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剪影】陳煌/燒到心頭 火燒雲

2017/05/07 07:42:45 聯合報 陳煌 文

剪影燒到心頭 火燒雲 陳煌˙攝影
剪影燒到心頭 火燒雲 陳煌˙攝影
黃昏時上樓頂陽台收衣服,一轉頭,西邊的天空展現罕見絕美絢爛的火燒雲。

根據氣象專家的說法:太陽光是由紅、橙、黃、綠、青、藍、紫七色光混合成的。當傍晚太陽落山時,陽光射到地面上,穿過的空氣層要比中午太陽當頂的時候厚一些,因此陽光中的黃、綠、青、藍、紫幾種光在空氣層裡行走沒有多遠就已經筋疲力盡,所以難以穿過空氣層。這時只有紅、橙色光可以穿過空氣層探出頭來,將黃昏的天邊雲朵染成絢爛金紅色,比較氣象的名詞為朝霞和晚霞,民間俗稱火燒雲,而且要滿天紅通通的赤色雲霞才算。

火燒雲被認為可預測天氣,民間流傳的諺語就說「早燒不出門,晚燒行千里」。氣象專家又說話了:火燒雲如出現在早晨,天氣可能會變壞;如出現在傍晚,第二天準是個好天氣。這意味著早晨如出現火燒雲,說明大氣中的水氣已經很多,而且雲層已經從西方開始移過來了,就預示接下來天氣將會轉雨。若傍晚出現火燒雲,表示在西邊的天氣已經轉晴或雲層已經逐漸消失,陽光才能透過來,造成火燒雲,這預示籠罩在上空的雨雲即將東移,隔天的天氣就要轉晴了。

隔日我果然發現是晴空好天氣。

不過,又有多少人會在意或聽懂氣象專家的嚴肅制式說法?

我深信,所有有幸看見滿天絢爛火燒雲的人,大概也想不起來氣象專家那一套一點也不浪漫的說詞解釋,因為我們眼裡通常只容得下視覺的浪漫,比如那罕見又十分浪漫的絢爛金紅色火燒雲,我也不禁對正收取吊繩上衣服的老婆急切地說:「快看,漂亮的夕陽!」老婆轉頭望了一眼,淡淡地答說:「嗯,那就是漂亮的火燒雲!」我的期待似乎沒有得到她相等的認同,因為對生長於大山大水的東北的她來說,再絢爛絕美的火燒雲,再浪漫美好的火燒雲,都是一種極尋常可見的氣象特徵罷了,所以也就只能產生望了一眼,而無再顧盼的想望了。這讓我聯想起拍照的習慣,如果已拍過火燒雲了,那麼如再遇上滿天火燒雲也不值得一顧了,除非那是更加美豔出色且動人的。比如有一次坐在開往郊區的北京地鐵上,忽然一個轉彎,滿天空血紅得不可思議的火燒雲如灶裡乾柴烈火燒得最旺盛最紅火的那時候,整個血色火光竟然也似是滾滾燒進整個地鐵車廂中一樣,那種熱烈豔紅無比的光彩竟讓整車廂所有的人全盯著窗外且驚呼連連。每個人的身影與意外的喜悅就如同被烘托在漫天雲火的童話中,那是我見過最難以忘懷的一幕血紅浪漫黃昏。然後,地鐵車廂裡的人又在車行轆轆的轉瞬間,一閃,一切都匆匆回到驚嘆之餘的現實,火燒雲的浪漫黃昏一轉身就成記憶的過去。換句話說,現實的浪漫是不可靠的,也是不長久的,而記憶的浪漫卻可能在心裡留下火燒過後的烙印。

然則,浪漫美麗再不長久,如不趕快看上一眼,滿滿鑲著黃金般閃亮金黃色邊緣的赤色火燒雲天空,也彷彿會轉瞬間消失。因此,在絢爛的絕美與浪漫面前,往往也令人迷惑,背後卻也隱藏著不可測的庶民天候智慧。不過,火燒雲的出現也似乎給我上了一堂氣象以外的課,別被浪漫美麗迷惑了,但如果記憶可以摺疊又打開,我一眨眼,那漫天的絢爛絕美火燒雲,彷若又快速地紅紅火火熱烈的燒到我心頭了。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16

