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閱讀世界】林水福/近代初期《源氏物語》的挫折與轉機

2017/05/29 08:39:40 聯合報 林水福

上溯至平安朝時代,男性公用文是漢文,江戶時代對士大夫而言,所謂文學指的是經世濟民的儒學。

和文屬婦女幼童,男性知識分子使用漢文的習俗,

承繼這超過千年傳統的明治時期的知識分子無法接受《源氏物語》的文體,生理上對漢文體感到親切……

儘管已有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獲諾貝爾文學獎,不過,一般日人仍認為《源氏物語》是日本文學的代表。

其實,明治(1867-1912)時期《源氏物語》曾遭遇挫折,有過黑暗的日子。

明治維新為能與西歐各國並肩齊行,往開明政策前進,因文明開化的普遍化而輸入的西歐文學觀,逐漸普及於知識分子與青年之間。翻譯小說和政治小說大為流行。明治的作家否定舊有傳統,全心全力吸收西歐的文學。當時傳統文學的據點是硯友社;而新文學前衛的自然主義作家打倒硯友社之後,《源氏物語》在新文學作家眼中喪失了古典的價值。日本文學在西洋文學的壓倒性影響之下,重視寫實的文學理論,源氏幾乎「乏人問津」。

夏目漱石(1867-1916)於〈東洋美術圖鑑〉裡說,有人舉《源氏物語》或近松或西鶴認為足於代表我等過去的天才,但是我始終無法引以為傲。現在我腦中有的會影響我將來的東西,可惜不是我們祖先帶來的過去,反而是異人種從海的彼方帶來的思想。

亦即,日本近代文學形成過程中,源氏物語是洋學/國學,小說/物語的對立之中,被歸類為無用的、陳腐之物。

首先對《源氏》感興趣的是正宗白鳥(1879-1962)。

然而,他閱讀的不是日文的《源氏物語》,而是Arthur Waley(1889-1966 亞瑟.偉利)譯成英文的《源氏物語》。白鳥偶然間聽某外國人說「如列舉世界十大小說,《源氏物語》應列入其中」,於是找來偉利的英譯本,讀了之後覺得「物語的情節明白,作品中男女的行動及心理也可了解,敘事及描寫鮮明」,一掃之前一直以為《源氏物語》是無聊讀物的錯誤印象。白鳥在〈讀書雜記〉中說:「亞瑟.偉利的源氏,不是紫式部的源氏……偉利的翻譯,與現代日本的外國文學翻譯趣味完全不同。嚴格來說或許盡是誤譯;然而,這樣的翻譯小說,不會成為問題,也可以說這是檢討、解釋源氏後,以它為素材創作的小說。」

正宗白鳥是生長在「尊重洋學」的氛圍下,蔑視日本的古典文學。當時大學裡認為國文學者是「頭腦迂腐,志氣狹小,白癡愚鈍之人」;而「《源氏物語》是國文學者應讀之物,不是近代文學者應讀之物」。

明治時期對源氏物語感興趣的不過是尾崎紅葉(1867-1903)、樋口一葉(1872-1896)、与謝野晶子(1876-1942)寥寥數人。有趣的是一葉和晶子都是透過和歌接近《源氏物語》。一葉成功地擷取《源氏物語》蘊含的豐饒的文學活力到小說世界。明治以降以小說為中心的近代文學發展中,被視為承擔這責任的《源氏物語》,其實是站在與近代文學相對的立場。思考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對《源氏物語》的強烈興趣與關心形成風潮時,其實相當諷刺!

