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寶玉。悟空

2018/03/19 06:00:42 聯合報 沈珮君

孤獨是什麼?石猴我無父無母,我非男女媾合而成,我甚至不是從母體而出,我也不是自性生殖,我是從石頭蹦出的。石頭不聲不響,不痛不癢,不嗔不喜,色受想行識一概皆無,不是嗎?本應如此,其實不是。

我們石頭會流淚。石頭流下的淚,有時還灌溉了旁邊一株草。

脫胎自石頭的人,應該不少,只是沒人替他們作傳,自生自滅,化成風沙。

名留青史的石頭,只有我孫悟空和賈寶玉。老孫我生在山林,五官俱備,四肢皆全,孑然一身,好一隻裸猿;他,寶玉,生在「鐘鳴鼎食之家,翰墨詩書之族」,三千寵愛在一身。老孫在天宮時,玉帝給我的官府是「安靜司」、「寧靜司」,寶玉在太虛幻境優遊的是「癡情司」、「結怨司」、「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薄命司」。我們這兩塊石頭,命運兩般,孤獨一也。

我是荒山中的石頭,「受天真地秀,日精月華,感之既久,遂有靈通之意」,我一出生即目沖斗府,震動天庭,但他們沒當我是回事兒。我行走跳躍,白手起家,水簾洞是我跳進瀑布發現的洞天福地,群猴拜我為王是敬服我的膽識和本事——我給了他們遮風蔽雨的地方,有了「居住正義」,民則安矣;我教他們日日練武操兵,以防外力來犯,此之謂國防,我雖只是猴,也知道光憑叫囂不能夠捍衛主權;萬猴呼擁之外,我還有外交,豺狼虎豹熊鹿獅象奔來結交,七十二洞諸王無不來參拜。我四時點卯,隨節徵糧,「把一座花果山造得似鐵桶金城」,我已儼然天子,我也自尊仙聖,但在玉帝那幫神仙眼裡,我們非妖即鬼,是「流氓國家」。

我赤條條來到此世,一兵一器都是搶來的,連第一套衣服也是憑我的天生醜,從那嚇得腿軟的漁夫身上剝下來的;我和師父出發取經時,身上第一塊遮羞布,阿彌陀佛,是我自己打死一隻老虎,再剝牠皮縫製的;我的帽子,說來傷心,就是緊箍帽,是觀音設計製造、我心慈的師父騙我戴上的,天殺的,從此我就不再是無法無天的齊天大聖,只能循規蹈矩。

寶玉這塊石頭頗有來歷,女媧補天煉了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石頭,它是那零一塊的「不才」,被丟在青埂峰下,但因已經鍛煉,靈性已通,「遂自怨自嘆,日夜悲號慚愧」,但他想的已不是補天濟世,而是求僧求道將他攜入紅塵,在「那富貴場中、溫柔鄉裡受享幾年」。他後來果然投胎到皇親國戚家中,一出生就口裡含玉,五彩晶瑩,但是,奇了,他是石頭時,一心渴望「花柳繁華地,溫柔富貴鄉」,投身此門後,卻不喜不屑這些榮華富貴。他曾狠摔天生帶來的那塊稀世珍寶,滿面淚痕:「家裡姊姊妹妹都沒有,單單我有,我說沒趣」;大宅門替鳳姐辦壽宴,他卻挑這一天一人策馬出府,去弔祭被豪門冤死的丫環金釧兒。他是天之驕子,疼惜的卻是孤女、女伶、丫鬟這些邊緣人。

寶玉和我都是天生反骨,他是既得利益者,卻挑戰人間權威,對主流價值笑之鄙之,對非主流小人物敬之痛之;我大罵玉帝及眾仙,力戰十萬天兵,對抗一十八架天羅地網,上奔三十三重天之外的兜率宮偷吃金丹,下遁冥王府勾銷生死簿,我不服命定的天地法則,挑戰既得利益者的世襲制和不公不義。

榮華富貴都是鏡花水月,寶玉在太虛幻境早已預見,「蕩悠悠三更夢,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青春情愛無非夢幻泡影,最後「花落水流紅」,「飛鳥各投林」。但是,幻境雖已預見成住壞空,實境的悲歡離合卻仍要以此會痛的肉身一一領受,非到「樂極悲生,人非物換」,不能知道「究竟是到頭一夢,萬境歸空」,寶玉直到「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這才能斷捨天倫,在大雪天出家去了,「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寶玉以情種肉身在紅塵千迴百轉,他的童年、青春都禁錮在榮國府大觀園。我沒有男女歡愛,大鬧天宮是我的青春期,我被關過太上老君的煉丹爐四十九天,被壓在如來佛五指化成的五行山下五百年,相對於寶玉受困於詩書簪纓之家,浮沉「孽海情天」,我則是被天地封壓得動彈不得,伺候我的是丹爐火,燻炙我的是巽風煙,我飽嘗的是銅汁和鐵丸。

