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台積電文學沙龍現場報導】高接人生

2018/04/23 08:28:44 聯合報 侯延卿

詹宏志說,一場旅行,即使不一定能融入當地,但至少能脫離日常的、原來的自己,多了一個短暫的化身;讀一本書,把自己的生命銜接上另一個人生,如同高接梨。

左起楊澤、詹宏志
左起楊澤、詹宏志

2018年3月的月光曲,由詹宏志、楊澤朗讀,朱國珍主持。詹宏志這次朗讀的三篇文章皆摘錄自《旅行與讀書》,他自稱是業餘寫作者,寫文章的場合常處於兵馬倥傯的狀態。例如這次寫聯副的《文學相對論》,便是在旅途中,在巴士上或餐桌旁,一個字一個字用手機寫下來的。他形容自己是「描寫狂」,非常喜歡描寫東西,講話也一樣,總要鉅細靡遺地陳述,希望讓沒經歷過的人也能身歷其境。他謙稱自己的旅行非常溫和,沒有跌宕起伏的驚人冒險,安全到不好意思的地步。可是他的每一趟旅行,其實都充滿趣味。

有一年,詹宏志到印度找香料與地毯,聽說有地下革命分子在賣地毯,於是請當地導遊帶路。那家店位於地下室,的確在「地下」,但看起來沒有任何可能發生革命的跡象。老闆是一位身材瘦小、滿面威儀的老先生,不過也不像革命分子。原本詹宏志還抱著防備之心,但聽完老闆用波斯文吟誦奧瑪‧開儼的詩之後,宛如被打中要害,完全無法招架,結果以非常昂貴的價格買下兩張地毯。詹宏志發現,許多印度商人優雅、聰明,知道如何誘引客人買下一走出店門就後悔的東西,簡直與騙子無異。後來詹宏志把這次買地毯的經驗告訴另一位印度導遊,那位導遊一聽,馬上掏出紙筆記錄,要把這招銷售技巧學起來。

由於詹宏志提到騙子,楊澤聯想到「詩人都是騙子」。楊澤指出,莎士比亞沒讀過大學,卻是世界文學史上承先啟後的角色。莎士比亞的時代在中古世紀與文藝復興交界,中古世紀文學最喜歡講三種人:傻子、騙子、小丑。傻子是鄉下人,原本比較古意,到大城市久了,入境隨俗,也變得人情淡漠;上當多次的傻子,後來變成騙子;既不想當傻子也不想當騙子的人則可能成為小丑。莎士比亞在《仲夏夜之夢》提到另外三種人:情人、詩人、瘋子。這三種人正好與「傻子、騙子、小丑」相對應,其中詩人的角色,有點像騙子,卻又自欺欺人。彷彿《紅樓夢》,讓你經歷一段夢幻,然後變成過來人。說穿了,大家都是傻子、騙子、小丑,沒什麼了不起。然而如果你要當情人、詩人、瘋子,就要繳學費(付出代價)。

楊澤與詹宏志有許多共同點:兩人都來自鄉下、都是文青、同樣做過編輯、一輩子與文學脫不了關係,大學時代一起看電影、一起創辦台大現代詩社,到現在已有四十多年的老交情。大約二十年前,詹宏志到楊澤嘉義老家拜訪,楊澤的母親見到詹宏志第一句話就是告訴楊澤:「你這朋友是個有用的人。」楊澤這次帶來的詩作〈月光海〉、〈飲酒詩兩首〉,是他從原住民朋友與花東山水參悟的一些想法;〈茶山謠〉是八八風災之後,應阿里山太和村之邀而寫;〈最早的時刻〉則是過來人對愛情的回憶。

身為非洲迷,詹宏志最喜歡的非洲國家是波札那(Botswana)。起初詹宏志對自己辨識鳥類的眼力毫無信心,然而到了波札那,他發現眾多鳥類近在身邊,一天出現兩百次,原本不懂鳥的人也認識牠們了。此外,詹宏志也感慨許多文學類型的消失,例如飛行文學。在飛機剛出現的時代,飛機跟摩托車一樣,駕駛可以感受到風,可以看見星辰,因此聖修伯里寫出了《小王子》這樣的故事。現在搭飛機,只有起點和終點,人們的飛行經驗變成睡覺及吃喝,不再有「就著月光飛行」這種浪漫過程。

朱國珍推崇詹宏志有如百科全書,提供讀者具有畫面感的場景;楊澤寫詩,字數雖少,卻含有相當大的隱喻性與曖昧性,充滿想像。他們藉由作品朗讀與人生經驗分享,帶領我們到達了日常生活難以抵達的遠方。

導遊莎士比亞印度非洲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相對論】駱以軍 VS. 董啟章(三之三)談夢

2018/05/22

突破跨國文化的想像,坦然面對自我

2018/05/21

【閱讀‧小說】京派的復歸

2018/05/19

【書評‧新詩】她住到閱讀的裡面 就與宇宙相接了

2018/05/19

【書評‧散文】記憶的安居與流離

2018/05/12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下)

