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書評〈新詩〉】天薄過蛋殼

2017/10/28 07:12:49 聯合報 ◎楊子澗

《嬰兒翻》書影。 圖/印刻提供
《嬰兒翻》書影。 圖/印刻提供
林彧的新詩集《嬰兒翻》,全書一百一十八首,除〈女兒哄〉二十四行外,幾乎全在十五行以內,其中大多數集中於十行左右;但精約的作品內涵仍然如吉光片羽,慧黠而會心;文字直白淺顯而寓意深遠,可抒情、可揶揄、可批諷、可面對破折而不自憐!內容含括林彧自言的「山水吟誦、諷世感時、親情追憶」。

林彧的山水詩自有其胸中丘壑,一則因身處景物、一則以詩友同行。溪頭及附近小半天、大崙山,彳亍健行,山嵐設色均皆可觀;另與友人同遊,或竹亭、或銀杏森林、或仄徑觀瀑、雪霸夜談;甚或林彧病後找他「梨山行春」,都留下詩篇,包括詩集中的〈梨山春立〉〈合歡春臨〉〈武陵春望〉;詩題之「春」字,有意無意洩露了些詩人的「望春」之外,試讀其〈合歡春臨〉:

「入暮,萬山縱放出/黯綠巨鯨,洄游,蒼茫之間/平靜無爭的雲海,因而/翻浪,此岸,彼岸」

病後林彧詩句仍然洶湧而澎湃,而〈春分〉一詩,倒也透露詩人再次自由行山走水的渴望:

「三月,適合耕種,繁殖,適合/旅行。我一腳輕風,一腳爛泥/在春天的後巷,踉踉蹌蹌//看清楚,我要過的日子/不是對仗工整,空有韻腳而已」

林彧病前,大夥同遊小半天德興瀑布,得詩一首〈觀瀑小半天——調戲楊子澗〉,詩之末段一樣具有上首詩「諧音雙關」的意趣:

「而在水牆下/攫取畫面的必也是/濕人。無誤」

林彧詩集中〈故鄉的黃昏〉發表時,我曾以〈黃昏的異鄉〉應和,二詩皆為《乾坤詩刊》收錄,不再贅錄。

林彧對世局時事,亦以詼諧戲謔的雙關語法,令人會心!〈不留〉一詩裡的銅像「飽受風霜,以及/鴿糞,三不五時扔拋來的/油漆,唾沫,口號」,想必「銅像本人」若仍在世,恐怕也會活在「榮耀和羞辱塑造在一起」的尷尬吧?〈誤會一場〉也是雙關得令人深思的詩,〈懸著〉一詩最後二行:

「人,懸著。/然後,他就死掉了」

此「名言」出自某顢頇官員,他萬萬沒想到會跟林彧的詩「留名千古」吧?另〈來旺的打鐵店〉〈元旦夜之秋刀〉,表象上寫打鐵店、寫秋刀魚;實則針砭時事:「酒,走味了。我要冰的」,豬哥亮豬氏雙關笑話,更令人噴飯!

林彧病後於《嬰兒翻》集中,計錄詩三十七首,從〈Slippers Party〉至〈肢體叛逃〉〈做夢〉〈來途若夢行〉寫盡病後復健的過程與心境;疾病的折磨對曾經風發意氣的林彧而言,不免會「不小心洩露」些許的輕嘆!《嬰兒翻》借嬰兒的翻身(對一般人總認為理所當然)勾勒希望和「能」翻身的喜悅;多次造訪病後的林彧,略顯不捨,林彧反倒安慰我們的憂心,〈驚蟄之前〉一詩,可見豪邁:

「我是滿腮鬍渣的/男人,憂喜不在乎/刮與不刮//我是單飛的/翅膀,拍不拍浪/沒人管得著,我//摶九萬丈」

〈一袋春光〉詩中,詩人寫道:「春天薄過蛋殼/我沿途揮灑,多汁的/歲月,晶亮的是,淚珠」,這首思母的作品中隱約了詩人對美好時光的輕喟和感嘆;但「歲月多舛,幸好有詩相伴;詩句雖短,卻足以懸掛一生。」林彧於書之後記中讓我們得以感受到詩人「與人生搏鬥的意志和韌性」。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書評 〈小說〉】符號:德勒茲的生命哲學

2017/12/06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書評 〈小說〉】鬧鬼

2017/12/02

【書評 〈散文〉】歡迎進入楊莉敏的異想世界

2017/12/02

【書評 〈新詩〉】倖存者的拼圖

2017/12/02

【書評〈小說〉】戀愛體質

2017/11/25

【書市觀察】切開現實維度的雙面刃

2017/11/25

【書評〈新詩〉】小冰,妳是詩人還是寫詩機器?

2017/11/25

【書評〈散文〉】八里發願

2017/11/18

【書評〈小說〉】迷走在平行世界

2017/11/11

【書評〈散文〉】文學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2017/11/11

【書評〈小說〉】迷走在平行世界

2017/11/11

【書評〈散文〉】文學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2017/11/11

【書評〈小說〉】鄭和的跨文化偏見地圖

2017/11/04

【書評〈新詩〉】天薄過蛋殼

2017/10/28

【書評〈散文〉】召喚河神們的巫師

2017/10/21

【書評 〈散文〉】多情的寂靜光陰

2017/10/14

非關鄉愁

2017/10/10

墓誌銘風景/思想的戀人 並肩的鬥士

2017/10/09

【書評〈小說〉】相遇是一場好玩的遊戲

2017/10/07

【書評〈新詩〉】寫詩寫到風景瘋了

2017/09/30

【書評〈小說〉】意淫到最後是藝術的昇華

2017/09/30

【書評 〈小說〉】吳繼文的慈悲心

2017/09/23

【書評 〈散文〉】美麗的態度

2017/09/23

【書評〈回憶錄〉】為現代詩畫鬆綁

2017/09/09

【書評〈散文〉】猶疑的邊界

2017/09/09

【閱讀〈評論〉】不只是周夢蝶的知音

2017/09/02

【書評〈散文〉】她從戰場上凱旋歸來

2017/09/02

【書評〈小說〉】都市魔幻新品種

2017/09/02

【書評 〈人文〉】當誤解攫住了你

2017/08/26

「天平之甍」其後

2017/08/26

【〈書評〉新詩】絕非善類是貓

2017/08/19

【〈書評〉繪本】媽咪也要同溫層

2017/08/19

【林海音先生百歲紀念】羅青/半個文壇在夏府(上)

2017/08/06

熱門文章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我又被魚夫騙了!談《臺北食食通》有感

2017/12/07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剪影】鎌倉之夜

2017/12/08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書評 〈小說〉】符號:德勒茲的生命哲學

2017/12/06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陳克華/詩想

2017/12/06

【文學台灣:雲林篇4】張輝誠/雲林回眸

2017/11/28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願望

2017/12/05

【極短篇】鍾玲/聽人誦經

2017/11/30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慢慢讀,詩】管窺天/小溪的眉 小河的臉「廣興印象」

2017/12/06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剪影】托里/汝會偶爾想起東北老家

2017/12/05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1

【慢慢讀,詩】陳義芝/玉山金絲桃

2017/12/05

【剪影】蔡富澧/疊石造景

2017/12/12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04

【小詩房】阿布/光學

2017/12/1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