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書評〈詩〉】沈眠/悲傷,就是對自己承認你永遠失敗

2017/03/18 08:50:26 聯合報 沈眠

推薦書:楚狂《靠!悲》(奇異果文創出版)

《靠!悲》書影。圖/取自網路
《靠!悲》書影。圖/取自網路
說起楚狂這個名字,很難不想到李白寫於〈廬山遙記盧侍御虛舟〉(還有余光中〈念李白──我本楚狂人 鳳歌笑孔丘〉)的代稱,而楚狂以楚狂為名,顯然對自己的文學之路有相當程度期待、指望和信心。

不過,關於楚狂其名,我更會想到《鱷魚手記》與夢生一對的楚狂,夢生這樣形容第一次遇見的楚狂:「……他從小到大所背負的傷害與悲傷,早在他十八歲碰到我那個點就滿了,……一張我所表現不出卻集合我內在全數的感受,熔鑄成的表情。灰敗如爛葉,紋路一條條栩栩如生刻畫著悲傷的地圖,唉,是受難者自棄的標識。……」

讀楚狂詩文集《靠!悲》,不由自主地聯想到上述對悲傷竭盡所能至宛如窮凶極惡書寫著的邱妙津筆下的那一段,尤其是「最後的肉體帶我走吧/小心步步的遺跡/去到最後」(〈據說貓會找到一間不為人知的角落死去〉)、「時間在誤會中白目/深情/款款都是醉生的樣子……活著,我們最先學會的/是恨意……我是你的屍體/任憑歲月肢解/讓渡至最後的下游」(〈一乾二淨〉)、「排水孔,我看見有一條蛇正在看我/牠在排水孔裡面鑽入我的腦中/牠在排水孔纏繞生活」(〈窮途〉),無一不是敗灰落零如葉爛滿是悲刻傷劃的地圖集,無一不是暴力後餘生、受難與遺棄的哀憫演繹。

而細細描繪幼年、兵役時種種暴力傷害之舉的〈蠶寶寶〉、〈無有人續話〉、〈摳皮〉、〈我夢見有一座牧場〉,亦有同等哀與棄的真誠效果,且裡頭所述對昆蟲、鼠、螃蟹、貓瘋魔虐殺的花樣與手段,教人寒慄。

《靠!悲》的動物性十足,顯然代入了強大與卑微的對照,意在言外,令我聯想起張作驥電影《醉.生夢死》主人翁老鼠(李鴻其飾演)對螞蟻、吳郭魚諸多對待如親友的親言密語,電影裡尚多調度破敗骯髒的場景、鼠類之死以及鑽蝕在屍體的大量之蛆,呈現人生的荒廢失敗感,恰恰與《靠!悲》近似。

我以為,《靠!悲》乃是自畫像之書,擬自傳代自傳,但又比自傳多了那麼一些微妙分裂的旁通觸類、物傷其類,時而走板荒腔戲謔難忍,時而苦楚不斷傷逝絕對,正如駱以軍所說的「巨大的無從想像的荒謬和錯置,你不奮力掙爬著朝向鬧劇的極致,就必然會墜入無可忍受的悲劇彼端。」同時呢,楚狂此書也是駱以軍巨型機器人般《遣悲懷》的蟻人版,駱寫:「即便是,那些傷害,像強酸侵蝕我們一條條金屬絞片般剝落的記憶。我有時將時間喊停,不可思議地反覆迴旋,細細凝視,當初那些傷害的畫面……」,楚則有詩〈苦無〉:「我們面對面坐著/在迅速枯萎的早餐時刻/做同一件事/夾一顆不斷躲閃的花生/此時/唯有此時/最挨近精準」,足堪相對。

人生的確有太多傷感被放大被過度渲染,唯有些感傷是直若體內傷勢一樣的,是無從消滅、連綿延長著的失敗,楚狂將之化書轉寫。《鱷魚手記》裡小妹問:「楚狂,那你相信『愛就是對那個人說你永遠不死』這句話嗎?」我想,寫《靠!悲》的楚狂則是說,悲傷就是對自己承認你永遠失敗。而這就比當今風行的魯蛇主義廢文化渣年代等等,多了一點深邃美麗的意思。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閱讀世界】沉默中的色彩

