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洪荒/告別

2018/07/12 06:09:03 聯合報 洪荒

圖/阿力金吉兒
圖/阿力金吉兒

戀愛時,有所謂「告白」;分手時,也有所謂「告白」。前者,即使你緊張得張口結舌,或告白後被對方發「好人卡」,也都畢竟仍是「好人」;但是,後者,你如何說,關乎你的品格,也關乎對方的傷痛,尤其關乎你們未來是否真能揮別過去,各自走出一條好路。

情路,險阻遠多於浪漫,婚姻尤然。若決定奔向他方了,分手告白時,不必嘴巴噴劍。一位教授在和大學戀人舊情復燃之後,要跟妻子離婚。他告訴她,他和那女人才是天生一對,三十年前他就想離婚了,只是擔心她沒法好好教養年幼的孩子,所以拖到現在。這樣的分手「告白」,對她是三重傷害,不僅是先生對自己的不忠理直氣壯,也否定了她三十年的青春與愛,而且懷疑她做一個媽媽的能力。教授先生另外還加她一條罪狀,指責她的職場成就讓他壓力很大。她哭著問好友,「如果我當初放棄升遷、拒絕加薪,是不是現在不會失去丈夫?」

先生要走時,有千百種理由。你薪水太高,讓他尊嚴受損;你薪水太低或只是家庭主婦,買個東西他都讓你有罪惡感,只要他心情不好,就會怪你不能幫夫,讓他好累好辛苦。你把家整理得有條不紊,他指責你有潔癖,讓他在家也不能放鬆;反之,他認為你太懶、根本沒把家放在心裡。你愛漂亮,他懷疑你招蜂引蝶,你的美是給其他男人看的;你簡單樸素,他嫌你像大媽大嬸黃臉婆,帶不出門。你噓寒問暖,他覺得你嘮叨、管得太多;你讓他自由自在,他說你不在乎他、冷落他。

結婚前,你的缺點都是特點;他想離婚了,你的優點都是缺點。

那位教授嘴巴像刀,有人則是真的揮刀。一位婦人在離婚十八年後被前夫殺死,那個男人十八年仍沒放手,最後釀成悲劇。這類社會新聞多得令人頭皮發麻。

分手,一定要這麼殘酷嗎?跟一個曾愛過的人好好道別,有這麼難嗎?離婚若不狠不絕,就不能讓對方和自己的心死透?一定要這樣嗎?

你想起人的臨終功課,「道謝,道歉,道愛,道別」,離婚,宣告一段你們曾公開承諾的長期關係死亡,不也應好好的「道謝,道歉,道愛,道別」嗎?

生命(婚姻)消逝前最後回望,如果都是怨憤,不僅是對他人的否定,也是對自己一生的否定。而你留給別人的身影是美善或醜惡?是慈悲或慳吝?人都有一死,但別人還必須活著,你給他的餘生是溫暖的力量或傷痛、憾恨?婚姻有時而亡,但雙方都還有各自的未來,若能「亡者安息,生者安慰」,對人感恩,對己無憾,在撒手的那一刻,人我都無怨念,這樣的離去才是大解脫,是真正的放下和安心。

唯有此世能圓滿的告一段落,彼世才可能是極樂世界。如果帶著過去的怨念,怎麼可能走得輕鬆快樂?

離婚不是世界末日。你們相伴走過春夏秋冬成千上萬的日子,有冰封雨冷,也有風和日麗,更多的是共同困鎖在柴米油鹽裡的諸般無聊,謝謝那人和你相濡以沫,相依取暖,還有一起殺時間,那些殺時間的日子並不容易。不離不棄幾十年,你們應都盡力了,小吵小怨,此時都不足掛齒。

如果你們幾十年都磨合不了,終於決定各奔前程了,歡喜上路吧。分手,就是一起放手,各自前行,你們不必再困鎖在對方的人生格局裡,不必硬把自己的腳塞在不合適的玻璃鞋裡,人生將因此都有新的風景,別把你們婚姻累積的負面力量當作行李,彼此協助對方和自己放下,不要再相互亮劍。

試試只看自己的錯,我們都是不完美的人,都是半成品,都是瑕疵品,都曾讓對方刮了手、流了血、傷了心,道歉吧,誠心誠意。承認自己有責任,你的闇黑包袱立刻減輕一半。如果你覺得全是對方的錯,你並不是贏家,你將一路扛著這個闇黑包袱,陽光照不到你。

