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幽玄與絢麗

2018/08/12 06:50:58 聯合報 王安祈 圖╱國光劇團提供

2018年6月,國光劇團把崑劇《牡丹亭》與新編的《繡襦夢》搬上橫濱能樂堂,戲未開演,幽玄靜謐的氛圍,已令人震懾。

最吸引人的是那條稱作「橋掛」的悠長通道,銜接起「鏡之間」與「本舞台」,在這裡,台上的現世故事,盡是幽靈幻影。橋掛盡頭的簾帳掀起,柳夢梅從彼端現身,來到杜麗娘夢裡,此時二人還不相識,卻已在夢境幾番纏綿。而後柳生又上橋掛,回首一望,與杜麗娘的再次相見,竟要待三年之後。橋掛像是時光之流,人物穿梭其間,比起戲曲劇場的「出將入相」,比起東坡詩的「搬演古人事,出入鬼門道」,更多一層時空分裂、陰陽交會的神祕感。崑劇演於能樂堂,色彩更加絢麗,氛圍更增幽玄。

而三年前橫濱能樂堂中村館長來到台灣邀請國光劇團聯合製作新戲時,我對此事還一片茫然。能劇演出型態固定不變,崑劇也有嚴謹程式,如何攜手?我為此猶豫多時,多虧北藝大日本戲劇專家林于竝教授仔細解說,才明白並不是崑曲與能劇直接合演,而是針對能樂堂的「空間感、時間軸」,新編一部崑劇。能劇舞台的形制決定敘事結構,這才是合作新戲的關鍵。

於是我和另一位編劇林家正,選擇了鄭元和李亞仙故事,新編為《繡襦夢》。循著能劇舞台的敘事結構,加入三味線與地謠,另與「偶」跨界合作。溫宇航這位國際知名的崑劇小生,也學了一些舞踊身段,穿插其間。

鄭元和、李亞仙故事源出唐朝小說《李娃傳》,而後戲曲也演,明代崑劇以《繡襦記》為名。唐代高門士族鄭家公子元和上京趕考,在曲江遇見長安名妓李亞仙,初識人間情愛,從此流連青樓,忘記科考。而後床頭金盡,被鴇兒逐出妓院,淪為乞討。鄭家老父進京尋子,發現元和淪為乞兒,有辱門風,痛加鞭責,元和昏死於雪地。亞仙趕來,以繡襦覆蓋,救活性命,悉心調養,激勵奮發攻書,終於高中狀元。最後鄭父接納亞仙,一家團圓。

團圓,幾乎是這故事的一致結局,但我以為絕對不是人生真相,滎陽鄭氏為唐代五姓名門,不可能與娼妓通婚。小說戲曲的團圓,是渴求,是願望,是想像。歷代作品願意揭開人生真相的,據我所知只有高陽小說和劉南芳歌仔戲,不過一般對這故事的普遍認知仍是團圓。或許這就是傳統的戲劇觀吧,看戲總想求個歡喜高興,明知人生不圓滿,卻偏在戲裡求個團圓。而這次我們新編的和日本合製的《繡襦夢》,卻攤開了人生實境。鄭元和高中後,與亞仙一同赴任,途中夜宿館驛,遇見父親。亞仙怕公子為難,決定獨自離去,留下繡襦給公子做紀念。

為何做此安排?因為能劇舞台決定了敘事結構。中村館長希望新編的跨界崑劇,能在敘事方式和思想情感上,與「夢幻能」呼應。林于竝教授選擇了源自夢幻能的舞踊《汐汲》,置於《繡襦夢》之前演出,合為整場完整結構。《汐汲》原故事是一對已經永別的男女,在非現實世界重新見面,經過一番回憶,彼此對於前生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最後雖仍是分離,但心靈得到些許安頓。於是我們按照「夢幻能」的敘事模式,新編鄭元和李亞仙分離的悲劇。但並非從頭至尾完整敘事,而是採取崑劇的「情緒深掘、心靈書寫」,並與「夢幻能」的「怨靈回眸」筆法,相互結合。

