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悅讀經典】羅青/誰在「涉海鑿河」?(上)

2017/12/24 08:18:35 聯合報 羅青.文

〈應帝王〉是莊子在中國戰國時代的「政治宣言」近年來世界各國領導人,連番更迭,...
〈應帝王〉是莊子在中國戰國時代的「政治宣言」近年來世界各國領導人,連番更迭,呈現出一種能力比賽的態勢,國與國,地區與地區,文化與文化之間的強弱成敗比較,似乎決定於領導人之品德高下與睿智與否。 羅青.圖

〈應帝王〉是莊子在中國戰國時代的「政治宣言」

近年來世界各國領導人,連番更迭,呈現出一種能力比賽的態勢,國與國,地區與地區,文化與文化之間的強弱成敗比較,似乎決定於領導人之品德高下與睿智與否。莊子(369-286B.C.)的〈應帝王〉一篇,是先秦典籍中論及帝王較早的文獻,值得注意。

《莊子》〈內篇〉共收文章七篇,以〈逍遙遊〉始,〈應帝王〉終;先說明有識者該如何「逍遙」如何「遊」,最後闡述「帝王」,也就是「主政者」、「領導人」,應該如何逍遙「遊」。〈應帝王〉是莊子在中國戰國時代的「政治宣言」,兩千三百年後,在世界戰國時代,仍有重要參考價值,重讀實屬必要。

〈應帝王〉的中心思想承繼〈逍遙遊〉,進一步發揮源自孔門的兩大觀念:「興」與「遊」。「興」者,展現「隨機應變、自由有機、相互對照的生命力」也;「遊」者,「順物自然而無容私」而「遊於無有者也」。

〈應帝王〉的意思,可以指帝王(主政者)「應當」、「應該」如此,也可指凡人一旦坐上主政大位時,「應該如何因應」。全文的寫作方式,與〈內篇〉其他文章一樣,依舊用《詩經》「興」的手法,通過「寓言」與「寓言」之間的相互對照,產生言外之意,供讀者參與體會。全文以第一則寓言「齧缺問於王倪,四問而四不知」與最後一則「七日而渾沌死」映對,啟發讀者省思,進而頓悟。

渾沌之死

先說「七日而渾沌死」,此乃《莊子》一書中最有名的寓言之一,大家都耳熟能詳,甚至可以倒背如流,但卻未必真能了解其精義,原文如下:

南海之帝為鯈,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鯈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鯈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鯈」是一種小魚,游動快速。《正字通》云:「俗呼參條魚,長而小,時浮水面,性好遊,故名。」此魚正是莊子與惠施在濠梁之上所觀的那種。「忽」,是快速的意思。《左傳·莊公十一年》:「其亡也忽焉。」「鯈」、「忽」二帝,象徵快速變化的外在世界,也可以指當今資訊物慾氾濫的世界,一南一北的信息大潮,就像世界科技文明的第一波,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每天都要在中央「渾沌之地」匯合交流。「渾沌」不是人,無有七竅,也不需要七竅,因為「渾沌」是內在世界的精神或靈魂的象徵,其生命力必須一氣渾成,完整無缺,一旦被外在世界各種物慾,鑿穿鑿空,那必死無疑!

以「渾沌之死」,對照文章開頭的「齧缺問於王倪」寓言,便可發現,王倪與泰氏,都擁有不受外界影響干擾的「渾沌」:王倪「四問而四不知」,泰氏不知自己是牛是馬。

齧缺問於王倪,四問而四不知。齧缺因躍而大喜,行以告蒲衣子。蒲衣子曰:「而乃今知之乎?有虞氏不及泰氏。有虞氏,其猶藏仁以要人;亦得人矣,而未始出於非人。泰氏,其臥徐徐,其覺于于;一以己為馬,一以己為牛;其知情信,其德甚真,而未始入於非人。」

蒲衣子認為,有虞氏「藏仁要人」,也就是刻意心懷仁義,要收買人心,雖能「得人」,受到人民的擁戴,當選為領導人,但卻始終沒能擺脫「非人」(物累),仍陷於「精耕農業社會」以外在聚斂為主的泥淖,不能自拔。

而泰氏屬於老子所謂「小國寡民」無有「糧倉」的「漁獵採集社會」,每天徐徐安適臥睡,于于無憂醒覺,通過「知情」而體悟的大道,十分扎實而「信」(詳盡),表現出來的「德」性,也自然「甚真」,從不「陷入」物累,也不處心積慮用扭曲法律的手段,抄沒平民百姓的基金與財產。泰氏保有完整的內在「渾沌」生命力,所以可以「隨機應變」,他對有關外在物慾的疑問,是「四問而四不知」,更不在乎人家在外型或名稱上說他是「馬」是「牛」。

