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閱讀世界】林水福/近代初期《源氏物語》的挫折與轉機

2017/05/29 08:39:40 聯合報 林水福

上溯至平安朝時代,男性公用文是漢文,江戶時代對士大夫而言,所謂文學指的是經世濟民的儒學。

和文屬婦女幼童,男性知識分子使用漢文的習俗,

承繼這超過千年傳統的明治時期的知識分子無法接受《源氏物語》的文體,生理上對漢文體感到親切……

儘管已有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獲諾貝爾文學獎,不過,一般日人仍認為《源氏物語》是日本文學的代表。

其實,明治(1867-1912)時期《源氏物語》曾遭遇挫折,有過黑暗的日子。

明治維新為能與西歐各國並肩齊行,往開明政策前進,因文明開化的普遍化而輸入的西歐文學觀,逐漸普及於知識分子與青年之間。翻譯小說和政治小說大為流行。明治的作家否定舊有傳統,全心全力吸收西歐的文學。當時傳統文學的據點是硯友社;而新文學前衛的自然主義作家打倒硯友社之後,《源氏物語》在新文學作家眼中喪失了古典的價值。日本文學在西洋文學的壓倒性影響之下,重視寫實的文學理論,源氏幾乎「乏人問津」。

夏目漱石(1867-1916)於〈東洋美術圖鑑〉裡說,有人舉《源氏物語》或近松或西鶴認為足於代表我等過去的天才,但是我始終無法引以為傲。現在我腦中有的會影響我將來的東西,可惜不是我們祖先帶來的過去,反而是異人種從海的彼方帶來的思想。

亦即,日本近代文學形成過程中,源氏物語是洋學/國學,小說/物語的對立之中,被歸類為無用的、陳腐之物。

首先對《源氏》感興趣的是正宗白鳥(1879-1962)。

然而,他閱讀的不是日文的《源氏物語》,而是Arthur Waley(1889-1966 亞瑟.偉利)譯成英文的《源氏物語》。白鳥偶然間聽某外國人說「如列舉世界十大小說,《源氏物語》應列入其中」,於是找來偉利的英譯本,讀了之後覺得「物語的情節明白,作品中男女的行動及心理也可了解,敘事及描寫鮮明」,一掃之前一直以為《源氏物語》是無聊讀物的錯誤印象。白鳥在〈讀書雜記〉中說:「亞瑟.偉利的源氏,不是紫式部的源氏……偉利的翻譯,與現代日本的外國文學翻譯趣味完全不同。嚴格來說或許盡是誤譯;然而,這樣的翻譯小說,不會成為問題,也可以說這是檢討、解釋源氏後,以它為素材創作的小說。」

正宗白鳥是生長在「尊重洋學」的氛圍下,蔑視日本的古典文學。當時大學裡認為國文學者是「頭腦迂腐,志氣狹小,白癡愚鈍之人」;而「《源氏物語》是國文學者應讀之物,不是近代文學者應讀之物」。

明治時期對源氏物語感興趣的不過是尾崎紅葉(1867-1903)、樋口一葉(1872-1896)、与謝野晶子(1876-1942)寥寥數人。有趣的是一葉和晶子都是透過和歌接近《源氏物語》。一葉成功地擷取《源氏物語》蘊含的豐饒的文學活力到小說世界。明治以降以小說為中心的近代文學發展中,被視為承擔這責任的《源氏物語》,其實是站在與近代文學相對的立場。思考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對《源氏物語》的強烈興趣與關心形成風潮時,其實相當諷刺!

這種情況進入大正期沒什麼變化。芥川龍之介在〈文藝的、過於文藝的〉中說:「我遇到許多誇獎源氏物語的人。但是,實際讀的(即使不問理解、享受),我交往小說家中僅有二人——谷崎潤一郎與明石敏夫而已。」

昭和初期氣氛上《源氏物語》似乎逐漸受重視,但依舊沒什麼人閱讀。

文學家不看《源氏物語》的主要原因在於情節過長,和文章本身。即如森鷗外在与謝野晶子《新譯源氏物語》序說,「我每次閱讀《源氏物語》常無法戰勝某種抗拒,感覺似乎詞不達意。」夏目漱石也說討厭囉哩囉嗦的《源氏物語》那樣的和文。有人說《源氏物語》是惡文。也為晶子新譯寫序的上田敏雖說「注意力難於集中」,但也說「《源氏物語》的文體絕非浮華虛飾之物」。讀了偉利的翻譯而大感興趣的正宗白鳥說「說《源氏物語》是惡文,並非粗言」,可見當時認為《源氏物語》是惡文的看法相當普遍。為什麼說《源氏物語》是惡文,可由白鳥下文見端倪。