2017/06/24

【書市觀察】甘味人生的遠方

2017/06/24

【書評〈散文〉】吳鈞堯/人哪,是我們的北斗

2017/06/17

【書評 〈詩〉】吳岱穎/虛無的痕跡

2017/06/17

【書評 〈詩〉】李蘋芬/金砂與石礫的餽贈

2017/06/10

【書評 〈生活〉】果子離/一道食物的前世今生

2017/06/10

【閱讀世界】林水福/近代初期《源氏物語》的挫折與轉機

2017/05/29

【閱讀〈世界〉】不一樣的家

2017/05/27

【書評 〈詩〉】碎片學,殘暴而溫暖

2017/05/27

【書市觀察】這隻企鵝 那隻企鵝

2017/05/27

【書評〈人文〉】翟翱/同性戀真的像鬼

2017/05/20

【書評〈小說〉】解構愛國主義

2017/05/13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如何探勘個人生命的礦脈

2017/05/13

【書評 〈小說〉】李時雍/以哲學之名

2017/05/06

【閱讀 〈人文〉】阿潑/開啟對話的機會

2017/05/06

【書評 〈散文〉】黃錦樹/夢與序

2017/05/06

【文學相對論】巴代vs.馬翊航(五之一)閱讀.部落.創作

2017/05/01

【觀賞《定風波》】朱嘉雯/世事一場大夢

2017/04/30

【書評〈小說〉】白先勇/花甲男孩的大內之音

2017/04/29

【書市觀察】黃崇凱/鄭問之死 與漫畫IP的可能

2017/04/29

【書評〈散文〉】陳義芝/中流自在──曾永義散文選

2017/04/22

【書評〈小說〉】李瑞騰/王默人小說的價值

2017/04/22

【書評 〈小說〉】吳億偉/魯蛇回憶錄的有趣定位

2017/04/15

【書評 〈散文〉】吳鈞堯/《女子漢》:關於成家的一些路徑

2017/04/15

文學紀念冊/詩為何物?翻開13歲作文簿憶恩師

2017/04/15

【書評〈報導〉】周昭翡/聆聽與再現

2017/04/08

【閱讀〈散文〉】郭強生/評平路《袒露的心》:愛,沒有選擇

2017/04/08

書評/繼《庖廚食光》之後...只是當時已惘然

2017/04/08

沙上造字

2017/04/01

焦元溥/嫉俗箴言與警世瞎說

2017/04/01

唯餘清影落江湖 為《春深子規啼》出版而寫

2017/04/01

【星期五的月光曲 】詹宏志VS.楊澤/從這裡到那裡

2017/03/27

【書評〈詩論〉】蕭蕭/期待異語外的異象

2017/03/25

【書評〈散文〉】方梓/謮馮傑的《獨味誌》:一種庶食的人生詞典

2017/03/25

【書市觀察】黃崇凱/借書冠軍的票選迷思VS.消失的購書預算

2017/03/25

【書評〈心理〉】彭樹君/聆聽與回應

2017/03/18

【閱讀〈世界〉】川貝母/《班托的素描簿》的情感素描

2017/03/18

【書評〈散文〉】吳岱穎/感受時間的兩種方式

2017/03/18

【書評〈詩〉】沈眠/悲傷,就是對自己承認你永遠失敗

2017/03/18

【書評〈生活〉】毛奇/為了記住那些真正要緊的事

2017/03/11

熱門文章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書評〈散文〉】吳鈞堯/人哪,是我們的北斗

2017/06/17

【書評 〈詩〉】吳岱穎/虛無的痕跡

2017/06/17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書市觀察】甘味人生的遠方

2017/06/24

鄭培凱/說茶四題(上)

2017/06/25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男校畢業生遇上女校畢業生

2017/06/17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6/19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一)家,今生的痛

2017/06/05

【閱讀世界】沉默中的色彩

2017/06/24

黃春美/祖母

2017/06/11

【文學台灣:台中篇】廖振富/從阿罩霧出發

2017/06/09

【慢慢讀,詩】解昆樺/草地爵士搖滾

2017/06/25

陳克華/詩想

2017/06/20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極短篇】張春榮/盆栽

2017/06/1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