領導人首貴「正而後行」

在讀懂〈應帝王〉首尾呼應所產生的言外要義後,夾在中間四段小寓言之主旨,便迎刃而解。接在「四問而四不知」寓言後的是「涉海鑿河」:

肩吾見狂接輿。狂接輿曰:「日中始何以語女?」肩吾曰:「告我君人者,以己出經式義度,人孰敢不聽而化諸!」狂接輿曰:「是欺德也;其於治天下也,猶涉海鑿河而使蚊負山也。夫聖人之治也,治外乎?正而後行,確乎能其事者而已矣。且鳥高飛以避矰弋之害,鼷鼠深穴乎神丘之下,以避熏鑿之患,而曾二蟲之無知!」

對狂接輿來說,日中始與有虞氏一樣,喜歡用「一例一休」、「轉型正義」之類的「經式義(儀)度」,去「化諸」天下,人民在這樣獨裁的領導下,「孰敢不聽」。凡此種種行徑,在狂接輿看來,都是以「欺德」來「治天下」。在此,他用了兩個千古妙喻「涉海鑿河」、「使蚊負山」,凸顯出事情的蠢笨感與荒謬性。在大海裡鑿河的「奇計」,只有自認為是超級天才的庸愚廢才,才能夠想得出。這就好像使用中國文化為工具,在中國文化的汪洋大海裡,癡想鑿出一條獨立的河流來。這條河,即便鑿得成,那河成之日,也就是河滅復歸海洋之時。至於硬要驅使弱如飛蚊的商家百姓,去肩負政治經濟的大山,那就更是「愚不可及」,其愚蠢的速度之快,實在是追也追不上。

狂接輿認為,領導人首貴「正而後行」。老子云:「清靜為天下正」,而內在的「清靜」,來自精神「渾沌」完整。只有精神完整的人,才能有自知之明,確切了解自己能幹何事,也就是「確乎能其事者而已矣」。如果自己只是一隻飛鳥,沒有強大高科技的「矰弋」武力,就應該知道「高飛」保命之道,不要盲目的往槍口上撞。連「鼷鼠」都知道,最好的藏身之處,便是在最危險的「神丘」(社壇、神廟、屋宇)之下,因為其中有保命的「四字真言」神主牌,能讓鼷鼠避免煙燻地道,鏟鑿老窩之患。

主政者要立乎不測、

靜如九淵

然而,世上「曾二蟲(鳥與鼠)之無知」的聰明人還不少,大家湊在一起,有如盲人配合瞎馬,專門享受發明各種鑿空碎裂「渾沌」的辦法,樂此不疲的表演激發無數吳三桂的特異功夫,相互享受自己領導自己自殘自毀的歡快,沾沾自喜以為計得的程度,超過了楚狂接輿的想像。

主政者內在「渾沌」完整,便有自知之明,有能力從事形而上的「遊」,「順物自然而無容私」,不再事必躬親,處理形而下的瑣事,接下來的「莽眇之鳥」寓言,就是說明此點:

天根遊於殷陽,至蓼水之上,適遭無名人而問焉,曰:「請問為天下。」無名人曰:「去!汝鄙人也,何問之不豫也!予方將與造物者為人,厭,則又乘夫莽眇之鳥,以出六極之外,而遊無何有之鄉,以處壙埌之野。汝又何帠(為)以治天下感予之心為?」又復問。無名人曰:「汝遊心於淡,合氣於漠,順物自然而無容私焉,而天下治矣。」

「天根」不知「無名人」道行高深,居然跑來問他形而下的「為天下」之法,讓天根「不豫」(不快),他正在與大自然(造物者)結伴為偶(「為人」作「為偶、為伴」解),四處遊玩,「厭」了(玩夠了),便開始乘想像力的飛鳥「莽眇之鳥」,「遊無何有之鄉」,進入形而上的「壙埌之野」一個完全沒有物慾的「淡漠」境界,「而天下治矣」。

接著,領導人如何通過「遊」來超越自己,讓自己進入「明王」的境界,成為下面「明王之治」的主題:

陽子居見老聃,曰:「有人於此,嚮疾彊梁,物徹疏明,學道不倦。如是者,可比明王乎?」老聃曰:「是於聖人也,胥易技係,勞形怵心者也。且也虎豹之文來田,蝯狙之便、執嫠之狗來藉。如是者,可比明王乎?」陽子居蹴然曰:「敢問明王之治?」老聃曰:「明王之治,功蓋天下而似不自己;化貸萬物而民弗恃;有莫舉名使物自喜;立乎不測,而遊於無有者也。」

