的像鬼

2017/05/20

馬驥伸/70年一覺戲劇夢(下)

2017/05/25

【5 6月聯副駐版作家章緣新作發表】章緣/殺生(下)

2017/05/22

【文學相對論】巴代VS.馬翊航(五之四)閱(悅)讀原住民文學

2017/05/22

林文義/浮世德定義

2017/05/23

【最短篇】蔡仁偉/手機螢幕

2017/05/25

薛仁明/從池上,到上海(上)

2017/05/15

【星期五的月光曲】紀大偉VS.李屏瑤/向光同志,逍遙指南

2017/05/22

張文菁/忘卻筆墨

2017/05/21

蔡詩萍/總會記得 這一些

2017/05/14

【當代小說特區】張啟疆/回家(上)

2017/05/28

【5.6月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章緣/殺生(上)

2017/05/21

【慢慢讀,詩】隱匿/一張合照

2017/05/25

【午飯時間入選作】葫蘆賣貓/瞌睡

2017/05/25

康原/孤單的水與燦爛之塔

2017/05/19

【午飯時間入選作】珍珍/追便當

2017/05/28

【書市觀察】這隻企鵝 那隻企鵝

2017/05/27

蔡怡/小物牽情

2017/05/16

【小詩房】飛鵬子/介入

2017/05/23

【極短篇】鍾玲/櫻花的國籍

2017/05/18

【慢慢讀,詩】渡也/畫活著

2017/05/26

【閱讀〈世界〉】不一樣的家

2017/05/27

【慢慢讀,詩】沈眠/置喙

2017/05/24

【慢慢讀,詩】陳黎/無言歌

2017/05/28

【當代小說特區】牛油小生/阿May

2017/05/18

【慢慢讀,詩】朵思/在角板山接洛夫電話

2017/05/15

薛仁明/從池上,到上海(下)

2017/05/16

【書評 〈詩〉】碎片學,殘暴而溫暖

2017/05/27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作為記者以及小說家的馬奎斯

2017/05/20

【午飯時間.駐站觀察】黃信恩/作為一種中場休息的可能

2017/05/17

廖志峰/哈佛三日

2017/05/10

【午飯時間 入選作】蔡興祥/中山室的美女主播

2017/05/19

【慢慢讀,詩】嚴忠政/楊過

2017/05/19

【聯副文訊】2017馬祖文學獎徵選活動起跑

2017/05/25

【文學相對論】巴代vs.馬翊航(五之一)閱讀.部落.創作

2017/05/01

【美學系列】蔣勳/霧荷 一張畫的故事

2017/05/04

【星期五的月光曲】巴代、馬翊航/來自部落的聲音

2017/05/2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