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書評〉新詩】絕非善類是貓

2017/08/19 07:25:53 聯合報 沈眠

《橘書》書影。圖/逗點文創結社提供
《橘書》書影。圖/逗點文創結社提供
Orham Pamuk的《黑色之書》寫:「……每當他開始敘述時,他心知肚明,自己腦中想的其實是別人的故事……他依然曉得,一個人要能找到自己的聲音,唯一的方法便是在腦中製造一個足以對抗所有聲音的聲音。……」

以自己的聲音,對抗所有聲音──這不就是《橘書》嗎?

《橘書》確是一本誠實得強悍的詩集。不敷衍也不膚淺,不符合也不附和。騷夏之前兩本詩集《騷夏》、《瀕危動物》,本就強悍,一如阿流《身體狀態》、阿芒《我緊緊抱你的時候這世界好多人死》或洪凌科幻小說,有刀鋒顫動、急電劃過肌膚那樣的凜冽,緊張絕倫,無從預知,讓人期待她們下一句還會寫出什麼樣驚天動地魂飛魄散始料未及的真誠坦白。

騷夏之強悍於《橘書》,有如作戰一般,譬如〈吃佛的人〉:「佛在哪裡?彎腰看看自己的害羞處。/佛,其實每個人都有。」、〈冬天發生的事〉:「冬天發生的事/在她瞳孔的花邊我看見/她的慾望/晝短夜長/她用她的美感/在黑暗中搭蓋一棟充滿破綻的建築物」、〈母親滿足〉:「擁有最多愛的孩子臉上最多傷痕,/他用腋下夾著一隻貓,/用母親平常夾著他的方式。」等。

強悍是不偽造自己,強悍是Raymond Chandler說的「你要做個好人,得先是個英雄。」,強悍是你得為了誠實而持續痛苦,強悍是唐諾所言「這比較像是一次正面對決。……牢牢的凝視這僅有的世界和僅有的自己,不挪移限制,不逃脫遮擋和無知……比較像我對於自己的存在、自己不可思議成立的生命和所在世界的一次掌握、一個確認、一份宣告,一種完整感受。」強悍是不虛張聲勢不表演,是與眼前的世界絕不後退地決戰。

是的,強悍的定義是貓,張尖牙舞利爪對抗一切,並且靈活多變,而貓是絕非善類,貓無須偽善,貓用不著遮掩自身優雅而殘酷的慾望,像是〈還好的交談〉的「但我從來就不喜歡被定義成善類」,貓必然是絕對誠實的,騷夏亦然。

因此有〈念頭〉:「現實令人活得像隻壁虎/就算有一萬根尾巴也不夠斷尾/下一秒可能就被玩殘」、〈水族〉:「越想殺掉內心的獸/就越會聞到自己誠實的腥」、〈誠實的字〉:「紙令人誠實/面對誠實/人是否還能寫字」云云。Orham Pamuk又寫:「……一本黑色之書,被壁畫家本人惡作劇地塞進一個瞎眼乞丐手裡,到了鏡子裡,它卻變成一本二部曲,一本蘊含了兩種意義和兩種故事的書;……你會發覺那本書充滿了一致性……」。

我以為,騷夏《橘書》是豐盛多義的變形藝術,就像「一本虛實難辨、猶如阿拉伯幾何圖案般繁複的小說」的《黑色之書》,同時也是二部曲之書,上卷是「生殖的輪」,下卷是「未來的人」,兩者之間是劈開紅海也似(或圓的對剖乃至於陰陽太極)的目次。下卷之後,尚有「後記」和「橘書使用說明」與版權頁,奸巧的來了,最後的最後是「還有禮物」,收錄名家推薦文和畫家侯俊明截選騷夏詩文所成的詩和回應的畫作──也有點雷同現在電影的格式,先是正式戲碼上演,再秀出電影名(以及演員編導等),跟著情節繼續,完了是製作團隊、工作人員名單,之後還有特別收錄、彩蛋設計。

而〈蝸牛與海〉寫著:「凝視妳的殼/我掉進自己的漩渦/凝視妳的漩渦/我掉了自己的殼」,不同的圓自性的圓無盡的圓神聖的圓,具有一致性的圓,於是乎,《橘書》(橘子亦圓)又可以視為抵達與折返的輪之書吧。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書評〈回憶錄〉】為現代詩畫鬆綁

2017/09/09

【書評〈散文〉】猶疑的邊界

2017/09/09

【閱讀〈評論〉】不只是周夢蝶的知音

2017/09/02

【書評〈散文〉】她從戰場上凱旋歸來

2017/09/02

【書評〈小說〉】都市魔幻新品種

2017/09/02

【書評 〈人文〉】當誤解攫住了你

2017/08/26

「天平之甍」其後

2017/08/26

【〈書評〉新詩】絕非善類是貓

2017/08/19

【〈書評〉繪本】媽咪也要同溫層

2017/08/19

【林海音先生百歲紀念】羅青/半個文壇在夏府(上)

