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06:16:16 聯合報 王正方 圖/林崇漢

圖/林崇漢
圖/林崇漢

預定今天一早去佛光寺,它位於五台山的西南方豆村,路不好走,車程至少要一小時半。正要上車,夢參老師父的侍者隆般,來到車前說:

「等一會兒,師父也要去。」

夢參老法師掀開門簾走出來:「這是咱們最古老的寺廟,一直也還沒去過呢!」

司機馬三的那輛七人座休旅車已經上了幾個人,再加上夢老和隆般就擠不下了。有人說不去了,讓座給師父,夢老說:「大家老遠的來一趟,一塊去別掃興,隆般呀!你給我在後頭弄一個臥鋪,我躺著坐一趟車,不礙事的。」

隆般就在車後放行李的空間,鋪上褥子、靠墊等,夢老可以躺下或斜靠著,看來還挺寬敞。夢老和尚精神健旺,一路上和大家有說有笑,談起他過去的事來。

「那一年在西藏,跟著我師父旅行,走到一個地方,街上慌慌亂亂的,說土匪又來了,每天都在那條大路上搶劫殺人,千萬不要走那條路。我問師父,咱們還往前走嗎?師父不言語,一路走下去,平安無事的過了那個地界,什麼事也沒有。這是怎麼回事呢?他老人家說:因為我們沒有那個業。」

「全靠著他老人家的福蔭。換了我一個人,1950年從西藏回內地,一進四川就把我逮了起來,坐牢三十三年。業報重呀!」

一路上山去,雲霧就在車邊環繞,穿越其間有若羽化登仙。馬三兒的這輛車相當老舊,防震設備早該換了,馬力也不足,爬起坡來引擎呼嚕呼嚕的發出巨響。再走下去已不是柏油馬路,休旅車的尾部顛得很兇,好幾次夢老被顛得身子離開坐墊,要抓住旁邊的扶手才穩住。讓夢老和尚受這樣的顛簸,罪過呀!

我說:「馬三兒,靠邊停下來一下子,請師父到前面坐著去,顛得太厲害了。」「不用,」夢老說:「不是就快到了嗎?我這臥鋪挺好的,別耽誤我睡午覺。」

在一個路口,見一輛卡車堵在路中央,有名彪形大漢一手扠著腰,另一隻手伸出食指來,點著一人的鼻子痛罵,那人也不示弱,聲音尖銳與大漢爭辯。二人僵持不下,幾十輛車堵在那兒無法動彈,圍觀者愈來愈多。

夢老說:「怎麼回事呀?你們下去瞧瞧。」夢老的二位大弟子宏覺法師、誠信法師還有我,三人加入了旁觀群眾。只見彪形大漢非常激動,雙臂不時作大幅度的揮動,就要動手,對方沒有被嚇到,把臉湊過去給他打。

誠信法師說:「你們最好不要擋在路中央,這條路已經被堵住很久了。」誠信師父身材瘦小溫文儒雅,講話細聲細氣的,還帶著濃重的溫州口音。那兩人正扯著嗓門互相吼叫,大概根本沒聽見誠信師父說什麼。宏覺師父觀察了一陣子,忽然底氣十足,聲音有若洪鐘,對著那名大漢說:「你是哪個單位的,你們單位的領導是誰,難道就是你嗎?這件事情我們要反映上去的。」正要動手打人的大漢愣住了,上下打量宏覺法師片刻,突然大踏步走回自己的卡車,發動卡車快速離去。

宏覺法師身高一米八以上,著一襲僧袍就更顯得體型魁梧,他聲大量宏吐字有力,而且講的普通話不帶半點溫州口音。和他同鄉同門的誠信師父說,因為我這位師弟跑江湖跑得多了,所以鄉音不再。誠信師父所說的「江湖」幅員甚廣,宏覺師父早年隨侍夢參老和尚赴美國弘法,經常往來太平洋兩岸。

我的慧根極為有限,到現在還沒參透,宏覺法師的那幾句話究竟有何玄機,嗔恨當頭的大漢聽了之後立即幡然醒悟?但是無庸置疑,數十年來宏覺法師在四方弘法,他的忠誠弟子不可勝數。誠信法師後來任浙江天童寺方丈;天童寺乃禪門臨濟宗的傳承聖地。

佛光寺於唐代大中十一年(公元857年)建成,距現在有一千一百六十多年了。1937年梁思成、林徽音組考古隊遠赴山西,發現了這座古廟,經過考證後,確定它是唯一完整的唐代木製建築,中國最古老的廟宇。因為佛光寺地處偏遠,交通不便,所以屢次逃過了千年來的戰亂破壞,僥倖的存留至今。

佛光寺是重點文物保護點,大門深鎖。敲了許久的門,一臉鬍子碴的管理員懶洋洋的皺著眉頭,探頭出來;前幾天聯繫好的,今天我們來參觀。是嘛?過了一會兒,管理員出來說:入場券每人三十元。