簾帳掀起,鄭元和出場,已是八十老人。鄭公子的生命停滯在館驛亞仙離開的那一夜,往後五十餘年,也許青雲路穩、宦途順利,也許父慈子孝、家庭和睦。但當他垂暮之年,卻說「一生盡是些瑣碎無益之事」。回想此生,只記得一片青青。那是曲江垂柳,更是亞仙的綠色繡襦。整齣戲是回憶,又像夢幻,他恍惚間彷彿見到亞仙,鄭元和提出了此生最重要的問題:妳為什麼離開我?

這一提問,引出生與旦對往事的重述重演。但全劇重點不於往事再現,更重要的是兩人各自說出了從不曾對人言的心中隱密。

原來亞仙在曲江第一眼見他時,便已預知未來。眼前的公子分明對自己有情,而自己早陷風塵,人間情緣無福消受。她第一眼望向鄭公子,滿心竟是疼惜與不忍。這是鄭元和沒看出來的,直到此刻,八十老人,才明白亞仙對這段感情,竟是「當時已惘然」。

嚴謹家教下成長的鄭公子,從小恭順柔弱,一入長安遇見亞仙,才感受青春,發現人生有另一種可能。不過我不想讓他完全改變個性,亞仙在曲江看上的,原就是那深情溫厚的公子,如果在「發現自己」後,搖身一變,棄絕老父,擁抱亞仙,我覺得那並不是展現「現代意義」的適當作法(元雜劇的鄭公子金榜高中之後非但不肯認父,還當面將父親痛斥一頓,元代的戲曲真夠嗆辣呀)。 我們的《繡襦夢》鄭公子仍是深情溫厚,只是比他自己想像的還要有勇氣。

無論是「李亞仙的第一眼」或是「鄭元和的勇氣」,都是從不曾對人言的,此刻說出,當然也不會改變結局,但通過一番對話,彼此的認識更深一層。崑曲原本就不追求衝突矛盾,往往在細節瑣碎處盤旋縈繞,而如此的新編,更與「夢幻能」一致,重相逢時心事之剖析如此深入隱微,這便不止於抒情,更是心靈底層的尋幽訪密。溫宇航的表演,不僅「大官生」與「巾生」交替,更與其他音樂跨界。能劇舞台既是由遙遠的時空回望人間,《繡襦夢》乃由地謠的日語講唱故事開始,崑笛與三味線同台,像是兩個世界的兩條聲線,在宇宙間彼此聆聽,各自傾訴。日本設計師的服裝極為絢麗,而在這樣的時空氛圍中,卻有幾分詭異。一揚袂,似將兜起滿天彩霞,才一轉身,卻又抖落一身繁華。能劇舞台上的崑劇,絢麗,幽玄,繁華,蒼涼。

而鄭元和見到的是亞仙嗎?如果真能靈魂相遇,也就無憾了。因此我採用「似花還似非花」的處理,讓繡襦發聲。繡襦因係亞仙親手織成,與亞仙情絲牽纏、款步相隨、哀樂與共,「她有淚、我輕抹慢拭掩,歡欣處、同綻花顏」,原本只是寂然杳然的斗篷披風,竟因「心事相浸染」而有了生命。整齣《繡襦夢》,始自能劇舞台的怨靈,最終回到睹物思人。