寶玉的錦衣玉食,何嘗不是他的銅汁鐵丸?他在萬里紅塵歷劫,「萬豔同杯(悲)」,「千紅一窟(哭)」,以自己一生青春浸透富貴如夢,情愛俱幻,繁華其實虛空,這種纏綿悱惻無異凌遲。悟空我在大鬧天宮時,被天兵鬼王穿過琵琶骨,被雷打火燒刀剁,這是何等巨痛?西天路上,我闖過無數妖洞,上過火焰山、下過油鍋,還曾同時挑起三座大山,被壓得七竅噴紅,我的火眼金睛和金箍棒讓多少神妖現形,讓肉骨凡胎眼睜睜看明白誰是妖,哪些神懦弱、虛矯、和妖勾結,偶爾我還讓神仙喝我的尿,鑽入妖怪肚裡扯一扯他的肝膽,這又何等痛快。

寶玉的方式柔,莫奈何,他是人,心是肉做的;我的手段剛,我的猴頭打起來響鐺鐺。

眾人都知寶玉愛哭,卻不知心高氣傲的悟空我也愛哭。《紅樓夢》一百二十回淚盡才止,「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若狂」,寶玉和他的林妹妹常常哭得旁人不知所以,「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西遊記一百回也是淚,唐僧一直哭到他九九八十一劫,他最後一哭哭的是:「徒弟啊,這個極樂世界,也還有兇魔欺害哩」,我雖自號齊天大聖,也常悲呼蒼天蒼天,「國事豈無人聞問?國士縱有誰人識?天兵天將盡入囊,火眼金睛淚兩行」,西天路十萬八千里,頑強如我,為天地無道、妖魔遍地,為我那全心向佛卻一步一苦難的師父,為忠心耿耿卻屢被逐出師門的我自己,哭了十幾次。

我,才開始跟著菩提祖師學功夫時,就被取名「悟空」,而寶玉,「寶玉」而「賈」(假),寶玉摔玉,其實也就是「悟空」。

寶玉親娘王夫人說他是「孽根禍胎」、「混世魔王」,這不也正是玉帝、佛祖眼中的我老孫?寶玉父親賈政曾因他闖禍而憂心至極:「日後非得釀成『弒君弒父』的大罪才罷」,弒君弒父,人間大罪,和我大鬧天宮,豈非一般?玉帝亦曾因我而「悚懼」。我被菩提祖師逐出師門時,他警告我「憑你怎麼惹禍行兇,卻不許說是我的徒弟」。我和寶玉都是父祖深深戒懼的人。

「一陰一陽之謂道」,我和寶玉同中有異,異中有同,其中有一個很大的不同,他「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鬢若刀裁,眉如墨畫,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好一個美少年;悟空我是個「毛臉雷公」,看看寶雞公主眼中的我什麼鬼樣,「這般一個筋多骨少的瘦鬼,一似個螃蟹模樣,骨頭都長在外面」,還有一個老者初見面就罵我,「骨撾臉,磕額頭,塌鼻子,凹頡腮,毛眼毛睛,癆病鬼」。我醜有罪嗎?醜成這樣,不孤獨也難,受盡嘲笑。但是,寶玉俊,這樣一個美男子也受盡活罪,大家喜歡他,寄望他甚高,直到壓垮他為止。

我和寶玉還有一個極大不同,他雙性,我「無性」。寶玉除了和一堆女人有牽扯外,他和秦鐘、琪官、北靜王這些同性也都似有若無別有情愫,甚至和史湘雲這個像小生的女孩兒也有既是哥兒們又似異性的關係,相對於寶玉複雜的性別,我卻是無性。無性,不是不男不女,也不是亦男亦女,而是非男非女。

性別問題,盤古開天以來即有,只是不是顯學。吳承恩在《西遊記》第一回即已讓我告白,「我無性」,「我一生無性」,直到終章一百回,我始終如一,我雖也曾變作蒼蠅,壁上觀盤絲洞妖精裸浴,看這些美女一個個躍浪翻波,我心裡想的卻是要不要拿棒子在水中攪一攪,但又擔心那就像「滾湯潑老鼠,一窩兒都是死」,終究不忍,最後只是偷了她們衣服,讓她們窘得哇哇叫。黎山老母和三位菩薩也曾變作美女貴婦試煉我們師徒四人,我那師父嚇得翻白眼,像「雷驚的孩子,雨淋的蝦蟆」,八戒更別提了,醜態畢露,左扭右扭,像針戳屁股坐不住,一個人偷溜進房裡,喊娘叫姊,恨不得一人全占了,我看了只是好笑。我是「胎裡素」,半點葷腥不沾,自小不曉那事,那些美魔女只能騙豬八戒。

但千百年來,人人幾乎自然而然有意無意把我老孫當作公猴(嘿嘿,看倌,不信你自問一下,你能想像孫悟空是母猴嗎),這要怪我第一個師父,菩提祖師明明知道我是石頭蹦出來的,驚嘆我是「天地生成」,但這老和尚食古不化,偏要賜我「姓」,本要我姓「猢」,但他一念之轉,「古者,老也;月者,陰也,老陰不能化育」,所以,改要我姓「猻」,去了旁邊的獸傍,「孫」是也,此字為子、系拼合而成,「有兒男之意」。

