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剪影】陳煌/燒到心頭 火燒雲

2017/05/07 07:42:45 聯合報 陳煌 文

剪影燒到心頭 火燒雲 陳煌˙攝影
剪影燒到心頭 火燒雲 陳煌˙攝影
黃昏時上樓頂陽台收衣服,一轉頭,西邊的天空展現罕見絕美絢爛的火燒雲。

根據氣象專家的說法:太陽光是由紅、橙、黃、綠、青、藍、紫七色光混合成的。當傍晚太陽落山時,陽光射到地面上,穿過的空氣層要比中午太陽當頂的時候厚一些,因此陽光中的黃、綠、青、藍、紫幾種光在空氣層裡行走沒有多遠就已經筋疲力盡,所以難以穿過空氣層。這時只有紅、橙色光可以穿過空氣層探出頭來,將黃昏的天邊雲朵染成絢爛金紅色,比較氣象的名詞為朝霞和晚霞,民間俗稱火燒雲,而且要滿天紅通通的赤色雲霞才算。

火燒雲被認為可預測天氣,民間流傳的諺語就說「早燒不出門,晚燒行千里」。氣象專家又說話了:火燒雲如出現在早晨,天氣可能會變壞;如出現在傍晚,第二天準是個好天氣。這意味著早晨如出現火燒雲,說明大氣中的水氣已經很多,而且雲層已經從西方開始移過來了,就預示接下來天氣將會轉雨。若傍晚出現火燒雲,表示在西邊的天氣已經轉晴或雲層已經逐漸消失,陽光才能透過來,造成火燒雲,這預示籠罩在上空的雨雲即將東移,隔天的天氣就要轉晴了。

隔日我果然發現是晴空好天氣。

不過,又有多少人會在意或聽懂氣象專家的嚴肅制式說法?

我深信,所有有幸看見滿天絢爛火燒雲的人,大概也想不起來氣象專家那一套一點也不浪漫的說詞解釋,因為我們眼裡通常只容得下視覺的浪漫,比如那罕見又十分浪漫的絢爛金紅色火燒雲,我也不禁對正收取吊繩上衣服的老婆急切地說:「快看,漂亮的夕陽!」老婆轉頭望了一眼,淡淡地答說:「嗯,那就是漂亮的火燒雲!」我的期待似乎沒有得到她相等的認同,因為對生長於大山大水的東北的她來說,再絢爛絕美的火燒雲,再浪漫美好的火燒雲,都是一種極尋常可見的氣象特徵罷了,所以也就只能產生望了一眼,而無再顧盼的想望了。這讓我聯想起拍照的習慣,如果已拍過火燒雲了,那麼如再遇上滿天火燒雲也不值得一顧了,除非那是更加美豔出色且動人的。比如有一次坐在開往郊區的北京地鐵上,忽然一個轉彎,滿天空血紅得不可思議的火燒雲如灶裡乾柴烈火燒得最旺盛最紅火的那時候,整個血色火光竟然也似是滾滾燒進整個地鐵車廂中一樣,那種熱烈豔紅無比的光彩竟讓整車廂所有的人全盯著窗外且驚呼連連。每個人的身影與意外的喜悅就如同被烘托在漫天雲火的童話中,那是我見過最難以忘懷的一幕血紅浪漫黃昏。然後,地鐵車廂裡的人又在車行轆轆的轉瞬間,一閃,一切都匆匆回到驚嘆之餘的現實,火燒雲的浪漫黃昏一轉身就成記憶的過去。換句話說,現實的浪漫是不可靠的,也是不長久的,而記憶的浪漫卻可能在心裡留下火燒過後的烙印。

然則,浪漫美麗再不長久,如不趕快看上一眼,滿滿鑲著黃金般閃亮金黃色邊緣的赤色火燒雲天空,也彷彿會轉瞬間消失。因此,在絢爛的絕美與浪漫面前,往往也令人迷惑,背後卻也隱藏著不可測的庶民天候智慧。不過,火燒雲的出現也似乎給我上了一堂氣象以外的課,別被浪漫美麗迷惑了,但如果記憶可以摺疊又打開,我一眨眼,那漫天的絢爛絕美火燒雲,彷若又快速地紅紅火火熱烈的燒到我心頭了。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剪影】歐銀釧 /悄悄話

2018/06/15

【影想】瓦歷斯‧諾幹/機筒

2018/06/14

【聯副不打烊畫廊】黃華真油彩作品 〈安靜〉

2018/06/12

【文學與社會─系列座談4-4】胡淑雯、黃崇憲 〈指認不認識之物〉

2018/06/11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6/04

【剪影】行走的佛寺

2018/05/28

空氣朋友

2018/05/28

【剪影】一樣,不一樣

2018/05/22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5/21

【剪影】月光杯

2018/05/18

〈聯副不打烊畫廊〉謝明錩水彩作品〈心靈花園〉

2018/05/17

空氣朋友

2018/05/14

【聯副不打烊畫廊】曾雍甯作品 〈流彩〉

2018/05/14

【探潮汐】栗光/毒棘之下

2018/05/14

【剪影】胡淑娟/櫻吹雪

2018/05/04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4/30

【剪影】歐銀釧/春來了

2018/04/30

【聯副不打烊畫廊】 陳正雄作品〈藝術的高速道〉系列二

2018/04/27

【影想】出草

2018/04/26

【剪影】苗頭

2018/04/20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4/16

【剪影】家就在這裡

2018/04/13

【聯副不打烊畫廊】 陳俊華水彩作品 〈櫻花林〉

2018/04/10

【剪影】迎接春天的方式

2018/04/10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4/09

【剪影】玻璃

2018/04/03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4/02

【三行告白詩】林德俊/示範作給貓頭鷹

2018/03/29

馮傑/畫丹竹記

2018/03/28

【剪影】活出一幅畫

2018/03/14

【剪影】戒指花

2018/03/13

【剪影】瓶中魚

2018/03/08

馮傑/畫芋記

2018/03/06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3/05

【剪影】荷珠

2018/03/02

【剪影】當黎明一次 又一次來臨

2018/02/28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2/26

甘和栗路/新春賀年卡5

2018/02/20

顏寧儀/新春賀年卡4

2018/02/18

阿力金吉兒/新春賀年卡3

2018/02/17

熱門文章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下)

2018/06/11

王浩一 /孤獨管理:一個人的旅行

2018/06/01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上)

2018/06/03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4《薛濤/春望詞》

2018/06/13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閱讀‧世界】留住時間的聲色

2018/06/16

【書評‧散文】靜默與栽種有時

2018/06/09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影想】瓦歷斯‧諾幹/機筒

2018/06/14

姚秀山/榆

2018/06/15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蔣勳/天地有大美 文人.詩書畫.長卷

2018/05/29

【剪影】歐銀釧 /悄悄話

2018/06/15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3《元稹/離思五首》(選一)

2018/06/06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與母親的約定

2018/06/09

聯副/只有你能捕捉的寶石光澤

2018/06/09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一)文字與影像的初戀

2018/06/04

康原/飲盡杯底見詩心

2018/06/05

【聯副文訊】基隆海洋文學繪本工作坊開放報名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慢慢讀,詩】漩渦

2018/06/10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