領導人在行動上「嚮疾彊梁」(敏捷強梁),剛強果斷;在行事上「物徹疏明」(深刻清楚),洞察先機;在為學上「道學不倦」,虛心求教,還不能算真正的「明王」,因為這樣一來,主政者,會像「胥、易」(胥吏之官、易卦占卜之官)那樣,遭到「技係」,也就是整天被捆繫在自己「專業技能」中,勞形憂心的窮忙,有如虎豹因花紋美麗而遭田獵,猿猴(蝯狙)因四肢巧妙靈便、狗犬因能夠執捕狸子(嫠),而招來豢繫(籍)之災。

真正高明的領導人,「功蓋天下」似乎與自己無關,「化貸(施及)萬物」而不使民知與自己有關;讓萬物各得其所,「使物自喜」而想不出美名來盛讚自己;身體立足於凡人不可預測的形上地位,精神「遊」於沒有慾望牽掛的形上境界。

領導人「立乎不測」是治天下的重要訣竅,必須詳細解釋。接下來莊子用「神巫季咸看相」這則絕妙寓言,說明主政者立場「不測」的重要。美國總統川普刻意以「推特」(twitter)多嘴治國,玩天下於掌股之中,頻頻自以為計得,然其招數與立場,悉被國內外的敵友、商人、投資投機客看破看穿,並大加利用,因此,他所有的施政,均一波三折,顛簸難成,有時似乎贏得面子,但實際卻輸了裡子,自食其果而不自知。

神巫季咸,是算命神人,鐵口直斷,日月不差,準確靈驗非常,弄得大家都怕他口吐不祥,帶來厄運,紛紛走避。列子「見之而心醉」,回去報告老師壺子說:「始吾以夫子之道為至矣,則又有至焉者矣。」壺子答道:我以前教你的,僅屬外在形式虛文,未及內在「其實」,又舉例說:「眾雌而無雄,而又奚卵焉!」點明凡事都要內外交配,方能產生結果,有雌無雄,有「其文」而無「其實」,是生不出「卵」的。你現在以學了一半的形式皮毛去「亢世」,與季咸相周旋,必定門戶大開底牌全露,當然一下就被人看穿。你請季咸來給我看相,我來開示他。

季咸看了壺子後,哀告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以旬數矣!吾見怪焉,見濕灰焉。」列子聞訊大哭,告訴老師。壺子評曰:我剛才以「地文」(「濕灰」)開示他,生命的「德機」幾乎杜塞。難怪他會「見怪」,請他明天再來。

第二天,季咸看罷壺子,笑對列子云:「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廖(救)矣,全然有生矣!吾見其杜權矣。」所謂「杜權」,是指杜塞的生命有了隨機權變的跡象,生機開始應變萌發。壺子評曰:我剛才開示他以「天壤」,也就是顯露天地相對而又相應的狀態,讓他看我生命的「善者機」,開始發動,這當然與昨日有天壤之別。請他明天再來。

第三天,季咸看了壺子之後,拒絕再看,並要求道:「子之先生不齊(神色變化不齊),吾無得而相焉。試齊,且復相之。」壺子評曰:「吾鄉(剛才)示之以太沖莫勝。是殆見吾衡氣機也。」「太沖莫勝」,是「太虛和諧,莫可捉摸」的意思,也就是「渾沌一氣」,看不出漏洞。「衡氣機」是指內氣持平、相應相稱、隨機應變的「生機」,季咸當然不知如何對應,請他明天再來。

第四天,季咸又來「見壺子。立未定,自失而走。」其逃走的速度飛快,列子死追也追不上。壺子評曰:「鄉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吾與之虛而委蛇,不知其誰何,因以為弟靡,因以為波隨,故逃也。」壺子讓季咸進入他大道(吾宗)的範疇中,全身「虛而」隨機應變(委蛇),讓季咸面對壺子而不見壺子,只見他隨萬物而變化(弟靡),隨世事而波流,看得季咸目眩神搖,一無所見,故爾落荒而逃。

(上)

【悅讀經典】羅青/誰在「涉海鑿河」?如何重讀《莊子˙應帝王》(下)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相對論】徐國能VS.祁立峰/〈五之三〉論追尋

2018/01/15

【書評 〈新詩〉】玫瑰花開的日子

2018/01/13

【書評 〈小說〉】愛在瘟疫 蔓延時

2018/01/13

【文學相對論】徐國能VS.祁立峰(五之二)閱讀與校園日常

2018/01/08

【書評〈人文〉】出去玩

2018/01/06

王德威/洞的故事 閱讀《匡超人》的三種方法(下)

