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書評‧人文】在轟動與窮絕之後

2018/06/30 06:00:56 聯合報 沈默

《與電影過招:華語武俠類型電影論》書影。(圖/逗點文創結社提供)
《與電影過招:華語武俠類型電影論》書影。(圖/逗點文創結社提供)

這幾年間我讀過最好的武俠思辨,不在武俠相關場域得見,而是在唐諾《盡頭》,裡面有篇〈畫百美圖的俠客金蒲孤〉,談百美圖與青塚圖,看得我傷情不已。唐諾當然不是真心要講武俠,武俠於他只是旁帶的玩意兒,只是年少時曾經娛樂而已,一點認真都不必的。

唐諾開頭寫:「……司馬紫煙並不交代他的成長歲月,沒兒時被哪個無名老人帶走,或身負血海深仇掉落懸崖而在某山洞找到絕世祕笈之類的,這種必要奇遇的從略往往是武俠小說書寫成熟期甚至進入晚期的徵象,隱隱顯露出此一書寫極限的預兆。……奇怪武器的使用,也是武俠小說書寫另一個成熟期的徵象。……」

對照塗翔文在《與電影過招:華語武俠類型電影論》記錄與分析的,唐諾所言是真,從一開始的刀劍到60末至70年代中期各種奇形異兵盛產,以及後來武俠片確實不再講究少年成長習武過程,直接進入成人世界的恩怨情仇,都在在顯示其演進路線。從神怪武俠(《火燒紅蓮寺》)到意境武俠(胡金銓)、寫實武俠(張徹)至拳腳功夫(李小龍、成龍)、唯美武俠(楚原),及90年代的美學武俠(徐克),大抵來說,也慢慢趨同武俠小說的末世之路。到20世紀末,武俠電影的通俗魅力,就被動作片乃至於漫畫英雄電影完全取代。偶爾零星還有傑作,但再不是讓觀眾癡狂買帳的類種。

我以為,不再尋找神奇,是武俠電影隳敗的最大關鍵。神奇不是稀奇古怪的武器、招式和際遇,神奇是你相信有一種可能性只有你看得見、只有你寫得出來拍得出來,能夠完全扭轉此前所有規則、造化獨一無二風景的事物,如《刺客聶隱娘》的萬物自然、《東邪西毒》的人心瘋魔、《七劍》劍的用法與人的個性相通……

說起來,《七劍》、《功夫》與《健忘村》等,是我鍾愛的武俠電影,卻不在塗翔文力推片單裡。就連本書的推薦序,藍祖蔚顯見認為粵語殘片的貢獻,是武俠電影史重要一環,期許塗翔文再進擊云云。但其實這也無須爭辯吧,能做的想做的,自會奮力溯上,不待他人言。重要的是,塗翔文率先大有介事地整理出武俠電影論述,真是無量功德。

《與電影過招》難能可貴的是,把近百年來、猶可見可得的武俠電影史料,兜整成一書,條理分明爬梳詳盡。武俠如何轟動狂熱,如何因政策時局萬劫不復,又如何在殘敗裡起死回生,如何跟風濫拍窮絕所有,最後如何來到演易為當前衰模頹樣,塗翔文自有他的依據、立論與評價。且不論他的觀點是否與我相合是否有所不足,但至少盡力做了,有套有路,清晰俐落。

塗翔文言:「武俠片一如好萊塢的歌舞片或西部片,雖未衰亡,卻難再成風起雲湧的主流類型。但類型的有趣就在乎它的靈活多變、生生不息,傳統既在、法則既在,刀劍光影的武俠片不但不會消失,永遠都有再被點燃重生的可能。」

這是祝福吧。只願他的默禱能夠驗現。而如我這樣的武俠人來說,絕滅尚未抵達,武俠還活在晚期,猶如Marvel《奇異博士》大師古一戀戀難離地將一小節時光放慢拉長為無限,細細分分,遲滯於死寂前。或也就像唐諾寫的:「依依不舍的告別意味著延遲,意味著努力延長時間……只因為人心裡頭還有某些模糊的希望,有某些捉摸不定的可能性,期待在最後一刻仍會有某件神奇的事發生。」

武俠是不死的,只因還有人致力永久延遲它的終結之時,還有人相信它的神奇。

電影書寫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書評‧小說】手塚治以及一隻叫漫畫的「虫」

2018/11/10

【閱讀‧傳記】從「訪談錄」到「回憶錄」

2018/11/03

【閱讀‧人文】願一切有生命的,皆免於受苦!