「大致我等從小就被教導,漢文是男性的,而和文是女性的;如此,在日本,女性擁護國粹,男性甘為支那文學之殖民地……即如《榮華物語》或《大鏡》,甚為難讀。只有埋頭於這樣文體之中的特殊修養者,才能體會他人無法窺見之妙趣吧?」

究其原因可上溯至平安朝(8-12世紀)時代,男性公用文是漢文,江戶時代對士大夫而言,所謂文學指的是經世濟民的儒學。和文屬婦女幼童,男性知識分子使用漢文的習俗,承繼這超過千年傳統的明治時期的知識分子無法接受《源氏物語》的文體,生理上對漢文體感到親切。即使近代口語文完成之後,仍短暫殘留漢文語調。近代文學家最早承認《源氏物語》而受其影響者,是樋口一葉和与謝野晶子等女性,不無道理。

成為今日《源氏物語》熱潮之先驅,對製造《源氏物語》再評價的機運帶很大力量的是谷崎潤一郎。谷崎於昭和九年(1934)的《文章讀本》斥退《源氏》為惡文之說。他區分文章為「源氏物語派與非源氏物語派」,主張《源氏物語》是「最能發揮日文特長的文體」,翌年九月起埋頭譯《源氏物語》。因中日戰爭為避軍部忌諱,現代語譯中省略光源氏與藤壺的通姦部分。戰後,全面修訂,發行《潤一郎新譯源氏物語》。後來改用新假名寫法而有《新新譯源氏物語》。谷崎不喜歡源氏,也不喜歡紫式部,但「不得不承認那部物語的偉大」,最早從源氏汲取養分的作家是尾崎紅葉與谷崎潤一郎。谷崎的《吉野葛》、《盲目物語》、《蘆刈》是以物語的形式書寫,與正宗白鳥閱讀英譯《源氏物語》而感嘆,時間大致相同。

谷崎在〈春琴抄後記〉說:「採用小說的形式,越巧妙就越像謊言。」對「純客觀的描寫和會話書寫,亦即所謂的本格小說」——近代的寫實主義小說產生不信任感。昭和十年之後,近代的寫實主義小說瀕臨危機,受到喬伊斯、普魯斯特、紀德等的影響,利用方法論寫小說,摸索新的小說形式;《源氏物語》受到重新評價與這樣的機運並非毫無關係。谷崎導入物語,嘗試恢復近代小說失去的活力;而將《源氏物語》與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相提並論,積極評價的是堀辰雄(1904-53,作品有《起風了》、《菜穗子》、《聖家族》)和同門的中村真一郎(1918-1997,小說家、詩人、翻譯家,作品有《死亡陰影下》、《夏天》等)。

堀辰雄在〈若菜之卷等〉說:「取出物語深處隱藏的某種可怕的東西來看,如到目前為止的佛教因果說等,我意有未足,我們覺得那是因為具有傑出長篇小說的一個特性——例如與近代普魯斯特或托瑪斯.曼的長篇小說同樣的——某種本質的東西。」中村真一郎則說:「源氏物語不單是傑出的古典,對將來的小說家而言,可獲得許多暗示性的現代小說之生命。」

意即,昭和十年代之後,日本近代小說走到末路,《源氏物語》或從物語的側面,或以近代小說的要素等新的觀點重新被閱讀、評價,被當作文學活性化的起死回生劑,開啟另一輝煌燦爛的新時代。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書評 〈散文〉】最裸妝 最真心

2018/01/20

【書評 〈哲學〉】為了尚不實存的虛構

2018/01/20

【文學相對論】徐國能VS.祁立峰/〈五之三〉論追尋

2018/01/15

【書評 〈新詩〉】玫瑰花開的日子

2018/01/13

【書評 〈小說〉】愛在瘟疫 蔓延時

2018/01/13

【文學相對論】徐國能VS.祁立峰(五之二)閱讀與校園日常

2018/01/08

【書評〈人文〉】出去玩

2018/01/06

王德威/洞的故事 閱讀《匡超人》的三種方法(下)