分手前,何妨像追悼會上的影片,你們共同以記憶剪輯最美好的歲月,作為彼此告一段落的紀念,你們是彼此人生的一部分,承認你愛過他,謝謝他愛過你,這不僅對他人公平,也是對自己公平。

說來容易,這真的太難了,就算你這個被拋在此岸的人能在流血的傷口上開出鮮花,也仍需要那個遠去彼岸的人與你相互好好道別,才能圓滿。若有一方始終怨怒相向,雙方都不能真正解脫。

你們離婚之後九個月,他終於發了第一則line給你,第一句就是譴責女兒不孝,將來不會有大成就,因為她們沒有祝他生日快樂。其實女兒記得他生日,你也提醒她們爸爸生日到了,她們一直在思考如何跟九個月毫無音訊的爸爸說生日快樂,但大女兒當時正在義大利、英國出差,還因美國CEO突然要她作一個簡報,她連續十八小時跨國跨時區工作,只吃一餐;小女兒剛好在飛機上,連在飛機上都買了wifi查資料做功課,可見忙碌,但這些對他都不是理由。

他九個月來第一則line,沒問大女兒換新工作後是不是更能發揮所長?沒問在你們離婚後四天赴美念書的小女兒學費、生活費是否張羅順利、功課是否遊刃有餘?他很重視自己的生日,他坦承外遇那天,譴責你的第一個理由就是你沒有給他過陰曆生日,卻不提你在他陽曆生日為他辦的盛宴,而你當時已為工作身心交瘁,他日日譴責你的工作。

他第二段line是「我擁有第二個女人之後,了解更多男女之間的事」。他離去那天,你祝他一定要幸福,以免你們白白犧牲,但天可憐見,你畢竟是血肉之軀,你並不需要知道他們更多「男女之間」。你眼睜睜看著他再一次拿劍直直捅入你的心臟,而且轉動劍尖,那人曾是你最最信賴的人,你痛得沒法不顫抖。

最後,他說你們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了,你曾祝他幸福,現在他也祝你幸福。

過去的那九個月,你回想你們四十年的愛戀和婚姻,把它分成兩階段,除了最後半年,你們其實是美好的,連爭吵都少,所以,你對他是感恩的,也努力讓自己繼續走在陽光下。你的婚姻帳本裡很少負面的事,因為你未登錄,但顯然你和他的婚姻帳本不一樣。這就是你們的問題。

兩「願」離婚,不應是兩「怨」。既是想離,也離了,不就是共同相信你們不要「維持現狀」會更好嗎?兩人既然打破現狀,就應創造兩個比現在更好的未來,不是嗎?他擁有第二個女人了,你則是完全擁有自己了,你從早上睜眼開始,做的每件事都是自己想做、願做的事,你終於懂「隨心所欲」是什麼滋味,你不必再凡事徵詢,凡事協商,凡事妥協。你努力讓自己找出離婚的好處。

一個月前,你開始一早一個人去碧潭走路,邊走邊看那些小草小花。以前你和多數人一樣,對路邊植物不屑一顧,現在你會用手機上的植物圖鑑app拍照查詢,當你知道它們名字時,它們就不再是路人甲,而是有名有姓的朋友。你發現你以為的鼠尾草,其實是叫狗尾草;你以為的茅草,叫象尾草;你以為是大大小小的黃雛菊,其實是黃鵪菜、山鵝菜或蟛蜞菊;另有一種匍匐滿地的粉黃色小花,直徑只有一公分,像極了蝶形荷包,它叫蔓花生。

你也發現很多美麗的花卻有著和它極不相稱的名字,譬如生命力強韌、花色或豔麗或如輕紗一樣粉嫩的豬母乳,你查到它名字時,真是為它叫屈,直到你知道花序成串成串黃中帶橘的美麗灌木居然叫豬屎豆時,終於忍俊不住,一個人在河邊笑了起來。這麼精雕細琢的老天手筆,我們人給了它這樣的名字,但它何曾因被安了一個鄙陋之名,而讓自己變醜變枯變豬屎,它照樣好好生長、好好開花、好好結子,好好伸展它的每一天。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任何小花,不論多麼不起眼,人不看它,人腳踩它,它還是以自己的最大可能千姿百態,曲線、形狀、顏色,花瓣的波浪或皺折,無不極其精緻,只要你願意彎腰細看,就會忍不住讚嘆,它的舞台只有那麼柔細的枝頭,花萼可能才幾毫米,但它們未因自己小得像粟米,低得像苔蘚,而疏忽任何細節,就算只能趴在地上,它們不因沒人重視而自暴自棄,即使被踩了,那沒爛的一半第二天依舊撐開了。

