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唯餘清影落江湖 為《春深子規啼》出版而寫

2017/04/01 15:09:20 聯合報 林谷芳

《春深子規啼》書影。圖/印刻提供
《春深子規啼》書影。圖/印刻提供
都說年少輕狂,只因年少未經世事,有的就是時間,生命正可無限想像,這想像雖不一定未來能成,但缺了這,也就辜負了年少。

想像,可以就是現實的延伸,但想像,更可以就是無端的想像。而在自己,這無端的想像竟就構成了生命前期的核心。當多數人隨著時代的脈動,或依附、或對抗地決定自己的人生時,我卻自外於一切地作著別人難想的傳奇大夢。

這傳奇大夢,是想像自己就是唐傳奇中的人物,想像自己歷盡江湖後,「不知所終」。當然,就如許多傳奇的寫法般,生命還得留下啟人餘思的一章:

然於某某年間,長安肆中,人嘗見一老者,鬚髮皆白,冬夏一衲,不畏寒暑,常佯狂而歌,時人以為林某某者。

然而,雖說是傳奇大夢,但就這身影的想像,竟讓幾十年後真實的自己,一定程度地映現著當年筆下的生命風光。

身影的想像之於人,正是如此。它超越了概念及條件,往往成為生命追尋的最大動力。從江湖老大到文化大老,從商場作手到沙場戰將,從藝界菁英到學海碩儒,從潛修密行到廣開法門,這牽涉到人生定位的事,你看到的,正多的是:一個個身影成就了一個個生命。

身影,當然可以出自純粹的想像,但更多時候,這想像總來自一定的實然。身影儼然,才好拉動生命。而即便我的傳奇大夢,一般人看來荒誕不經,但其實也不完全來自於千年前的江湖傳說。國府來台初期,許多原先散處各地的奇人異士齊聚台北,傳奇,在某些場合竟就成為現實,許多人以為的想像世界卻是我生活中的實然。正如此,中年時面對想從我學者,我常自謙卻又不免自傲地告訴他們:「我不是高人,但我是見過高人的人。」

然而,雖說親見某些實然,但談實然之身影,年輕時的我卻一直有著深深的遺憾,因為在我生命觀照最多,與我情性相連最深的部分,就缺乏這實然身影的映照。

禪者何在?正是我年輕習道時最深的疑惑與感慨!

禪者何在?看似不成問題,《五燈會元》就收錄有隋唐、五代至宋,一千九百多位禪家的身影,你只要深入燈錄,他們應該就能儼然如前。

然而,燈錄所記,既多的是電光石火的當機啐啄,即便有述及較詳細的祖師行儀,也都離那活生生如斯現前的全然身影很遠。就這樣,在現實難見禪者身影下,年輕時的我也不免有此疑惑:是燈錄言過其實?還是那時代、那行者、那法門已一去不返?

起疑歸起疑,但對禪,自己卻不曾稍離。

禪,直捷而下,直搗黃龍,凡聖俱遣,當下即是;其行也,正「路逢劍客須呈劍」:其氣概也,「寧可永世墮沉淪,不從諸聖求解脫」,自有感於死生後,只此深獲我心。也因此,年少入此,原不須如許多同輩般,須藉由當時知識界鈴木禪的流行。

可雖不曾稍離,遺憾卻一直相隨。儘管在之後的公案參究中,祖師的單一風光已歷歷如繪,但那整體身影的模糊仍讓我不免為想入宗門者嘆。

這遺憾如何補足呢?十幾年來自己從宗門根本修行到諸相映現的禪書寫就,一定程度正在描摹禪家這整體而清晰的生命風光,而也在此結緣了許多學人,原以為這是身為禪子的自己所僅能也最能戮力者,但後來才發覺,觸動這些景從者最深的,竟是我這個人的本身。換句話說,儘管未達徹底透脫大悟之境地,但多少人卻在我的身上看到了可資實然修行的身影對應。而也正是有此身影,書中所寫的諸相才不致只成為道人一種理想的囈語。

正如此,一向總隱於書後的自己,幾年前才會將旅行雲水的行跡,成書《落花尋僧去》,以便讓有心者能更有其宗門路上的身影對應。也因此,今年又有此續篇《春深子規啼》的出版。而相較於《落花尋僧去》,這書則又有著更清晰的宗門身影、更直捷的禪家觀照。