2018/05/10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中)

2018/05/09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上)

2018/05/08

【書評‧小說】交換命運的病人與窺視者

2018/05/05

王鼎鈞/境界

2018/05/04

祁立峰/品味是非題

2018/04/28

林水福/日本近代文學的起點:坪內逍遙及其《小說神髓》

2018/04/28

黃錦樹/海凡與〈犀鳥〉

2018/04/24

【台積電文學沙龍現場報導】高接人生

2018/04/23

沈志方/妳,是我一生寫不盡的詩

2018/04/19

【文學與社會】系列座談4-1:愛戀世代

2018/04/14

【書評‧小說】生命的千面獻演

2018/04/14

萩原朔太郎 詩四首

2018/04/10

【文學相對論】陳國偉VS.陳思宏(五之二)與苦甜身體和解

2018/04/09

【書評〈小說〉】地表最強穿越

2018/04/07

【文學相對論】陳國偉VS.陳思宏(五之一)時間與時差

2018/04/02

一起推國文的副本

2018/03/31

【〈閱讀‧人文〉】建築學大叔的京都私見

2018/03/31

就陪她走過

2018/03/31

【文學相對論】詹宏志VS.楊澤(四之四)老台北

2018/03/26

【〈書評‧小說〉】漫畫闖入現實的兩套敘事

2018/03/24

【〈書評‧散文〉】水路的線索

2018/03/24

以世俗之眼 凝視萬神

2018/03/24

【文學紀念冊】蕭蕭/通過或蛇或靈, 抵達真實

2018/03/20

【文學相對論】詹宏志VS.楊澤(四之三)咖啡館

2018/03/19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寶玉。悟空

2018/03/19

【文學相對論】詹宏志VS.楊澤(四之二)楊導和侯導 (下)

2018/03/12

【〈書評‧新詩〉】四季無情亦有情

2018/03/10

【〈書評‧小說〉】(不可能的)還原與(徒勞的)再造

2018/03/10

【文學相對論】詹宏志VS.楊澤(四之一)楊導和侯導 (上)

2018/03/05

【閱讀新詩】天真野蠻的信心

2018/03/03

【閱讀世界】回顧與和解

2018/03/03

【書評<散文>】異世界的愛與痛

2018/03/03

【悅讀經典】白先勇/賈寶玉的大紅斗篷與林黛玉的染淚手帕 《紅樓夢》後四十回的悲劇力量(中)

2018/02/28

【悅讀經典】白先勇/賈寶玉的大紅斗篷與林黛玉的染淚手帕 《紅樓夢》後四十回的悲劇力量(下)

2018/02/28

熱門文章

薛好薰/魚味

2018/05/18

王德威/夢回北京

2018/05/16

【聯副5-6月駐版作家:許悔之新作發表】九分凡夫 一分僧

2018/05/20

南半球二十二天在路上

2018/05/19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二)創作的驅動力

2018/05/14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三)偽幣的製造者

2018/05/21

【客家新釋】葉國居/懶尸

2018/05/18

吳敏顯/題壁二則

2018/05/17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1《崔國輔/怨詞》

2018/05/23

【聯副故事屋】黃庭鈺/水族街

2018/05/22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天地不全

2018/05/14

【文學紀念冊】夏子/長河洛洛煙 之外–四十九行致敬「詩父」洛老

2018/05/18

馮傑/我和梁實秋

2018/05/23

【三行告白詩駐站觀察】楊佳嫻/人生何處不告白

2018/05/21

柴木家具的事

2018/05/20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0《陶弘景/詔問山中何所有賦詩以答》

2018/05/16

【老情人】冰箱美人

2018/05/13

【雲起時】洪荒/半成品

2018/05/11

王鼎鈞/境界

2018/05/04

【閱讀‧小說】京派的復歸

2018/05/19

方秋停/都市養鳥

2018/05/23

劉崇鳳/雨

2018/05/24

【剪影】一樣,不一樣

2018/05/22

【小詩房】林宇軒/醒

2018/05/17

【孤獨管理】王浩一/禪學怎麼看待孤獨與寂靜?

2018/05/07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8《王國維/浣溪沙》

2018/05/02

【書評‧新詩】她住到閱讀的裡面 就與宇宙相接了

2018/05/19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9《擊壤歌》

2018/05/09

〈聯副不打烊畫廊〉謝明錩水彩作品〈心靈花園〉

2018/05/17

【剪影】月光杯

2018/05/18

【最短篇】晶晶/備份

2018/05/24

我爸,我媽, 一點點我

2018/05/13

突破跨國文化的想像,坦然面對自我

2018/05/21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上)

2018/05/08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5/21

陳建志/鼎鼎千禧夢安室

2018/05/15

文青之死(?)

2018/05/12

龔華/牛吃草圖

2018/05/24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中)

2018/05/09

【慢慢讀,詩】張錯/循芳馥而來

2018/05/1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