這種情況進入大正期沒什麼變化。芥川龍之介在〈文藝的、過於文藝的〉中說:「我遇到許多誇獎源氏物語的人。但是,實際讀的(即使不問理解、享受),我交往小說家中僅有二人——谷崎潤一郎與明石敏夫而已。」

昭和初期氣氛上《源氏物語》似乎逐漸受重視,但依舊沒什麼人閱讀。

文學家不看《源氏物語》的主要原因在於情節過長,和文章本身。即如森鷗外在与謝野晶子《新譯源氏物語》序說,「我每次閱讀《源氏物語》常無法戰勝某種抗拒,感覺似乎詞不達意。」夏目漱石也說討厭囉哩囉嗦的《源氏物語》那樣的和文。有人說《源氏物語》是惡文。也為晶子新譯寫序的上田敏雖說「注意力難於集中」,但也說「《源氏物語》的文體絕非浮華虛飾之物」。讀了偉利的翻譯而大感興趣的正宗白鳥說「說《源氏物語》是惡文,並非粗言」,可見當時認為《源氏物語》是惡文的看法相當普遍。為什麼說《源氏物語》是惡文,可由白鳥下文見端倪。

「大致我等從小就被教導,漢文是男性的,而和文是女性的;如此,在日本,女性擁護國粹,男性甘為支那文學之殖民地……即如《榮華物語》或《大鏡》,甚為難讀。只有埋頭於這樣文體之中的特殊修養者,才能體會他人無法窺見之妙趣吧?」

究其原因可上溯至平安朝(8-12世紀)時代,男性公用文是漢文,江戶時代對士大夫而言,所謂文學指的是經世濟民的儒學。和文屬婦女幼童,男性知識分子使用漢文的習俗,承繼這超過千年傳統的明治時期的知識分子無法接受《源氏物語》的文體,生理上對漢文體感到親切。即使近代口語文完成之後,仍短暫殘留漢文語調。近代文學家最早承認《源氏物語》而受其影響者,是樋口一葉和与謝野晶子等女性,不無道理。

成為今日《源氏物語》熱潮之先驅,對製造《源氏物語》再評價的機運帶很大力量的是谷崎潤一郎。谷崎於昭和九年(1934)的《文章讀本》斥退《源氏》為惡文之說。他區分文章為「源氏物語派與非源氏物語派」,主張《源氏物語》是「最能發揮日文特長的文體」,翌年九月起埋頭譯《源氏物語》。因中日戰爭為避軍部忌諱,現代語譯中省略光源氏與藤壺的通姦部分。戰後,全面修訂,發行《潤一郎新譯源氏物語》。後來改用新假名寫法而有《新新譯源氏物語》。谷崎不喜歡源氏,也不喜歡紫式部,但「不得不承認那部物語的偉大」,最早從源氏汲取養分的作家是尾崎紅葉與谷崎潤一郎。谷崎的《吉野葛》、《盲目物語》、《蘆刈》是以物語的形式書寫,與正宗白鳥閱讀英譯《源氏物語》而感嘆,時間大致相同。

谷崎在〈春琴抄後記〉說:「採用小說的形式,越巧妙就越像謊言。」對「純客觀的描寫和會話書寫,亦即所謂的本格小說」——近代的寫實主義小說產生不信任感。昭和十年之後,近代的寫實主義小說瀕臨危機,受到喬伊斯、普魯斯特、紀德等的影響,利用方法論寫小說,摸索新的小說形式;《源氏物語》受到重新評價與這樣的機運並非毫無關係。谷崎導入物語,嘗試恢復近代小說失去的活力;而將《源氏物語》與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相提並論,積極評價的是堀辰雄(1904-53,作品有《起風了》、《菜穗子》、《聖家族》)和同門的中村真一郎(1918-1997,小說家、詩人、翻譯家,作品有《死亡陰影下》、《夏天》等)。

堀辰雄在〈若菜之卷等〉說:「取出物語深處隱藏的某種可怕的東西來看,如到目前為止的佛教因果說等,我意有未足,我們覺得那是因為具有傑出長篇小說的一個特性——例如與近代普魯斯特或托瑪斯.曼的長篇小說同樣的——某種本質的東西。」中村真一郎則說:「源氏物語不單是傑出的古典,對將來的小說家而言,可獲得許多暗示性的現代小說之生命。」

意即,昭和十年代之後,日本近代小說走到末路,《源氏物語》或從物語的側面,或以近代小說的要素等新的觀點重新被閱讀、評價,被當作文學活性化的起死回生劑,開啟另一輝煌燦爛的新時代。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閱讀世界】沉默中的色彩