2018/01/06

【書評〈小說〉】探觸正義本質的司法小說

2017/12/30

【書市觀察】與文學生活在一起

2017/12/30

【閱讀】不能承受之癮

2017/12/30

【悅讀經典】羅青/誰在「涉海鑿河」?(上)

2017/12/24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三)旅行

2017/12/18

【書評 〈新詩〉】後烏托邦的時代證言

2017/12/16

【書評 〈報導文學〉】走向救贖的旅程

2017/12/16

【書評 〈散文〉】人情溫潤的客家心事

2017/12/16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書評 〈小說〉】符號:德勒茲的生命哲學

2017/12/06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書評 〈小說〉】鬧鬼

2017/12/02

【書評 〈散文〉】歡迎進入楊莉敏的異想世界

2017/12/02

【書評 〈新詩〉】倖存者的拼圖

2017/12/02

【書評〈小說〉】戀愛體質

2017/11/25

【書市觀察】切開現實維度的雙面刃

2017/11/25

【書評〈新詩〉】小冰,妳是詩人還是寫詩機器?

2017/11/25

【書評〈散文〉】八里發願

2017/11/18

【書評〈小說〉】迷走在平行世界

2017/11/11

【書評〈散文〉】文學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2017/11/11

【書評〈小說〉】迷走在平行世界

2017/11/11

【書評〈散文〉】文學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2017/11/11

【書評〈小說〉】鄭和的跨文化偏見地圖

2017/11/04

【書評〈新詩〉】天薄過蛋殼

2017/10/28

【書評〈散文〉】召喚河神們的巫師

2017/10/21

【書評 〈散文〉】多情的寂靜光陰

2017/10/14

非關鄉愁

2017/10/10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多年後,馬奎斯 百年孤寂與美術創作

2018/01/18

【書評 〈小說〉】愛在瘟疫 蔓延時

2018/01/13

余光中遺作之1/夢見父親

2018/01/15

周密/今夜君入夢

2018/01/16

王正方/夢老和尚如是說

2018/01/09

楊婕/電梯驚魂記

2018/01/17

余光中遺作之2/半世紀

2018/01/15

余光中遺作之3/天問

2018/01/15

【文學紀念冊】季季/殷太太的晚宴

2018/01/1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3《蘇軾/自題金山畫像詩》

2018/01/17

【當代小說特區】朱國珍/親親小花帽

2018/01/19

【文學相對論】徐國能VS.祁立峰/〈五之三〉論追尋

2018/01/15

【雲起時】洪荒/樹裂之時

2018/01/12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懷舊之疚

2018/01/13

聯副/愛荷華的烏托邦

2018/01/14

半島外的朝鮮

2018/01/13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跟蹤

2018/01/17

【書評 〈新詩〉】玫瑰花開的日子

2018/01/13

【最短篇】晶晶/潮濕的回憶

2018/01/12

【聯副故事屋】楊渡/交會的一瞬

2018/01/10

【慢慢讀,詩】焦桐/急行軍

2018/01/16

【九歌四十年】(二之二)朱少麟/關於飛翔、安定和溫情

2018/01/08

王尹姿/都市風景線

2018/01/19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美國國父,獨立先驅

2018/01/18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杜甫/江南逢李龜年》

2018/01/10

【台語日常】劉靜娟/散形

2018/01/17

【慢慢讀,詩】張錯/泡浴

2018/01/18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杜甫/旅夜書懷》

2018/01/03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1/15

王德威/洞的故事 閱讀《匡超人》的三種方法(下)

2018/01/06

陳克華/詩想(完結篇)

2018/01/16

【文學相對論】徐國能VS.祁立峰(五之二)閱讀與校園日常

2018/01/08

【慢慢讀,詩】陳義芝/山林之心

2018/01/12

【慢慢讀,詩】阿布/日曆

2018/01/19

王鼎鈞/靈感去來

2018/01/10

王德威/洞的故事 閱讀《匡超人》的三種方法(上)

2018/01/05

【九歌四十年】(二之一)張曉風/茂美的文學菜圃

2018/01/07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喚醒人民,鼓舞國家的浪漫心

2018/01/12

白先勇/搶救尤三姐的貞操 《紅樓夢》程乙本與庚辰本之比較(上)

2018/01/02

here+there=朱德庸

2018/01/13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