【剪影】張玉芸/飛上枝頭

2017/10/15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0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02

【中國畫的散視之法】馮傑/好院子

2017/10/01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9/30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25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9/23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1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11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9/0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04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9/02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28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8/26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21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8/1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1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07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8/05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7/31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7/29

空氣朋友/幾米

2017/07/2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7/17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7/15

【剪影】陳幸蕙/豆芽禪師說法

2017/07/14

張雍攝影作品〈月球背面的逃難場景〉

2017/07/13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7/10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7/08

【剪影】張玉芸/打馬賽克

2017/07/07

陳克華水墨作品 〈夜荷〉

2017/07/06

【聯副不打烊畫廊】琹川油畫作品〈石壁之詩〉

2017/07/0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7/03

【剪影】張玉芸/走在樹林裡

2017/07/02

【聯副不打烊畫廊】孫少英水彩作品〈藍帶柳川〉

2017/07/02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7/01

空氣朋友

2017/06/26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6/24

劉子平油畫作品〈擬人的花園──春季〉

2017/06/20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6/19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上)

2017/10/19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下)

2017/10/20

馬驥伸/那些沒有樓地板的日子

2017/10/15

【文學台灣:南投篇8】李瑞騰/母親當年是否由此道來去?

2017/10/12

【聯副不打烊畫廊】蔡詩萍/2017台灣最美的一道藝術風景 寫給李昕「身體。時光之舞」畫展

2017/10/18

【老情人】廖咸浩/同床若夢

2017/10/17

【文學紀念冊】張貴興/白袍巫師下南洋 悼小說家李永平

2017/10/13

【極短篇】鍾玲/校園美女

2017/10/17

劉墉/母親的金戒指

2017/10/05

林文義/都是美少女

2017/10/18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三)不能不繞著詩說

2017/10/16

黃春美/家書

2017/10/11

【最短篇】晶晶/酒杯

2017/10/18

寂寥日常的珍珠人生──2013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莉絲.孟若

2017/10/07

寫詩的荒謬──1996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

2017/10/10

陳義芝/自然主義者 吳晟詩創作的歷程

2017/10/16

【慢慢讀,詩】張錯/日夜咖啡屋之四

2017/10/15

【2017第四屆聯合報文學大獎高峰對談】閃神的靈光

2017/10/14

【書評 〈散文〉】多情的寂靜光陰

2017/10/14

落蒂/在戰地的路上

2017/10/15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活在人心的死魂靈

2017/10/20

郭珊/與海膽舌吻

2017/10/16

伊森/相送不道遠,直至長封沙

2017/10/12

【最短篇】晶晶/乖乖和咖啡

2017/10/20

【慢慢讀,詩】林煥彰/濃縮的苦 致大姊

2017/10/17

【最短篇】流浪狗

2017/10/09

【慢慢讀,詩】辛金順/WeChat

2017/10/16

【小詩房】沈眠/追悔

2017/10/18

【台積心築藝術季──桂冠上的靈光‧諾貝爾文學獎講座6之6】聶魯達的詩路──1971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聶魯達

2017/10/11

【慢慢讀,詩】馬恰多/肖像

2017/10/19

【剪影】張玉芸/飛上枝頭

2017/10/15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16

【剪影】王岫/猜火車

2017/10/13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二) 繞著詩繼續說

2017/10/09

【慢慢讀,詩】朵思/張堃的信撞擊我的晚景

2017/10/20

【最短篇】晶晶/打字機

2017/10/12

【諾貝爾文學獎講座】荒謬的力道-199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利歐.弗

2017/10/09

陳克華/詩想二則

2017/10/13

【春風化雨專輯7】張光斗/只因為師要師,師可師啊!

2017/10/01

馮傑/鹽可醃製聲音 口語「落窩」一詞的另釋

2017/10/11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