你沒有回他的line,你畢竟只是凡夫俗子。你每天運動、讀書,希望自己活得像一個人,一個好人。就像那些野花,它們不叫野花,它們有名字,它叫豬母乳、老鼠耳,也叫寶釧菜,而豬屎豆,它是一種野百合呢。它們是花,盡心盡力如任何一朵花,不自卑,也不攀比牡丹,只是好好開出自己的花。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翰墨知交情】莊靈/我們家哪有酒呢?(下)

2018/11/15

【極短篇】鍾玲/神秀和武則天

2018/11/15

【金庸與我】阿鏜/知音不必相識

2018/11/15

【小詩房】辛牧/武俠

2018/11/15

【翰墨知交情】莊靈/我們家哪有酒呢?(上)

2018/11/14

【金庸與我】李堯/金風葉落江湖夢

2018/11/14

【金庸與我】果子離/閱讀的心跳與血壓

2018/11/14

【慢慢讀,詩】蔡文哲/積水的時間

2018/11/13

張讓/有一個地方

2018/11/13

【文學相對論】楊索VS.銀色快手(四之二)/江湖

2018/11/12

【文學台灣:海外篇5】我的荷蘭聖安哈塔村

2018/11/11

【文學與社會】系列二座談4-2 陳義芝、吳介民對談「人,詩意地棲居」

2018/11/11

【金庸與我】小龍女VS老龍女

2018/11/11

【金庸與我】租書店與圖書館

2018/11/11

【慢慢讀,詩】故人──蘇東坡

2018/11/10

你喜歡我的歌嗎?

2018/11/10

昏叫粉鳥

2018/11/10

盧健英/老林退休──Are You Ready ? 關於雲門的下一站幸福

2018/11/09

【慢慢讀,詩】黃克全/旅次途中遇友

2018/11/09

【不打烊畫廊】蔡詩萍/感情澄澈‧自由理性──林惺嶽畫出了台灣大地之子的使命感

2018/11/08

【小詩房】王天寬/父子

2018/11/08

【野想到】李進文/情緒問題

2018/11/08

【文學台灣:海外篇4】章緣/春日在天涯

2018/11/07

【金庸與我】何致和/勸學的金庸

2018/11/07

【金庸與我】傅月庵/奧克蘭的金庸

2018/11/07

【金庸與我】黃華安/詩贈喬峰

2018/11/06

張北海/去後方:日本人和燒雞

2018/11/06

【文學相對論】楊索VS.銀色快手(四之一)身世

2018/11/05

從「訪談錄」到「回憶錄」

2018/11/04

【文學台灣:海外篇3】第二故鄉寫作

2018/11/04

【小詩房】刪除

2018/11/04

現代禪詩的禪 何處覓得

2018/11/03

腳踏車教會我的事

2018/11/03

貓咪老師和宇宙的奧祕

2018/11/03

【金庸與我】鴻鴻/華格納與莎士比亞與岳不群

2018/11/02

【金庸與我】駱以軍/思辨一整個百年的心靈史

2018/11/02

【文學台灣:海外篇2】叢甦/我是傳奇──近距離品味「大蘋果」

2018/11/02

【慢慢讀,詩】小林一茶/一茶十二句

2018/11/02

【文學台灣:海外篇1】施叔青/在書寫中還鄉

2018/11/01

【金庸與我】徐國能/金庸的兩性世界

2018/11/01

熱門文章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上)

2018/07/23

尹啟銘/大師遠去 再覓大師

2018/07/2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9《佚名/涉江採芙蓉》

2018/07/18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2018 高中生最愛十大好書

2018/07/17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

2018/07/17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四)閱讀與書寫

2018/07/23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下)

2018/07/25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台積電文學沙龍38現場報導】夢想家的山海經

2018/07/23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閱讀世界】森鷗外與《舞姬》

2018/07/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30《袁枚/栽樹自嘲》

2018/07/25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一定會幸福4:幸福紀念日》 預購中

2018/07/24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小詩房】非馬/政客

2018/07/23

【慢慢讀,詩】楊小濱/牽引指南

2018/07/2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影想】菸斗

2018/07/22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聯副文訊】「台中文學季」盛夏開跑

2018/07/18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慢慢讀,詩】夜鷺鳴

2018/07/2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