2017/06/24

【書市觀察】甘味人生的遠方

2017/06/24

【書評〈散文〉】吳鈞堯/人哪,是我們的北斗

2017/06/17

【書評 〈詩〉】吳岱穎/虛無的痕跡

2017/06/17

【書評 〈詩〉】李蘋芬/金砂與石礫的餽贈

2017/06/10

【書評 〈生活〉】果子離/一道食物的前世今生

2017/06/10

【閱讀世界】林水福/近代初期《源氏物語》的挫折與轉機

2017/05/29

【閱讀〈世界〉】不一樣的家

2017/05/27

【書評 〈詩〉】碎片學,殘暴而溫暖

2017/05/27

【書市觀察】這隻企鵝 那隻企鵝

2017/05/27

【書評〈人文〉】翟翱/同性戀真的像鬼

2017/05/20

【書評〈小說〉】解構愛國主義

2017/05/13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如何探勘個人生命的礦脈

2017/05/13

【書評 〈小說〉】李時雍/以哲學之名

2017/05/06

【閱讀 〈人文〉】阿潑/開啟對話的機會

2017/05/06

【書評 〈散文〉】黃錦樹/夢與序

2017/05/06

【文學相對論】巴代vs.馬翊航(五之一)閱讀.部落.創作

2017/05/01

【觀賞《定風波》】朱嘉雯/世事一場大夢

2017/04/30

【書評〈小說〉】白先勇/花甲男孩的大內之音

2017/04/29

【書市觀察】黃崇凱/鄭問之死 與漫畫IP的可能

2017/04/29

【書評〈散文〉】陳義芝/中流自在──曾永義散文選

2017/04/22

【書評〈小說〉】李瑞騰/王默人小說的價值

2017/04/22

【書評 〈小說〉】吳億偉/魯蛇回憶錄的有趣定位

2017/04/15

【書評 〈散文〉】吳鈞堯/《女子漢》:關於成家的一些路徑

2017/04/15

文學紀念冊/詩為何物?翻開13歲作文簿憶恩師

2017/04/15

【書評〈報導〉】周昭翡/聆聽與再現

2017/04/08

【閱讀〈散文〉】郭強生/評平路《袒露的心》:愛,沒有選擇

2017/04/08

書評/繼《庖廚食光》之後...只是當時已惘然

2017/04/08

沙上造字

2017/04/01

焦元溥/嫉俗箴言與警世瞎說

2017/04/01

唯餘清影落江湖 為《春深子規啼》出版而寫

2017/04/01

【星期五的月光曲 】詹宏志VS.楊澤/從這裡到那裡

2017/03/27

【書評〈詩論〉】蕭蕭/期待異語外的異象

2017/03/25

【書評〈散文〉】方梓/謮馮傑的《獨味誌》:一種庶食的人生詞典

2017/03/25

【書市觀察】黃崇凱/借書冠軍的票選迷思VS.消失的購書預算

2017/03/25

【書評〈心理〉】彭樹君/聆聽與回應

2017/03/18

【閱讀〈世界〉】川貝母/《班托的素描簿》的情感素描

2017/03/18

【書評〈散文〉】吳岱穎/感受時間的兩種方式

2017/03/18

【書評〈詩〉】沈眠/悲傷,就是對自己承認你永遠失敗

2017/03/18

【書評〈生活〉】毛奇/為了記住那些真正要緊的事

2017/03/11

熱門文章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書評〈散文〉】吳鈞堯/人哪,是我們的北斗

2017/06/17

鄭培凱/說茶四題(上)

2017/06/25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書市觀察】甘味人生的遠方

2017/06/24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書評 〈詩〉】吳岱穎/虛無的痕跡

2017/06/17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6/19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閱讀世界】沉默中的色彩

2017/06/24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一)家,今生的痛

2017/06/05

【慢慢讀,詩】解昆樺/草地爵士搖滾

2017/06/25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男校畢業生遇上女校畢業生

2017/06/17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文學台灣:台中篇】廖振富/從阿罩霧出發

2017/06/09

【客家新釋】葉國居/惜江上

2017/06/25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陳克華/詩想

2017/06/20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袁瓊瓊喜劇班」開課

2017/06/2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