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剪影】陳煌/燒到心頭 火燒雲

2017/05/07 07:42:45 聯合報 陳煌 文

剪影燒到心頭 火燒雲 陳煌˙攝影
剪影燒到心頭 火燒雲 陳煌˙攝影
黃昏時上樓頂陽台收衣服,一轉頭,西邊的天空展現罕見絕美絢爛的火燒雲。

根據氣象專家的說法:太陽光是由紅、橙、黃、綠、青、藍、紫七色光混合成的。當傍晚太陽落山時,陽光射到地面上,穿過的空氣層要比中午太陽當頂的時候厚一些,因此陽光中的黃、綠、青、藍、紫幾種光在空氣層裡行走沒有多遠就已經筋疲力盡,所以難以穿過空氣層。這時只有紅、橙色光可以穿過空氣層探出頭來,將黃昏的天邊雲朵染成絢爛金紅色,比較氣象的名詞為朝霞和晚霞,民間俗稱火燒雲,而且要滿天紅通通的赤色雲霞才算。

火燒雲被認為可預測天氣,民間流傳的諺語就說「早燒不出門,晚燒行千里」。氣象專家又說話了:火燒雲如出現在早晨,天氣可能會變壞;如出現在傍晚,第二天準是個好天氣。這意味著早晨如出現火燒雲,說明大氣中的水氣已經很多,而且雲層已經從西方開始移過來了,就預示接下來天氣將會轉雨。若傍晚出現火燒雲,表示在西邊的天氣已經轉晴或雲層已經逐漸消失,陽光才能透過來,造成火燒雲,這預示籠罩在上空的雨雲即將東移,隔天的天氣就要轉晴了。

隔日我果然發現是晴空好天氣。

不過,又有多少人會在意或聽懂氣象專家的嚴肅制式說法?

我深信,所有有幸看見滿天絢爛火燒雲的人,大概也想不起來氣象專家那一套一點也不浪漫的說詞解釋,因為我們眼裡通常只容得下視覺的浪漫,比如那罕見又十分浪漫的絢爛金紅色火燒雲,我也不禁對正收取吊繩上衣服的老婆急切地說:「快看,漂亮的夕陽!」老婆轉頭望了一眼,淡淡地答說:「嗯,那就是漂亮的火燒雲!」我的期待似乎沒有得到她相等的認同,因為對生長於大山大水的東北的她來說,再絢爛絕美的火燒雲,再浪漫美好的火燒雲,都是一種極尋常可見的氣象特徵罷了,所以也就只能產生望了一眼,而無再顧盼的想望了。這讓我聯想起拍照的習慣,如果已拍過火燒雲了,那麼如再遇上滿天火燒雲也不值得一顧了,除非那是更加美豔出色且動人的。比如有一次坐在開往郊區的北京地鐵上,忽然一個轉彎,滿天空血紅得不可思議的火燒雲如灶裡乾柴烈火燒得最旺盛最紅火的那時候,整個血色火光竟然也似是滾滾燒進整個地鐵車廂中一樣,那種熱烈豔紅無比的光彩竟讓整車廂所有的人全盯著窗外且驚呼連連。每個人的身影與意外的喜悅就如同被烘托在漫天雲火的童話中,那是我見過最難以忘懷的一幕血紅浪漫黃昏。然後,地鐵車廂裡的人又在車行轆轆的轉瞬間,一閃,一切都匆匆回到驚嘆之餘的現實,火燒雲的浪漫黃昏一轉身就成記憶的過去。換句話說,現實的浪漫是不可靠的,也是不長久的,而記憶的浪漫卻可能在心裡留下火燒過後的烙印。

然則,浪漫美麗再不長久,如不趕快看上一眼,滿滿鑲著黃金般閃亮金黃色邊緣的赤色火燒雲天空,也彷彿會轉瞬間消失。因此,在絢爛的絕美與浪漫面前,往往也令人迷惑,背後卻也隱藏著不可測的庶民天候智慧。不過,火燒雲的出現也似乎給我上了一堂氣象以外的課,別被浪漫美麗迷惑了,但如果記憶可以摺疊又打開,我一眨眼,那漫天的絢爛絕美火燒雲,彷若又快速地紅紅火火熱烈的燒到我心頭了。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剪影】苗頭