吳承恩藉菩提祖師將「性」、「姓」混成一談,這也真是石破天驚的一筆,「姓」不正是源自「性」嗎?既是「悟空」,空空如也,豈須有「姓」(「性」)?但菩提祖師卻給了無性的石猴我,姓「孫」。我入了「孫」門,有了「兒男之意」,這就有繁殖後代的意思,瓜瓞綿綿,這讓原本就無父無母的悟空我,無法掙脫輪迴。  這菩提祖師甚不曉事,我們既作了和尚,六根清淨,不生不滅,還分什麼兒男、兒女?誘得那些小猴奉承說大王我既是老孫,「我們都是二孫、三孫、細孫、小孫、一家孫、一國孫、一窩孫矣」,個個都是孫子相,怪不得人家對我們猴子不甚尊敬。人罵人「沐猴而冠」,你縱或衣冠楚楚,只要是想作人孫子,你必然還是個獸類。

而我們是會流淚的石頭。寶玉這個情癡情種,「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自己燙了手,倒問人疼不疼,他的淚喚醒了天下人疼。而我悟空,齊天大聖,我的淚全滴在西天路上,我們取回的經書是濕的。

告白和尚萬里居住正義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書評‧歷史】台灣歷史的分界點

2018/08/18

【書評‧新詩】失效的鐘, 變成雲的我

2018/08/18

【閱讀‧人文】哎呀!原來甲骨文是這麼美的!

2018/08/18

【文學相對論】林文義VS.曾郁雯(四之二)飛翔的文字

2018/08/13

【閱讀‧世界】當我們談到齊佛時,我們在談什麼?

2018/08/11

【書評‧散文】戀戀變形之真言

2018/08/11

【文學相對論】林文義VS.曾郁雯(四之一)人生有味是清歡

2018/08/06

【書評‧傳記】白先勇筆下的《父親與民國》(下)

2018/08/05

【書評‧傳記】白先勇筆下的《父親與民國》(上)

2018/08/04

【書評‧散文】涅槃之雪, 夢幻空花

2018/08/04

【書評‧小說】一個轉彎move變成一部訣別movie

2018/08/04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VS.朱和之(五之五)運動與感動

2018/07/30

【閱讀‧散文】詩人何為?

2018/07/28

【書評‧生活】舌尖心上,愛與智的遠旅

2018/07/28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閱讀世界】森鷗外與《舞姬》

2018/07/2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一齣無窮的夢幻劇 側記「《紅樓夢》的神話架構與儒釋道的交互意義」(下)

2018/07/09

【書評‧散文】走在眾生的道路上

2018/07/07

【閱讀‧人文】卻將萬字平戎策 換得東家種樹書

2018/07/07

【書評‧人文】在轟動與窮絕之後

2018/06/30

【書評〈小說〉】於深淵裡照見純潔的燭火

2018/06/23

【書評〈散文〉】以迷幻為顯影

2018/06/23

【書評‧散文】以迷幻為顯影

2018/06/23

【書評‧小說】於深淵裡照見純潔的燭火

2018/06/23

【閱讀‧世界】留住時間的聲色

2018/06/16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下)

2018/06/11

【書評‧散文】靜默與栽種有時

2018/06/09

【書評‧新詩】千年之髮.懸絲繫掛

2018/06/09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一)文字與影像的初戀

2018/06/04

【書評‧散文】文青, 打開老村 舊封印

2018/06/02

蔣勳/天地有大美 文人.詩書畫.長卷

2018/05/29

【悅讀經典】高全之/孫悟空的歲數問題

2018/05/28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四)家庭童話工廠

2018/05/28

【書評‧新詩】學問的詩,詩的學問

2018/05/26

【閱讀‧人文】穿越時光到宋朝自由行

2018/05/26

【書市觀察】電影般的風格

2018/05/26

【文學相對論】駱以軍 VS. 董啟章(三之三)談夢

2018/05/22

熱門文章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上)

2018/07/23

尹啟銘/大師遠去 再覓大師

2018/07/2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9《佚名/涉江採芙蓉》

2018/07/18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2018 高中生最愛十大好書

2018/07/17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

2018/07/17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四)閱讀與書寫

2018/07/23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下)

2018/07/25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台積電文學沙龍38現場報導】夢想家的山海經

2018/07/23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閱讀世界】森鷗外與《舞姬》

2018/07/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30《袁枚/栽樹自嘲》

2018/07/25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一定會幸福4:幸福紀念日》 預購中

2018/07/24

【小詩房】非馬/政客

2018/07/23

【慢慢讀,詩】楊小濱/牽引指南

2018/07/2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影想】菸斗

2018/07/22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聯副文訊】「台中文學季」盛夏開跑

2018/07/18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慢慢讀,詩】夜鷺鳴

2018/07/2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