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剪影】陳煌/燒到心頭 火燒雲

2017/05/07 07:42:45 聯合報 陳煌 文

剪影燒到心頭 火燒雲 陳煌˙攝影
剪影燒到心頭 火燒雲 陳煌˙攝影
黃昏時上樓頂陽台收衣服,一轉頭,西邊的天空展現罕見絕美絢爛的火燒雲。

根據氣象專家的說法:太陽光是由紅、橙、黃、綠、青、藍、紫七色光混合成的。當傍晚太陽落山時,陽光射到地面上,穿過的空氣層要比中午太陽當頂的時候厚一些,因此陽光中的黃、綠、青、藍、紫幾種光在空氣層裡行走沒有多遠就已經筋疲力盡,所以難以穿過空氣層。這時只有紅、橙色光可以穿過空氣層探出頭來,將黃昏的天邊雲朵染成絢爛金紅色,比較氣象的名詞為朝霞和晚霞,民間俗稱火燒雲,而且要滿天紅通通的赤色雲霞才算。

火燒雲被認為可預測天氣,民間流傳的諺語就說「早燒不出門,晚燒行千里」。氣象專家又說話了:火燒雲如出現在早晨,天氣可能會變壞;如出現在傍晚,第二天準是個好天氣。這意味著早晨如出現火燒雲,說明大氣中的水氣已經很多,而且雲層已經從西方開始移過來了,就預示接下來天氣將會轉雨。若傍晚出現火燒雲,表示在西邊的天氣已經轉晴或雲層已經逐漸消失,陽光才能透過來,造成火燒雲,這預示籠罩在上空的雨雲即將東移,隔天的天氣就要轉晴了。

隔日我果然發現是晴空好天氣。

不過,又有多少人會在意或聽懂氣象專家的嚴肅制式說法?

我深信,所有有幸看見滿天絢爛火燒雲的人,大概也想不起來氣象專家那一套一點也不浪漫的說詞解釋,因為我們眼裡通常只容得下視覺的浪漫,比如那罕見又十分浪漫的絢爛金紅色火燒雲,我也不禁對正收取吊繩上衣服的老婆急切地說:「快看,漂亮的夕陽!」老婆轉頭望了一眼,淡淡地答說:「嗯,那就是漂亮的火燒雲!」我的期待似乎沒有得到她相等的認同,因為對生長於大山大水的東北的她來說,再絢爛絕美的火燒雲,再浪漫美好的火燒雲,都是一種極尋常可見的氣象特徵罷了,所以也就只能產生望了一眼,而無再顧盼的想望了。這讓我聯想起拍照的習慣,如果已拍過火燒雲了,那麼如再遇上滿天火燒雲也不值得一顧了,除非那是更加美豔出色且動人的。比如有一次坐在開往郊區的北京地鐵上,忽然一個轉彎,滿天空血紅得不可思議的火燒雲如灶裡乾柴烈火燒得最旺盛最紅火的那時候,整個血色火光竟然也似是滾滾燒進整個地鐵車廂中一樣,那種熱烈豔紅無比的光彩竟讓整車廂所有的人全盯著窗外且驚呼連連。每個人的身影與意外的喜悅就如同被烘托在漫天雲火的童話中,那是我見過最難以忘懷的一幕血紅浪漫黃昏。然後,地鐵車廂裡的人又在車行轆轆的轉瞬間,一閃,一切都匆匆回到驚嘆之餘的現實,火燒雲的浪漫黃昏一轉身就成記憶的過去。換句話說,現實的浪漫是不可靠的,也是不長久的,而記憶的浪漫卻可能在心裡留下火燒過後的烙印。

然則,浪漫美麗再不長久,如不趕快看上一眼,滿滿鑲著黃金般閃亮金黃色邊緣的赤色火燒雲天空,也彷彿會轉瞬間消失。因此,在絢爛的絕美與浪漫面前,往往也令人迷惑,背後卻也隱藏著不可測的庶民天候智慧。不過,火燒雲的出現也似乎給我上了一堂氣象以外的課,別被浪漫美麗迷惑了,但如果記憶可以摺疊又打開,我一眨眼,那漫天的絢爛絕美火燒雲,彷若又快速地紅紅火火熱烈的燒到我心頭了。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1

【剪影】鎌倉之夜

2017/12/08

我又被魚夫騙了!談《臺北食食通》有感

2017/12/07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04

here+there=朱德庸

2017/12/02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1/27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1/20

here+there=朱德庸

2017/11/1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1/13

here+there=朱德庸

2017/11/11

here+there=朱德庸

2017/11/07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1/06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30

here+there=朱德庸

2017/10/2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23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16

【剪影】張玉芸/飛上枝頭

2017/10/15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0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02

【中國畫的散視之法】馮傑/好院子

2017/10/01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9/30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25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9/23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1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11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9/0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04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9/02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28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8/26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21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8/1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1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07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8/05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7/31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7/29

空氣朋友/幾米

2017/07/2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7/17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7/15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池上穀倉──池上藝術館

2017/12/14

【文學紀念冊】陳義芝/在高寒的天頂:余光中的文學地位與現實處境

2017/12/15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我又被魚夫騙了!談《臺北食食通》有感

2017/12/07

【余光中遺作】藍星曾亮半邊天 為淡江中文系當代詩學論壇而寫

2017/12/15

方秋停/城市邊緣

2017/12/13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剪影】鎌倉之夜

2017/12/08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最短篇】晶晶/狗罐頭

2017/12/13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慢慢讀,詩】張啟疆/老日子

2017/12/14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野想到】李進文/第五季與威廉

2017/12/13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1

【剪影】蔡富澧/疊石造景

2017/12/12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可以問我

2017/12/15

【慢慢讀,詩】詹佳鑫/駕訓場

2017/12/13

【小詩房】阿布/光學

2017/12/12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文學台灣:雲林篇4】張輝誠/雲林回眸

2017/11/28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回音壁】馬智禮 回應11月20日詹澈〈獻祭馬智禮〉

2017/12/1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