2018/04/20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4/16

【剪影】家就在這裡

2018/04/13

【聯副不打烊畫廊】 陳俊華水彩作品 〈櫻花林〉

2018/04/10

【剪影】迎接春天的方式

2018/04/10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4/09

【剪影】玻璃

2018/04/03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4/02

【三行告白詩】林德俊/示範作給貓頭鷹

2018/03/29

馮傑/畫丹竹記

2018/03/28

【剪影】活出一幅畫

2018/03/14

【剪影】戒指花

2018/03/13

【剪影】瓶中魚

2018/03/08

馮傑/畫芋記

2018/03/06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3/05

【剪影】荷珠

2018/03/02

【剪影】當黎明一次 又一次來臨

2018/02/28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2/26

甘和栗路/新春賀年卡5

2018/02/20

顏寧儀/新春賀年卡4

2018/02/18

阿力金吉兒/新春賀年卡3

2018/02/17

可樂王/新春賀年卡2

2018/02/16

阿尼默/新春賀年卡1

2018/02/15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2/12

here+there=朱德庸

2018/02/10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2/05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1/29

here+there=朱德庸

2018/01/27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1/22

here+there=朱德庸

2018/01/20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1/15

here+there=朱德庸

2018/01/13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1/08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1/01

【聯副不打烊畫廊】松蔭裡的大春

2017/12/31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25

【聯副不打烊畫廊】蔡莉莉油畫作品〈寺櫻〉

2017/12/2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1

【剪影】鎌倉之夜

2017/12/08

熱門文章

廖玉蕙/今生有幸做了姊妹

2018/04/17

蔣勳/無數無量眾生:魏禎宏的「閉上眼睛」

2018/04/18

【文學台灣:台南篇8】顏艾琳/極限我的家鄉

2018/04/19

侯吉諒/紙上煙雲

2018/04/16

沈志方/妳,是我一生寫不盡的詩

2018/04/19

【雲起時】洪荒/禮物

2018/04/13

【文學相對論】陳國偉VS.陳思宏(五之三)真相作為信仰?

2018/04/16

彭歌/詩靈千古-敬悼蘭熙、光中

2018/04/16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6《鄭板橋/傅雯.惜別》

2018/04/18

【文學台灣: 台南篇7】袁瓊瓊/十九歲的台南

2018/04/12

【文學台灣: 台南篇6】許榮哲/一個人的陣頭

2018/04/11

【文學台灣: 台南篇5】在林百貨的頂樓看台南

2018/04/10

王聰威/京都菸斗紀

2018/04/20

黃春美/魚兒魚兒水中游

2018/04/18

【聯副3.4月駐版作家 答客問】我一點都不覺得孤單

2018/04/15

鍾玲/書院的嬰兒

2018/04/20

【聯副3.4月駐版作家 答客問】李昂/我一點都不覺得孤單

2018/04/16

【慢慢讀,詩】蔡富澧/雨中送兒子 至沙崙教召

2018/04/18

【文學與社會】系列座談4-1:愛戀世代

2018/04/14

龍應台/一個人的功課

2018/04/21

張以昕/瑞施凱詩瑜伽之旅

2018/04/14

【最短篇】畫線

2018/04/13

【慢慢讀,詩】龔華/瓶中信

2018/04/17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4/16

韓良憶/尋找天涯海角

2018/04/0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5《貫雲石/雙調清江引.惜別》

2018/04/11

【小詩房】沈眠/尋常

2018/04/16

【墓誌銘風景】和平主義革命家,亞洲獨立運動先驅

2018/04/19

【文學台灣: 台南篇2】阿盛/淚光閃閃

2018/04/05

鍾喬/溪口的一朵花

2018/04/20

【小詩房】方群/遺忘三帖

2018/04/19

【文學相對論】陳國偉VS.陳思宏(五之二)與苦甜身體和解

2018/04/09

《沉默》的電影和小說

2018/04/21

【書評‧小說】生命的千面獻演

2018/04/14

【文學台灣: 台南篇4】肉身地景

2018/04/08

鄭培凱/蘇州的冰雪

2018/04/12

隱地/帶走一個時代的人

2018/04/03

【剪影】家就在這裡

2018/04/13

【慢慢讀,詩】它也是一種節奏

2018/04/1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4《徐再思/水仙子.夜雨》

2018/04/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