2017/08/06

【書評〈小說〉】神的贈禮

2017/08/05

【書評〈繪本〉】山的樣子

2017/07/29

【書評〈人文〉】凡一切都是政治

2017/07/29

【書評〈新詩〉】充滿回憶 知覺當下

2017/07/22

【閱讀世界】完全敘事的抒情

2017/07/22

【書評 〈劇本〉】祁立峰/婆娑之洋 美麗鬼島

2017/07/15

中華民國筆會英文季刊改版

2017/07/15

【書評 〈小說〉】吳鈞堯/我們的愛情 在天葬場上

2017/07/15

【書評 〈詩〉】李蘋芬/塗抹的終點,是純潔

2017/07/15

【閱讀 〈世界〉】邱振瑞/馬鳴的教誨

2017/07/01

【書評〈散文〉】苦茶/裁光造書的人

2017/07/01

【書評 〈傳記〉】曾永義/繁華落盡見真淳

2017/07/01

【書評 〈人文〉】陳泰裕/微光在幻鏡中的倒影

2017/07/01

【書評〈散文〉】方梓/在生活中建立文學

2017/06/26

【閱讀世界】沉默中的色彩

2017/06/24

【書市觀察】甘味人生的遠方

2017/06/24

【書評〈散文〉】吳鈞堯/人哪,是我們的北斗

2017/06/17

【書評 〈詩〉】吳岱穎/虛無的痕跡

2017/06/17

【書評 〈詩〉】李蘋芬/金砂與石礫的餽贈

2017/06/10

【書評 〈生活〉】果子離/一道食物的前世今生

2017/06/10

【閱讀世界】林水福/近代初期《源氏物語》的挫折與轉機

2017/05/29

【閱讀〈世界〉】不一樣的家

2017/05/27

【書評 〈詩〉】碎片學,殘暴而溫暖

2017/05/27

【書市觀察】這隻企鵝 那隻企鵝

2017/05/27

【書評〈人文〉】翟翱/同性戀真的像鬼

2017/05/20

【書評〈小說〉】解構愛國主義

2017/05/13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如何探勘個人生命的礦脈

2017/05/13

【書評 〈小說〉】李時雍/以哲學之名

2017/05/06

【閱讀 〈人文〉】阿潑/開啟對話的機會

2017/05/06

【書評 〈散文〉】黃錦樹/夢與序

2017/05/06

熱門文章

【文學台灣:南投篇5】汪詠黛/中興之歌

2017/09/13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三)驅離

2017/09/18

李欣倫/養神補氣斷捨離

2017/09/16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一)傳播媒介

2017/09/04

衷曉煒/美好回憶製造業

2017/09/14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二)集中營

2017/09/11

張系國/川普 教我們什麼﹖

2017/09/18

【文學台灣:南投篇4】王浩一/我的美食基因的上游

2017/09/08

【慢慢讀,詩】鴻鴻/伊卡洛斯輓歌

2017/09/13

【游於藝】康原/旅途上的風景

2017/09/12

張曉風/除了為 小水獺垂淚之外

2017/09/18

【慢慢讀,詩】許悔之/微塵眾中

2017/09/12

【剪影】張玉芸/關於距離

2017/09/13

【聯副9.10 月駐版作家新作發表】陳栢青/我曾選過 菲律賓先生

2017/09/17

【野想到】李進文/輕聲字

2017/09/13

【慢慢讀,詩】向明/有事,無事

2017/09/14

【文學台灣:南投篇3】林黛嫚/我的美食地圖

2017/09/07

洪雯倩/她的名字叫西蒙蕾沓Simonetta 美學的誕生

2017/09/19

【文學台灣:南投篇1】黃錦樹/在欉熟

2017/09/05

【書評 〈新詩〉】所以我不得不繼續寫詩

2017/09/16

孫維民/看不見的城市

2017/09/11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在家鄉偏僻小路,體現宏大世界

2017/09/12

【2017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選手與裁判座談會紀實】有時候一個不小心,你寫的就(不)是文學

2017/09/16

【聯副不打烊畫廊】廖修平作品〈墨象III〉

2017/09/14

【文學台灣:南投篇2】岩上/無有山野情疏注

2017/09/06

【剪影】張玉芸/故事在這裡燃燒

2017/09/19

【文學台灣:南投篇6】向陽/我的青春夢

2017/09/19

余光中/吟誦千年 始能傳後

2017/09/07

【慢慢讀,詩】渡也/唐捐老家 在水底

2017/09/18

【秋天的詩】洛夫/立秋

2017/09/19

【最短篇】晶晶/小事

2017/09/1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18

陳國慈/無所不在的藝術──台灣磨石子

2017/08/30

愛亞/記得,或是忘記

2017/09/06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四)逍遙遊談生死

2017/08/2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11

【書評〈回憶錄〉】為現代詩畫鬆綁

2017/09/09

陳克華/詩想

2017/09/12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三)知我者謂我心憂 談傳承與困境

2017/08/21

【最短篇】晶晶/錯亂

2017/09/07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