2018/01/06

【書評〈小說〉】探觸正義本質的司法小說

2017/12/30

【書市觀察】與文學生活在一起

2017/12/30

【閱讀】不能承受之癮

2017/12/30

【悅讀經典】羅青/誰在「涉海鑿河」?(上)

2017/12/24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三)旅行

2017/12/18

【書評 〈新詩〉】後烏托邦的時代證言

2017/12/16

【書評 〈報導文學〉】走向救贖的旅程

2017/12/16

【書評 〈散文〉】人情溫潤的客家心事

2017/12/16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書評 〈小說〉】符號:德勒茲的生命哲學

2017/12/06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書評 〈小說〉】鬧鬼

2017/12/02

【書評 〈散文〉】歡迎進入楊莉敏的異想世界

2017/12/02

【書評 〈新詩〉】倖存者的拼圖

2017/12/02

【書評〈小說〉】戀愛體質

2017/11/25

【書市觀察】切開現實維度的雙面刃

2017/11/25

【書評〈新詩〉】小冰,妳是詩人還是寫詩機器?

2017/11/25

【書評〈散文〉】八里發願

2017/11/18

【書評〈小說〉】迷走在平行世界

2017/11/11

【書評〈散文〉】文學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2017/11/11

【書評〈小說〉】迷走在平行世界

2017/11/11

【書評〈散文〉】文學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2017/11/11

【書評〈小說〉】鄭和的跨文化偏見地圖

2017/11/04

【書評〈新詩〉】天薄過蛋殼

2017/10/28

【書評〈散文〉】召喚河神們的巫師

2017/10/21

【書評 〈散文〉】多情的寂靜光陰

2017/10/14

非關鄉愁

2017/10/10

墓誌銘風景/思想的戀人 並肩的鬥士

2017/10/09

【書評〈小說〉】相遇是一場好玩的遊戲

2017/10/07

熱門文章

王正方/夢老和尚如是說

2018/01/09

【書評 〈小說〉】愛在瘟疫 蔓延時

2018/01/13

【文學紀念冊】季季/殷太太的晚宴

2018/01/11

余光中遺作之1/夢見父親

2018/01/15

【聯副故事屋】楊渡/交會的一瞬

2018/01/10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杜甫/江南逢李龜年》

2018/01/10

【九歌四十年】(二之二)朱少麟/關於飛翔、安定和溫情

2018/01/08

周密/今夜君入夢

2018/01/16

【雲起時】洪荒/樹裂之時

2018/01/12

余光中遺作之2/半世紀

2018/01/15

余光中遺作之3/天問

2018/01/15

王鼎鈞/靈感去來

2018/01/10

【最短篇】晶晶/潮濕的回憶

2018/01/12

【文學相對論】徐國能VS.祁立峰/〈五之三〉論追尋

2018/01/15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懷舊之疚

2018/01/13

聯副/愛荷華的烏托邦

2018/01/14

半島外的朝鮮

2018/01/13

【剪影】梁正宏/繽紛

2018/01/11

【書評 〈新詩〉】玫瑰花開的日子

2018/01/13

王德威/洞的故事 閱讀《匡超人》的三種方法(下)

2018/01/06

白先勇/搶救尤三姐的貞操 《紅樓夢》程乙本與庚辰本之比較(上)

2018/01/02

【最短篇】晶晶/掛念

2018/01/09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杜甫/旅夜書懷》

2018/01/03

【文學相對論】徐國能VS.祁立峰(五之二)閱讀與校園日常

2018/01/08

王德威/洞的故事 閱讀《匡超人》的三種方法(上)

2018/01/05

【慢慢讀,詩】陳義芝/山林之心

2018/01/12

【九歌四十年】(二之一)張曉風/茂美的文學菜圃

2018/01/07

陳克華/詩想

2018/01/10

【小詩房】方群/片段三則

2018/01/11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1/15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喚醒人民,鼓舞國家的浪漫心

2018/01/12

【聯副文訊】小說家鄭清文紀念會暨文學展

2018/01/10

【慢慢讀,詩】須文蔚/暮秋 紅衣指柱蘭的還魂記

2018/01/09

白先勇/搶救尤三姐的貞操 《紅樓夢》程乙本與庚辰本之比較(下)

2018/01/04

【慢慢讀,詩】焦桐/急行軍

2018/01/16

白先勇/搶救尤三姐的貞操 《紅樓夢》程乙本與庚辰本之比較(中)

2018/01/03

陳克華/詩想(完結篇)

2018/01/16

【極短篇】鍾玲/人心之亂

2017/12/29

【聯副不打烊畫廊】松蔭裡的大春

2017/12/31

【書評〈人文〉】出去玩

2018/01/0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