「那麼你們進去吧!」夢老和尚還在車上:「我就在這裡等著。」這可怎麼好,怎麼能讓師父一個人在外頭呢?「我們出家人沒有家,」夢老說:「天下每個寺廟就是出家人的家,都回到自己的家門口了,還要買門票才進得去?」往返交涉了好幾次,管理處同意:五台山的和尚不用票。

一進門迎面就有兩隻身型巨大的藏獒,凶神惡煞般朝著我們憤怒狂吠,幸好牠們都給拴起來了。東大殿在最後面,它是佛光寺最宏偉的建築,背後是一片斷崖。我們爬上一百多個台階,才到大殿前,兩株高大的柏樹矗立左右,據說此殿是挖崖而造。大殿高十六公尺,寬四十餘公尺,深二十多公尺,單層建築,正門口是一根粗大的橫木梁,以兩根粗壯的豎木頭柱子撐起來,簡單而雄偉,屋頂的傾斜度小,一大片瓦覆蓋著大殿,面積超過大殿許多,剎頂鴟吻的設計粗獷詭祕,處處與唐代古畫中的大寺院風貌完全吻合。

佇立在大殿門前,心中遏制不住的翻騰,肢體微顫;吾本漢唐後裔,一代不如一代的不肖子孫,瞻仰千年前先輩傲人的輝煌建築,獨有的驕傲與愧對祖先的罪惡感,同時強勁的襲來。

大殿前面的空間不大,站在正面攝影,鏡頭再寬也難取得全景,無法捕捉到東大殿震懾人心的宏偉壯觀結構。

佛光寺荒置多年,早已沒有僧侶住持了。管理員沒精打采的手中拿著一大串鑰匙,他再三警告:殿內嚴禁拍照,違規者要依規定把相機內的底片抽出來。

高約六米的大門緩緩開啟,殿內光線昏暗,主佛壇幾乎與大殿一般寬,大小佛菩薩像一字排開,有數十座之多。中央三座是:釋迦牟尼、阿彌陀佛、藥師佛,均為坐姿雕塑,各三米多高;神情精妙細緻,面頰圓潤,眉毛細長彎曲;三佛兩側有騎著大象的普賢、跨上麒麟的文殊二大菩薩。左右兩端是身著甲冑面貌猙獰的護法天王,高四米有餘。

最動人的是侍立在大佛大菩薩周圍的「脅侍菩薩」與「供養菩薩」;一律是女性塑像,她們衣著考究貼身、有的袒胸露臂、或腰微微彎曲、腹部略微突出、衣飾與身體的線條飄逸流暢,每位的相貌端莊、眉宇之間英氣昂然、或安詳垂目、凝神若有所思、或略展笑意,不失莊重。她們有的奉上供品,有一位在彈奏多根琴弦的樂器,是印度傳過來的sitar多弦琴?彷彿聽見有人誦唱李商隱的詩句:

錦瑟無端五十絃,一絃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美女舞蹈,她們各具舞姿,肢體柔和輕盈,伸出優雅的蓮花指,神韻自如,無一重複,每人散發著獨有的嫵媚!

從廣闊傲世的雄偉木製大殿,到纖細入微的仕女情懷,晚唐的建築雕塑,攀登到令人嘆服、難以比擬的高層藝術境界,千秋後世的來者,為之由衷的懾服。在東大殿內目不暇給的觀賞,若要細細揣摩每一座迷人的雕像,幾天幾夜還是看不夠的。

大鬍子碴管理員早已不耐煩,他先是哈欠連天,繼之以咳聲不斷,最後他站在大殿門口高聲的喊:「再不出來,額(山西話曰我)這裡就給你鎖上大門了。」

我們站在東大殿外左側,遲遲不願離去,仰首凝望這座千年古剎,它的存在證實了我們輝煌燦爛的歷史篇章,大唐文化餘韻,豈是等閒!

不遠處懸著一座灰塵覆身、斑駁處處的古鐘,足有半個人高,直徑近一米,不知是哪個朝代的鑄品。走近去看來,鐘旁掛著四個大字:「嚴禁敲鐘」。

夢參老和尚輕輕嘆了口氣。「師父累了吧!」「累倒不累,你們看看沒有和尚的寺院,會成個什麼樣子?好吧!我帶著你們繞著大殿念經。」

夢老和尚走在最前面,他誦經的聲音醇厚響亮,古剎四周回音陣陣,隆般跟在他右後半步,我們亦步亦趨,隨著念起來。繞行東大殿三匝,天色慢慢暗去。時空何曾有變,這是晚唐大中年間僧眾在作晚課吧!

