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非關鄉愁

2017/10/10 07:16:57 聯合報 樂苣軍

再一次重讀赫曼.赫塞的《鄉愁》,不覺對封面上這兩個字多看了幾眼。其實作家寫這本書時才十九歲,自己還沒親身體驗過鄉愁吧。但後來半生流亡瑞士,那時的鄉愁可能就既深且重了。

在走過漫長的人生中,我幾乎不曾有過鄉愁,因為我沒有故鄉。身分證上那個地名,只是幼時見過的一張雕花大木床。父親年輕時離家,和他相依的姊姊——我們的姑媽也從未提過家鄉。戰亂中家是漂流木,住得最久的地方也不過短短幾年。沒有一張玩伴的臉是清楚的,沒有一處住家是留下深刻記憶的。抗戰勝利時在課本上讀到杜甫的「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青春作伴好還鄉……」,我年輕的心完全無感,因為我們根本無鄉。而青春在莫名其妙的時代操弄下,和那漂流木似的家也生離了。

於是我完全沒有鄉愁,除了父親刻在心上,姑媽偶來夢中,早逝的母親只留在照片中了。都和鄉愁無關。

很多年前,第一次聽朋友邀約到他「老家」去玩,恍惚中覺得他台北有家,宜蘭還有家很有趣,真是天真無知到傻。余光中先生的〈鄉愁〉譜成民歌,唱著好聽我卻沒有愁。陳之藩先生〈無根的蘭花〉,讀著有感動我也沒有愁。

進入老年以後,人生雜事大大減少,但情感似乎脆薄很多。有天老友雪幸來聚會,帶了一盒她烹調好的蚵仔煎,味道特別鮮美。「這是我老家現撈的。」她老家在海邊。「老家」!我的情緒忽然頓了一下,很久以前那感覺又來了。但不是覺得有趣,而是一種說不出來的似羨似妒的心情。這心情近年來常偶爾會像極細的針尖在心上小刺一下,不疼卻有點痠痠的。最早是有天聚會完送簡宛回家,在迷宮似的永和中和繞昏了頭。忽然她說:「慢點慢點,我搞清楚方向了,那邊好像是我從前的老家。」接著在昏黃的路燈照射下,我在車裡聽她說「我父親怎樣、母親怎樣」,她臉上漾著幸福的光,我心上小刺一下。

接著是她妹妹靜惠發表新書《寬勉人生──國際牌阿嬤給我的十堂課》時,她摟著白髮閃亮笑瞇了眼的阿嬤,我真的嫉羨交加了。忍不住對身邊的玉蕙傾訴心情了,她體貼的安慰我「你有我們呀。」是的,叫我「薇老大」的幾位文壇才女小妹,對我是很貼心的。她們住台北但都有「老家」,靜娟寫她的員林老街風味十足,玉蕙在她潭子「母親的屋子」裡讓我們吃喝嬉戲,方梓筆下的花蓮有情有景,祖籍北京台北出生的新彬,有父母呵護就是「老家」。因為她們貼心,我的嫉羨心情就沖淡了。

《聯副》近來一系列的刊出「文學台灣」,每枝筆都很多情,把近在咫尺的家鄉寫得「魂牽夢縈」。很多人的童年是在家鄉度過的,那裡滋養著他們的身體和心靈,和我的漂流木家鄉是何等的天差地別啊,透過文學那些家鄉更有生命了,近在咫尺的依著家鄉當然是幸福的。

民國七十年三月,靠一位友人的外籍丈夫資助迎父親來台。那是一種心身極度強震的團聚,三十二年的生離,幾乎承受不了的再見面。父親在經過驚喜、好奇、探索等等情緒之後,不到一年就不大講話了。不知是真遺忘還是選擇性遺忘,問到過去的一切都回答「不記得了」。當然更沒有任何「家鄉」的一點一滴,我童年記憶中的雕花大木床只是夢中的一景。