2018/10/27

【書評‧小說】一二五、跳房子

2018/10/27

【書市觀察】令人忽略的科幻小說家

2018/10/27

【星期五的月光曲 台積電文學沙龍41現場報導】侯延卿/時光中的旅人與洪流裡的野獸

2018/10/24

【文學相對論】李清志VS.謝哲青(五之四)京都

2018/10/22

【書評‧童書】足球和洋娃娃

2018/10/20

【閱讀‧戲劇】寫在《悲憫次神的兒女》台北公演之前

2018/10/13

【書評‧散文】人生如果不相思

2018/10/13

【文學相對論】李清志VS.謝哲青(五之二)富士山

2018/10/08

【書評‧人文】好笑不好笑

2018/10/06

【書評‧小說】他們又回來開放

2018/10/06

【書評‧新詩】當詩人充滿地氣

2018/10/06

【美學系列】蔣勳/Cu-cu與關關

2018/10/04

【文學相對論】李清志VS.謝哲青(五之一)建築

2018/10/01

【書市觀察】為文之用心,私我的品味

2018/09/29

【書評‧散文】憋住失落, 最後一次恥力全開

2018/09/29

【書評‧歷史】小說筆法,詩的語言

2018/09/29

【文學相對論9月】張惠菁VS.施靜菲(四之四)我們終將找到直視事物核心的方法

2018/09/24

【星期五的月光曲 台積電文學沙龍40現場報導】既是夫妻,也是戀人

2018/09/24

【書評‧小說】萬花筒的鏡室

2018/09/22

【閱讀‧散文】在最痛的地方打開了,最遼闊的海

2018/09/22

【書評‧新詩】普通的魔術師

2018/09/22

【文學相對論】張惠菁VS.施靜菲(四之三)在時空的座標裡看見美 思想VS.美感

2018/09/17

【閱讀‧世界】 李欣倫/看, 奇蹟之舞

2018/09/15

【文學社群】 陳義芝/群山光影

2018/09/15

【文學紀念冊】辜懷群/五千四百七十五朵勿忘我 ─寫在好角兒張國榮 錯過的一個生日

2018/09/12

【文學相對論】張惠菁VS.施靜菲(四之二)文學的美VS. 文物的美:安定心神之美,與顫慄般的感動

2018/09/10

【書評‧小說】偏偏就是 廖淳仁

2018/09/08

【文學相對論】張惠菁VS.施靜菲(四之一)某個年少時候做過的決定─歷史學、藝術史學

2018/09/03

【書評‧小說】失掉的好地獄

2018/09/01

【書評‧新詩】沒有答案,就是他的溫柔

2018/09/01

【美學系列】蔣勳/藤田嗣治(下)

2018/08/31

【美學系列】蔣勳/藤田嗣治(上)

2018/08/30

【星期五的月光曲 台積電文學沙龍39現場報導】侯延卿/跳躍歷史,跳閱網路

2018/08/27

【文學相對論8月】林文義v.s曾郁雯(四之四)/幸福進行曲

2018/08/27

【書市觀察】人造的階級,菁英的政治?

2018/08/25

【書評‧新詩】我們還可能活在抒情時代嗎

2018/08/25

【閱讀‧世界】道在方寸間

2018/08/25

熱門文章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上)

2018/07/23

尹啟銘/大師遠去 再覓大師

2018/07/2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9《佚名/涉江採芙蓉》

2018/07/18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2018 高中生最愛十大好書

2018/07/17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

2018/07/17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四)閱讀與書寫

2018/07/23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下)

2018/07/25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台積電文學沙龍38現場報導】夢想家的山海經

2018/07/23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閱讀世界】森鷗外與《舞姬》

2018/07/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30《袁枚/栽樹自嘲》

2018/07/25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一定會幸福4:幸福紀念日》 預購中

2018/07/24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小詩房】非馬/政客

2018/07/23

【慢慢讀,詩】楊小濱/牽引指南

2018/07/2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影想】菸斗

2018/07/22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聯副文訊】「台中文學季」盛夏開跑

2018/07/18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慢慢讀,詩】夜鷺鳴

2018/07/2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