歸程時,我們堅持請夢老和尚坐在前面副駕駛的位子上。聽見夢老和尚低聲問馬三:

「你家的胖小子最近怎麼樣了?」

馬三有個肥嘟嘟的過動兒子,小名「肉疙瘩」,經常出意外,晚上睡在床上也會掉下來,摔得頭破血流的。

「額同額家裡的(妻子)就照著師父教的,每天勤快點,有空就念南無地藏王菩薩,」馬三說:「這個月都平安無事咧!」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

王正方,演員、導演、作家,1938年出生,童年在北京度過,1948年與父親先後來台,台大電機系畢業後赴美,獲電機博士學位,曾任工程師、研究員、大學教授,1980年代投入電影創作,曾獲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提名,1986年《北京故事》身兼編、導、演,帶有濃厚自傳色彩,在全美二百多家戲院上映,成為該年度特別片種(非好萊塢製作)賣座前五名。世紀初王正方投入文字創作,追憶往事故人,筆觸生動,活潑有趣,著有《我這人長得彆扭》《我這人話多》《說電影》《孤獨在一起》等書。

想與王正方對話的朋友,請於7月29日前以email提出書面問題,本刊整理後將交作家本人,擇要回答刊於聯副。聯副信箱:lianfu@udngroup.com。

●王正方關鍵詞:

1.導演

2.北京故事

3.近期最重要著作:《孤獨在一起:我記得那些可愛的人》(九歌出版)

考古和尚西藏法師休旅車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海外篇11】龔萬輝/永遠今日上映

2018/12/12

【私の悲傷敘事詩】李紀/月蝕(下)

2018/12/12

【野想到】李進文/改善

2018/12/12

【私の悲傷敘事詩】李紀/月蝕(上)

2018/12/11

【金庸與我】廖啟余/風陵夜話

2018/12/11

【慢慢讀,詩】渡也/帶阿里山下山

2018/12/11

【文學與社會】系列二 座談4-3 駱以軍、蕭阿勤對談 〈關於集體記憶、世代認同 與歷史敘事〉

2018/12/09

【慢慢讀,詩】須文蔚/雨雪霏霏──雪山菫菜所見

2018/12/09

【聯副不打烊畫廊】余廷彥油畫作品〈逆光〉

2018/12/09

【金庸與我】飛行中的定心丸

2018/12/09

聯副/人生萬金油

2018/12/09

如夢似貓

2018/12/08

在那漫長的靜謐中

2018/12/08

【作家身影】憶我爺爺周夢蝶

2018/12/08

吳鈞堯/她在這裡(下)

2018/12/07

【金庸與我】蘇嘉駿/青春關鍵字

2018/12/07

【小詩房】路寒袖/天水──詩寫大甲溪

2018/12/07

吳鈞堯/她在這裡(上)

2018/12/06

【慢慢讀,詩】碧果/來去與雲邂逅

2018/12/06

【最短篇】汪用和/噪音

2018/12/06

楊婕/愛的教育

2018/12/05

【慢慢讀,詩】張敦智/徐徐的遠行

2018/12/05

【文學紀念冊】鍾曉陽/記維菁

2018/12/04

【金庸與我】 張春榮/金庸武俠小說是金礦

2018/12/04

袁瓊瓊/女性有沒有不成為生育機器的身體自主權?

2018/12/04

【小詩房】伊格言/公冶長

2018/12/04

【文學台灣:海外篇10】洋派日系生活

2018/12/02

【金庸與我】邱海靖 /忘了,忘不了

2018/12/02

【文學紀念冊】廖啟余/詩人方思的路

2018/12/02

【慢慢讀,詩】張錯/蘇州片

2018/12/02

多死幾次就好了

2018/12/01

〈貓隱書店〉各種誤診

2018/12/01

沈信宏/冷血

2018/11/30

【小詩房】向明/看鐘

2018/11/30

【金庸與我】鄭翔釗/花心卻有情, 無賴卻有義

2018/11/30

【文學台灣:海外篇9】周丹穎/後文學少女的狂奔

2018/11/29

【慢慢讀,詩】羅青/回來偷窺的雲

2018/11/29

【文學台灣:海外篇8】黃英哲/閱讀‧名古屋

2018/11/28

【小詩房】紀小樣/看見海

2018/11/28

【金庸與我】張羽樊/叫化子雞

2018/11/28

熱門文章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上)

2018/07/23

尹啟銘/大師遠去 再覓大師

2018/07/2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9《佚名/涉江採芙蓉》

2018/07/18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2018 高中生最愛十大好書

2018/07/17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

2018/07/17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四)閱讀與書寫

2018/07/23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下)

2018/07/25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台積電文學沙龍38現場報導】夢想家的山海經

2018/07/23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閱讀世界】森鷗外與《舞姬》

2018/07/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30《袁枚/栽樹自嘲》

2018/07/25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一定會幸福4:幸福紀念日》 預購中

2018/07/24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小詩房】非馬/政客

2018/07/23

【慢慢讀,詩】楊小濱/牽引指南

2018/07/2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影想】菸斗

2018/07/22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聯副文訊】「台中文學季」盛夏開跑

2018/07/18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慢慢讀,詩】夜鷺鳴

2018/07/2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