會如此,當然因於時間的前後。

日本禪家有句話說:「識得時間的奧祕,就是大悟底人」,生命原該如「春花、夏鳥、秋楓、冬雪」般,得其當下,盡其一生。而在這秋末行將「體露金風」的時刻,所映自然與仍有跌宕世情的稍前不同。到此,歷史人文的感懷淡了,起心動念的觀照深了,即便談中日琵琶的氣象、舉瀟湘情思的不存,談縱身花海的風流,也都回到這心念的起落;而更多的篇章,談的是空手還鄉的道元清影、萬古長空的天柱家風、潛修密行的禪門散聖、日本武家的宗門鍛鍊,以及「匠人、藝人、文人、道人」四種生涯境界的勘驗。在此,說的固是一個個道人的生命風光,映現的卻正是我這現前禪家的純然觀照。

而會更立於禪,也因在此春深季節,正須純然的宗門子規之啼。

當代是歷史上加法堆疊、以心逐物最烈的時代,不僅世法如此,連修行亦以此為尚,以致世人頭上安頭,纏縛益甚,而禪為生命之歸零,原最可治此病。然而,世人既追逐成性,若沒有因歸零而得以在生命諸相出入自在的身影,正無由讓人起信。也因此,相較於《落花》,本書乃更直接談到我入住西湖「杭城亦孤峰」的道人觀照、將台北書院做成「禪家書院」的生命思量,以及為讓世人見及宗門修行,而在江南覓地的種種,最後甚且還將歷年自己所做的主要禪詩以「宗門詩跡」之名,分為「禪家居行」與「宗門鍛鍊」示諸讀者。總之,既要為春深的子規之啼,也只能直示以道人的宗門清影。

這清影如何?識者所見原各有不同,但禪最談如實,在此絲毫不得摻有一絲可乘之機。自己不學禪便罷,要學,就只能是個純然的禪者。

正是這純然,學人乃可從此書之種種得到參照,而諸方亦可以之為對我之勘驗。而自己在此,也始終有著憨山德清詩中的觀照:

萬峰深處讀跏趺,歷歷虛明一念孤;

身似寒空掛明月,唯餘清影落江湖。

影之於身,須如實映現;身不隨影,是自己知道:這影再大再闊再斑斕,也只是一種應緣之現而已。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書評〈散文〉】陳義芝/中流自在──曾永義散文選