六月在橫濱能樂堂的演出有兩套組合,一為「傳統崑劇《牡丹亭‧驚夢》→傳統舞踊《籐娘》→新編《繡襦夢》」,二是「傳統崑劇《繡襦記‧打子》→傳統舞踊《汐汲》→新編《繡襦夢》」。〈打子〉是傳統崑劇鄭元和故事的劇情關鍵,《汐汲》的靈魂回眸與《繡襦夢》敘事結構相呼應,而《牡丹亭》時間軸指向未來,既與《籐娘》的花精靈相對應,又恰與《繡襦夢》時間倒反。兩組六段戲,空間感與時間軸,交互纏綿,而我最為悸動的,仍是掀簾那一刻,在織錦簾帳的起落之間,流光穿梭,真幻對映。而九月在「台灣戲曲中心」和「台中國家歌劇院(中劇場)」的演出,並非能劇舞台,還能看到這瞬間嗎?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

劇場幽靈館長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聯副/人物是世間最有趣的主題

2018/08/19

聯晚副刊/吸吐吸 橫跨北英格蘭的單車挑戰記

2018/08/18

聯晚副刊/辣妹潑潑

2018/08/18

【2018第15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三獎】無題

2018/08/17

陳克華/下山

2018/08/17

【慢慢讀,詩】鍾喬/當時間屬於我們的時候

2018/08/17

何華/夢到蓮花碧水涯

2018/08/16

黃春美/榕樹之事

2018/08/16

鄭培凱/想起了瑪麗安摩爾

2018/08/15

【慢慢讀,詩】 朱夏妮/去烏魯木齊的火車上

2018/08/14

【影想】瓦歷斯‧諾幹 /鑿齒

2018/08/14

【探潮汐】栗光/他翻開了地球的臉書

2018/08/14

鄭培凱/我為你寫詩 新篇

2018/08/13

楊渡/雞腿

2018/08/13

【慢慢讀,詩】辛金順/死亡

2018/08/13

【削鉛筆】治癒

2018/08/12

真假子岡牌

2018/08/12

幽玄與絢麗

2018/08/12

聯晚副刊/白目少年

2018/08/11

聯晚副刊/從恰北北到深情蓓蓓

2018/08/11

【慢慢讀,詩】我如何用一天想你而完好如初

2018/08/11

【慢慢讀,詩】張啟疆 /我家門前有小河

2018/08/10

【雲起時】洪荒/花開

2018/08/10

【野想到】李進文/樹蔭

2018/08/10

【小詩房】每一個時代

2018/08/09

【野想到】李進文/文字

2018/08/09

陳冠良/柏林靜行式

2018/08/09

【影想】瓦歷斯‧諾幹/文面

2018/08/08

【野想到】李進文/芒種

2018/08/08

【慢慢讀,詩】陳家帶 /一分鐘前發生的事

2018/08/08

【慢慢讀,詩】蘇紹連/一隻錯誤獸

2018/08/07

【客家新釋】葉國居/洗盪

2018/08/07

【聯副故事屋】馬森/兩個曖昧的丈夫

2018/08/07

林薇晨/午後女王公園

2018/08/06

【慢慢讀,詩】阿布/空房間

2018/08/06

畫蘇東坡記

2018/08/05

當貓奴遇見鼠王

2018/08/04

聯晚副刊/我的棒球夢外二章

2018/08/04

多肉

2018/08/03

【小詩房】隱匿/懸案

2018/08/03

熱門文章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上)

2018/07/23

尹啟銘/大師遠去 再覓大師

2018/07/2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9《佚名/涉江採芙蓉》

2018/07/18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2018 高中生最愛十大好書

2018/07/17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

2018/07/17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四)閱讀與書寫

2018/07/23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下)

2018/07/25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台積電文學沙龍38現場報導】夢想家的山海經

2018/07/23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閱讀世界】森鷗外與《舞姬》

2018/07/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30《袁枚/栽樹自嘲》

2018/07/25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一定會幸福4:幸福紀念日》 預購中

2018/07/24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小詩房】非馬/政客

2018/07/23

【慢慢讀,詩】楊小濱/牽引指南

2018/07/2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影想】菸斗

2018/07/22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聯副文訊】「台中文學季」盛夏開跑

2018/07/18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慢慢讀,詩】夜鷺鳴

2018/07/2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