不過這世界越來越小,離家背井的人雖越來越多,背負鄉愁的人卻越來越少了吧。那我是老年性的多愁善感,非關鄉愁吧。

歲月嬗遞,我的兒女在這塊土地上出生,成長,轉眼間他們居然計畫將來要回來養老了!他們的童年玩伴現在是死黨,雖然居所有搬遷過,但這裡是他們的家鄉,祖籍只是身分證上的一行文字了。

未來人類如移民別的星球,會不會對地球有鄉愁呢?我很好奇。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書評 〈新詩〉】後烏托邦的時代證言

2017/12/16

【書評 〈報導文學〉】走向救贖的旅程

2017/12/16

【書評 〈散文〉】人情溫潤的客家心事

2017/12/16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書評 〈小說〉】符號:德勒茲的生命哲學

2017/12/06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書評 〈小說〉】鬧鬼

2017/12/02

【書評 〈散文〉】歡迎進入楊莉敏的異想世界

2017/12/02

【書評 〈新詩〉】倖存者的拼圖

2017/12/02

【書評〈小說〉】戀愛體質

2017/11/25

【書市觀察】切開現實維度的雙面刃

2017/11/25

【書評〈新詩〉】小冰,妳是詩人還是寫詩機器?

2017/11/25

【書評〈散文〉】八里發願

2017/11/18

【書評〈小說〉】迷走在平行世界

2017/11/11

【書評〈散文〉】文學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2017/11/11

【書評〈小說〉】迷走在平行世界

2017/11/11

【書評〈散文〉】文學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2017/11/11

【書評〈小說〉】鄭和的跨文化偏見地圖

2017/11/04

【書評〈新詩〉】天薄過蛋殼

2017/10/28

【書評〈散文〉】召喚河神們的巫師

2017/10/21

【書評 〈散文〉】多情的寂靜光陰

2017/10/14

非關鄉愁

2017/10/10

墓誌銘風景/思想的戀人 並肩的鬥士

2017/10/09

【書評〈小說〉】相遇是一場好玩的遊戲

2017/10/07

【書評〈新詩〉】寫詩寫到風景瘋了

2017/09/30

【書評〈小說〉】意淫到最後是藝術的昇華

2017/09/30

【書評 〈小說〉】吳繼文的慈悲心

2017/09/23

【書評 〈散文〉】美麗的態度

2017/09/23

【書評〈回憶錄〉】為現代詩畫鬆綁

2017/09/09

【書評〈散文〉】猶疑的邊界

2017/09/09

【閱讀〈評論〉】不只是周夢蝶的知音

2017/09/02

【書評〈散文〉】她從戰場上凱旋歸來

2017/09/02

【書評〈小說〉】都市魔幻新品種

2017/09/02

【書評 〈人文〉】當誤解攫住了你

2017/08/26

「天平之甍」其後

2017/08/26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池上穀倉──池上藝術館

2017/12/14

【文學紀念冊】陳義芝/在高寒的天頂:余光中的文學地位與現實處境

2017/12/15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余光中遺作】藍星曾亮半邊天 為淡江中文系當代詩學論壇而寫

2017/12/15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我又被魚夫騙了!談《臺北食食通》有感

2017/12/07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方秋停/城市邊緣

2017/12/13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剪影】鎌倉之夜

2017/12/08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最短篇】晶晶/狗罐頭

2017/12/13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慢慢讀,詩】張啟疆/老日子

2017/12/14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可以問我

2017/12/15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野想到】李進文/第五季與威廉

2017/12/13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1

【剪影】蔡富澧/疊石造景

2017/12/12

【慢慢讀,詩】詹佳鑫/駕訓場

2017/12/13

【小詩房】阿布/光學

2017/12/12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書評 〈新詩〉】後烏托邦的時代證言

2017/12/16

【回音壁】馬智禮 回應11月20日詹澈〈獻祭馬智禮〉

2017/12/15

【文學台灣:雲林篇4】張輝誠/雲林回眸

2017/11/2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