2017/04/22

【書評〈小說〉】李瑞騰/王默人小說的價值

2017/04/22

【書評 〈小說〉】吳億偉/魯蛇回憶錄的有趣定位

2017/04/15

【書評 〈散文〉】吳鈞堯/《女子漢》:關於成家的一些路徑

2017/04/15

文學紀念冊/詩為何物?翻開13歲作文簿憶恩師

2017/04/15

【書評〈報導〉】周昭翡/聆聽與再現

2017/04/08

【閱讀〈散文〉】郭強生/評平路《袒露的心》:愛,沒有選擇

2017/04/08

書評/繼《庖廚食光》之後...只是當時已惘然

2017/04/08

沙上造字

2017/04/01

焦元溥/嫉俗箴言與警世瞎說

2017/04/01

唯餘清影落江湖 為《春深子規啼》出版而寫

2017/04/01

【星期五的月光曲 】詹宏志VS.楊澤/從這裡到那裡

2017/03/27

【書評〈詩論〉】蕭蕭/期待異語外的異象

2017/03/25

【書評〈散文〉】方梓/謮馮傑的《獨味誌》:一種庶食的人生詞典

2017/03/25

【書市觀察】黃崇凱/借書冠軍的票選迷思VS.消失的購書預算

2017/03/25

【書評〈心理〉】彭樹君/聆聽與回應

2017/03/18

【閱讀〈世界〉】川貝母/《班托的素描簿》的情感素描

2017/03/18

【書評〈散文〉】吳岱穎/感受時間的兩種方式

2017/03/18

【書評〈詩〉】沈眠/悲傷,就是對自己承認你永遠失敗

2017/03/18

【書評〈生活〉】毛奇/為了記住那些真正要緊的事

2017/03/11

【書評〈小說〉】賴鈺婷/當霧來的時候

2017/03/11

【書評〈哲學〉】鄭志成/哲學新樂園

2017/03/11

【閱讀〈世界〉】張佑生/遠藤周作的《沉默》在台灣

2017/03/04

【閱讀〈新詩〉】林婉瑜/比世界更層出不窮 序《愛的24則運算》

2017/03/04

【書評〈人文〉】廖彥博/歷史之痛與痛之歷史

2017/02/25

【書評〈小說〉】祁立峰/覺醒老年搞革命

2017/02/25

【書市觀察】黃崇凱/像他們這樣的記者

2017/02/25

李維菁 VS. 張鐵志/思索歷史,透析當代

2017/02/20

【書評〈散文〉】周昭翡/像植物一樣安靜

2017/02/18

【閱讀〈作家〉】范宜如/並不迷路的雲

2017/02/18

【書評〈人文〉】唐墨/打得念頭死

2017/02/18

【書評〈新詩〉】曾琮琇/丟臉作為一種詩藝

2017/02/18

【文學紀念冊】羅青/森林是風的鏡子(上)

2017/02/12

【書評〈散文〉】天然去雕飾

2017/02/11

【書評〈繪本〉】天氣晴朗時,迷失濃霧中

2017/02/11

【書評〈小說〉】渡向鄉土文學的彼岸

2017/02/11

蔡怡/「未央歌年代」 那些年我們都讀書

2017/02/04

一朵向日葵的跳躍:看展記

2017/01/30

【閱讀〈人文〉】吳鈞堯/再東邊一點,我們奇幻了

2017/01/21

愛鼠而及於 萬物、眾獸

2017/01/21

熱門文章

廖玉蕙/租書店、包子和總經理

2017/04/21

郭強生/長照食堂

2017/04/23

【文學台灣:彰化篇】楊錦郁/肉圓、貓鼠麵、大箍意麵

2017/04/18

【文學台灣:彰化篇】石德華/我的彰化眼

2017/04/19

【文學台灣:彰化篇】陳文彬/行過鹿港不可得!

2017/04/20

【迪化二○七博物館】陳國慈/一棟大稻埕老房子的重生

2017/04/14

【星期五的月光曲】張曼娟VS.蔡詩萍/圓潤包容度過苦厄,認真燃燒照亮人間

2017/04/24

【聯副3-4月駐版作家唐捐答客問】也耽美,也耍廢,也刺世

2017/04/16

【極短篇】鍾玲/一見鍾情

2017/04/20

【青年文學相對論】方子齊VS.蕭詒徽/黃昏泣

2017/04/23

【文學台灣:彰化篇】徐錦成/員林鎮小吃憶往

2017/04/07

【青年文學相對論】李璐VS.蔡幸秀/小說是什麼—如果寫作本身是一種行動

2017/04/23

【青年文學相對論】詹佳鑫VS.陳宗佑/孤獨是一只羅盤

2017/04/23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四之四)創作的啟蒙

2017/04/24

【青年文學相對論】林育德VS.徐振輔/所有痛苦都是來自於愛

2017/04/23

【最短篇】晶晶/銅板

2017/04/21

吳鈞堯/澀

2017/04/18

平路/真相(二之一)

2017/04/05

【最短篇】蔡仁偉/抽屜

2017/04/19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五之三)劇場與我

2017/04/17

【青年文學相對論】徐慧能VS.江樂筠/青年

2017/04/23

吳洛纓/我對幸福毫無頭緒

2017/04/08

張維中/無所事事的前行

2017/04/15

楊澤/古書比包包 耐人玩味(上)

2017/04/24

【文學台灣:彰化篇】劉靜娟/走一趟老街

2017/04/13

【書評〈散文〉】陳義芝/中流自在──曾永義散文選

2017/04/22

【青年文學相對論】鄒佑昇VS.莊子軒/影戲

2017/04/23

吳敏顯/冷天的陽台

2017/04/17

【青年文學相對論】陳柏言VS.張敦智/當代文學的社會責任

2017/04/23

【慢慢讀,詩】鯨向海/睏

2017/04/21

【慢慢讀,詩】綠蒂/北港溪的黃昏

2017/04/18

【書評〈小說〉】李瑞騰/王默人小說的價值

2017/04/22

床邊故事/一加一的幸福童年

2017/04/15

【剪影】梁正宏/身影

2017/04/20

陳克華/詩想

2017/04/23

文學紀念冊/詩為何物?翻開13歲作文簿憶恩師

2017/04/15

愛亞/早上安好

2017/04/07

【閱讀〈散文〉】郭強生/評平路《袒露的心》:愛,沒有選擇

2017/04/08

【小詩房】蔡文哲/燭光煨詩

2017/04/20

【慢慢讀,詩】向明/趨勢

2017/04/23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